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铁骨 > 第二七一章 斗智斗勇建奇功(七)
    午五点过,四面八方汇聚而来的一万八千军民齐心将勉强抵抗了一个多小时再次被打死一千三百多人的敌三十七师残部成功合围。四千六百余惊魂未定的残军拥挤在狭长的丁王湖和小易庄、二郎庄之间,望着四面八方似乎无怨无尽的战旗和模范营高高飘扬的旗帜,望着周边一个个高地上架设的轻重机枪和数个迫击炮阵地,望着汹涌而来黑压压的军民,心理防线彻底崩溃几近绝望的数千官兵终于选择放下武器,高呼投降。

    模范营和二团将士见状果断冲入敌群,只是一个交叉冲锋就将四千六百余敌人分成了四大块,迅速带到东西两边平坦之地进行搜查编整,随即工兵营和师属各部进入战场,收拾遗落满地的武器弹药。

    二团千余名弟兄将一千多名俘虏带到东南面的宽阔草地上,尚未来得及再次分开逐一进行甄别,五千余名愤怒的父老乡亲们已经不顾劝阻,疯狂地涌上前去,举起手中的木棍、扁担、锄头、铁锨等物,开始了猛烈的报复。

    眼看一个个敌军俘虏被愤怒的乡亲们打倒在地,敲得头破血流,二团长陈志标只是横叉着手冷冷地看着,没有出言阻拦。官兵们刚开始的时候还觉得颇为解气,但看到连连敲死数十名俘虏之后才发觉情况有些不对,团副兼教导员周鼎城上校上前请示陈志标出面制止未果,看到群情激愤,大有愈演愈烈之势,顾不上以下犯上的嫌疑,急冲冲指挥各营连将士全力阻拦,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才将数千民众与死伤惨重的俘虏分隔开来。

    站在山坡上指挥全局的尹继南大吃一惊,立刻命令通信兵传令其他各部迅速将惊恐万状几欲暴乱的俘虏分头押送离开此地,自己则跑下山坡骑上战马火速冲到西面,请求自卫队总队长茂根叔帮助疏解劝阻群众,不要再酿出惨剧来。

    心地纯厚的茂根叔二话没说就给各村各镇队长下达了命令,一千二百余背上步枪的自卫队员连忙冲向各自村镇的乡亲聚集地,折腾了足足半个多小时,才堪堪将混乱的秩序安定下来。

    各团营统计完毕,将结果报到了尹继南处,尹继南无可奈何地连连摇头:这次骚乱,导致投降地第三十七师师长及其十余名将校被愤怒民众活活敲死,脑浆横流成了血人,根本就无法辨认出谁是谁了,其他俘虏官兵也被打死了三百多人,受伤五百余人,其中数十个奄奄一息,眼看救不活了。

    尹继南非常恼怒,但老好人的他又不想指责此次战役损失惨重的二团长陈志标没有担负起应有的责任,只能吩咐夏俭和路程光率部将俘虏押送到潼河口集中,渡河之后连夜押送到五河县城,交给教导队集中看守,两个团共同担负五河县城及周边防务。

    深夜,安毅率领师部赶到古沛镇,立刻召开紧急会议,很快任务便下发:工兵营再次担负起了将一千八百余名受伤弟兄送往南面明光城的重任,战死的一千二百九十八名弟兄的尸体络绎送往潼河口集中安葬。安葬完毕后,顾长风的三团仍需坚守在柳巷镇一线,严密监视淮河北岸的敌军动向,其余各部将于明日上午开赴五河县城休整。

    散会之后,尹继南左思右想委决不下,最终还是忧心忡忡地将二团放任百姓殴死缴械投降的敌三十七师师长等三百七十七人、打伤五百六十余人地事情告诉了安毅,询问该如何处理此事。

    安毅愣了一会儿,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吩咐詹焕琪、彭剑青将最后的统计战果上报总指挥部和总司令部,不动声色地把第三十七师师长等三百七十七人算到了击毙敌军的战果之中。

    尹继南、杨斌、胡家林等人立即知道安毅这是在为陈志标开脱,也就压抑住心中的不快,不再提及此事,而是将商议的重点转移到了下一阶段地行动计划、明日如何安抚回报乡亲们等具体事情上来。

    次日上午,古沛镇人山人海,热闹非凡。

    安毅和尹继南、杨斌三人陪同茂根叔等十几位自卫队长从镇东走到镇西,指着路边的一群群驮马、一堆堆缴获物资欢声交谈,笑逐颜开。

    街道上满是脸带久违笑容的乡亲们,一群群孩子围着留守的二团官兵问长问短,笑声阵阵,倒也让失去一半战友心情无比沉重的二团弟兄们好过了很多。

    一小时后,安毅等人和茂根叔一行来到镇中晒谷场,在上万名父老乡亲震耳欲聋地欢呼声中,安毅登上数张大桌临时拼凑而成的高台,郑重敬礼,对乡亲们致以衷心致谢,接着安毅向后挥了挥手,十六名后勤股的弟兄们在老常的率领下抬出四个大箱来,整整齐齐地放在了高台前面,逐一将箱盖打开,露出了里面满满当当的现大洋,顿时引来站在前方的乡亲们的阵阵惊呼声。

    安毅挥了挥手,大声说道:“父老乡亲们,为了表达我革命军师一万一千名活着和死去的官兵们心中的谢意,为了弥补这一场连续七天地大战给乡亲们造成的巨大损失,经过我师研究决定,付给各村各镇父老乡亲们两万元现大洋,以弥补给大家造成损失之万一……”

    四周欢声雷动,安毅不得不停下来,茂根叔看到激动的乡亲没有闭上嘴巴的意思,一个箭步跳上高台站到安毅身旁,指指这儿指指那,扯开大嗓门儿好一通呵斥,这才将喧闹的乡亲们制住。茂根叔歉意地示意安毅接着讲,安毅笑了笑再次用他不次于茂根叔的大嗓门儿郑重宣布:

    “另外,我师研究后决定,再奖励给各村各镇乡亲们五百匹驮马,一千五百支长短枪,五万发子弹,堆积在镇上的所有缴获物资,全部交由茂根叔组织的自卫队总队负责,统计完毕后分配给各村各镇。

    下午,茂根叔率领乡亲们帮助我们将缴获的军用物资送到五河县城之后,就从五河县城运回我军已经准备好的布匹、盐巴、农具等物资,以报答乡亲们对我革命军、师地全力支持!我们永远也不会忘记乡亲们的大恩大德……

    我们师官兵地鲜血流淌在了这片土地上,我们一千二百九十八名优

    命军官兵,为了打倒军阀统一祖国,在这里献出了命,也从此长眠在这片土地上,我们的血脉和乡亲们永远连在一起!我们地心永远连在一起!父老乡亲就是我们的亲人……”

    震天的欢呼声再次响起,无数的乡亲对着高台呼唤致谢,高声告诉安毅率领子弟兵放心离去打仗,乡亲们马上为子弟兵造坟立碑,世世代代都会祭奠……

    高台上的安毅哽咽无语,热泪盈眶,跳下高台快步走入身后的谷仓,茂根叔匆匆忙忙跳下高台追赶情绪失控的安毅。

    尹继南泪流满面,也跟随走了进去,这么多人之中,只有他了解安毅此时的伤痛和话里地意思。为了这战死的一千二百九十八名弟兄能够安安稳稳地长眠于此,安毅选择将所有的缴获物资留下;为了补偿他狠心炸毁水库堤坝造成的损失,安毅愿意拿出两万大洋和五百匹驮马变相赔偿;为了让乡亲们日后能善待死去的弟兄们,不要毁掉这些战死弟兄地长眠之所,安毅愿意付出所有的情感,付出尽可能多的利益。

    杨斌看到场面如此感人,担心成千上万的乡亲们涌上前来,连忙拉上年轻的自卫队副总队长锁跳上高台,指挥各村各镇乡亲们分头集中起来,等待自卫队前去宣布各项分配和运输事宜。

    次日中午,此役逝去地一千二百九十八名弟兄悉数入土为安,一座周长十八米的圆形石砌坟墓在数百乡亲们的努力下树立起来,临时充作墓碑的一块不规则巨石竖立在北面,坟墓处于淮河南岸原二团阵地后面的小山岗上,正好朝向河湾正对面的潼河口。

    茂根叔和古沛镇德高望重的乡老大爷等人拉着安毅等人走到山岗后,指着山下二十几位石匠和一块块连夜运来的石板,茂根叔动情地说道:

    “将军们放心吧,最迟五天我们就能把墓碑刻好,大爷已经看好了黄道吉日,就在第九天,到时候这个坟墓就会变得气气派派的,我们还要在坟墓正前方竖立丈八石碑,把五位将军和各团团长地名字都刻上去,把这七天来打仗的经过和革命军对乡亲们亲如一家的事迹刻上去,逢年过节清明重阳我们都会领着子孙来烧香祭拜,地下的英灵不会孤独的。将军们请放心去打仗吧,等哪天国家真正统一了,就回来看看。”

    一席话把安毅、尹继南、胡子等十余名将校感动得热泪盈眶,众人唏嘘一番回到墓碑前面,老常率领的一个排官兵和数十乡亲已经摆上三牲果品,斟满了数十碗酒。

    安毅和众将校焚香完毕,端起酒碗整整齐齐地单腿跪下,熟悉礼仪的杨斌高声宣读悼文,接着敬天敬地敬英灵,最后十余名将校和三百余名官兵代表齐齐喝下一碗酒,便与乡亲们告别含泪而去。

    落在最后的老常领着两名准尉将两千现大洋的布袋放到茂根叔和大爷脚下,不等这两位情深义重的长者反应过来就跑开了。

    与气氛凝重泪花挥洒地潼河口相比,南京城里却是一片欢乐的海洋,由中央党部组织地十万人庆祝大游行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中,一幅幅庆祝“五河大捷”和“蚌埠大捷”地大红横额被高高举起,安毅和他的团、模范营成了万众高呼地英雄,蒋介石、李宗仁、白崇禧的大名也不时响彻南京城上空。

    东南大学五千人的游行队伍当中,竟然出现了大幅的安毅肖像。这几天,总司令部政训部特意从安毅师连续七天的鏖战中精选出最精彩的片段,大张旗鼓地刊登在报纸杂志上,蒋总司令连续发出三份嘉奖通电,在全军全国范围内对安毅、第一军师、第三路总指挥李宗仁予以特别嘉奖,尚有一个多月才满二十一岁的年轻将军安毅再一次名震天下,在全国无数青年和各界民众心目中的地位迅速上升,成为全军全民学习和崇拜的楷模。

    可惜的是,包括安毅在内的师所有官兵并不知道自己的威名变得如此响亮,他们无比的疲惫,心情也十分沉重,渡江以来这个功勋卓著的部队从一万一千人剧减至七千六百余人,减员中战死官兵高达两千三百余人,受伤官兵三千余人,其中一千八百余人需要送往后方医院长期治疗修养,各团各营轻伤留下者随处可见。

    下午四点三十分,安毅接到白崇禧、李宗仁将军的慰问电后感激不已,白崇禧、李宗仁慷慨地从蚌埠调来一列专列,特意指示此专列供师运送伤员和物资返回浦口,沿线各军各师务必紧密配合,确保列车安全。

    安毅回电致谢完毕,立刻率领后勤部老常等两百六十余名大龄官兵骑上马赶赴南面四十五公里的明光县城,为麾下一千八百余名受伤弟兄送行,老常将负责在师部临时兵站三界镇车站带上养伤的数百名官兵,一起回到浦口第一军医院接受治疗,随后将伤势稳定下来的弟兄分批送往老南昌基地治疗静养。基地主任劳守道接到安毅的急电后,已经开始为迎接分批到来的伤病员做准备。

    马上的安毅面容平静,心情却异常的沉重,巨大的战功完全无法令他高兴起来,虽然明知道打仗免不了要死人,一名合格的将军根本就不该因此而感情用事,可是他却怎么也放不下。

    这是安毅从军以来完全指挥的第一个大战役,在他超人的知识和过人的胆略支配下取得了奇迹般的胜利,但也因此造成本部死伤接近三分之一,这位年轻的将军一时半会儿还过不了这道情感的高坎,他的心灵远没有他的外表那么乐观和坚强……

    ~~~~~~~~~~~~~~~锦衣夜行">,地址为http://www.xKz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