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铁骨 > 第六四九章 暴风雨前的上海
.    第二天上午十点在画彷卫醉了一夜的安毅辞别两位孔幽怨暗叹家人是不解风情的呆头鹅的少女带着沈凤道和林耀东回到“澄庐。”先去客房洗了个热水澡再换上一套干净军装来到正堂得知与自己相扶而回的黄绍珐在与蒋介石密谈二十分钟后已经自行离去心中不由歉然独自走进左侧的宽大会议室向坐在里面低声商议的蒋介石敬了个军礼。报道一声就想出来结果在蒋介石的示意下只能硬着头皮进会议室坐下。

    在座的黄邪、陈果夫、引祥熙等人都与安毅亲热的打招呼开玩笑问他昨晚是否掉进温柔窝里醒不来了?安毅摇头笑了笑并没有回答眼角的余光看到何应钦脸上不屑的都夹之色也毫不在意。蒋介石通过刘才与黄绍珐的密谈立即明白安毅初次与黄绍珐见面就说动了这位新桂系三巨头之一心中忧郁已去对未来充满漏*点的黄绍珐非常爽快地答应了蒋介石在新政府出任要职的邀请。并明确表示只要不是让他率兵攻打原来的桂系兄弟为了国家尊严、民族利益任凭蒋总司令差遣。

    蒋介石不费任何口舌就达到招揽这位昔日桂军主帅至今仍在两广军队中拥有深远影响力的大将非常高兴也从黄绍珐对安毅的敬重和赞扬中意识到这是安毅的功劳因此对其“偶尔的放纵小毫不在意反而意识到安毅在某些方面针对某个特定对象具有的影响力和说服力非同一般因此一看到安毅进来心情就变得很愉快。特意让安毅留下参加核心问题的讨论以示嘉许。

    两个多小时后讨论被打断了听闻蒋介石复出特意前来拜访的人实在太多了。而且一个个背景深厚对蒋介石的复职举足轻重因此蒋介石也丝毫不敢怠慢只集暂时休会出门迎接。

    安毅借此机会。悄然离开带上副官沈凤道前往后院的通信车命令仍在车上学习的侍从室几个机要人员暂时离开一下。吩咐担任教官的部下们尽快与各部弟兄和南昌本部取得联系一个小时后拿着厚厚一叠电文返回宿舍开始整理研判局势变幻重点是研究上海方面传递来的情报。

    此后数日。汪精卫从上海秘密到来与蒋介石两人闭门密商半日随即联名致电身在广州的党内元老胡汉民返回南京主理国事。

    此电文的出标志着蒋、汪之间再次为了各自的利益达成谅解重新走到一起说得难听点儿便是完成了又一次的政治分赃为蒋介石的再次复出奠定了坚实的政治基础一至少目前已经没有任何势力可以阻挡蒋汪联合之后的再度称雄蒋介石退一步获得了反对党的支持汪精卫退一步就能再度留在国家主要领导人的宝座上不用再去巴黎无所事事地买香水逛大街了。

    汪精卫前脚网走被严酷处境和危险形势逼得满头大汗做梦都要被惊醒的孙科接踵到来结果没有达到任何的预期目的蒋介石仍然是彬彬有礼热情相待就是不给一分钱也不给任何承诺不得要领心中无比失落的孙科。只能含恨离去。

    二十日下午。蒋介石收到上海市长吴铁城的密报以及日本僧人在与国内三友实业社工人突冲突斗殴死伤数人的消息。中方工人学生和日本数千侨民均在紧锣密鼓地筹戈,下一步游行示威和报复行动形势一触即。

    蒋介石立刻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当于次日上午率领文武心腹赶赴南京为复职做最后的铺排与准备。

    已经成为蒋介石军事问题上不可或缺的高参的安毅这个时候却被蒋介石密令前往上海会晤吴铁城要求安毅对当前形势和日军可能的决心进行评估。并一再叮嘱安毅极力避免事态的恶化;尽一切可能减少日军的进攻借口为军事准备赢得必要的准备时间。

    分手之际。蒋介石命令通信车跟随安毅、康泽一行紧急开往上海以备不时之需。

    这时的蒋介石早已体会到通信车的妙用和宝贵眼光独到的何应钦尽管对安毅素有成见也不得不对这一新型通信设施的出现由衷赞叹觉得可以极大地提升军队战力和加强控制主动提请安毅加快建造步伐郑重地表示中央军各部都非常需要这种方便快捷的新式设备。

    这天傍晚。安毅的车队悄然进入上海龙华卫戍司令部。

    提前接到消息的蔡廷错将军率领麾下将领热情迎接此时安毅名义上仍然是参谋本部次长从军衔和职务来说都是各军的长官另外由于安毅本身在粤军中一直享有念旧情、重义气的良好口碑与粤军间从无仇怨相处极为融洽月初更是为十九路军解决了冬衣问题因此深受将士们的欢迎和亲近。

    蔡廷错拉住安毅的手一起走进司令部大门共进晚餐。

    由于军饷迟迟未下餐桌上的菜式很简单除了一盘只能见到两三片肉片的回锅肉外便是几盘素菜不过安毅毫不在意一边吃一边与蔡廷错等粤军将领详细深谈询问目前日军动态并就十九路军驻防区的布置调整和应急方案交换意见。

    蔡廷错等将领对目前的危机虽然忧心忡仲但也豪气干云表达了誓死抵抗的决心和勇气唯独抱怨本部弹药极度缺乏。武器也极为陈旧深恐万一打起来将会受此拖累。

    安毅当即表示三天内给十九路军秘密调集三百万子弹和一万迫击炮弹遗憾的说弹药是自己南京兵站库存的现货武器装备由于各军正在换装、江南厂任务繁重实在无法很快弄到。而且就算弄得到也需要呈报上峰批准方能调拨。

    蔡廷错等人对安毅如此仗义已经非常感激了哪里还敢奢望能够获得武器装备?感动之下要安毅留下来继续夜谈无奈在路上的时候安毅已经与吴铁城约好了会面时间无法爽约而且一旦中日之间开战还需要上海政府的鼎力支持只得将安毅送进市凹。甘仗法租界入口看到安毅和康泽乘坐驻扎租界的办事咀7离尖这才返回。

    蔡廷错等人回到司令部听麾下汇报停在院中的通信车十分神秘安毅的卫队警卫严密谢绝任何人靠近好奇之下一同前往得到林耀东的允许后走近通信车左看右看啧啧称叹完了询问从美国买回来得花多少钱?

    林耀东也没点破含笑回答说几近四十万元顿时把蔡廷错等人羡慕得不行长叹安毅的富有和门路宽广心里琢磨老蒋复出后军饷下手头松动些时是否也弄回一辆用用?

    二十二日上午安毅与国民党元老、曾在平息广州商团叛乱后任公安局长又在北伐时担任广州卫戍司令的上海市长兼泓沪警备司令吴铁城在自己寓所里详谈一夜待客人离开后网想要打个盹儿休息一下就接到麾下侍卫报告杜先生投来请束。

    安毅接过请柬看完询问来人还在不在?侍卫点了点头又依照安毅吩咐把人领了进来双方一打照面安毅便高兴万分上前一把抱住来人畅声大笑。

    寒暄了一会儿戴笠笑容满面地后退一步指了指安毅的手小询问伤情?又聊了挺久戴笠才现冷落了身后中等个子身穿笔挺西装的冷峻汉子连忙引荐。安毅转头一看是辛逸笑着致歉礼貌地将两人请进客厅吩咐上茶坐在一起低声交谈起来。

    安毅对不言笑彬彬有礼的辛逸实在走了解不多但是能从他沉静的眼睛、从容不迫的风度中体会到此人的不凡。之前安毅曾打算在南京见见辛逸但为了救终倩并提前赶赴南昌与其失之交臂不过从何京与胡家林的介绍中还是知道这个辛逸是杜月笙手下干将之一名声不显地位却仅在万墨林之下。坐在安毅身旁的沈凤道看到安毅转过头来微微点了点头默契地传递一种稳秘信息:此人确实是个藏而不露的高手值得一交。

    辛逸同样也沉稳地望向沈凤道。眼中微微吃惊的神色一闪而没礼貌地向沈凤道领致意随即端起茶杯缓缓品茶极为悠闲。

    戴笠熄灭打火机吐出口烟雾:“贤弟校长是怎么处罚你的?”

    “大哥还不知道?也对。这儿距离溪口和杭州远了些不知道也正常放心吧处罚不轻不重网开一面!”

    安毅看到戴笠一脸期待就低声笑道:“降衔中将党内记大过处分禁止小弟再开飞机今天小弟穿的是西装否则大哥一眼就看出来了

    戴笠欣慰地笑了:“小意思。以贤弟的能力晋衔上将还不是迟早的事?党内记过算什么?汪兆铭还开除过校长的党籍校长和李德邻也先后开除过汪兆铭的党籍现在还不是一样过得好好的?照样当他们的中央委员怎么了?看来校长对你还是非常关照了否则其他人单只一个私纵共匪就吃不了兜着走

    安毅微微一笑拿起请束低声致歉:“杜锈先生那里小弟这次没时间去了等会儿见过何京等朋友小弟就得赶回龙华与蔡将军他们开会完了立即赶回南京实在抱歉了!辛兄烦请兄长替小弟向杜锗先生问好并代为致歉

    “将军客气了家师也聊到将军日程繁忙让小弟前来拜访也算是略表心意。得益于我们在金融、进出口、娱乐业和东西贸易上的紧密合作现在“三鑫公司财源广进事业蒸蒸日上家师和门中上下对将军无比尊重和感激特别是将军满腔为国为民的高尚情操在军事和商贸方面的杰出能力让牛逸无比钦佩。能与将军相识辛逸三生有幸!小。辛逸客气地回答。

    安毅莞尔一笑连连摆手:“辛兄谬赞了安毅愧不敢当”。

    “贤弟今日前来倒是有件事情需要麻烦贤弟戟笠笑道。

    “大哥请说吧你我兄弟。这么客气干什么啊?”安毅皱起眉头不悦地说道。

    戴笠哈哈一笑:“是这样的。辛贤弟听说贤弟购进的数千辆美国车中有一批高底盘、大马力的中型轿车既能运人又能运货辛贤弟手下弟兄生意繁忙一直想买几辆这样的汽车可是无处可买向上海的美国洋行订购却被告知要等三个半同时间才行而且不能保证一定能供应那种在美国也是小批量特别生产的车子辛逸刚才跟愚兄提起想问问贤弟能不能转让五辆这样的车?。

    “五辆?五辆够了吗?辛兄如果需要多拿几辆也无妨这批车本是小弟特别为军队采购的车子的确很少见美**队也用这种雪佛兰中型箱式车可惜不是四轮驱动否则更为理想。”

    安毅转向沈凤道低声吩咐:“去给周先生打个电话让他尽快派人送五辆雪佛兰中型厢式车到上海让小朱转交辛兄就可以了记我账上即可。”

    “请慢”。

    辛逸站起来钦佩地向安毅拱拱手:“原本我听说安将军对朋友重情重义慷慨大度果然名不虚传辛逸领教了!

    实不相瞒辛逸根本就不需耍什么汽车只是寻个借口想看看将军会怎么处理如今看来倒是辛逸落入下乘了。

    对不起将军辛逸在此向将军致歉以后若是有用得着辛逸的地方将军尽管吩咐辛逸定会全力以赴要是将军看得起的话这个朋友辛某交定了!”

    戴笠微微吃了一惊望着辛逸连声追问怎么连愚兄你都瞒着?安毅摇头一笑转向沈凤道大声吩咐:“沈大哥去打电话吧这五辆车就算我送给辛大哥的一点儿心意这种车确实很适合城郊恶劣的公路状况想必辛大哥总有一天会用的上的不必推辞了!”

    辛逸再次拱手致礼长长一叹。没有再谦让紧绷的冷俊脸上。露出诚挚的笑容整个人显得阳光和英俊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