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铁骨 > 第六一五章 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
.    4第六一五章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

    安毅再次回到蒋介石身边,两人从同乘车离开南京前往绷…川同机飞抵南昌,一路上几乎没有什么交谈,蒋介石严肃的表情一如往日,但是眼中却露出欣慰之色。安毅还是和原来一样恭敬勤勉,没有任何的不满和懈怠,仿佛从未生过任何不快之事。

    可是其他大员的表现就不同了,飞机平安降落在南昌机场,行营主任兼剿匪司令何应钦、秘书长兼江西省代主席杨永泰早早等候在那里,看到能承载六人的飞机里络绎走下的蒋介石、安毅和两人的副官长,何应钦与杨永泰相视一眼。均能看到对方眼里一闪而过的惊讶和忧虑。

    何应钦大步迎上向蒋介石,立正敬礼,杨永泰也跟上去鞠躬致意,低声问候。

    蒋介石侧过身微指安毅:“此次参谋次长安将军一同前来。将在剿匪作战、恢复江西社会治安、振兴工商业等方面与你们共同协作

    安毅依据规范,率先向何应钦敬礼,何应钦转向安毅正正规规地敬了个,礼,两人没有一句客套和问候,轮到杨永泰时大不一样,杨永泰大步上前,热情地握着安毅的手低声致意,表现得非常友善和客气,然后转向蒋介石,大声称赞总座的英明决定,说安毅此来可解决大问题了,以安毅在江西的人脉与威望,定能在军事、政治和经济等方面打开个崭新局面。

    安毅表现得非常客气。仿佛杨永泰从来都没有算计过他一样,杨永泰看在眼里暗自心惊,他想过此番见到安毅有可能遭到白眼和冷遇,或者安毅不会与他多说一句话,没想到安毅还是和以前一样也是客客气气脸带微笑,打完招呼就走到满脸笑容的陈诚和蒋鼎文等黄瑭系将领身边,热情交谈极为融洽,这让杨永泰心中的疑惑和惶恐不断加深一实际上,他非常不愿意蒋介石把安毅叫来南昌协助他和何应钦的工作,可蒋介石决定的事情,根本就不会给任何人辩解和拒绝的机会。

    杨永泰和何应钦心里都很清楚,蒋介石的这一决定蕴含双重意思:一来是对安毅的更为信任和器重,二来是对两人数月来的工作非常不满意,否则尽可派另一位参谋次长过来,而非是与两人存在宿怨的安毅。

    车队在众多军警的严密保护下开到南昌城中装饰奢华焕然一新的行营。安毅之前曾远远见过湖畔落成使用的行营,但是自建成之日起便没有进去过,这回跟随在蒋介石身后算是见识了一番,对何小杨二人的铺张浪要颇不以为然。

    行人很快来到宽阔气派的会议室,十余名军长、师长和江西省政府各部官员分左右整齐站立。齐齐致敬。

    蒋介石走到位,威严地扫视一圈,微微抬手示意大家坐下,安毅坐在蒋介石右下第二个位置,神色平静一派从容,掏出笔记本埋头书写,不向任何人望一眼。

    在蒋介石的询问下;何应钦起立汇报近期剿匪情况,精心粉饰的语言中处处透露出窘迫近况,数次被红军调集优势兵力伏击的军长孙连仲等人和各师师长神色尴尬,嘴巴紧闭,对何应钦把红军一击碍手快消失解释为“一经接战四下逃散仗着对地形之熟悉化整为零致使我军各部搜索困难,造成难以把握赤匪主力之僵局”等话语深感安慰,可安毅和蒋介石都听的出其中的真实意思:剿匪各部处处挨打,却找不到红军主力之所在,造成各部陷入风声鹤唳、草木皆兵进而不敢前进一步的困局。

    何应钦汇报完战况,杨永泰站起来汇报江西各地的军政民政情况,在语言的组织和闸述技巧方面,博学多才的杨永泰显然要比何应钦干得漂亮,除了把“一切尽在掌控之中”这一主要意思表达出来之外,杨永泰还提出了“赤匪借抗日之名广泛宣传、煽动不明真相者抨击政府责难军队,以卑劣手段和不知疲倦之鼓噪,赢愕开到赣东两天吗,对了。你的几个师兄都在南昌,把他们一起叫来聚一聚怎么样?”

    “干脆,把我十八军下属两个。师的黄埔弟兄也叫来放松一下,今天就狠狠宰一次安毅。”陈诚乐不可支地附和。

    安毅爽快地哈哈一笑,抬头寻找沈凤道,正好看到许一坐在过道上与沈凤道聊天。安毅招手示意许一尘过来,热情地将他介绍给蒋鼎文和陈诚。

    已经是南昌情报站站长的许一尘仍然以经营宾馆、影院和贸易公司的商人身份出现,他礼貌询问蒋鼎文和陈诚为何住在行营招待所而不住一水之隔的宾馆?几句话就把蒋鼎文和陈诚说得高高兴兴,蒋鼎文当即表示回去就把行李搬来楼上住,还要和安毅住对面,陈诚迟疑了一下,在安毅的请求下也答应住进来。反正一周之内各军主官谁也别想离开南昌,顾问团到来之前完整的下一阶段作战计划无法确定,所以只能等,舁赴各驻地的军队也只能摆出一副张牙舞爪的模样暗自休整。

    从这一天开始,安毅过上了非常舒心的自由日子,他本着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原则。每天早上准时前往行营,与何应钦、杨永泰等人见个面,随后来到行营二楼西侧分给自己的两间办公室,指示麾下尽快通过各种方法、各种渠道了解战局进展,履行好自己的职责后就乘坐轿车离开,回到江南集团的办公大楼里与周崇安、劳守道等人秘密协商各种事务,到了晚上就拉上十几二十名黄埔同袍出席南昌各界为他举行的一个接一个的欢迎宴会。

    由于时局突变。整个南昌百业停滞,**组织已经在整个江西地区频繁活动,仅在咫尺之遥的高安都被神出鬼没的红军小股部队两次袭击,所以安毅麾下撤出之后的众多产业没能按照理想价格转让出去,但是也比当初的投入增值数倍。

    安毅以快刀斩乱麻的态度,建议周崇安和老道尽数把闲置的产业卖掉,因为,下一步整个南昌甚至整个江西会走向何方,连安毅自己也毫无把握。这几天确实很忙,主要走出版改稿和宣传方面的事情,能够稳定更新天子已经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

    现在故事可能有些低潮,许多兄弟不想砸月票。但天子想说的是,对于一本结构宏大情节完整的而言,没有起伏哪里来精彩?不经历风雨,永远也无法看到彩虹,**还在后面呢!

    对于故事的展和情节的掌控,天子很有信心。在合符情理贴近实际的情况下。绝对会给大家带来与众不同的享受。所以请大家继续支持。

    现在是双倍月票,一票当成两票用,请大家砸出您那最最关键的一票吧!

    天子日于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