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铁骨 > 第八五一章 不可限量
    只在安毅和麾下将领为招兵买马开动脑筋的时候。只经在渊。四日就职美国总统的富兰克林罗斯福在白宫召见了张熹。

    这段时间罗斯福做了大量的工作。下令全国银行休假,接着召开国会紧急会议,通过一系列法令,赋予他更大的权力。今天,便是一切绸缪,正式实施他新政举措的日子,“百日”新政在这一天正式拉开

    幕。

    罗斯福和张熹讨论了一会儿经济政策。有些口话燥,叫来工作人员给自己和张熹添一杯咖啡,惬意地喝了一口,这才笑着说道:

    “张,听说中国方面停止进口我们出产的粮食,导致全国范围内的粮食产品收购价格急剧降低,有这么回事吗?”

    “是的,由于连年内战,日本又先后在上海和长城一线动战争,再加上连续的灾荒,中国的经济形势极为糟糕,已经濒临破产边缘。那五十万吨粮食的采购方是中**队的少壮派将领安毅,他也是我商业上的合作伙伴,由于收入锐减入不敷出,他不得不忍痛放弃从我国引进粮食。”张熹有些沉重地说道。

    罗斯福对张熹直言不讳自己与安毅的关系非常欣慰:“中国的情况我听说了,对于中国的内战和日本逐渐膨胀的野心深感遗憾,原本我还指望数十万中**队能够在长城一线给日本军队一个教,没想到现在战火已经燃向了平、津一线。不过现在我们国内的形势也不好,从上个月开始,除西部各州和纽约州外,其他州的州长都先后下令全部或者部分关停了本州银行,全国金融行业近乎陷入崩溃,比起中国来好不了多少,现在我着重关注的也是这一块。张,我没有多余的精力放到工农业上,中国这笔农产品订单一旦失去,许多急需用钱的农场主会立玄破产,对此你有什么好的办法没有?”

    张熹脸色极为严峻:“对此我也有些措手不及,好在此前我联系西部的一些财团,大量修建货场和冻库,可以消化一些,但再多就没办法承受了。”

    罗斯福自然明白张熹和华人财团之间的关系,笑了笑褒扬道:“张,我很欣赏你在大选以及对新政支持上所做出的努力,我听说西部财团已经主动放弃了酒类生意,有这么回事吗?”

    张熹心中一凛,脸上却不动声色:“自从知道总统有意废除“禁酒令。后,我的那些朋友已经决定不再插手这类会给各方带来不快的生意。如今,各财团更为关注的投资重点是金融、传媒、电子、医药、房地产、运输、百货、采矿和冶金等行业,尤其是现在全国金融秩序混乱。我的那些朋友都有心在金融这方面为总统出力。”

    “这是好事!你也知道,这次席卷全球的经济危机是由疯狂投机引起的金融危机触的,我们现在最需要做的,是让民众对我们的银行恢复信心,大量有资本和实力的银行重新获得认证并得到保护,这样可以迅让民众稳定下来,投入新的工作和生活中去,所以你让你的朋友不要有什么顾虑,有什么要求尽可提出来!”罗斯福微笑着说道。

    张熹大喜过望,罗斯福这么说的意思很明显,那就是以前的事情就算了,从现在开始只要靠紧他身边。西部华人财团走私贩私等事情既往不咎,不过今后他吩咐下来的事情,必须得卖力点儿。

    张熹脑中闪过诸般念头,脸上却笑吟吟的不为所动,很快便扯到了即将实施的《紧急银行法》上,又聊了许久,罗斯福突然问道:“张,你说说看,如果由我们的大主顾安将军来主持中国的军政,会不会比现在的蒋委员长好一些?”

    “这”

    张熹非常吃惊,愣了好一会儿才摇了摇头:“照理说我应该支持我的合作伙伴,但中国的现状远比我们想象的更为复杂。按照安将军的名望。他现在在中国并不是一呼百应。至少军中的老资格将领就不一定支持他。就以这次长城抗战为例,他能调动的也只有麾下嫡系的几个师,各路军阀都没有把他当成一回事,行动上不配合不说,还频繁地在后面拉后腿。我敢说。要是没有了蒋委员长,中国必将大乱!”

    罗斯福微微蹙眉,显得非常不解:“我看了这几天的报纸,不是说中国的民众都对安将军崇拜有加。从北方到南方,一片赞誉吗?根据我国各大报社派驻中国记者的最近抽查。安将军的支持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以上,照理不会出现什么问题才是”,你知道,我也是依靠民众支持才登上总统这个位置的,为什么轮到安将军就不行了呢?是否他太年轻,缺少一些必要的资历,或者其他诸如此类的东西

    张熹苦笑一下:“自从清王朝统治之后,中国的民众愚昧落后已久。真正有思想、有文化和觉悟的还不到总人口的百分之五,估计接受欧美机构调查的城市人口,不到这部分人的十分之一。许多人从出生开始,就没有离开过自己居住的乡村,上亿人没见过汽车火车,因此他们头顶上的那些军阀和官员说什么。他们就以为是什么,甚至不惜为了某些片面的宣传去拼命,所以报纸上所谓的支持率,不能代表中国的全民意志,绝大多数人根本就是一无所知,甚至随时都有可能在某些有心人的盅惑下,为了生存为了家人而站到安将军的对立面去。现在蒋委员长占据了道义上的制高点,那些地方军阀和势力不敢轻举妄动,要是有一天蒋委员长突然不在了,一些人肯定会跳出来争夺国家的主导权。进而演变为席卷远东的大混战。届时中国的灾难远比现在为甚,要是日本趁机入侵,一个国家民族亡国灭种也不是不可能!”

    罗斯福沉默了一会儿,耸了耸肩:“张,你是对的,看来中国的事情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得多,许多看起来一目了然的事情,实际上却经不起推敲。不过你能否告诉我,安将军有没有登顶的可能?”

    张熹考虑良久,最终还是摇了摇头:“要是安将军不顾国家和民族的利益,留在西南他的地盘保存实力闷头展十年,或许有希望。从中日历史以及目前局势分析中日间必有一次大决战,一旦中日大战爆,强大的日军必会席卷中原和江南大片地区,但是也会因为战线的拉长陷入僵持状态,毕竟中国的国土实在太大,日本人难以一口吞下。届时,如果隐忍多年厚积薄的安将军兵出西南,采取步步为营的方式。利用各种手段联合和逐渐蚕食各方势力,最后与日军决一雌雄。未尝没有登顶的可能。但以我对他的认识,这种可能性几乎没有,不过。安毅将军是个爱国者,甚至可以说是个强硬的民族主义者,为了整个,国家民族的利益,他绝不会因为实力的差距而选择退缩,必将在一次又一次的消耗战

    入自己的力量。去年上海的一二八大战如此,现在正在进”刚长城抗战也同样如此,因此,充其量他也只能做一方之雄吧!”

    罗斯福若有所思:“这么说来。蒋委员长是领导中国的唯一合适人选了?”

    “目前看来,确实如此!”

    张熹点了点头,随即感慨地说道:“这就是政客和爱国者之间的差别了,政客可以为了目标牺牲一切,而爱国者却不忍心国家和民族利益受损只能挺身而出,”不过话又说回来。要是安将军不是这么一个人。又怎么可能得到那么多人的尊敬和爱戴呢?”

    罗斯福叹了口气:“原本指望着一穷二白的中国能迅结束内乱大搞建设,那样就能部分拉动我们的经济,现在看来能保持现状就不错了。对了,中国的西南地区还在继续购买我们的工业产品和引进失业工人吗?”

    “是的,从二九年开始,中国就逐渐成为我们不可或缺的贸易伙伴。在产品采购和输入方面,仅次于俄国,已经成为近几年我们的第二大贸易伙伴……我听说经济危机生后的第一年,俄国同我国专家签订的技术援助协定就达到七十多个项目。涉及冶金、工业机械、金属加工、燃料动力、石油化工、交通运输、农业机械、农业灌溉工程、汽车、轮船和飞机制造等多个重要经济部门,截止去年底,俄国接受技术援助的项目增加到一百二十四个,总值为四千多万美元。他们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建立的一大批现代化骨干企业,尤其是在钢铁、机械、燃料动力、化、汽车、拖拉机、飞机、造船等新的工业部门,许多是利用我们先进设备技术,甚至是在我国专家的直接帮助下建立的。我听说斯大林曾说,“在俄国,约有三分之二的大型企业是在美国的帮助或技术援助下建成的……其余的。也大多是在德国、英国、法国、意大利等国的技术援助下建立的”看来,这次经济危机,倒是为俄国大国崛起制造了契机。”张熹摇了摇头。

    罗斯福淡淡一笑:“不单止只是技术,俄国还大量进口我国的机械。重视人才引进,吸引我国的贷款等等,我想要不了几年,庞大的俄国就会成为美国之后的第二大经济实了。不过现在全球经济积重难返,明知道是毒药,我们也得咬牙吞下去。可惜了,中国不是一个独立统一的国家,否则成就未必就比俄国差多少,仅凭着西南一地,很难有什么实质性的改变。”

    此时的张熹还不知道,罗斯福和他的这一番对话,影响了今后十多年的美国对华政策,他还在暗暗为自己这几年的成就而高兴:

    实际上,得益于酒类、海洛因、甲基苯丙肢和阿司匹林等消炎药品的走私,运往中国境内和东南亚、澳大利亚等地华人企业的机器产品并不比俄国差多少。这四只来,美国出口的机器设备中,有三分之一是卖到中国人手中,前年,世界机器出口总量的十分之一是销往华人企业。到去年这个,数字上升到了百分之二十,仅仅只是”南一地的进口总额。二九年机器设备的进口便占了世界总量的三十分之一,到去年则高达十五分之一,换言之,中国西南地区的展潜力,绝对不止罗斯福所看到的那么简单,因为许多出口业务,是通过澳大利亚、列支敦士登、安道尔、摩纳哥以及开曼群岛、百慕大、巴哈马、荷属安的列斯等地注册的公司完成的,只有自己人才明白这些东西的流向。

    在人才引进方面,川南地区比俄国更有优势,不说适宜的温度和优美的居住环境,只说以欧美人士构成的人文和社交圈子,还有宗教信仰等自由,就不是这个时期的俄国所能比拟的,再加上一直以来接受的对红色帝国的负面宣传,几乎大多数愿意出国的技术人才都选择到中国来工作,要是安毅能够静下心来展,未来的成就将不可限量。

    但问题是,安毅确实是缺钱。不过这个缺钱相对于中央政府四处借钱过日子,不可同日而语。

    一九三一年入主”南后,安毅的展重点便落到了叙府和沪州上面。叙府号称万里长江第一城,面积大约一万五千平方公里,随着这两年移民的不断涌入,人口大约在六百万左右,拥有丰富的水力资源和矿产资源,其中煤储量达到五十三亿吨。硫铁矿储量十五亿吨,岩盐一百亿吨。

    沪州别称酒城,位于”渝黔滇结合部,地处四川盆地南缘与云贵高原的过渡地带,面积一万三千平方公里,人口四百余万,是长江上游最重要的农业产区,生物资源、矿产资源和能源资源极为丰富,煤储量四十三亿吨,硫铁矿三十二亿吨。这两个地方人口加起来接近一千万。随着遍布两地数十个采矿场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七家大中型钢铁厂也拔地而起。

    现代工业的基础正是钢铁制造业,想想看,造机床、机械需要优质的钢铁,造武器、车辆、船舶需要钢铁,修铁路需要钢铁,办工厂与搞建设都需要钢铁,没有钢铁工业做铺垫,其他都展不起来,所以从一开始,川南的展就围绕着钢铁工业展开的。

    叙府、沪州两地物产富饶,不过长期以来煤、铁矿的开采量都比较现在虽然加大了开采力度,也大力引进了江淅一带的资本进行开。但由于矿石掩埋过深、开采技术落后等诸多原因,无法从根本上满足钢铁工业展的需要,所以安毅从一开始,就着眼整个西南地区布局。除了向刘文辉下辖的”西南部川滇交界处,金沙江与雅砻江汇合的会理、德昌部分地区派出勘探队考察矿藏资源外,还在整个西南地区开煤、铁矿资源。

    位于重庆南部的恭江铁矿是一个具有千多年开采史的老矿山,最早开采于宋代,两年前,东溪一家冶炼厂开办了谦虞铁矿公司,向盘踞重庆的刘湘承租开采。随着安毅入主川南地区大量开办钢铁企业后,需要的铁矿石越来越多,恭江铁矿的开采力度也随之加大,利润非常可观。刘湘见有利可图,收回了铁矿的开采权。自己组建公司进行开。经过两年多的展,形成了一个以小鱼沱为中心,包括大罗、土台、平确、麻柳滩、白石等五个矿区的大型铁矿开采企业,年产铁矿石二十万吨。全部供川南地区的钢铁企业消化。

    贵州的盘县、水城、六枝三地一直便有着开采蝶、铁矿的历史,但由于道路崎岖不平,并且该地匪患盛行,一直得不纠良好的开。石珍占据黔西和鼎北后,安毅便向这一的区派出了地质勘查队,历经半年的考察,终于确定该地的煤田可靠储量五百多亿吨,垂深五百米以内可靠储量高达一百亿吨以上,并且煤种齐全煤质优良,埋藏浅,非常利于开,安毅略一考虑,便确定此地卜泛就是后世有着“媒都”户称的六我水市,当即便决定吭,作为自己将来的煤炭基地进行开,正式组建大型开采企业,并让石珍派兵进驻各个矿场,斥资修整和拓宽道路。到三一年进驻”南后,更是专门派出两个师的工程兵,逢山开洞遇水搭桥,专门开出一条从六盘水到叙府的高标准公路,后来随着九一八事变和长江、淮河流域洪灾,大量难民涌入”南,带来源源不断地劳动力,其中一部分便被组织起来派往修路。到去年年底,这条公路终于修通,为川南的工业展送来了急需的焦煤和铁矿石。

    正是有了六盘水池区的煤,提前修建的叙府和沪州两地的十座大型火电站有了用武之地,源源不断地为钢铁和其他工业企业提供电力支持。加上叙府和沪州两地修建的五座中小型水电站先后投入使用整个,川南的工业化进程加快许多。

    本来按照华人财团在澳大利亚和南美纷纷趁着经济危机大肆圈定地盘开采矿山的手笔,直接购买铁矿石运输到川南要比自己开采经济实惠,但考虑到未来中日大战很可能丢失出海口,因此建立完全属于自己的铁矿石供给线非常有必要,而且矿石的开采和道路修筑,可以解决大量人口就业,对带动沿途地区经济展有好处,所以安毅从一开始,就实施的是两手抓两手都要硬的方针。

    截止本年二月底,川南的钢铁企业已经实现月产钢材和生铁九万吨的规模,虽然远远比不上俄国的月产五十万吨,但对于一穷二白毫无工业基础的中国来说,这已经是一个非常恐怖的数字,这意味着川南有了更多的钢铁来生产机械和武器。

    工业的基础除了能源和钢铁工业外,最需要重视的就是机床工业,要知道机床是机械工业的基本生产设备。除一般的切削加工外,还有铸造、锻造、焊接、冲压、挤压等功能,机械产品的零件通常都是用机床加工出来的,机床的品种、质量和加工效率,直接影响着其他机械产品的生产技术水平,因此,机床工业的现代化水平和规模,是一个国家工业达程度的重要标志之一。

    安毅所引进的生产线,全都是经济危机爆后破产企业正在使用或者是尚未拆封的新一代设备,在精密程度和先进性方面绝对没有任何问题。再加上从美国漂洋过海而来的熟练技术工人进行操作,可以说,相对于中国的其他机床企业”南的机床工业从一开始就胜在起跑线上。

    有了完善的机床工业,可以按照图纸生产各种具有针对性的机床,诸如齿轮加工机床、螺丝加工机床、花键加工机床、龙门刨床、重型磨床、万能铣床、各种铿床就可以源源不断地生产出来,但是,川南的展不可能等着一台台机床生产出来再慢慢建设工厂,生产机器设备,这个时候从美国采购设备远比自己生产的要便宜许多,所以机床厂更多的承担着培刮熟练技术工人和钻研新技术的重任,那些从美国应聘而来的技师,每一个都带了几十个来自理工大学的学生和从老南昌各个工厂精挑细选来的有文化底子的技术工人,人才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蔓延开来。

    截止今年二月,遍布川南各地的炼油厂、起重机厂、焊机厂、卷烟厂、电机厂、火柴厂、机制糖厂、矿工灯厂、电灯厂、采矿机械厂、螺丝厂、玻璃厂、化工厂、制药厂、汽车厂、拖拉机厂、造船厂等工厂企业如同雨后春笋一般冒了出来,由于集约化生产,加之人工和管理成本低廉,在江南商贸公司的销售下。各类新产品迅占领国内市场,并且由南华公司推向东南亚、澳洲和南美等地。

    安毅现在是缺钱,各个工业区的展和壮大、联通西南各地的道路平整和拓宽、两地矿山的勘探和开采、新武器和新技术的研、再地电灯电话工程、教育的投入、基础设施建设、麾下几十万军队的吃喝拉撒及弹药消耗等等,所有这些,都没有得到中央财政一分钱的拨款,全部是自筹所得,不过随着”南工业的蓬勃展,每一天都有新产品问世推向市场,赚取的利润越来越大。东部沿海地区不少企业纷纷破产,与其说是受全球性的经济危机和频繁战乱影响,倒不如说是旧的小作坊式的生产与经营对新技术和先进生产力的巨大溃败,不过一般人看不破罢了。

    所以,暂时的困境对安毅来说是一件好事,至少逐渐看清”南展内幕的蒋介石和中央一干要员,对安毅做什么,都得反复权衡细细掂量。

    密云大营里,和胡家林、鲁逸轩和杨九霄等人商量完已经是深夜,这时候,林耀东走了进来,递给安毅一份电报:

    “拍林来的,希特勒领导的纳粹党在国会大选中获得了妇鳃的选票。进一步巩固总理的宝座。”

    安毅心中一动,想起上次出访欧州时见到小胡子的情景,暗叫一声“来了”接过电文仔细看了起来。

    原来去年四月十日举行的德国总统选举中,希特勒出人意料地获得了药既的选票,虽然败给了现任总统兴登堡,但已经展示了强大的实力。去年七月三十一日举行国会选举。纳粹党获得了歹鳃的选票,获得凹个议席,一跃成为国会中最大的党派。今年一月三十日,在被推翻的霍亨索伦王室的支持下,希特勒成为德国总理,随后在二月一日布第一号文告,声称兴登堡总统宣布解散国会,进行新的选举。希特勒认为。他将在选举中稳操胜券,这样就能排斥联合政府中的其他政党,确立一党统治的体制。希特勒一步一个脚印,2月4日颁布《保护德国人民法》,以便广泛限制反对党,2月6日,解散普鲁士邦议会,使普鲁士代理内政部长、纳粹党的戈林得以接管了警察局,为纳粹党在普鲁士夺权创造了条件。2月刀日,炮制国会大厦纵火案,并将之嫁祸于德国**人,在德国国内掀起了空前规模的**浪潮,迅颁布《保护人民和国家法》,授权政府接管各邦权力。现在,纳粹党在新的议会选举中大获全胜,想必希特勒的气焰会更加嚣张,距离他元的宝座越来越近。

    安毅对希特勒层出不穷的手段大为惊讶,相比较而言,蒋介石的政治手腕就逊色多了,至于自己,那就更不用说了。

    想了想,安毅当即吩咐向希特勒去贺电,恭贺纳粹党选举成功,力争在德国偏向日本之前,获得最大的好处。

    ps:晚上还有一章,大家顶起,订阅、月票和推荐票我都要!(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