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铁骨 > 第六一一章 临变百态
.    九一八事变的过程逐渐昭之天下,日本关东军高级参谋班恒征四郎,作战课长石原莞尔指挥名为守护南满铁路的第二师团,炸毁沈阳城外文官屯南柳条沟之南满铁路,同时突然袭击东北军驻地北大营,北大营中的东北军第七旅突遇急变惊慌失措,值星官紧急请示住在沈阳城里的旅长王以哲在和将军荣臻,两人竟然严令团长王铁汉等将校不准抵抗,结果群龙无首束手无策的驻军在日军毫无顾忌的袭击下伤亡惨重,幸存者没有任何抵抗就全都落荒而逃。

    十九日凌晨五时,日军第二师团几乎不费什么力气便攻占波阳北大营,大喜过望的日军接着在六时三十分攻占全城,占领东北军重要的兵工厂,迫击炮厂,飞机场和无线电台,负责沈阳整体防务的最高长官荣臻吓得化装逃跑。

    天色刚亮,日军以关东司令本庄繁的名义在沈阳城犬街小巷贴出布告,声称膺惩东北军权,其司令部自旅顺移于沈阳,不久,异有预谋的日军政占安东,营口,长春,凤凰城,本溪湖等地区,驻朝鲜日军司令官林锐十郎也命令第十九及第二十师团向辽宁,吉林出动,而东北军根本没有任何的准备和抵抗,南京政府外交部至下午六点才向日本驻华公使重光裹提出紧急抗议,要求日军停止一切行动,并急电出席国联会议的外交代表,向国际联盟报告。

    少帅张学良在北平协和医院与逃到沈阳郊外的荣臻通话,严令东北军各部对日军不许抵抗,接着急急忙忙召集麾下将领,紧急商议对策。九一八当日工午飞抵南昌的国民革命军总司令蒋介石,仍然在南昌指挥数十万军队围树红军,中央大员们连续举行紧急会议并再三电请蒋介石返回南京主持国事急商应对急变。中央委员张继,李煜瀛,吴铁城等人也纷纷致电广州当局,请求汪精卫,陈济棠,李宗仁等人即平息内斗共救国难,对蒋介石政府极为不满跑到广州加入广州中央政府的刷科,马超俊等人亦在广此集会,商议外辱之下争取宁粤合作的具体办、法。

    与欧刻各国预测的一样,日本内阁惊闻军方在东北不打招呼突然发动如此巨大的军事行动,立即召开紧急会议,并致电关东军,严令其不得扩大沈阳事变。

    驻沈阳日本总领事林久治郎,南满教道会社总裁内田康哉电告日外相币原喜重郎等人,声称他们支持关东军的果敢行动,并大大方方地告知日本内阁关东军的军事行动计划,以及所要达到的目的。与此同时,驻日内瓦的日本代表芳泽谦吉请国联理事会不必重视东北地方事件,并将关东军的野蛮侵略行径,恶意歪曲为自卫行动。

    羸弱的国民党中央政府只能派遣仍在工海的宋子文与重光真在上海密谈,商议尽快组织中日共同委员会赴沈阳,制止事变扩犬。九月二十日,就在东北军放弃抵抗中央政府徒劳抗议之际,日军接着占领辽宁抚顺,昌图,盖平,日军将领建”美次,板桓征四郎,石原劳尔看到数十万东北军被吓得魂飞魄散四处躲避,犬喜之下立即商议向哈尔滨出动并建立满洲政权,日军第二师团长多门高调就任沈阳卫戍司令官,侵略阴谋策划,者之一的土肥原贤二就任市长。

    在日生**裸的侵略扩张下,南京中央政府的常务会议竟然做出对日本武力退让的决议,唯独死要面子地表示交涉决不放松。

    从南昌返抵南京的蒋介石也没有任何的抵抗态度,把所有希望寄托在国联和英美法德等,友邦”的调停之下,少帅张学良再次电令东北各军坚忍一时,取不抵抗态度,静候中央政府和国联通过外交途径解决“争端”。

    只有中国**及时向全国发表反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言言,号召民众起来展开斗争,反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并要求推翻国民党,追逐袭击国民党军队。令人难过的是,中国**在拍案而起反对侵略的同时,号称**旗帜并支配第三国际的苏联政府却在莫斯科与日本特使密商东北问题,并就卑鄙瓜分中国东北利益的具体问题展开极为秘密的讨价还价。

    所有的一切安毅了解得很少,乘坐远洋客轮漂泊在茫茫大海工的安毅只能通过船工昂贵的无线电报,与老南昌大本营进行频繁联系,用隐晦机密的暗语向麾下各部将领发布一个个命令指示。

    同样漂泊在大海工的张熹听到船工关于,沈阳事变”的广播,震惊之余满怀悲凉,他痛苦地对林旭东说估计这次见不到安毅了。

    忧愤交加的林旭东冷静下来,连忙去找船员发报联系安毅,没出门船长就拿着致张熹和林旭东的电报进来,英文尚未完全学好的林旭东接过电文,交给张熹,张熹看完苦笑一下告诉他:安毅已经离开英国急返国内,相关的欧洲事务文件已经交给胡继秧代为转达,希望两人能尽快完善和履行安毅在欧洲签署的系列合约。

    美国洛朽矾,接到张熹从赴英航程中发回急报的欧耀庭无比的失望,他立刻将安毅已经提前从英国赶回国内的情况告诉夫人和女儿,一家人围坐一起,忧心仲仲的议论时局,讨论是否直接带着孩子返回国内,否则一旦中日间犬规模的战争爆发,素来对日本帝国主义无比仇恨的安毅恐怕又要长年累月地领兵作战,楚儿与安毅的婚礼不知又要拖到何年何月。

    安毅的老南昌大本营又是另外一私情祟,原本对中央军委和蒋总司令的阴谋瓜分悦愤不平,坚决抵制的将士们全都安静下乘,夏份等十余名将校齐聚劳守道家中,倾听劳守道传达安毅的命令。

    “…按照你们老大的意思,数中保安部队分期分批前往川南的行动仍要继续,好在诸多重武器已经于半月前尽数运走,从士官学校辞职的弟兄们也都到达川南壬练基地,开始对”南各师挑选出的优秀官兵进行培“你们这些留在老南昌的将校也要按照原计划,赶赴川南,率领麾下弟兄成建制地加入到川南警备司令部,遵循你们老大的命令,以最快速度重新规整并展开严格的军事壬练。

    对你们的指示就,这么多了,别再留在老南昌烦我,也不要担心没有建功立业的机会,要是我没猜错的话,二十天后你们老大回来就会有大动作了,要是你们的七个旅没做好准备的话,什么好事估计都轮不到你们。”

    劳守道平静地说完,接过儿子递乘的烟,划根火柴点燃。

    夏给与着急的弟兄们对视片刻…,转向老道低声问道“叔,要是咱们驻守老南昌的最后一个旅也调走了,集团公司的安全保卫力量是否过于薄弱了?”

    “是啊,道叔!”

    刻中警备司令部副司令周振方立刻…附和“两个半月来,因为咱们六个旅的秘密撤退,已经让周边各县陷入混乱和恐慌之中,中央军各师得意洋洋进驻咱们撤离的七个县,原本与咱们保持就契的各县赤卫队全都活跃起来,各县各镇满犬街都是标语不说,冷枪冷炮响个不停,如今只剩下老南昌和南昌城稍微安定些,要是咱们最后内个旅也撤往扑南了,这么多产业怎么办啊?”

    劳守道笑了笑,从容不迫地回答“各个厂子,公司都有你们的老兄弟组成的保卫科,保安力量足够了,谁有胆子动咱们的产业?就算有人虎视眈眈,也得掂量掂量咱们的背景,何况你们走了还有数千名隐藏在三教九流中的弟兄们,还有近十万念着安家军和江南集团恩情的父老乡亲。也不要担心中央军敢对咱们怎么样,他们不敢,就算不看咱们诸多股东的面子,也没人敢把你们老大惹急了。何应钦他们打**不行…但是守住老南昌和南昌城却不成问题,三个半师连同从你们赣中警备部队逃到何应钦卫戍部队的两个旅,能力再差也能守住南昌,你们担心什么?

    不要怕乱,越乱越好!南昌城和周边乡镇不是都出现**的武装了吗!何应钦他们拆散咱们的部队时,不走到处宣扬他们是正规军,是蒋总司令最为重视也最能捍卫江西社会稳定的军队吗?现在他们抓狂了吧三南昌以及周边地区天天响枪,天天死人,弄得百姓人心惶惶局势,急转直下,江淅和两湖商贾后怕之下正在一批批撤离南昌和周边各县,工月税收达不到前几个月的三分之一,谁着急?你们心里都该有数才对。”

    夏俭不舍哦地说道“叔,川南也太远了,真有必要全都搬到扑南吗?”

    劳守道白了夏俭一眼“川南有何不好?那是大后方,山清水秀,人杰地灵,民风淳朴,遍地宝藏,前途不可估量啊!咱们的家业正在悄悄向川南搬迁,就连制药厂的三个主要车间也开始有计划的搬迁到湘西,你们还看不出其中奥妙?要是中日之间爆发大规模战争,与江淅比邻的江西能安稳吗?小日本只要攻进江淅,飞机起飞就能轰炸南昌,你们想想看,咱们这么多家业如何保存?又如何能安心地造出武器弹药和粮食物资去和小日本拼命三

    你们老犬之所以锋心竭虑地拿下扑南,纯属未雨绸缪的高招,你们还不明白他的一片苦心吗?别看如今老南昌比川南繁华,咱们刚到老南昌立业时不也是从头开始的吗?这人啊,要有远见才行,就像你们老大常说的那样,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明白了吧?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啊!”

    夏裣重重点头:“叔,…小侄遵命!”

    劳守道欣慰地点点头“这就对了,别担心家里的老婆孩子,有我和那么多弟兄们照顾,等川南叙府的几个,小区建好,就分期分批搬迁过去,最先过去的就是三千孤儿组成的童子军团和弟兄们的一家老小。

    南昌虽然繁华,可终归是四战之地啊!不瞒你们,国家积弱如斯怎堪暴风骤雨?我和松鉴真人几个师兄弟均感不妙,对未来国家的运程心急如焚却又无能为力,国民政府又令人大失所望,看来,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啊!也许,只有你们老大才能有所作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