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铁骨 > 第二四一章 南京之行(下)
    南京距离镇江也几十公里,有事的话小弟当天就可去,之所以这么轻率地跑来,确实有不得已的苦衷啊!原因是这样的,我们侦获孙传芳安插在镇江城中的奸细……”安毅详细地把自己的计划一一道来。

    俞济时听完安毅的陈述,哪里还记得责备安毅,他知道安毅的这个秘密作战计划意味着什么,武汉方面在五日前率先举行了规模浩大的北伐誓师,并于三日前徐徐开出北伐各部军队,目前已行至鄂北的孝感一线,如此一来,蒋校长就变得非常被动了,被武汉方面操纵的社会舆论连续三天猛烈攻击反革命分子蒋介石热心分裂和内斗,抨击蒋介石的南京政府已经把中山先生的遗志和北伐大业抛诸脑后云云,弄得蒋总司令忙不迭调动朱培德第三军、程潜第六军向北开进,驻扎在上海周边的第一军各部也将要开来南京,渡江北上,密令刘峙的第二师、顾祝同第三师等部做好战斗准备,随时渡江作战,以实际行动来回应武汉政府的指责和攻击。

    如今安毅的及时到来并奉上如此精妙计策,正好能为急需用实际行动来昭示自己坚定北伐信念的蒋总司令带来极大的助力,如果打好此战,定能用此赫赫战功堵住武汉方面的嘴巴,为蒋总司令树立起高大的革命形象,一举扭转被动的政治局面,不但使得徐徐北上的武汉政府各部队相形见绌,还能借此机会反戈一击。

    再一个,俞济时敏锐地看到安毅的秘密计划蕴含的巨大军事价值,如果安毅率部一击得手,就意味着江北孙军的整条防线随之被撕破,不但能极大地打击孙军的士气,也能让驻足于蚌埠、苏北一线地张学良、张宗昌部无法判定北伐军的主攻方向,很可能在惊慌之下退守北至鲁南一线,这样一来就为蒋总司令指挥的东路北伐军各部赢得大范围的战略纵深优势。

    安毅非常清楚自己地行动在军事上可能引发的影响,但根本没想到政治上的因素,看到俞济时如此高兴,心中希望不由大增,更加坚定说服蒋校长大力支持自己打这一仗的信心和决心。

    汽车开进长江路上的原五省联军总司令,进入高大的院门,经过严密的道道岗哨,一直开到深处的熙园总司令官邸大门前才停下。

    安毅远远地就看到侍卫长王世和含笑站在门口地台阶上,车一停立刻钻出车门上前敬礼:

    “师兄,久违了!”

    “快上来,小毅,这么多礼干什么?来之前也不给个电报,真是的……良(俞济时字),快带小毅进去吧,校长已经结束会见美国客人赶回来了,现在正在东厅书房里等着他的到来呢。”

    王世和轻轻敲了安毅一拳,听到天上传来闷雷声,抬头一看,连忙对安毅说道:“恐怕要下雨了,而且看天色这雨不会小,我得四处巡视一下,你快进去别让校长等急了,等你出来我们再聊。”

    安毅点了点头,跟随俞济时大步进去,穿过宽阔地大厅经过敞亮的过道,来到东厅中站立等候。

    俞济时通报完毕,示意安毅赶快进去,安毅迈着标准的步子走进书房大门,来到书桌前敬礼大声报告:

    “禀校长,学生安毅冒昧求见,恳请校长责罚!”

    蒋校长放下文件,抬起头微微一笑:“吃过了?”

    “吃到一半俞师兄到了,学生不敢怠慢立刻赶来,谢校长关怀!”安毅站得笔直,脸上却是灿烂的笑容。

    蒋介石见到自己爱将的久违笑容,突然感到舒畅了很多,指指安毅边上的靠椅和蔼地说道:“坐下吧……有何紧急军情,竟让你匆匆赶来啊?”

    安毅没有入座,而是迅速从腰间的公文包里拿出精心制定的作战方案双手奉上:

    “校长,学生见到战机了,想渡过江北狠狠收拾一下孙传芳部的新二旅,新二旅那个少将旅长聂铭山竟敢对《申报》、《时报》大吹特吹他地防线固若金汤,那孙子还叫嚣说所部的战斗力空前增强,士气高涨,只要他们孙大帅一声令下,他就会以一往无前之势收复学生驻防的镇江城,学生麾下将士气得上下暴走,天天围着学生请战。”

    蒋校长听到安毅的俏皮话,不禁莞尔,接过安毅的计划书晓有兴趣地打开看看,看了两页立刻站起大声下令:

    “济时,立刻将葛敬恩处长、殷祖绳副处长、机要科的陈立夫科长、经理处缪斌处长请来!”

    “是!”

    俞济时拉开门转到隔壁打电话。

    蒋校长走到安毅身边,将计划书放在桌上,一一询问其中的关键点,内容遍及安毅目前的兵力布置、防区范围、炮兵阵地和观察哨等等,安毅逐一认真回答,并将镇江城北面的长江上下游二十公里范围内的江面宽度、码头分布、山岗和河口等要地详细禀报。

    蒋校长听得心满意足,对安毅和他地军官们如此精确细致的作风连声赞叹,看到参谋处长葛敬恩等人陆续到来,蒋校长和气地示意大家随意坐下,接着就把安毅地作战计划内容简要的告诉大家。

    人一听,全都来了精神,与安毅熟悉地陈立夫和缪>地与安毅打招呼,陈立夫还将安毅没见过的参谋处副处长殷祖绳介绍给安毅,安毅非常礼貌地敬礼致意,轮到原来地老上司一军政治部主任缪斌时,安毅脸上虽然乐滋滋的,但心里却弄不明去年在南昌溃败中与副军长王柏龄一起逃跑得无踪无影的缪部长,怎么会突然复出,还担任了至关重要的经理处处长一职。缪斌却无比热情地拉着安毅坐到自己身边,问寒问暖,极为亲热,安毅也满脸欢愉地搭话。

    三十八岁的参谋处长葛敬恩接过蒋总司令递来的作战计划书看完,非常震惊地看着安毅,频频点头:

    “果然是员智勇双全的虎将!总司令,属下非常欣赏此计划,也认为确实可行,特别在我东路军即将发起三路北上之际,要是能顺利实施,其中意义非同凡响!只是,属下有两个问,希望能得到安毅将军的解释。”

    “尽管问吧。”

    蒋总司令已经回到座位上,严肃而从容地点点头,看到安毅已经提前站起非常恭敬地等候询问,对安毅地喜爱和器重更上一层,他静静地看着安毅晒黑的脸庞和坚毅的神态,突然觉得安毅成熟了,更自信了。

    祖籍嘉兴的葛敬恩十七岁就毕业于浙江讲武堂,在北洋政府地浙军中当了八年的基层军官,再考进最高军事学府陆军大学,毕业后留校任教两年,再被北洋政府选派赴日本陆军大学学习,于六年前毕业回国,担任浙军第一师参谋长,附义革命后即被任命为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参谋处长,拥有丰富的实战经验和指挥经验。

    此刻,葛敬恩默默凝视着眼前巍然伫立的安毅,知道几个浙军同僚的英名都是折在眼前这位年轻的少将手里,今日一见,感觉安毅作风严谨,果然是器宇不凡:

    “我想请教安毅将军两个问题:第一,安将军计划中的左路迂回,潜行的路线和时间是多少?第二,以安将军所部地实力,如果安将军顺利端掉敌军位于扬州城中的指挥部,又将以多大规模的兵力,回过头来歼灭敌军位于北岸地三个团?”

    安毅非常佩服面前这位个子不高长相平凡、却句句问到要害之处的精明长官,略作迟疑,还是将自己没有写进计划中的部分详细汇报:

    “报告长官,左路的迂回潜行我团警卫连已经来回走过四次了,从上游十公里的七摆渡一带过江非常隐蔽方便,寻常~板即可进行。

    迂回的路线总长度约为三十六公里,以我军将士装备弹药负重十五公斤计算,耗时约七小时,以身体素质较好的警卫连官兵的速度,需要五个小时四十分左右,所经路段均已经过多次勘测。扬州城内的敌军指挥部有两个营地警卫兵力,其中一个是工兵营,驻扎在城东九公里处的安乐桥西岸,工兵营的一个连长期驻扎在距离运河口四公里的尹桥,以配合敌炮兵的快速移动。”

    “情报效率很高嘛,继续。”葛敬恩和气地说道。

    安毅点点头:“若是袭击敌军指挥部失手,我军潜出过江的所有官兵立刻返回。若是顺利,我团提前迂回到敌军一团身后的一个营兵力,将会抢占敌军阵地后四个三十余米高的土坡,以超过守敌一倍的迫击炮和机枪火力居高临下,猛攻敌军一团,我团模范营将在枪响之际实施强渡,迅速占领运河西岸的敌军两个团地交接处。

    与此同时,已经前移三公里的我炮兵营将用炮火封锁运河上地三座桥梁,断绝位于敌军战线中段的第三团地支援道路,至于我军右翼焦山阵地面对的敌二团,他要逃我团四营立刻渡江追击,他要是向中路靠拢更好,我四营、三营将会同时渡江,与模范营东西夹击,将敌人压迫在平坦地运河东岸一线,全歼敌军就不是不可能了。

    敌人新二旅只有六千名官兵,而我团有六千八百余将士,渡江的船只由敌军安插在镇江城内的造船厂老板提供,根据我们反复证实,他声称损坏故意拉上船坞的两艘汽船和一艘停摆渡船随时可以开动,三艘船一次就能渡过八百余人。”

    葛敬恩点点头:“要是你的炮兵营在移动中被发现,敌人利用炮火进行打击的话,你的模范营还能顺利渡过江北,趁乱抢占运河西岸的有利地形吗?”

    “报告长官,只要我团警卫连袭击扬州得手,敌人的炮兵营也就不存在了,因为我团警卫连兵力如今不仅一个连,加上各营侦察排在内,人数已经超过四百五十人,相当于正常编制的一个营,而且属下的团属迫击炮连、机枪连和两个连士官组成的教导队,加起来也达到六百五十人以上,他们将在模范营身后接着渡江,与一营一起力争在最短的时间内歼灭敌一团,随后严密防备仪征守敌的可能增援,我们力争在三小时内结束战斗,随即撤回南岸保持对峙。

    因为我们地兵力实在有限,无法据守三面临敌的扬州城,只能赚点便宜就退回来。”安毅非常佩服葛敬恩的无微不至。

    蒋总司令看到葛敬恩

    样子,平静地帮助安毅补充:“湛侯(葛敬恩字),警卫连不一般,是一支擅长隐蔽潜行长途奔袭的精锐队伍,他们在入浙作战的几大战役、昆太战役中都有上佳表现,这点尽可放心。”

    葛敬恩点点头,转向殷祖绳打开的地图仔细查看,抬起头再问安毅:“你们需要总部如何帮助你们?”

    安毅回答:“只需将我第一军二师、一师和二十一师突然急调到下游的江阴城渡口一线,将驻扎在常州的三师和驻扎在无锡的二十二师,大张旗鼓地调至泰州以南的锦昌渡口即可,之后如何调遣就没关系了。”

    “好一个声东击西之计!我本人同意这一计划,同时愿意协助安毅部地行动。”

    葛敬恩终于表明了态度,不过有一点他没说出来,就是哪怕安毅此战达不到预期目的,也无损于整个全局,是胜是败都能成为南京政府的政治宣传资本,因为武汉方面虽然率先出征,但距离敌人还很远就放满了速度,只要安毅这边一打起来,落在国人眼里完全不一样了;同时也能将敌军地注意力引向镇江一线,为东路左翼的李宗仁部、蒋总司令率领的中路、何应钦白崇禧率领的右翼军渡江北上创造更有利的条件。

    蒋总司令询问其他几人的意见,看到大家一致同意安毅的计划,非常高兴,他望着安毅的眼睛透出难以掩饰的喜爱:“安毅,你打算什么时候展开行动?”

    安毅望了一眼窗外淅沥沥地小雨,恭敬地回答:“如果校长允许的话,学生打算今晚八点展开行动。”

    “什么?这么快?”

    众人齐声惊呼起来。

    安毅解释道:“看这场雨至少会下到傍晚,哪怕今晚停下来,镇江一带也会因突然而至的温差生出薄雾,这是近段时间来常常出现的天气情况,加上正值镇江一带多雾多雨季节,非常适合我们的闪电奔袭行动。可惜的是,南京浦口一线的友军无法渡江协同,否则仪征的守敌根本无路可逃,我们也能更安全获得更大的战果。”

    蒋总司令沉思片刻站起来:“很好!我立刻下令第一军各师,按照你的要求,摆出大规模集结于下游地区即将发起渡江地假象,另外命令驻扎在下关的蔡忠笏部两个炮兵团、驻扎在栖霞山地程潜第十八师,在你们认为合适的时候联合打击仪征之敌。你立即返回镇江指挥全局,让立夫跟你一同回去,把那个姓蒋地船厂老板,还有城里的奸细统统抓捕,押回南京公审!”

    “遵命!”

    安毅大声回答,随后皱着眉头提出请求:“校长,学生那里连日展开炮战,伤员众多,药品奇缺,迫击炮弹和火炮炮弹都差不多消耗完毕了,这次来……”

    蒋校长会意一笑,挥手打断了安毅地话:“先回去,打完仗立刻来见我,到时有何要求尽管提出,物资方面我让缪斌和济时他们替你解决!”

    “谢校长!”安毅高兴地立正致意。

    葛敬恩上来和气地告诉安毅,他将临时派出两位无线电高手随安毅一同回到镇江,用另一套加密电码进行二十四小时的不间断联系,有何困难随时可以提出,哪怕需要兵力增援,他也会大力支持。

    安毅感激地接过纸条低声致谢,向蒋校长恭敬敬礼后再向各位敬礼告辞。

    走出门口王世和非常遗憾,得知安毅打完仗会很快回来相聚,这才轻松了许多,他告诉安毅曾扩情这两天很可能就要出差回来了,到时候弟兄们再好好地聚一聚。

    俞济时仍然热情地将安毅送回大公馆饭店,一路上千叮万嘱极尽关怀,让安毅感激不已,将大部分今天同来的随员留在南京请求代为关照,俞济时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

    进入楼中宴席早已散去,安毅上到房间紧急召集众弟兄开会,老道等人听说安毅要马上返回,不由大吃一惊。顾长风和夏俭、陈志标知道有仗要打,兴奋得双眼发亮,老道也从安毅几个的神态中猜到事不寻常,当即决定与安毅等人一起返回镇江,将这次带来的后勤股众人和丁墨兰、秋明轩等人留下采购办事,命令黄应武和同来的招募处卫队负责整体安全。

    众人简单收拾下到楼下,刚刚发动汽车,就看到陈立夫率领两辆轿车开了进来,众人稍作商议分别上车赶往镇江。

    安毅将车开出南京城数公里,老道才不咸不淡地告诉安毅:

    林旭东够意思,将小九三个师兄弟送给安毅做贴身侍卫,自己也在江西道门师兄弟座下挑选了十五个俗家弟子送给安毅,这十八人都在老南昌招募处办好了一切手续,最低军衔准尉,最高军衔少尉,这辈子就跟着安毅了,自己人用得放心些……锦衣夜行">,地址为http://www.xKz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