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铁骨 > 第一七五章 细微之处见功夫
    第一七五章细微之处见功夫

    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组织的观摩研讨团沐浴夕阳返回城里,加仑将军在临行前亲切接见独立团一营三连的官兵们,并与三连的爆破教官楚先至中尉合影留念,对他快速而准确的爆破技术赞不绝口,临别致辞时说出一句让各军将领非常嫉妒、却让蒋总司令和第一军将帅无比自豪的赞语:“模范营”是革命军中最具生命力和创造力的先锋队!

    第二天,这张珍贵的照片随即刊登在《南昌日报》头版,在照片左侧的说明引用了加仑将军的赞语,并配上《革命军中的楷模模范营》这一醒目的大标题,并发表了报社记者全程采访的精彩叙述,“模范营”的美名一夜之间传送到大江南北,成为无数军民津津乐道的话题,工兵这一新生的专业兵种再一次引起各军的重视。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照片中加仑将军太过健壮,身高仅一米五九的楚先至已经尽量挺直自己的脊椎了,仍然像一个孩子靠在一个大人身边一样。

    午饭吃完,满面春风的安毅也放下报纸,对楚先至的水平赞不绝口,深为自己有这么一个宝贝而骄傲。

    听到门外的脚步声看到三营三连的连副兼教导员黄汉乾大步走进中院,安毅连忙叫住他:“汉乾,吃饭了没有?”

    黄汉乾闻声立刻大步走进安毅的房门,敬个礼低声回答:“还不饿,我得找尹教导员要份野外施工管理的资料,然后赶回去开始我连的二十天强训。”

    “先坐会儿儿,继南去城东的二营办事,等会儿才能回来……到了连里习惯吗?有什么困难和想法就说说,自己师兄弟别那么见外。”

    安毅抽出一支香烟叨在嘴上,将半包香烟和一盒火柴递给黄汉乾,笑呵呵地看着这位刚与十一名黄埔四期见习官、'潮'州分校见习官一起分配来几天的黄埔四期政治科师兄。

    二十三岁的黄汉乾点燃香烟猛吸一口,吐出一大口烟雾大声感叹:“来到独立团就像回到自己家一样,和前几个月在第七军见习的日子相比,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啊!连我这个广西全州籍的人都受不了,更别说那些外省的师兄弟了。”

    安毅无奈地笑了笑,知道黄汉乾与一百七十六位四期师兄弟一同进入第七军实习,一场场恶战打下来只剩下九十四人而且最后全被赶回来了,他心里肯定不好受。

    对于七军的排外,安毅也无可奈何,只能和气地安慰道:“回来也好,我这儿就缺政治科、骑科、炮科的人才,像你这样能在李宗仁将军的部队里待了四个月经受过摔打的人才,小弟打着灯笼也找不着呢。”

    黄汉乾摇摇手:“别说了,说起来我一肚子气!小毅你知道我在七军干些什么吗?抬机器啊……就是那种俄国人援助的无线电台,现在外面的无线电台都已经实现小型化了,但老子和四个政治科的弟兄却得领着一个排的兵服侍那台一天修几次的庞大破机器,部队一开拔就得十六个人抬,八个人抬主机,八个人抬发电机,重得像座小山似的,有个三十几岁整天喝得稀里糊涂的俄国技师跟着走,边走边修,抬出几里就得换人,好不容易停下来扎营,机器又坏了,有时只能收报不能发报,有时只能发报不能收报,大部分时间都在修理。

    军部的那些长官个个都是火爆脾气,老子和几个师兄弟整天挨骂就像孙子似的,那里哪儿是人过的日子啊?不怕你笑话,老子在七军连枪都没'摸'过,更别提什么下基层学习带兵了,步科和炮科的实习弟兄还好些,能下连队锻炼,可死得也惨啊,七军官兵打仗都是不要命的,来来去去就是突破中央两边包抄,不然是就是猛攻猛打看谁能熬,一开打就是不吃不喝打一整天,等敌人打累了突然派出一支生力军从侧翼猛击,没几个敌人承受得了这种打法,这就是我在七军学到的唯一经验。”

    安毅哈哈大笑,笑完看到黄汉乾愁眉苦脸的样子,心里也有些歉意:“你可别怪我,老子就这'性'格,喜欢笑,哈哈……告诉你吧,本来总部军需部给我留了一部这种俄国援助的无线电台,悄悄告诉我是全新的,那天一大早老子欢欢喜喜像做贼似的跑到城中军需仓库,跟着俞处长溜进仓库,一看见那台像小山似的机器当即吓得说不出话来,俞处长还一个劲儿催我快弄走,省得别人知道还剩下一台就该扯皮了,老子当即转身就跑,一边跑一边高声喊不要了,惹来俞处长一顿臭骂老子也不管了,哈哈……那玩意儿是人用的吗?就像拆去四个轮子的卡车一样大,老子能侍候得起吗?我宁愿多花钱去买进新的也不愿要俄国人的东西,所以你一说老子就想笑,哈哈……”

    黄汉乾也笑了:“小毅,那天在城里听校长训话,上千师兄弟坐在那里,从各军返回的也有三百来号人,大家都想往你的模范营钻,我一没后台二没本事,学的还是百无一用的政治科,根本不敢想能进入你的团,你是怎么挑选我的?”

    安毅收起笑容叹了口气:“实话对你说吧,老子哪儿有挑人的资格?何况都是自己本期的师兄弟,你让我怎么挑?你和其他十一个师兄弟一样,都是我们师座、军部的何主任、总部俞老总这些长官推荐的,我来者不拒,照单接受。

    除了师座和参谋长、蒋副师长另外调入的几个正式军官之外,十二个师兄弟全部安排出任连副兼教导员,并一次给你们转入正式军官编制,其他团估计没这么快。你呢,是张治中长官亲自向我推荐的,所以我特别留意,因为张长官也是我的恩师,以他的眼光我信得过你。

    让你到陈志标的三营工兵连去蹲上一年半载对你有好处,可别小看工兵,干上几个月你就知道,能在我们的工兵连干个连长,你绝对能胜任其他各团的营长,因为我们的工兵连与其他各军不一样,迫使你整天得算计人力物力,统筹兼顾的时候你还得想办法保住自己和弟兄们的'性'命。

    我和继南、胡子、陈志标、陈侃、夏俭、杨飞、穆追忆这一大帮人都是这么过来的,你去三营这几天也应该看得到,陈志标带出的三营工兵连能打能拼,专业技术一流,军事素质也在其他两个步兵连之上,和老兵组成的机炮连有得一拼。

    你想想看,要是让你率领一个连出去打一仗,三营的几个连你会挑哪个?”

    黄汉乾豁然大悟:“我明白了,开始看到团部没有设置作战、政治等参谋班子我还奇怪,原来是这样,怪不得我们这帮人都被你放到连队……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谢谢你,小毅!”

    “自己弟兄谢什么啊?等多打几仗你的体会将会更深,而且我有个预感,像你这样毕业于政治科的,如果不转入党部所属机关或者地方'政府',将来很难有什么大的突破。先干着吧,积攒点军功然后再去进修一年半载的军事专业,回来干什么都得心应手、名正言顺了。”安毅巧妙地规劝。

    黄汉乾点点头:“这是个好主意,我会朝这个方向努力的。”

    安毅笑了笑,转头对进门的尹继南说道:“汉乾来找你,还没吃饭呢。”

    尹继南笑着打了个招呼,然后道:“我也没吃,老叶他们的江浙菜味道太淡了,我不习惯。走吧,汉乾,咱们一起到炊事班去看看剩点儿什么,边吃边谈。”

    安毅对敬礼的黄汉乾点点头,抽完根烟站起来走到隔壁,看到小郎中坐在沈翔峰的床边聊得正热闹,轻咳一声走到病床前,像平时一样微笑着问道:“今天感觉怎么样?”

    沈翔峰静静看着安毅,脸上看不出喜怒哀乐:“好多了,凌晨能扶着墙去茅房了,谢谢!”

    “不用谢,看到你恢复这么快,我也替你高兴……小郎中,团里如果没好'药'你就骑马进城,南昌佑民寺周边几家大'药'房的中'药'挺齐全。”安毅说完对沈翔峰点点头转身离开。

    沈翔峰缓缓坐起,接过小郎中递来的茶杯喝下一口:“你们团长平时都这样?”

    “我们团长对谁都好,但也有区别,对自己弟兄他无拘无束甚至骂娘,但是对外人非常客气,彬彬有礼的,打起仗来就完全不一样了,他能用最好的办法以最低的伤亡取得胜利,遇到硬仗他总是冲在前面绝不退宿,一日三餐除了应酬和全和弟兄们一样,全团弟兄没有谁不服他,不是正规场合弟兄们都管我们团长叫老大,军校分来的长官们私下就叫他的名字或者叫他小毅,他也乐哈哈的从没意见更没架子。”

    小郎中接过沈翔峰手里的茶杯放到一边的桌面上。

    脑袋完全消肿恢复了冷峻容颜的沈翔峰微微皱眉:“梅生,虎头昨天夜里才回来,今天天没亮又出去了,都忙些什么啊?”

    李梅生歉意地笑道:“对不起了,沈大哥,小弟真的不知道,就算小弟知道也不能告诉你,这是军纪。沈大哥,再养几天你就可以回家了,团长说我们独立团很快就要出征浙江,小弟军职在身,恐怕不能帮沈大哥的忙了。

    其实沈大哥你的医术比小弟高明百倍,一个普普通通的生肌浸膏只加上一味'药'调整一下配伍,就比我李家祖传的方子高妙百倍,让小弟终身受益啊……沈大哥,你睡会儿吧,小弟得到前面的东院给弟兄们换'药'了。”

    沈翔峰目送小郎中离去,缓缓躺下闭上了眼睛,半个月来的经历以及安毅的笑容,甚至每一句话都在他脑海里萦绕盘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