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铁骨 > 第四四九章 先行一步
    第四四九章先行一步

    一九二八年六月十五日,南京中央'政府'向全世界宣告中国统一完成,安毅独立师也于当日离开沧州泊头镇,朱培德将军麾下三十一军、贺耀祖将军麾下四十军等部也从即日起陆续乘坐专列沿津浦线南下。

    十七日,尹继南与劳守道等百余亲友从老南昌乘坐江南集团名下客轮到达浦口,迎接来自沧州的八个家族,随后分乘两艘客轮开赴老南昌,胡家林率领自己的警卫营一同返回。

    安毅在徐州下车暂作停留,出席黄埔一系于二十日召开的军事会议。

    进驻徐州云龙湖畔骑兵大营的张承柱果然了得,南下前派出的三十余名心腹在短短半个月时间内,就从直隶、山东、河南拉回三千八百余名直鲁军骑兵、招收新兵两千四百余人,骑兵师迅速扩充达到九千官兵。

    十八日,张承柱、李金龙从南京报道领取安置费和军饷返回,看到大营里多了八辆崭新的军用卡车,连忙询问是从哪儿来的?麾下军需官回答是安将军昨天派人送来,说是总司令部军需后勤部门配发给骑兵师使用的。

    张承柱和李金龙得知安毅已经回到了徐州,立即赶往城北大营,正巧安毅陪同一群出自黄埔的将领参观独立师野战医院,见面后安毅热情地把张承柱和李金龙介绍给了大家,并如实地说明张承柱和李金龙是自己的结义大哥。

    刘峙、蒋鼎文、顾祝同、胡宗南等人对张承柱的骑兵师有所了解,寒暄完毕彼此也就熟络起来,刘峙、顾祝同和同出保定军校的师弟张承柱并肩而行参观医院,大家对安毅的野战医院的设施和水平赞不绝口,得知营房中有四百余伤员是张承柱麾下将士,非常惊讶,蒋鼎文几个连忙问是怎么回事?安毅随即将张承柱率四千铁骑袭击韩复渠两个师官兵的肃宁一战详细道来。

    此前从未使用骑兵打仗的黄埔将领们无比动容,从张承柱伤亡一千余人歼敌六千余人的辉煌战绩中,深深明白这支铁骑强悍的战斗力,对张承柱和李金龙又多了几分了解和尊敬。

    一圈走下来,已是下午五点半,安毅做东请一干师友到城中老字号喝一杯。酒至半酣,顾祝同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问道:“小毅,听说你的独立师正在六和军营大兴土木,麾下还多出个骑兵团?”

    安毅可不敢说这是蒋总司令宠溺有加,十三日离开南京前特意给自己留下封信和二十万扩建六和大营的专款,只能顾左右而言他,几句话糊弄过去:

    “六和军营原本是孙传芳在晚清军队固有营房的基础上修缮的,多年来都没有维护过,早已不堪使用,住在里面日晒雨淋,官兵们非常辛苦。小弟实在没办法,只能让后勤科从南京城找来个建筑公司修整了一下,为了麾下弟兄能够安心驻扎,花些钱也是值得的。至于我独立师骑兵团,目前仍在整编之中,人数也仅九百余人,战马只有七百五十匹,距离成军还远着呢。之前小弟为此专门请示过校长,校长说可以尝试一下,总结经验教训,还吩咐说老南昌士官训练基地要尽快投入使用,需要为各军培养些骑兵,所以小弟暂时编成个骑兵团!”

    胡宗南放下杯子,笑着说道:“第一集团军各部南撤之后,咱们第一军暂时驻扎徐州,顾长官的第九军暂时驻扎蚌埠,唯有安师弟的独立师大营被率先定在京城一水之隔的**,师兄弟们羡慕不已啊!

    其次,安师弟复出重组独立师,就率先拥有一个满编的炮兵团,北伐回来这家伙的独立师官兵人数激增不说,如今又弄来个骑兵团的编制,还有个规模和水平都堪称全军之首的野战医院,什么事他都步步领先走在前面,让人望尘莫及啊!”

    众将连声附和,眼红不已,蒋鼎文却看得很开,也知道安毅拥有这一切所付出的艰苦努力,除了钱还得需要脑子才行,不是谁想办就能办到的,因此蒋鼎文没有丝毫的嫉妒,也不愿继续纠缠此事,反而觉得下午看到的那些年轻漂亮的女护士更有意思:“小毅,你在镇江率先组建的那个女兵连哪儿去了?”

    “野战医院里的五十多位女护士就出自原来的女兵连,还有十几个已经被小弟送去留洋了。”

    安毅看到大家暧昧的眼神,特别是刘峙眼里隐藏不住的羡慕,连忙解释:“各位千万别以为小弟轻松,去年年中女兵连八十余人从镇江转到老南昌不久,小弟便按照各人的愿望和军队实际需要,把其中十人送进了党部举办的无线电培训班,现在仍未毕业,另外十五人文化底子很不错,小弟让她们留洋深造去了,剩下的全都进入老南昌的江南医院学习,江南医学院开学之后基本转成了学生。

    四月北伐以来,小弟考虑到前线需要,成立了临时'性'的野战医院,请几个洋人教授带着百余名学生一起上前线,结果作用挺大,救活了数以百计奄奄一息的将士,不过开销也很大,工钱不说,单是医疗器械和'药'品这一项支出就差点儿让小弟破产,前前后后军委和总司令部没给小弟一分钱,着实不堪重负啊!等过段时间伤员病情稳定下来,野战医院马上得解散,医生、护士和学生尽数返回老南昌,该干嘛干嘛去,否则小弟实在受不了。”

    刘峙摇摇头,有些惋惜地说道:“还是留着吧,就这么解散实在可惜了!明天校长到来,我跟校长说说,怎么样也得保留下来,我第一军所属医院都没有这么先进完备的医疗器材,更没有这个野战医院的规模,想扩大都没办法,如今我们两个军都不缺钱,缺的是专业人才啊!”

    安毅心里一凛,只能硬着头皮解释:“属下深有同感,各军各师成立自己的野战医院也是军队建设的需要,迟早要办的,只是目前的条件尚难达到,就拿独立师这个临时医院来说,六名洋人专家均为临时聘请,百余名护士中的大部分也是从老南昌医院借调来的,那几十个属于军队的小护士进入医学院不到一年,还需要四年的学习才能胜任。

    我觉得各师想要组建自己的医院,最好的办法还是到上海、北京、苏杭的医科学校去招收现成的,来了就能派上用场,更为方便快捷……属下的江南医学院刚刚开办不到一年,就算出人才也得在几年以后,培养一位合格的医生远不是一年半载的事,不像士兵,随便从大街上拉回一个教会放枪就能上去充数,救人远比杀人复杂多了,就像咱们所在的这个酒楼,几炮轰过来转眼便夷为平地,但建起来没个一年半载的不行。”

    众将听了微微一笑,都能听出安毅话中的意思,那就是他绝不会把自己的野战医院贡献出来,你们谁想拥有就自己去想办法,但大家也认为安毅的说法很有道理,这件事的确急不来。

    在座的都是聪明人,此后的话题不再纠缠独立师的事,边吃边谈,很快便把问题集中到了总司令部正在酝酿的裁军编遣计划上,这回安毅没有搭话,而是静静地听,静静地看,发现除了刘峙和邻桌十几位当团长的师兄脸上'露'出担忧之'色'外,蒋鼎文、顾祝同和胡宗南显得非常轻松,似乎对撤销军一级番号,代之以师旅一级的变革毫不在意。

    次日下午,蒋介石从南京来到徐州,风尘未洗,立即召开黄埔一系将校会议,总结完二次北伐的巨大成就和意义,再次强调黄埔精神和远大的革命目标。

    总结完毕,侍从室七八个将校每人拿着一沓白纸分发给与会者每人一张,安毅和所有人一样,拿着张白纸望向蒋介石,不知道校长是什么意思。

    台上的蒋总司令看到白纸分发完毕,缓缓走到讲台前面,背着双手笔直站立,严峻的脸上一如既往没有一丝笑容,深幽的目光扫视一圈,从容道来:

    “各位手上都有一张纸,下面我有个问题,需要你们写出答案,大家务必要把自己的想法如实写在纸上。我的问题是,大家认为北伐完成、全国统一之后,军阀打倒了没有?”

    会场里很快响起一阵钢笔书写的“嚓嚓”声,安毅对蒋校长提出如此弱智的问题感到不可思议,想了想还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写上一行字:没打倒,旧的军阀灭亡,新的军阀又会站起来。

    五分钟过去,所有人都停下笔,侍从官们将三百多名与会将校手中的纸悉数收了上去,按照肯定否定的两种答案,很快分成了两部分,坐在前排的安毅发现蒋校长右手边的答案只有可怜的几张,蒋校长望着面前的答案,脸'色'很不好看。

    蒋介石抬起头,眼里略带失望,踌躇了一会儿方才说道:“我真没想到,在座绝大部分人居然都认为军阀已经打倒了,只有五人认为没打倒,这个结果让我非常惊讶。从这份答卷中可以清楚地看出来,在座大多数人都认为军阀打倒了,天下太平了,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满场鸦雀无声,包括刘峙在内的绝大部分将领心怀忐忑地望着台上的蒋介石。蒋介石沉默了一会儿,又接着说道:

    “虽然我们完成了北伐,实现了国家的统一,但这只能称之为名义上的统一,而不是实质上的统一,西南西北、东北和蒙古都不在中央'政府'的直接管辖之下,还在地方军政势力的独裁之中,能说军阀都打倒了吗?眼下东北尚未易帜,多达三十万众的奉军仍未承认中央的领导,能说军阀都打倒了吗?革命军队中良莠不齐,有令不遵,有禁不止,能说军阀都打倒了吗?这个问题大家回去后都要好好地思考,要反复思考,头脑中要有清醒的认识,更要有正确的答案!散会!”

    众将校满腹心事地散去,坐在前排的刘峙、蒋鼎文、顾祝同、徐庭瑶、安毅等人被留了下来,蒋介石示意大家靠上前,拿着留下安毅笔迹的纸张缓缓放到桌面前方:“安毅,告诉我们,你是怎么想的?”

    安毅有些为难,觉得这个问题一下子难以回答清楚,感觉自己本身已经是个实际意义上的小军阀了,经过数年的暗中努力,自己的军事实力和经济实力不但独霸南昌地区,正在向湘西、黔西等地渗透,而且这一切才刚刚开始,距离自己的目标还很远……

    “安毅,不要有什么顾虑,尽管直言,我知道你是勤于思考的人,你这份答卷我很满意。”蒋介石以为安毅不好意思说出口,放松紧绷的脸,低声安慰。

    安毅收起心绪,恭敬回答:“校长、诸位师友,安毅认为,除了校长提到的西南、西北、正北、东北等大片国土、以及这些土地上的军事势力仍未置于我中央'政府'统治下之外,如今高举革命旗帜的军队都不能保证革命的纯洁'性',封建军阀的思想仍然根深蒂固,如今处于京津地区的各个军队到处争抢地盘,争权夺利,就是证明。安毅心里非常担忧,说句狂妄的话,安毅隐隐约约似乎看到了深重的隐患,谁能保证在利益的驱使下,目前高举同一面旗帜的各集团军之间不发生冲突甚至大规模的内战?”

    众人听了这话,几乎全都被吓一跳,唯有蒋介石双眼精光闪闪,对安毅极为欣赏:“说得好,说得好啊!接着说。”

    “这……是!”

    安毅心想这都是你'逼'我说的,既然这样干脆豁出去了:“学生认为,孙传芳、张宗昌这两个军阀虽然灭亡了,但这并不值得高兴,因为远比他们更强大的奉系军阀依然存在,富饶的东北仍然处于分裂的危险之中……奉系背后的靠山日本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而且入侵的步伐越演越烈,总有一天日本军队会甩掉他们一手扶持的军队,亲自出马全面侵略我国……当然,这只是我的推想,总之奉系这个全国最大的军阀尚未倒下,打倒军阀之说从何谈起?

    其次,云贵川连年内战,民不聊生,在我中央'政府'的感召下,西南各省地方各势力纷纷高举革命大旗,异口同声表示服从中央领导,可至今他们之间仍在内战不止,杀戮不断,谁又是真正的革命者?他们之所以高举革命大旗,只不过是换取一个所谓正义的幌子罢了,本质上他们仍然是军阀,仍然不接受中央'政府'的领导。

    曾扩情、康泽师兄本身是四川人,两年来,他们和中央'政府'代表团多次回到四川展开工作,可是无一例外地都遭到排挤、抵制甚至人身威胁,这些足以证明四川那些顶着革命军帽子的军队,正是拥兵自重分裂割据的地方军阀军队。

    再次,我们第一集团军是从河北撤回来了,但此刻其他三个集团军正在京津地区明争暗斗,相互间龌龊不断,什么时候顾及全国人民的利益和国家的整体利益了?从本质上讲,他们都是军阀,都在打倒的行列里面,说不定他们为了自己利益,已经暗做准备,以这样那样的手段公然对抗中央,甚至为了某种利益不惜一战。”

    “安将军,这也太耸人听闻了吧?照你这么说,我们身边都是军阀,都是需要革命的对象了!”刘峙忍不住说道。

    安毅咧嘴一笑:“但愿是属下想得太多,属下从军之前经商,经常被其他商家明里暗里算计,广州城里那些商家天天都想把属下所在的泰昌商行打倒,他们用拉拢洋行经理、勾结广州警察找麻烦设置障碍、暂时的相互联合一致降价、甚至用重金和女人收买属下背叛等各种办法,目的是打倒属下的恩人欧先生的泰昌,以霸占缝纫机等进口机械市场,最后他们在欧先生的巧妙反击下虽然没有成功,但种种卑劣手段给属下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所以属下养成了防人之心不可无的坏习惯。”

    众人不禁莞尔,蒋鼎文说商场如战场本质都一样,蒋介石含笑点点头,走出几步突然停下,转过身对安毅严肃地说道:“安毅,你回去准备一下,正式交出前敌总指挥部的所有工作,明天跟我回南京。”

    “是。”

    安毅条件反'射'般回答,完了一脸的'迷''惑'。

    蒋介石在侍从的陪伴下离去,众将校舒了口气,纷纷望向安毅,眼里满是羡慕之'色'。

    安毅与众将一起离开会堂,蒋鼎文拉住安毅的手放慢速度,在安毅耳边低声问道:“你知道校长让你回去干什么吗?”

    “不知道!是不是就裁军编遣问题征求小弟的意见?”安毅真的不知道,一脸的'迷'茫。

    蒋鼎文微微摇了摇头:“这只是其中的一个问题,看样子校长非常重视你的意见,因为你看到了我们很多人没看到的东西,估计校长要带你到北京走一趟,很多问题都会在北京之行中落实。你跟随校长到北京'露'面,意义非同一般,相信举国都会瞩目,现在你知道为什么大家这么眼红你了吧?你又比所有人先行一步了!”

    安毅惊讶地停下脚步,左右看看,似乎突然'迷'失了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