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铁骨 > 第八四七章 凌厉反击(四)
    入夜时分,第十七军第二师罗许第六旅、第二十五师杜眸呈旅、张耀明第七十五旅、独立师鲁雄暂编旅共两万一千将士,向关北日军阵地展开猛烈反攻。为了保证行动的隐蔽和快,徐庭瑶、胡家林没有调动炮兵助战,而是利用各旅装备的迫击炮,率先向日军阵地实施打击。

    日军没想到中**队在被动防守的局面下敢于动反攻,特别是经过今天一天的苦战,日军官兵疲惫不堪。弹药虽待补充,突然受到中**队如此大规模的突然反攻,刚占据不到二十四小时的关北三个主要阵地均产生巨大混乱,罗奇的第六旅、杜幸明的七十三旅将士趁机起猛烈冲锋,在日军炮火支援之前成功越过危险地带,将双方的交战距离缩短到短兵相接的程度,杜幸明指挥七十三旅官兵土个猛攻即占领三个阵地外围战壕,以优势火力对敌展开压制,以牵制敌军火力,掩护后续部队快到达。

    刮练有素的日军很快稳住阵脚。双方在夜幕降临之际展开了激烈的攻防战。

    承德的日军第入师团师团长西义一接到古北口急报,立刻放下饭碗,召集幕僚官佐紧急商议,判断中**队的意图拿出最佳对策。

    西义一询问的第一句话就是古北口中**队的指挥官是谁?情报参谋回答是中央军第十七军新任军长徐庭瑶,所率三个师均为中央军主力师。

    看到西义一皱起了眉头,情报参谋犹豫一下补充说,十七军的副军长是原独立师师长胡家林,他的部队打残了但他仍然参与十七军的指挥。西义一想起石川浩一曾对自己介绍过胡家林的善攻特点,马上命令把驻扎城南的石川浩一叫来。

    十分钟后飞马而来的石川浩一进入指挥部,在西义一的特许下一面查看地图一面倾听战报,仅用了不到五分钟就坦率地说出自己的意见:主动放弃阵地立即后撤!特别是已经出绕击南天门的第三十二联队,如果不当扭立断撤回后方,很可能遭到南天门守军和第十七军一部夹击的危险。

    此言一出,众将佐一片哗然,纷纷责问呵斥石川浩一,石川浩一谦虚地低着头任凭众人抨击怒骂,就是不辩解一句。

    石川浩一心里非常清楚,这群同僚在连胜之下再次变得飞扬跋扈目空一切,一次又一次从脆弱的东北军身上轻易取得一个个辉煌战果之后。再次极端克视中**队。

    其实石川浩一很想告诉所有人:老子当日一百二十八骑率先冲进承德。只命令五十人马的骑兵小队趁势向南追赶,就将三千多跑在最后魂飞魄散的东北军吓得鬼哭狼嚎,英勇的五十骑兵打完身上子弹再用马刀砍。每人都消灭了中国官兵三十人以上,最后还押着四百余投降俘虏回来。在这样的巨大战绩面前我都不敢狂妄,你们凭什么?难道安家军被打残退出战场后,你们就好了伤疤忘了痛?是不是还要再惨败一次,你们才会低下愚蠢的脑袋?

    将佐们对石川浩一非常不满,唯有西义一沉默不语,低头沉思,他非常清楚古北口的中**队将领非常聪明,而且官兵异常顽强,连续一天的激战刚停下不到两个时,中**队就敢利用日军无法进行空中掩护的夜晚,起大规模的突然反击。

    这种果断顽强的打法,在日军中不算什么。但是在中**队中却不多见,除了前仁段时间将辽西搅得乌烟瘴气、给各师团频频带来惨重损失的安家军之外。其他中**队根本没有这种实力,也没有这种胆识。可如今在古北口生了,而且中**队的指挥官之一,就是安家军的头号猛将、以能攻善守奇兵频出而著称的陆军中将胡家林,反攻的部队虽然比不上装备刮练都遥遥领先的安家军。但也是中**队的精锐部队,如果硬碰硬大打一场,双方的损失都难以预料。

    西义一左思右想反复权衡,最后决定坚守,只要坚守到明天天亮,实力雄厚的航空部队就能前来助战,关北这三个阵地都远离中**队的高炮部队,飞机可以尽情地轰炸而不用担心被击落,地面上的中**队激战一夜再遭受猛烈的空中轰炸。除了后掇之外,别无选择。

    命令下达,将佐们一片欢呼随后散去。西义一看到石川浩一的嘴角痛苦地抽*动几下,想了想上前拉着他的手一起走到远离其他人的地方。询问石川浩仁能不能体会自己的良苦用心?

    石川浩一重重点了点头,在西义一欣赏而又爱护的安抚下,黯然。

    骑马出营的石川一言不,两个参谋策马跟随,不敢询问,也不知令第七独立混成旅团官兵无比信服衷心爱戴的旅团长为何如此难过。

    只有石川浩一心里明白,师团长西义一不是不想撤退,在敌人优势兵力的攻击下暂时退一步不但能最大限度地保存兵力,还能在明日弹药供给充足、有航空兵配合的优势下轻松收回阵地,只是整个战局不容西义一撤退,否则将会对东兵的第六师团、第十四独立混成旅团、刚刚全东调的第三十三独立混成旅团、”风二余个特别联队的十寺产生重要影响,将会令制室出最晰引川的关东军司令部大为不满,甚至一片震怒。

    关东军司令部的最新计利是:以古北口第八师团坚决挺进来迷惑中**队、悄然抽出兵力,对东线三大要塞起更为猛攻的攻击,在最短的时间内击溃中冉军队的防线,迅达到此战的最后目的!

    石川浩一并不知道最新计划的详细内容,但他从战局和突然的兵力调动中用心分析,很快得出自己的结论:

    由于中国中央军主力部队的加入。关东军司令部已经意识到古北口方向难以逾越,所以非常果断地选择将重点进攻方向转到长城东线,以重兵猛攻西北军把守的喜峰口、晋绥军把守的冷口、东北军把守的界岭口至义院口,只要击破其中的一个点,中**队的整条防线将全线动摇,甚至崩溃,大日本帝国也就能够迅达到威胁和压迫中**队、中国政府妥协的目的,关东军将会迎来九一八之后的又一个辉煌。

    正因为如此,石川浩一理解西义一的难处。也体谅到老将西义一即将离任,为保住晚节而不得不硬着头皮做出的无奈决定nbsp;nbsp;戎马一生经验丰富的西义一早已看清整个时局,他之所以明知第八师团将会损失惨重也不得不下令坚守,不愿带着本就不属于他的骂名和同僚们可能推卸的责任灰溜溜回国,毁掉一世声誉不说,还愕在国民的冷眼中度过残生。

    但石川浩一并不认为古北口的暂时退让会影响全局,相反,石川替西义一难过:石川非常清晰地预感到第八师团将会损失惨重,但惨重的损失不会让西义一受到关东军司令部的批评,反而会获得勇往直前顾全大局的赞扬,可是,惨重的损失对西义一这样军旅一生的老将绝对是个沉重打击,他将带着苦涩的荣誉。怀着阵阵难言的隐痛,黯然结束自己的军人生涯。此后。这一痛苦恐怕会伴随一生,日日煎熬着他苍老的心,直到死也挥之不去。

    西义一的断然决定,使得古北口一线的激战瞬间达到了白热化的程度。但是,两个半小时后第三十二联队田中清一大佐从南天门战场来的求援急电,让西义一突然明白今晚的惨败已经无法避免:企图绕击南天门牵制刘戟八十三师的田中联队,突然陷入主动出击的八十三师和不知从哪里冒出的一个精锐旅的猛烈夹击。

    麾下已经被关东军司令部悄悄调走两个独立混成旅团的西义一,此时再也没有多余的兵力前往解救。哪怕是有多余的兵力,也不能在十二小时之内赶去救援,因此,西义一只能强忍心中的隐痛,向身边一群已经开始现危机的将佐们板起脸,给田中联队这部偏师下达了全力突围的命令。

    夹击日军第三十二联队的另一个精锐旅。正是安毅前敌指挥部作战处长方鹏翔亲率的特务团和警卫团。这两支全部从各师各旅立下战功的老兵中精挑细选组建的精锐部队,所拥有的战斗力和丰富经验,放眼全军不做第二人想。

    三颗红色信号弹仍在徐徐上升,五千精锐将士手中的所有武器已经开火,迫击炮、轻重机枪、狙击枪、冲锋枪从三公里长的高地上喷出烈焰。接到西义一急令准备撤退的敌三十二联队官兵刚收起饭盒,在突然生的猛烈打击下转眼间死伤惨重。乱成一团,联队长田中及其官佐怎么也想不到,十多个警戒哨竟然没有一个提前预警,更想不到的是,南天门方向接着飞来一片片炮弹。将前队炸得鬼哭狼嚎,瞬间溃散,两公里长的队形在中**队的猛烈打击下,断成了五六节。

    魂飞胆丧的联队长田中还要下令聚集队伍抢占高地进行抵抗,震荡山谷的杀声冲天响起,十余名官佐不由分说,簇拥着田中冲向北面道。头也不回,飞快翻越山岗,狼狈逃离战场。

    仅仅一个小时,日军第三十二联队四千八百余人在三倍于己的中县军队夹击下,完全溃败,跟随联队长田中翻山逃走的还不到七百人。

    方鹏翔找到乐呵呵的刘戗含笑告辞,率领仅仅伤亡七十余人的麾下弟兄快向东,他们要赶赴东北面七公里的战场,对正在与罗奇第六旅激战的日军第十七联队展开侧击。

    熊熊火光照亮的阵地上日军尸横遍地,一千多名日军俘虏在反抗中被八十三师官兵果断枪杀,刘截非常满意麾下将士的果断执行能力,这一招他是从安毅那里学来的,安毅对他说小日本就是贱,你对他文明他对你呲牙,你多杀他几个他却佩服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