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铁骨 > 第九三二章 难以获得的信任
    第九三二章难以获得的信任(下)

    驻扎在此地的工程兵二团警卫连已经将密密麻麻的各族民众分开,跑过人群让出的过道,来到楚怀庆面前立正报告:

    “报告团长,上午九点,勐马村佤族乡亲在边境我方一侧的班朵山伐木时,再次遭到英国人指使的缅甸军队殴打和砍杀,其中一人当场死亡,另外三人抬回村子后重伤不治,还有十余乡亲身上均带有不同程度的刀伤和击伤,勐马、公信、青河等六个村乡亲抬着死伤乡亲到我部寻求帮助。属下已在接讯后第一时间派出侦察排,在当地乡亲的引导下前往班朵山查看,并迅速派人向你禀报。”

    楚怀庆回了个礼:“先进去看看,让各村头人进来。”

    “是!”

    连长再向司令代正良和党代表马远江敬礼,然后大步走向聚集在前方倾倒的石狮子旁的一群身着各民族服饰的汉子。

    代正良几个进入院子,看到用门板抬来摆放在正堂屋檐下的一排死伤者,一个个脸'色'顿时变得极为难看,咬牙切齿之余,默默走到正在进行紧急护理的救护兵身后,低声询问乡亲们的伤情。

    救护兵绑扎完一个乡亲的肩膀,提起盖在破衣服下的一条手臂转过身来,看到团长身边的是司令代正良和党代表马远江,救护兵下意识地敬了个礼,双手托起仍然在滴血的断臂,难过地报告:

    “属下已经尽力了,在这样简陋的医疗条件下,根本就保不住这位乡亲的手,估计也很难保住他的命,抬到这儿的时候,伤员已失血过多不省人事了……长官,这种事情已经是第二次发生了,上次还好一些,三位乡亲只是挨了一顿打,缴去工具和火铳,断了几根肋骨,没有'性'命之忧,可这一次对方明摆着是往死里搞,长官们请看这断臂的伤口,不算断去的两根手指,肩膀这伤口参差不齐,血肉模糊,至少是砍了五六刀才成这样的!那边还有两个重伤乡亲也是手臂被砍断,失血过多,非常危险……”

    代正良是何许人也?一眼就看到了其中的问题,不但看到断臂处的特征,还看到了肘关节内的骨头错位。

    代正良举起手,打断了救护兵的话:“全力抢救,哪怕有一线希望也别放弃,咱们弟兄不是都知道自己的血型吗?把o型血弟兄集中起来,要是还不够立刻骑上马到工地上去找。顺章,你来负责。”

    “是!”

    二团副李顺章领命快步离去。

    “过来,小子,先抽我的,我是万能血……走啊,手脚麻利点儿……”党代表马远江一把拉起怔住的救护兵,快步走进正堂。

    这时,楚怀庆看到警卫连长领着一群中老年人走了进来,迅速靠近脸'色'铁青双眼赤红的代正良,低声劝道:

    “司令,这个时候你可千万要冷静,切不可先说出报仇雪恨之类的话来,一定要等几个村的头人表态之后再说,否则一旦打起来,中央又追究的话,他们很可能会把责任推到我们头上……民族地区的情况异常复杂,各族乡亲不同于咱们四川人,谁也不知道他们心里想的是什么……”

    代正良猛然醒悟过来,微微点了点头,吩咐自己的警卫排长拿出十几张凳子摆在正门前,随后大马金刀地坐在正中的主位上,冷冷地注视着每一个头人:

    “乡亲们请坐吧,伤者我们会全力进行救治,至于最终能不能救活,能够救活几个,只能看天意了。”

    八个头人都没有坐下,全都是一脸凄惨地望着屋檐下的伤者和忙碌的官兵,最后目光都落到了坐在前方巍然不动、神'色'狰狞的代正良身上。

    深知本地风俗的楚怀庆看在眼里,喜在心里,一屁股坐在代正良身边的方凳上,在代正良耳边一番低语。

    代正良听完默默颔首,沉'吟'一会儿,对面前一群心怀忐忑的头人再次说道:

    “你们中的很多人都会说云南官话,我的话你们估计能听懂大半,既然你们都不主动说,那就由我来说两句吧。

    “我知道乡亲们很苦,从我们的军队进驻孟连以来,我的弟兄带着乡亲们称之为‘神'药'’的'药'品,走遍了这儿的一个个村寨,彼此之间也慢慢熟络起来。这半年多来,各村各寨乡亲和我们'政府'招商局的各种生意越做越大,大家从当时的相互防备到今天和睦相处、亲如兄弟,很不容易,但是到目前为止,各村各寨都没有一个青壮愿意接受我们的训练,各位头人也都担心我们会侵吞你们的财产和女人,所以尽管彼此相处得很好,但从没有接受我们善意的劝告,我们也以一个兄弟应有的礼节,不强迫各村各寨头人和乡亲们听我们的话。

    “可是,现在我想问一句,你们这么多年来一直被对面的那些人欺负,被抢夺、被侮辱,为什么不联合起来反抗啊?作为你们的兄弟,我真的看不懂,但是我又不敢出面帮助你们,虽然我们有枪有炮,也只能眼睁睁看着你们受苦受罪,因为你们除了和我们做生意及治病之外,从来没有主动开口请我们帮忙,我们怕引起你们的误会,只能把一切都闷在心里。

    “今天,你们把死去和受伤的乡亲们都抬了过来,让我觉得你们心里应该有话要说了……好吧,我的话说完了,你们这些头人想说什么就说,我洗耳恭听。”

    一群头人个个面红耳赤,满脸羞愧,没有一个人敢看向代正良那双深凹的眼睛。良久,几个头人才着急地聚在一起,用土话尖锐而快速地商量起来。

    门外数百身穿佤族和拉祜族服装的男女老少,挤在门口和断墙外,着急地望着院子里的一切,看到一群头人仍在紧张商议,四个战士排队走到摆在正堂门口的桌子前,捞起袖子就让那两个熟悉的救护兵抽出一管管血,乡亲们顿时吓得脸'色'发白,不敢言语,但是都知道新来的友好“汉军”,正在救治自己的父兄和亲人。

    代正良和坐在身边的楚怀庆点燃第二支香烟的时候,八个头人终于商量完毕,抖开袖子排成一排,“噗咚咚”跪在代正良和楚怀庆面前,开始磕头。

    耿直的代正良正要起来还礼,就被楚怀庆悄然伸出的大手死死拉住,等一群头人三叩首之后,楚怀庆的声音才低低传来:

    “这事儿成了,司令,头人们认错了,从此之后再也不会把咱们当外人了,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一小时后,一份发自滇南的急电迅速飞到安毅手里,此时的安毅正在湘西,与张弘栾等将帅举杯畅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