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铁骨 > 第八七五章 拂袖而去
    二午十点召开的会议规模规模不尽管安毅对此有引先甘刚心理准备,但是当他看到党内元老黄邪、外交部次长刘崇杰、以考察民生巡视华北各地经济建设名义突然到来的孔祥熙等人时,仍然感到非常的惊愕。

    安毅还是原来的样子,对一脸微笑的黄鄂恭恭敬敬,向负责谈判的刘崇杰等人礼貌相迎,笑嘻嘻地问好。

    与文官们见礼完毕,安毅向何应钦和黄绍珐敬礼,礼貌地请大家一起上楼。

    在孔祥熙巧妙的示意下,安毅与他并肩而行,边走边低声交谈,何应钦的副官何绍洲悄悄跟上两步,听到孔祥熙谈的是从山西购军粮问题,也就没有继续打听的兴趣。

    上到二楼,安毅和孔祥熙一起走向走廊对面的厕所,何绍洲犹豫了一下,不敢再跟上去,因为沈凤道那有意无意的一瞥,让他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加上楼道内不知何时站满了全副武装的安家军侍卫,何绍洲那点儿小动作要是做得太过分。恐怕什么时候遭暗算都不知道。

    众人在大会议室坐下,喝下半杯茶。相互打些哈哈,会议便正式开始。本应由华北战区总司令部政治部主任主持的会议,却换成了内政部长兼中央参谋团长黄绍珐。展到、赵瑞等人与安毅相视一眼。微微摇头,知道狡猾的何应钦之所以说动黄绍珐主持会议,完全是为了防备安毅的难,战功赫赫背景深厚的安毅要是狂起来,不是政治部主任这样的小人物能够顶得住的。

    黄绍珐脸色很不好看,翻开一份文件,干巴巴地向与会者介绍整个华北局势、军事上的最新布置,然后总结了近段时间来各战场的得失。其中重点表扬数日前古北口前线杜幸明二十五师,二十五师将士粉碎了突然向我军阵地起进攻,其中又以一四五团戴安澜部打得最为激烈果断,最为激动人心,说到精彩处全场报以热烈掌声。

    在二十多分钟的军情介绍中,黄绍珐至始至终没有提及安家军奇袭日军第六师团的战斗,总结一番所谓的在新形势下需要改变战略思想的迫切性之后,黄绍珐的事情就算干完了。合上文件,端起茶杯时向坐在对面的安毅露出个无奈的苦笑。

    安毅明白其中原因,也不愿意在如此敏感的时候提起自己的特种精锐“下毒。的事情,根据多方获得的情报显示,投毒并未给日军带去太多伤亡。估计是壬百余名日军转眼倒下之后,日军就意识到饭菜和饮用才有毒,从而避免了更大的损失。安毅相信不出本日中午,日本人就会再次气急败坏的向全世界公布“中**队反人道的罪恶”不过等到安毅控制和影响的报纸杂志、广播电台全力声讨之后,不会有多少人相信撒谎成性的仍然霸占中国领土的侵略者何况整今日本乃至长期歧视中国的列强一直在嘲笑中国的贫困和无知,一个连火柴都造不好的国家没有一家化工厂,哪里能够制造出氰化物?

    何应钦第二个言,他一改往日不紧不慢的作风,重新戴上军帽缓缓站起,捧起面并的文件夹,无比严肃地朗声宣布:“委座电令,”

    “哗啦啦。一片声音响起,与会的二十余名将领和中央官员全都站起来,一个个昂肃立。神色严峻。

    何应钦满意地扫视一圈,目光最后停留在毫无表情的安毅脸上,提高声调,严肃宣布:“根据华北战场最新局势,为便于指挥统一号令,经中央军委特别会议一致同意,原九个军团缩减为五个,,其中,原中央军团所属第九军团、第五军团。合并为中央军团,原第九军团司令杨杰将军担任军司令,徐庭瑶将军担任副司令,胡家林、尹继南将军担任正、副参谋长即日起撤销华北战区前敌指挥部,原前敌总指挥、第五军团司令安毅将军,转任华北战区总司令部副总参谋长。

    此令。蒋中正。”

    众人再次坐下之时,几乎全都担忧地望向安毅,但没有一个人能从安毅毫无表情的脸上看到安毅的心思。

    在何应钦的示意下,战区政治部主任蒋明站起来,大声宣读总司令部命令:“鉴于前敌指挥部也已撤销之决定,从本日起两日之内,原前敌指挥部人员需尽快返回各部,原第五军团各职能部门、宪兵大队、直属警卫部队,自动并入设立于北平行政总署之中央军团司令部。原前敌指挥部所在地,交由新成立之平津卫戍司令部接管。完毕

    蒋明说完骄傲地坐下。全场顿时响起惊讶的议论声。

    之前并不知道何应钦会做出这个决定的杨杰、黄绍珐大吃一惊,来不及向何应钦询问缘四,六都紧张地望向安毅和他的麾下大将六黄邪和孔祥熙心中暗叫不好。对何应钦的落井下石非常不满,心想北平城这么大,你去哪儿找个地方设立尚在纸上的平津卫戍司令部不行,怎么非要把安家军的指挥通信中心赶出去?令所有人意想不到的是,尽管安毅身边四五名大将满眼怒火,安毅却没有让他们向何应钦难。而是严肃地盯着左右的眼睛,制止麾下的愤怒,接着端起茶杯不紧不慢地品茶。

    全场突然安静下来,静得呼吸声都清晰可闻,令人感到无比的压抑和担忧,说也不知道接下来安毅会有何反应。

    何应钦正要说几句暖场的话,安毅却在这个时候将茶杯重重放到桌面上,“咚”的一声闷响,犹如重锤般敲在每个人心上。

    安毅缓缓站起来:“诸位,安毅无条件服从中央军委的命令,坚决听从蒋委员长的指示,也服从华北战区总司令部和北平军事委员会的决议。”

    会场再次一片寂静,很多人都猜到安毅已经从孔祥熙那里获得了今天会议的内容,知道日本方面提出了“只要一天不处罚安毅就一天不展开谈判”的先决条件。甚至猜测中央军委做出决定之时,就有人悄悄给安毅通风报信。可尽管如此,大家看到安毅如此沉得住气、如此高姿态的表态,仍然不敢相信,特别是何应钦和他的心腹们,一个个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

    安毅的目光直视前方,根本不看任何人一眼,他深吸口气继续说道:“自北上以来,至今几近半年,我安毅自信能够炮兢业业尽职尽责。虽然没取得任何决定性的胜利,但麾下两万余将士付出的牺牲付出的热血是值得的,虽然为了打这一仗,我安毅和弟兄们几乎倾家荡产。但只要能显示国民精神、振奋军心民心,哪怕付出更大代价也是值的的。遗憾的是,没能将侵略者赶出神圣的国土,没能让更多的民众脱离被奴役、被掠夺的苦海,这。才是我安毅心中最大的痛!我做梦都怕死去弟兄们的英灵在九天俯视的时候。痛骂我安毅无能”

    安毅情绪有些激动,他不得不停顿片玄:“数月来,本人没有一天睡觉过五个小时,虽然这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我军将士们或许比我安毅睡得更少,可是我不得不把事情告诉大家,由于常年征战留下的旧疾一直没有治愈,我的身体已经不允许自己继续留在前线,继续留在所有重要的岗位上,需要回去养伤。今天。借此机会向何应钦长官呈交辞呈,,这是我昨晚写下的辞职报告。”

    会场一片惊呼,黄绍珐、杨杰等人激动地站起来劝阻,安毅苦笑着摇摇头毫不理会,将报告交给参谋。示意他送到对面的目瞪口呆何应钦。

    安毅捡起帽子,缓缓戴上,笔直站立,歉意地扫视一圈:“谢谢诸位的盛情,请让安毅把话说完,”安毅决定,从今天起,正式辞去中典军委参谋本部参谋次长职务,辞去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职务,辞去中央监察委员会委员职务,辞去”湘滇黔边区馁靖公署主任职务,辞去中央军校主任教官职务。安毅只想保留自己的军职。保留中央陆军士官学校和叙府航空学校教育长职务。谢谢诸位长期以来对安毅的关照,原前敌指挥部的相关部门、人员全部留下,听从中央军委和总司令部的安排调遣,再见”。

    “安将军。

    “小毅你疯了

    “安次长别走”。

    “安将军请息怒的,”

    然而,谁挽留也没有用了,丈毅在副官沈凤道的陪同下,大步走出会场大门,中央军团的师兄刘戗、杜幸明等人反应过来追上去,全都被强壮的侍卫堵在门口,怎么推也推不开。

    三分钟不到,楼下马达声声。车辆轰鸣,三十多辆大小汽车包括那辆价值百万的通信指挥车,排着整齐的队形开出汤山行馆大门,原本守卫此地的一个连特种兵和安毅的卫队也快集中,在怒吼般的声声口令中,飞快登上八架运兵军卡。快冲出大门,追赶加前行的车队。

    会议室里,将领们缓缓离开窗口。回到位置上。

    脸色白怒气冲冲的何应钦还在为安毅撒手之后繁琐巨量的军需后勤供给担忧,黄绍珐已经抓起桌面上的茶杯,猛然砸到光滑的地板上。在全场震惊的目光中,率领两位副官扬长而去。

    防:九月第一天,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