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铁骨 > 第九七五章 炙手可热
    第九七五章炙手可热

    第二天一早,安毅与众将校送走了张天翼,没有继续在庐山停留,直接乘机飞赴南京。到了南京,安毅一行没有惊动任何人,与前来接机的赵瑞、张扬和刚刚从上海返回的陈瑜等人打声招呼,一起乘坐第四厅的车,回到厚载巷总部。

    参谋本部第四厅在军队和民间都没有什么名气,一般的'政府'工作人员和官兵都不知道第四厅是干什么的,均以为像对外公布的组织程序那样,负责军事科技情报的收集及翻译各**事著作,是参谋本部辅助'性'的军事学术部门。

    只有中央军的高级将领、中央党部几个负责人和调查局主官才知道,第四厅拥有巨大的能量和权力。

    自从组建以来,策划和领导的遍及全国的秘密军事行动,硕果累累,多起震惊中外的爆炸案和暗杀惩戒事件,都与这个第四厅脱不了干系,在华北、西南和省港地区,中央党部调查局和军事调查局还得仰仗第四厅的帮助,尽管安毅在华北停战之后向上述两个情报部门移交了一批情报站点,但第四厅是否真的因此而受到削弱,谁也不敢轻易断言。

    安毅的二楼书房,在妻子冯洁云搬到叙府居住后做了改建,所有的装饰品全都被移走,原本间隔出的小客厅被打通,形成个一百五十平方米的宽大书房,一圈四长四短的意大利真皮沙发,围成了一个工整的方形,中间是四张错落摆放的墨绿'色'大理石茶几。书房四壁,镶嵌一米高实木墙裙,北面靠墙是一排整齐结实、用料考究的实木书柜,整个空间显得简洁大方,庄重肃穆。

    安毅换身便装走出卧室,看到弟兄们都在沙发上喝茶漫谈,顺手关上门,走到南京站站长刘昊身边的空位坐下,拿起刘昊提前准备的军情简报,翻开细细阅读。

    感觉弟兄们都停止交谈,望向自己,安毅头也不抬说了句“大家不要拘束”,继续翻看简报。

    十几分钟过去,张扬看到安毅放下文件,抓住机会大声诉苦:“老大,还是让小弟回到军中吧,整天呆在蟠龙路参谋本部那栋阴暗的洋楼里,小弟都快发霉了!”

    众弟兄一听都笑了,安毅指指张扬身边的第四厅情报处长兼上海站情报站站长陈瑜,撇撇嘴道:“我怎么从没听到陈瑜抱怨?”

    “小弟怎么能与陈兄相比?他现在已经是少将处长了,又是京沪地面炙手可热的大富豪,整天周旋于达官显贵和上流社会的聚会之中,到哪儿都是众星捧月的,不但倍儿有面子,还能在悄然无声之间把正事给办了。反观小弟这个总务处长,每天面对的都是账目钱财和物资用品等琐碎之事,还时常被赵长官抓去陪酒,迎来送往的,太没意思了。”

    张扬愁得两条眉'毛'连在了一块。

    “咦,这不正适合你吗?这样正好有大把时间出去勾引良家'妇'女。不过你也真行,人家晚晚加班通常是累得双目凹陷、全身掉肉,你倒好,竟然横着长,连小肚腩都有了,看来日子过得挺滋润的,还有什么不满意?”安毅似笑非笑地说道。

    “这是哪儿的话啊……”

    张扬顿时蔫了,知道自己的那些破事瞒不过安毅,嘿嘿一笑颇为尴尬,众弟兄全都哄笑起来。

    安毅收起笑容,严肃地问道:“你是不是看到夏俭即将晋升二十六军军长,坐镇滇南,心中羡慕也想回到军中效力?”

    张扬双眼发亮,连连点头,看得出他确实不愿继续待在南京机关里了。

    “师兄,张扬是你的属下,决定权在你。”安毅转向身边的赵瑞。

    赵瑞摆摆手:“说句老实话,张扬真的不适合干情报工作,表面上嘻嘻哈哈,看似大大咧咧拿得起放得下,可实际上心太善'性'格太过耿直,参加了两次锄'奸'行动,表现得很好,可回来之后好几天都萎靡不振,行动处和监察科在报告中也提到这事,希望我在人员派遣方面慎重一些,不要再让厅里的中高层干部去干那些脏活,言下之意分明是说我们派出领导的人心理素质不行!此前我一直没好意思说,今天既然张扬提出想回到军中,干脆成全他算了,我也是好不容易才适应过来的。”

    众弟兄都能从赵瑞的话中,听出蕴含的微妙意思,也知道张扬的'性'格不适合搞情报工作,最重要的一点,恐怕就是赵瑞也管不了背景复杂、向来不轻易服人的张扬,与其留在第四厅成为个令人担忧的隐患甚至包袱,还不如让他回到军中。在军中所面对的东西要简单很多,非友即敌,真刀真枪的干,不用偷偷'摸''摸'去干那些杀人灭口、放火投毒的勾当,也不需要受到恻隐之心的折磨。

    安毅顿时有了决断:“既然这样,张扬你就回叙府去吧,不过,总部军需处长的位置没了,你说说看,想去哪儿我尽量满足你,要不你干脆和关山、李君一起,进入陆大十二期再学习个几年?”

    “老大,你饶了小弟吧!只要不去念书,让小弟去哪儿都行啊!对了,最好不要再干军需后勤了,小弟再不减肥以后都没脸见人了。”

    张扬做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

    安毅为难了,展到眼珠子一转,笑'吟''吟'建议:“既然他想自讨苦吃,干脆跟随夏俭一块儿到滇南去,那里即将组建的滇南宪兵司令部正好缺个司令,张扬老弟已经是少将军衔了,正好合适。虽然说还是要负责情报工作,但基本上都是军情谍报,比起老赵的第四厅简单很多,再有代正良那群屠夫在身边,脏活累活也不用张杨老弟动手。”

    “太好了!展兄,小弟认识你到现在,第一次看到你这么通情达理,谢了啊!”

    张扬大喜过望,站起来眉飞'色'舞地向展到作揖,再次惹来弟兄们一阵笑声。

    安毅想了想觉得这样安排挺不错,于是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

    根据商议的意见,并征得家里杨斌等老弟兄的同意,新任二十六军中将军长夏俭要在一个月内,率领新招募的两个师开赴思茅,两个新兵师转为警备部队,原驻扎滇南的、经验丰富的警备部队和夏俭带去的教导团两个营,组成二十六军司令部和麾下的三十师、三十三师,以便统一领导和指挥几近五万人的主力部队和警备部队。

    次日一早,回到中央军委总部的安毅,受到同僚们的热情欢迎,相互间寒暄问候打哈哈,七八个部委的将校通通见了一遍,一个上午的时间基本就这样耗尽了。

    回到自己的次长办公室坐下,梁子晏再次进来报告:“汪院长办公室派人来访,说是奉命前来的。”

    “汪院长的秘书?是曾仲鸣还是陶希圣啊?”安毅端起的茶杯停在空中。

    “都不是,是汪院长的机要秘书刘首江,他挺尴尬的,坐在接待室里深深地低着头,弟兄们谁都不鸟他。”梁子晏低声通报。

    安毅想了想,挥挥手道:“请他进来吧。”

    目送梁子晏的背影离开,衣着典雅、仪表堂堂的汪精卫形象立即浮上安毅的脑海。安毅甚至联想到汪精卫那双修饰和保养得非常好的手,以及那张被时下赞誉为“拜伦式微笑”的那张脸,安毅想不明白,自己刚刚回到南京凳子都没坐热,汪精卫是怎么知道的?他这么着急派人找上门来,又是什么意思?

    “报告!刘秘书到!”

    梁子晏立正报告,向刘首江礼貌示意一下,麻利地走到一旁泡了杯茶端过来,放在沙发茶几上,悄然退下。

    安毅早已站起,脸带微笑似乎毫无芥蒂地迎上去,轻轻握住刘首江的手:“什么事让刘秘书亲自来一趟,你我老朋友了,有事情打个电话通知一下,不就行了吗?”

    “哪里哪里,安长官客气了!首江能得到长官的接见,就已经很感激了,刚才在外面,我心里七上八下的,还担心被老长官轰走呢。”

    刘首江双手握住安毅的手,感动得眼睛都红了。他没想到安毅对他这么客气,与刚才门外将校们那种无视甚至憎恨的态度比起来,让刘首江百感交集,因此说出几句客气话的时候,脸上满是真挚的歉意和无比的感激。

    本来刘首江是很不愿来找安毅的,但是汪精卫不知道怎么想的,特别吩咐他一定要亲自来见安毅,还说越是这样,就越要大胆地做,不但能克服自己的自卑心理,还能尽可能缓和与安毅之间的矛盾。如今这一幕在刘首江看来,汪精卫的决定和预见力非常正确,至少安毅的态度比起从前友善多了。

    安毅抽回手,笑指沙发:“坐吧,别客气,以前的事情不要再往心里去了,弟兄们心中有气,还请你多多包涵,时间长了也就慢慢会改变的,怎么说我们都在为党国效力嘛!对了,首江,汪先生怎么知道我回南京来的?我回来得非常突然,之前就连军委也没几个人知道啊……”

    “是这样的,正巧汪先生有事打电话给参议院副院长志舟将军(龙云),偶尔听说你回来了。志舟将军还挺感慨地说,没想到长官你特批给他家族一百吨水泥和二十吨钢材,让他们把祖宗的祠堂顺利建成了。”

    刘首江钦佩地望着安毅,他觉得安毅这一手做得很漂亮,至少能让被他和朱培德联合赶出云南的龙云无话可说。

    安毅莞尔一笑:“应该的,我们中国人谁都孝敬自己的祖宗,寻常将校需要帮忙我都尽量帮,何况是志舟将军?上次的西南商品博览会他没时间去指导,我心里还很过意不去,不说这些了,说说你吧,在汪先生那边还好吧?”

    刘首江点点头:“汪先生是个心怀天下的革命元勋,很关照提携我们这些后进,这几年跟随在先生身边,学到了不少东西,总的来说还是非常愉快的。”

    “这就好!首江,我一直认为你从政要比带兵好,我呢,和你正好相反,这回军中将帅不是在南面剿匪就是在北面伤脑筋,实在是没人回南京整理参谋本部的琐碎事务,蒋委员长找不到人就赶鸭子上架,小弟我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回来干一段时间。你也知道我刚担任叙府行营主任,班子都没来得及搭建,千头万绪要梳理,滇南和滇西边境又不太平,我真不想回来混日子。”

    安毅频频摇头,就像在自己家里和老朋友诉说心事一样。

    刘首江知道安毅的这些话不是客套话,他去过川南,也特别了解了一下滇南的建设和中缅边境危机,明白重实效干实事的安毅所说的就是想做的,因此也没有说什么恭维话,点点头客气地说道:

    “长官的心思属下能理解,也知道长官的脾气,西南军政事务千头万绪,这个时候确实离不开长官。不过中央这边也确实需要长官回来,年底年初正是总结和展望的关键时候,一系列重要的军政会议要开,长官既是军委委员,又是中央监察委员,怎么也不能缺席年终年初的系列会议。按照林'主席'和汪先生的意思,以及民政部、财政部、交通部、资源部等部委的联合提议,川南将会被树立成全国工商业发展的模范地区,经验的总结和未来一年的经济工作计划,都需要借鉴川南的成功发展策略,这也是汪先生和林'主席'迫切需要长官回到中央来的原因。”

    “竟然有这种说法……行啊!我就不惺惺作态了,还请首江回去之后,替我向汪先生转达谢意,只要对党国有益,安毅义不容辞。”安毅爽快地答应下来。

    刘首江非常高兴,站起来从西装里面掏出张烫金请柬:“有长官这话,首江终于放心了……这是汪先生亲笔书写的请柬,今晚在金陵饭店宴请长官,万望长官不要推辞。”

    安毅站起来接过一看,连忙道:“太让汪先生费心了,如此盛情,安毅岂敢不尊?首江,今晚的宴会还有谁啊?”

    “林'主席'肯定是要出席的,还有各部委的陈公博、梅思平、周海佛等先生和南京市'政府'的官员们,京都名流政要大部分都会参加,他们都想借此机会,与长官多多亲近一下,哈哈!可惜长官没把太太带来,属下一进来就发现,长官还是当年的老样子,用的都是军中配备的秘书,不像各军将帅那样,都换成美女秘书了,哈哈!”

    刘首江放下了心事,没有了负担,说话也大胆风趣很多。

    安毅摆了摆手,神神秘秘地问道:“首江,告诉我,你是不是也是这样?我可听说了,汪先生的办公室美女如云,个个都是汪先生的崇拜者和坚定的追随者,可咱们的汪夫人不怎么喜欢,哈哈!首江,你可是近水楼台啊!”

    “长官笑话了,我哪里敢啊?不过,长官要是有兴趣,今晚属下给长官介绍几个天姿国'色'的、对长官极为崇拜的名门闺秀如何?”刘首江有些暧昧地问道。

    安毅一愣,想了想叹口气:“还是免了吧,你也知道我的两个老婆,一个是蒋校长夫'妇'的干女儿,一个孔先生夫'妇'的干女儿,我要是稍微做出点暧昧之事,恐怕明天就会传到上海、传到川南了,唉!还是免了吧!”

    刘首江哈哈大笑,紧紧握着安毅的手,欣慰地告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