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铁骨 > 第一一五二章 激烈对抗(五)
    第一一五二章激烈对抗(五)

    独立师新二旅旅长李永嘉走到脑袋被撞破的、第一个驾驶车辆冲向河面的士官面前,掏出包烟,点上一支放到了坐在地上抬头傻笑的老驾驶员嘴里:

    “***老管头,老子要是知道是你孙子开车,打死都不会同意……你指挥车开得好好的,跑到这儿来凑热闹干嘛?要是你有个三长两短,你老婆孩子一大堆怎么办?”

    胡子拉碴的老管头叼着烟,笑着说道:“旅长,算命先生说过了,兄弟我命硬,所以才克死了父母,克死了家中所有兄弟姐妹,十几年来这条贱命谁待见过?要不是军座和旅长收留,让我学会开车,还积功升到了中士,拿着一辈子都没有过的军饷风风光光娶了婆娘,生下孩子,我管忠哪里有今天啊?

    “要是真死了也就罢了,没什么的……我这辈子福也享了,面子也有了,活得坦坦'荡''荡'开开心心,还有啥不知足的?我老婆贤惠,儿子也有一大堆,活够本儿了……我坚信,只要十七军还在,只要安家军巍然不倒,我家里的老婆孩子就会得到妥善照顾,担心个啥啊?哈哈!”

    李永嘉心中无比感动,脸上却是一副不屑的神'色',站起来给了老管头屁股一脚,这才乐呵呵地大步离去。

    ……

    四十五分钟后,第一辆装甲战车“轰隆隆”开上堤岸,在新二旅工兵营营长周宝庆的亲自指挥下,缓慢减速,小心驶上略微摇晃的新桥,在近千弟兄紧张地注视下,一路平稳地驶过桥面。

    顺利到达彼岸的装甲车,在工兵弟兄们手舞足蹈的庆贺中,欢快加速,轰轰开上西南方的简易道路。

    北岸高地上全都是惊喜莫名的新二旅各部军官,旅长李永嘉用力挥了挥紧握的拳头,哈哈一笑,大声说道:

    “'奶''奶'的联军,这下你们可有难了!哈哈……传我的命令,特务连、警卫连全体出发,以最快速度猛击新十七师四旅侧背的炮兵阵地,同时命令各团全部投入预备队,给我狠狠地打!老子倒要看看,没了炮兵的新十七师还能顶住多久!”

    ……

    凌晨四点四十分,郑州机场。

    起飞跑道两侧的百余个油桶,突然被点燃,熊熊升起的火光,把机场照映得通红明亮,已经启动预热了十分钟的西南空军二团攻击机中队十二架战机,从机库里鱼贯而出,一一驶上跑道,在近千名中央空军和驻军官兵惊愕地注视下,腾空而起,飞上九天。

    指挥塔里,西南空军参谋长林飞和数名德、美顾问满意地笑了,郑州机场起飞的攻击机中队,是周边四个机场最后一批起飞的作战单位,两个大队的轰炸机、攻击机和侦察机,完全达到了计划要求,为第一次大规模的夜战演习开了个好头。

    ……

    凌晨五点三十分,彰德城北,红方联合司令部。

    指挥部里电话铃声响成一片,一个个告急、求救电话和紧急情报接踵而至,'乱'成一片的大堂里脚步匆匆,所有指挥和参谋人员均无比紧张。

    庞炳勋给突然急转直下的西线下达完撤退命令,非常疲惫地坐在椅子上,与站在对面的万福麟面面相觑,谁也没有说话。

    演习正式开始到现在还不到五个半小时,在黑方迅猛的攻击下,整条战线已经千疮百孔,摇摇欲坠,让所有人震惊之余,心里均泛起一丝寒意。

    到处都找不到踪迹的黑方装甲团刚刚'露'面,就已经突破西线防御阵地,以无可阻挡之势,冲进了第四十军新十七师四旅的阵地背后,无比轻松地与北岸火力强大的对手形成腹背夹击之势;位于新十七师两个主力旅之间偏东方向的炮兵团紧接着发来遇袭急报,对手已经在众人认为最不可能突破的河段杀了进来,整条西线由此被强悍狡猾的对手切割成三段,如果不能按照庞炳勋刚刚下达的命令快速后撤的话,不仅有全军覆没之虞,就连红方联合司令部也会暴'露'在黑方装甲部队的攻击之下。

    “报告军座,黄副军长急报,教导师在距离防御阵地四公里处,遭到敌机的猛烈轰炸,急报上说空袭已经持续了五分钟之久,其中几架轰炸机投下了实弹,炸毁了援兵必经之路上的白璧桥,连同东岸的两座高地,也被飞机扔下的十几颗大威力燃烧弹袭击,坡上的树林燃起了熊熊大火,两个前锋主力团赶到时发现前方热浪'逼'人,宽达两公里区域大火熊熊,我教导师官兵无法通过,就是想翻山绕行过去也都没办法。”

    赵副官匆匆而来,语气急促,脸'色'发青。

    “什么?不可能!绝不可能!这天还没亮,飞机怎么可能飞过来,啊?”万福麟激动地叫道。

    庞炳勋摇摇头,一脸苦笑地站起来:“寿山兄,这个季节到了五点,天就开始亮了,哪怕地上没亮,天上也已经亮了。安老弟之前就和我说过,这个时节在五千米以上的高空,飞机的能见度已经很高了。

    “唉!当时他说的时候,我只是觉得很稀奇,没怎么在意,如今看来,安老弟是拐着弯儿提醒咱们要防备啊!走吧,要是东面真有这么大的火,十几里外就能看到,咱们出去看看就明白了。”

    万福麟连忙跟随在庞炳勋身后,大步走出司令部正门,站在院子中央遥望东方,只见东方十里外的天空已经被大火染红,股股烟柱在烈焰中扶摇直上,看样子情况远比黄显声在急电中汇报的更为严峻。

    马法五脸'色'苍白,仰天长叹:“完了、完了!独立师新三旅已经攻过来了,只有我军一个团协助看守的阵地,如何能挡得住兵强马壮的新三旅?东线若失,中路必然不保,这场仗已经没法打下去了!”

    万福麟勃然大怒,转向赵副官下令:“传我命令,教导师不惜一切代价,迅速赶赴既定阵地,哪怕对手已经占领,也要给我夺回来!”

    “是!”

    赵副官擦去额头的汗珠,转身跑向大堂。

    庞炳勋钦佩地笑道:“寿山兄高义啊!明明知道战败在即,也要为我四十军拖住黑方主力,这份情谊,小弟记在心里了。

    “只是,东线阵地上有七个裁判小组,他们会根据当前战况作出判断,只要黑方新三旅留下两个团打阻击,剩下的部队哪怕只有一两个营夹击我中路防线,我们也顶不住多久,小弟的独立旅已经和独立师猛将鲁雄率领的一个旅打了两个多小时,黑方只需把飞机调来轰炸几轮,西线的装甲突击团再来个强行突破,后面跟着的一个旅就能轻松击溃我们的残兵败将匆匆进入的防御阵地。

    “罢了!这仗我们输了,但尽管如此,我们也要放手一拼,除了打到底打到残,我们已经没有其他任何选择了。”

    万福麟难过地点点头,与庞炳勋歉然说上几句,并肩往回走,没到门口,四十军情报处处长匆匆跑出来:

    “军座、万长官,委员长和观摩团百余将帅已经到达预定观察点。委员长和安将军刚才来电,让属下转告军座和万长官,不管战局如何变化,依然要专心指挥,好好把仗打下去,等演习结束再一起好好说说,分析得失利弊,这才算是达到了此次演习的目的。”

    庞炳勋和万福麟相视苦笑,明白蒋委员长和安毅的“专心指挥好好打”是什么意思,知道目前的情况下,只有死战到底,才能保住两军的面子,保住将士们的尊严。

    至于战败,已经无法挽回了,对蒋委员长和所有观摩的将校来说,结果其实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看四十军在明知道会战败下的表现。

    ……

    喷薄欲出的朝阳光芒万丈,东方天际的浮云,在蒸腾硝烟的熏染下,映现出虚幻'迷'离的'色'彩。

    红方在黎明前主动放弃的第二道阵地,此刻已经空无一人,万籁俱寂。

    黎明到来之时,数十架轰炸机、攻击机突然扑来,对空无一人的遗弃阵地,展开了惊心动魄的狂轰滥炸,承受十五分钟肆孽后的地面,千疮百孔,面目全非,苦心经营三十天的防御阵地和一个个火力点,变得残缺不堪,草木燃烧地表炽热,浓烟滚滚硝烟萦绕。

    漳河南岸高地中的观察掩体外,蒋介石和百余将帅遥望延绵不绝的防线,沉默不语,一个个心情沉重,无比忧虑。

    两万将士苦心构建了三十天的防线,在独立师数小时猛攻之下,'荡'然无存,“幸存”下来的两万八千余名红方官兵,只能退守至环绕彰德县城外的最后一道脆弱的防线,做殊死一搏。

    演习至今,模拟日军甲级师团的独立师三个旅仍然剩下的一万六千精锐,展开了环形包围,迅速前移的炮兵团重炮和山炮、野炮,在新的攻击阵地上,严阵以待。装甲突击团数十辆装甲车,已经运动到了城东三公里位置,与守军展开最后决战前的短暂对峙。

    东线增援的五十三军教导师不但没有如愿以偿夺回阵地,反而在付出“三分之一伤亡后被迫休整”,仍然被独立师两个步兵团死死地堵在白璧桥东岸。

    战局至此,红方已山穷水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