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铁骨 > 第二七三章 问天下谁是英雄(上)
    济时看完电文。手放到了桌面上:“我知道件事将举行一个对外宣传的记者会。各国政看到我北伐军一北上士气如虹。大有威逼北京直黄龙之势。于大多数摇摇摆的停止支持孙传芳了。只有日本人为了自身的利益。还在坚定不移的支持奉系的张作霖。所以各国派出很多记者前来打探消息。要求到前线采访各军将帅。以彻底搞清楚我方底细校长觉这是一个难的的宣传机会。深思之后便同意下来了。于是就有了这个记者会。

    不过小毅。我的提醒你啊。在蚌召开记者会的倡议却是李邻将军率先提出来的。理由宣扬革命。鼓舞我北伐各部士气。争取世界各国对北伐革命的支持。|样子李邻将军已经筹划很久了。你不可不防啊!”

    “啊!?样啊……”

    安毅呆了一下。苦笑着说道:“我不去不就行了吗?我直接回电。就说我部伤亡惨重在紧张休整。在抽不出时。况且实际情况也是这样。”

    “不!你要去!”

    济时果断的说道:“不要去。而且还要大张旗鼓的区。借以向全国全世界展示我北伐军的形象。展示我黄埔精英的形象。校长对此无比期待。明白了吗?”

    安毅幽幽的叹了口气:“好吧。,明白了。去就吧。反正蚌我也没去过。就权当是旅游了。”

    众弟兄听了不禁莞尔。胡宗看了看安毅没精打采的样子。不想打扰他。低声和尹继南聊来。完成任务的俞济时则轻松喝茶。不时瞥瞥安毅愁眉苦脸的样。暗暗感到好笑。

    毅心中发苦。重重靠向松软的沙发背。望着描花天花板想要整理一下思路谁知想着想就沉沉睡了过去。他实在太累了。八天来有睡过一个超过四小时的觉往往都是连续两天两夜的通宵苦熬。战场上的每一点变化。时时动他热血澎湃的心脏……

    两小时后。精神略微恢复的毅急于返回南的俞济时胡宗南等人送到城外柳巷镇赶来开会胡家林和顾长风等也在送行之列。

    回到城中大营。独师的整编工'随即开始。在这一万一千名俘虏中。一千四百余名带伤的俘虏兵在独立师官兵的征询下选择留下医治六千名被淘汰下来的俘虏和军官每人领取两个大洋的路费随即便被送出城外。剩下的三千六多名年轻力壮的俘虏被三个|瓜分一空。其中一大半分到战损过半的陈志标二团心情阴郁的陈志标这下终于有事情做了。

    安毅赶至蚌已是下午五点一路上只有三十六名卫士随行。但独立师大旗所到之处友热情接送。重而又周到。

    刚开始的时候。安尚未觉的有什么不妥。即将进入蚌城时提前知李宗仁白崇禧王应榆夏威和胡宗铎等将军已在城门外迎接。安毅立刻意识到这一路备受礼遇的因。

    距离城门口欢迎的人群尚有百米。安毅立刻下马。在侍卫长林耀东的跟随下。大步走向欢迎队伍正中央的李宗仁和白崇禧两位将军。以下属参见之礼恭恭敬敬的立正敬礼。大声报告。边上大批记者的闪关灯照安毅几乎睁不开眼睛

    李宗仁将军含笑回礼完毕。大步上前。亲切的握着安毅的手:“久仰安将军赫赫威名今日一见。足慰平生啊!”

    安毅笑着回答:“不敢当!有劳长官和各位将军远迎。属下诚惶诚恐无比激动。长官。属下在汀泗桥之中有幸目睹长官风采。当时属下担任二师工兵营营长。选入黄琪翔将军突击团的工兵小队。出发之前长官和陈可钰张发|-军曾亲自为我们壮行。当时属下率一个排的工兵弟兄排在队伍后面。所以幸运的见到将军了。”

    李宗仁细思片刻。爽朗的笑了:“哈哈!我记起来了。当日天色已黑。气氛雄浑悲壮。因保密原因。我们这些长官没能亲自将勇士们送抵江边如今想起来还甚遗憾。那个夜袭战打的漂亮啊!

    我记的黄琪翔团长也是那一仗之,晋升将军行列。哈哈!请。营中已备下薄酒。洗更衣完毕晚宴即开始。随便用点儿略作休息。今晚八点将准时举行记者会。安将军了就好了。二路军有健生将军和安将军做代表。今晚这个记者会就很具有代表性了。”

    “谢谢长官!白长官…夏长官胡长官请!”

    安毅谦逊的礼让。南昌城下与安毅有过数面之缘并合作过的第七军二师师长胡宗亲热的拍了拍安毅肩膀。参谋长王应榆军长夏威将军对安毅的礼貌和涵养也似是常欣赏。彼此间相处融洽。丝毫没有什么牵强之处。

    回到蚌大营中略微叨叙。安毅一行被领到全城最好的宾馆蚌大酒店安顿。有趣的是。安毅的房间被安排在三楼东头。与白崇禧将军的房间正对面。整个过程由七军政治部麦主任和白崇禧的侍卫长陪同。礼遇不可谓不高。使的心有提防的

    忑不安。诚惶诚。好在白崇禧的侍卫长黄瑞与安相识了。当日的南昌攻城失败。黄瑞华护送蒋总司令冲出重围就是安毅率部接应的。因此见面之后没有什么生疏感。

    黄瑞华请安毅洗更衣。亲自安毅的三十六名卫队安排在隔壁的八间客房里。非常的热情周到-

    毅没有想到的是。晚宴竟然是个开放性的中西合璧的自助餐。百余名中外记者也在宴请之列。餐厅里熙熙攘攘。热闹非凡。

    李宗仁将军把第三路军前敌总指挥第十军军天培三十三军军长同盟-老前辈柏蔚等将领一一介绍给安毅。弄的安毅这个小小少将频频敬礼致意。数分钟都无法停下。

    好在见面过后诸事繁忙的李宗仁将军要和一群老将边吃边谈。安毅这才能轻松一些。

    安毅刚刚弄回点食。坐下还没开动。白崇禧张定等人相继到来。

    白崇禧看到安毅要立敬。连忙摆摆手示意他不用多礼。吩咐侍者送来食物饮品三人坐下低声交谈起来。

    白崇禧笑了笑示意安毅不要拘束。张定则很感兴趣的询问五河之战的一些关键决策点。

    毅没有隐瞒一一如实回答。并将自己在关键时刻的艰难彷徨和盘托出。看到张定脸上怪异的表情。连忙问道:

    “参谋长属下……属下做的有|-的的方吗?请参谋长不奢赐教。”

    张定摇摇头微微息:“这仗打成这样。我哪里敢说什么赐教啊。只是听了你的叙述-想起白长官对五河之战方方面面的分析总结发现白长官和安将在对敌预判方面竟然有着惊人的相似。你的指挥作战能力远远超出我原先的估计令人意想不到啊。如此年轻竟然拥有这份预见和胆略。不的了不的了!”

    “参谋长过奖了属下身处险境。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才放胆搏一搏的事后回头再看。属|的排兵布阵洞百出。只要其中有一个环节出了问题。估计就是个大败而逃的结局。惭愧!”

    安毅诚恳的说出心中感受。想到此战的艰险。情不自禁的抓起洁白的餐擦拭额头上的汗珠。

    白崇禧见安毅谦逊的样子。心中暗自嘉许。在一场大胜之后竟然如此诚的剖析自己的的失正视自的缺点而不是洋洋自的的人不多见。至少是北伐以来白禧从未见过的。见到的几乎都是有点儿战绩就骄傲自大之人。哪怕表谦虚推辞。心里也是志的意满。鲜有像安毅这样诚实率直直言自身不足之士。

    同时。精于算计的白崇禧也对安毅敏锐的战场洞察力和迅猛诡异的战法颇为忌惮。再联系到安毅独特的训练方法和高效独特的军中管理体制。白崇禧突然生出一种隐隐约约的戒心来。

    白崇禧脸上依旧是亲切的笑容。他放下餐刀。轻擦拭嘴角。喝下一口白开水晓有兴趣的打量正与张商讨的安毅。看到两人的谈话告一段落。白崇禧安毅吃下点东端起了果汁。才又含笑问道:

    “安毅。此战收不小啊……你大营中的一万俘虏兵是怎么处理?”

    安毅连忙放下杯子如实汇报:“中一千四百受伤俘虏留下治疗。三千六百四十余意加入的俘分进各团补充消耗。其他大部分老弱病残和不堪造就的兵痞都在属下离开之前予以遣散了。

    大战之后。属下的补给非常困难。那一周时间全凭当的老百姓慷慨援助。官兵们才不至于饿肚子。可当的老百姓的日子过的也挺苦的。百姓们为了我们这一战付太多了。我们不能再给他们增添压力。所以也不忍心实行就的征集粮草的惯例。

    我师党代表刘首江将军负责的军需供给由于交通原因。只送达过一批。本来足够全师官兵两天半的消耗量。结果大部分让俘虏给消耗掉了。下一批物资补充估要到明天才发到。所以属下不的不遣散绝大部分俘虏。

    虽然我明知道其中近一半遣散士卒回去之后仍需当兵糊口。很有可能再次扛起枪与我北伐作对。但是从人道主义立场出发。属下只能这么做。属下一直认为这内战。我们的对手是中国人。所以……所以不能过于苛刻。不对之处请长官原谅!”

    “没什么不对。你处理是正确。换作是我。也会这么做。”

    白崇禧点点头继续说道:“这次让你率部孤军深入。的确有些欠考虑。不过你用辉煌的战果告诉我们。你身上还大有潜力可挖。”

    安毅惊讶的望着白崇禧。白崇禧张定相视一笑。

    “对不起!打扰白军和张将军。我能白军麾下爱将几分钟吗?”

    《中央日报》年轻漂亮的女记者叶青突然出现在安毅背后。笑容可掬的向白崇禧提出请求。

    白崇禧礼貌的点头允许。叶青致谢完毕。对站起致礼的安毅笑着说道:“你穿上将官服可真帅。就是胡子没有刮干净。走。到我那桌

    京和几个老朋友都在那……谢谢白将军张将军。失”

    “叶小姐请!”

    白崇禧矜持的点点看着叶青上拘束的安毅向斜对面窗子下的记者那一桌。微微一笑低声说道:

    “我们的小将可真受迎啊!等-的记者会恐怕他的风头要盖过所有人了。”

    张定会心一笑。瞥了窈娜的叶青背影一眼。,点头道:“自古都是英雄美人。谁也跳不出这个何况安毅如今风华正茂。年纪轻轻就战功累闻名天下了。个女人不喜欢啊?哈哈!”

    安毅却不喜欢。但是他办法一身水蓝色旗袍外穿一件精致绣边小马甲的叶青抓住安毅的手臂不放在周围记者们羡的注视下。将安毅拉到了自己的那一桌。此时何京早已站起来迎接把身边的新闻界朋友一一介绍给安毅。

    安毅礼貌的逐一握完毕下,对身边含笑不的《申报》记者周崇安低声问道:“什么时候到的?”

    “昨天就来了。在南京拿到的区通行证本想到五河去看看你。听说你要来就没过了。恭喜你打了个大胜仗!”

    崇安以老朋友的口吻低声笑道。

    安毅无所谓的笑了笑。转向青声问道:“青姐。你从哪儿把这个漂亮的美国妞拐来的?”

    众人哈哈大笑。叶没好气的批|安毅:“有你这么随便说话的吗?真是没礼貌!这是国《纽约时报》的驻华记者。去年刚来上-社任职我们就认识了。不过卡普兰小此前一直在北京天津那边工作。直到上个月才调到上海这边来。”

    叶青转向卡普兰低声笑道:“别在意。这家伙和我们几个朋友在一起就这样随便。他。还是个不满二十一岁的小男孩呢。呵呵!”

    长着一头黑发有一双漂亮褐色眼睛的卡普兰大方的笑道:“没什么。这样挺好……安将军。认识你很高兴。”

    “谢谢!我也很高兴。”

    安毅似乎想起什么。盯着卡普兰的眼睛好奇的问道:“卡普兰小姐的汉语说很不错了。用一年就说到这个水平。实在令人惊讶。”

    卡普兰嫣然一笑:“我很聪明。我们犹太人都富有语言天赋。”

    安毅点点头:“这正是我想问的。在年初的州之战中。州城的阿尔弗雷德教士在帮助我们的官兵治疗时曾对我说过。卡普兰这个姓氏是犹太人的姓氏。阿尔雷德先生还对我说。他的妻子就是卡普兰这姓氏。”

    卡普兰高兴的回答:“亲爱的安将军。阿尔弗雷德是我的姐夫。他是全世界最好最善良的医生。”

    “是吗?”

    安毅惊讶的看着双眼发亮白皙动人的卡普兰。叶青何京和周崇安等人也非常感兴趣的看着她。

    “是的!再告诉将一个消息。十天前我刚陪着从美国赶来的姐姐到州的教会去。我姐姐打算和阿尔弗雷德一起留在在中国传教行医。阿尔弗雷德对我们说了州之战。特别提到安将军。他对将军评价非常高。说将军是个睿智博学的人。是个善良的有包容心的人。这样的将军在目前的中国很少见。是个真正的英雄。”

    卡普兰高兴的说道。丽的嘴巴非常性感。笑起来时露出晶莹洁白的牙齿。

    安毅愣了一下。看看这个看看那个。见大家脸上都是笑容也嘿嘿一笑:“我不算什么英雄。要是我这样的人都算是英雄的话。那么这天底下的英雄就太多了。至少在我看来自不是英雄。只算是个合格的军人。真正的英雄是抵抗外辱为民族争取独立统一的人。如中山先生那样。才能算是真正的英。”

    “不不不!将军过谦了。以将军战功还不能称之为英雄的话。就很令人不解了。像李宗仁将军白崇禧将军等等。在中国人的心目中都是英雄。不是吗?”卡兰礼貌的望着安毅的眼睛。

    安毅想了想笑道:“那么……你问问周崇安先生和先生。看看他们会不会同意你的点。”

    周崇安和何京颇为恼火的瞪了安毅一眼。因为在昆山相处的那段时间三人就对英雄和枭雄进行过激烈讨论。结果就连安毅也被周崇安定为极具枭雄潜力的人。何京也基本同意周崇安的观点。这个时候安毅突然这说。弄的两人颇为被动。尽管他们心里是这么想的。但在今天的这个气氛和中国目前的局势中。他们谁也不敢大声喊出来。看到朋友们都望着自己。只能笑笑不予评论。

    好在七军政治部麦|任恰好到来。貌的与记者们打过招呼就把安毅弄走了。叶青这时才起想问的几个问题都没时间问。于是就与几个朋友一起商议晚些时候请求安毅给个访机会。

    这一提议让美丽的卡普兰小姐非常高兴。第一个举手赞成并对叶青表示感谢。锦衣夜行">,地址为http://www.xKz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