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铁骨 > 第八八八章 悠悠手足情
    接下来的两天里安毅没有像外界所希望的那样频频露灿:甘接各方宾朋,满足记者们采访的要求,而是把所有事务全都交给了接靖公署代理主任兼警备部队司令杨斌、二十四军副军长然、充满灵气的古老院子,没等沌凤道开口,细心的安毅就把这个园中园送给了沈凤道,道心执着的沈凤道谢绝了一切扩建和装修,就连自来水管也不让装。宁愿提着吊桶,优哉游哉地提起井水,也不愿损害小院原有的自然风貌。

    从前天晚上悄悄来到这里开始,蒋先云越来越喜欢这座古朴典雅自成一格的小院,坐在亭子里,享受暗香阵阵、草木清幽的和谐自然,品着川南土制毛尖茶,一身的疲惫与一天的俗务随之飘散,令他心旷神怡,身心舒畅。

    连续两个晚上,蒋先云都和安毅、沈凤道一起彻夜长谈,直到天色微明才依依惜别,关系到安毅和安家军命运的军政大事、展方向、阶段性目标、对外关系等等重大决策和实施原则,就在这两个晚上呈现雏形。

    蒋先云的高瞻远瞩和深谋远虑、对安毅全心全意的辅佐扶持、以及宽阔的胸襟和高尚的品德,令安毅和沈凤道钦佩万分。深谈中,数次动容的安毅恭恭敬敬站起来,心悦诚服地以弟子礼敬之。

    蒋先云每一次都托住安毅的手,诚恳地要求安毅必须做到主次有别。上下分明。从点滴之中凝聚统治者的威严和风范,切不可再受过多的感情牵绊,因为,安毅不仅仅代表自己。而是身系安家军二十万将士和川湘滇黔千万民众的福扯与未来。

    五月二十日,安家军大裁军计划的第一阶段如期进行。

    上午九点,位于城中的警备司令部大营,川南警备部队第五警备师四千五百名官兵的退伍仪式,在军旗招展鼓乐喧天中开始。

    站立台上的安家军统帅安毅、中央军事考察团团长张治中、警备司令杨斌、副司令邓斌、参谋长赵东全、第一任第五师师长李福强、二十四军副军长叶成等十余名将校,凝望台下身穿取下领章和帽徽的四千五百名弟兄,一个个双眼眼红。无法言语。

    台下戴着大红花的四千五百弟兄。早已经满脸伤痛,泪流满面,周围数千各界民众、百余名中外记者、五千余名军中将士一个个被感动的热泪盈眶。

    退伍仪式由警备司令部党代表兼政处长巫宪伟上校主持,这位曾担任南昌士官学校代理教育长、率领警备部队参加过中原大战、挺进西南的军中老兄弟,强忍着心中的伤感,很好地将目前面对的全国形势、军队建设、川南地方建设等问题告诉大家,一次次赞扬退伍弟兄的功绩之后,鼓励弟兄们在新的岗位上,继续保持模范营光荣传统,成为建设大西南的中坚力量和榜样。

    司令杨斌第二个讲话,他的话不多。除了赞扬就是怀念,最后仍然是鼓励,一番话情深意切,实实在在,数千弟兄听得泪眼迷糊哽咽一片。

    张治中将军被邀请说几句,没有准备的张治中上前一步,向台下四千五百名将士端正地敬个礼,久久站立。无声退下。这一个长达一分钟的军礼,把张治中心中的感谢和期望全都包含在内。

    最后,身穿笔挺上将礼服的安毅。在巫宪伟的请求下,走到台前庄重敬礼,扫视一圈,回到麦克风前。用力咽了咽干涸的喉咙,深吸了口

    :

    “弟兄们,把手放下来吧”在这一时剪,口鉴备部队驻守长宁的、驻守纳溪的第二师、驻守甘侧第二师、驻守沪州的第四师,总共三万八千余名老兄弟也和大家一样,正在举行光荣却又令人难过的退伍仪式。希望我的讲话,能通过已经覆盖川南各县的广播网,传到每一个弟兄耳朵里。在此,我安毅向所有弟兄们说一句,弟兄们,谢谢你们,我们的军队感谢你们。我们的人民感谢你们,不管你们今后走到哪里,从事什么职业,你们永远拥有统一祖国保境安民的功勋,永远拥有革命军人的荣耀,永远是我安毅和所有将士们的好兄弟!”

    全场掌声雷动,一双双含泪的虎目满是激动和自豪。

    安毅接着说道:“弟兄们,我们的军队之所以裁军,理由很多也非常迫切,前面你们的党代表已经说的很透彻,但是我看到不少弟兄眼里还有许多的不解。舍不得离开咱们这个具有光荣传统和赫赫战功的大家庭。这怪不得弟兄们,我也一样难过和不舍。台上的众多老弟兄也一样难过和不舍,可是尽管这样,我们也不能不裁军。”

    安毅深吸了口气,提高声音:“大道理我不说,说几句你们的党代表和长官们不好意思说的心里话:弟兄们,你们也该成家立业了,包括我安毅在内,谁也不愿去打仗。谁也不愿带着一辈子没娶过老婆、没生过孩子的遗憾,战死在光荣的沙场上。

    “虽然说战死沙场是每个革命军人的荣耀,为国捐躯是每一个军人的最好归宿,可是,在这样一个历史时期,建设家园的重任仍然需要咱们这些年富力强的弟兄们承担。弟兄们久驻川南。亲眼看到了身边日新月异的变化,看到了父老乡亲们越来越多的笑脸,看到了越来越多的工厂和高楼拔地而起,看到了一条条宽阔公路和一座座大桥的通车,也看到了满眼的稻田和茁壮的高梁。这一切是多么的来之不易啊!这里面的每一点成绩、每一点进步。都凝聚着弟兄们的汗水和心血,人民不会忘记你们!”

    掌声如潮水般响起,全场将士和各界民众热烈鼓掌齐声欢呼,原本的愁容换成了喜悦与自豪。

    安毅抬手压下经久不息的掌声。再次给所有退伍弟兄打气:“弟兄们。你们虽然退伍了,但是你们中的大部分人,将会进入咱们军队开设的一个个工厂和企业,严格来说。仍然属于咱们军队的一员。

    “今天,我获得二十四军司令部、警备部队司令部将校们一致同意。在此向大家提出个要求:无论弟兄们回家务农娶妻生子,还走进入各个工厂企业,你们都是我们军队所有将士的好兄弟,生活中有何困难。尽管回到老部队请求战友们帮忙。

    “千万不要不好意思,因为咱们是兄弟,是一起同生共死浴血奋战、共同创造出咱们这支军队所有辉煌与荣耀的亲兄弟,如果谁敢伤害到这块土地上的父老乡亲,敢于侵犯咱们幸福富裕、充满希望的幸福家园,危急之时,我安毅随时会请求弟兄们回来,重新穿上军装,扛起钢枪,重新成建制地组织起来,为捍卫我们的利益和荣誉,为保卫我们的父老妻儿,向一切侵略者展开一往无前的打击!弟兄们,拜托了!”

    全场顿时沸腾起来,震天的掌声欢呼声震耳欲聋,深受感动的各界民众敲响了锣鼓,提前点燃了鞭炮。万众一心的动人场面在安毅的敬礼中推向**。台上的张治中望着安毅,暗自感慨。他没想到安毅会有如此的巧妙安排,遥望台下沸腾的人群,倾听阵阵气壮山河的口号,张治中非常清楚安毅最后的一番话意味着什么,虽然实力强大的安家军裁军十二万。可一旦战争需要,只需安毅登高一呼,恐怕短短数日之间就能招到五六万生力军,而且几乎全都是经验丰富、处于当打之年的优秀老兵,从这一点看,裁军后的安家军不但不会削弱,反而会更加强大,更具有威慑力,谁想动一下安毅及其集团的利益,恐怕就会遭来双倍的报复。从安家军成立到现在来看,这支战功彪炳的军队中的每一个将士,心底里恐怕都深深烙下了安毅的性格烙印。

    记者们没有一个不为这动人场面所感动,没有一个不为安家军将士的凝聚力深为动容,纵观全国乃至全世界,能把退伍仪式弄成这样的军队。至今没有人看到过,特别是安毅最后一番明确而又强硬的表态,让百余中外记者和数百名从全国各地赶来的各界人士深思不已。

    比:不知道为什么,写这章的时候想到了《士兵的突击》退伍那个。片段,当时我看得清然泪下,,

    不抛弃,不放弃,肯请大家继续向安毅施以援手,砸出您最最关键的一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