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铁骨 > 第一三七章 形势急转直下
    第一三七章形势急转直下

    多年的军阀战争和各方'政府'的横征暴敛,使得华林书院显得衰败陈旧,行将废弃的书院里已经没有了学生,模范营进驻略加修葺清扫,随即气象一新,精致的布局和典雅流畅的飞檐式仿古建筑,隐约见到初建的规模和良苦用心。

    这个坐落在潦河南岸距离县城仅有一点五公里的华林书院,并非历史上与岳麓书院、白鹿洞书院、鹅湖书院齐名的、享誉华夏数百年的华林书院,真正的书院位于县城西南二十五公里的华林山,遗憾的是华林山的诸多名胜已成遗址,雕梁画栋早已变成残垣断壁,城南的华林书院只是寄名追思的书院罢了,不过,作为临时军营倒也宽阔实用,交通便利。

    书院宽大的重檐式正堂后面是个占地两亩左右的精巧园林,树木参天,配以假山鱼池花径石栏,倒也显示出南派园林风格的婉约雅致,院子两边是两排整齐宽敞的高脊瓦房,原是师生们的安寝之所,如今成为模范营直属各连排的临时营房,安毅的寝室就设置东面紧邻主建筑的第一间。

    朝阳'射'进了宽阔的窗户,断断续续昏睡了两夜一天的安毅喝完肉粥已能坐起,接过尹继南递来的技能比武赛程表细细观看:

    “很好,这么一来,今天上下午可以完成初赛和第二轮比赛,明天的第三轮比赛规模就小多了,便于组织和裁判工作的进行……书院正堂门口的地方够大吗?”

    “够了,四个新编工兵连用了一天时间平整和清理,面积足有三个篮球场那么大,最后的搏击项目安排在明天下午举行。可惜的是,蔡光庆和老二连的八十二名弟兄没法参加,一小时后他们就要调到城北的四团驻地,几百老弟兄此刻都在前面营房里哭哭啼啼的,我不敢过去了,多说几句自己也难过得想掉泪。”尹继南连连摇头。

    安毅悠悠地长叹一声:“咱们腰腿还不够壮,只能忍着……当初咱们的三连刚成立不也是被分出七十个弟兄吗?告诉弟兄们别在意,都在一个师里,抬头不见低头见,以后打起仗来还得互相照应,无论到哪儿大家还是兄弟,这份同经生死的交情永远也不会变。”

    尹继南点点头,看到胡子匆匆进来神'色'严峻,立刻知道发生了什么大事情。

    胡子来到床边坐下,低声通报:“我刚去师部送文件回来,战局突变,程潜将军的第十九师和咱们一师驻守的南昌城被敌军攻破,敌军镇守在丰城一线的邓如琢部一万七千余人由南向北猛攻南昌,镇守德安的敌军卢香亭师同时顺着南浔铁路南下,南北夹击之下程潜将军的十九师几乎全军覆没,程潜将军在敌军一片‘活捉程大胡子’的喊声中割掉长须脱去军服,在两名侍卫的保护下于今日凌晨逃到我奉新城师部。

    特务连长乔世杰私下向我透'露',我一师占领南昌之后,也和十九师一样没有按规范进行警戒,王副军长通宵达旦流连于花巷青楼,致使敌军骤然而至,一师将帅群龙无首,面对优势敌军仓促应战,瞬间被打得溃不成军,到现在仍然没有王副军长和党代表缪主任两人的消息。经师部电台反复联系证实,我一师溃退残部已陆续集结于高安,另一部分陆续到达靖安。我师三个主力团各派出一部,向东、南、北三个方向将防线前移,以确保奉新城的安全。”

    安毅大吃一惊:“我的天呐!王副军长怎么会如此荒唐?程潜将军割须弃袍堪比三国时的曹'操'了……胡子,德安之敌卢香亭师不是被第七军牵制住了吗?怎么会突然南下与邓如琢师合击南昌呢?”

    “我也觉得奇怪,细问蒋副师长才知道,李宗仁将军因无法与第六军取得联系,自阳新派出四组侦察分队潜出搜寻数日无果,深恐右翼被敌军袭击不敢孤军深入,中途舍弃原定攻击目标九江,果断改变行军方向,从阳新向南翻阅羊肠山企图向第六军靠拢,殊不知六军已经放弃修水,只留下十七师驻守靖安,十八师驻守安义,程潜将军率领十九师和我军一师乘虚占领南昌,由于无线电无法联系到七军,估计至今七军仍未获知南昌得而复失之事。目前的最新情况表明,孙传芳部劲旅谢鸿勋师两万官兵已占领武宁一线,似乎已发现七军主力……”胡子详细说明。

    安毅急得要命,苍白的脸泛起了红'潮':“修水呢?怎么可以放弃修水啊?这不是把咱们二师置于敌军的腹背夹击之下吗?我'操'他'奶''奶'的第六军,有这样打仗的吗?气死我了!”

    胡子连忙解释:“你急什么啊?没听我说完呢,我军新收编的湘军贺耀祖部改编成独立第二师,三日前出咸宁经通城急速驰援,已于昨日进驻修水,我军后路及侧后暂时尚无忧虑。另外,校长已于昨日抵达宜春城西,不日可抵达高安,亲临前线坐镇指挥。”

    安毅和尹继南同时松了口气,胡子接着说道:“师部目前尚未接到总部的行动命令,估计总部体恤我师经过奉新激战急需休整,师部命令我营加强警戒,随时听从调遣。现在就想听听你们俩的意见,我营是否预作某些准备或调整。”

    “继南,你的意思呢?”安毅问道。

    尹继南回答:“既然这样,我们更得抓紧时间完成选拔和编制调整,目前,原一连分开重组的五连、六连、机枪连、炮连已经组建完毕,通信连七十名官兵已经初步编成,各连已于昨日开始进行紧张训练,四个新编工兵连的官兵基本完成编整,唯独连级主官的任命尚未完成,两日内全营各连即可按照原定计划进行第一阶段训练。这几天你得好好养伤,别再吓咱们弟兄了,以后负伤千万别瞒着,否则别怪小弟对你不客气!”

    “遵命!”

    安毅哈哈一笑:“胡子,你去告诉夏俭,他的六十五名弟兄不需要参加这两天的选拔赛,一定要把侦察范围扩大到二十公里半径,目前形势险恶,瞬息万变,我们面对的敌人并不比革命军差,十九师和一师在南昌的溃败就是最好的证明,而且还让我看到了敌军优秀的隐蔽'性'和突然'性',调动三万军队进行大规模的南北夹击,我们的六军和我军一师竟然毫无发觉,足以看得到敌人拥有很强的战斗力和良好的军事素养,决不能麻痹大意!”

    胡子点点头:“我这就去办。”

    “我得去看看要走的那些弟兄们……如果睡不着的话,你多想想连排级军官的提拔和配置,这事可不能拖了,必须在三日内完成,否则影响下一步的工作。”尹继南说完也快步离去。

    安静下来,安毅就感觉到腹部伤口和左肩伤口的阵阵疼痛,冬伢子机灵地将一床被子快速折叠,小心地垫在安毅身后。

    顾老二悄悄进来看了一眼安毅的气'色',笑着开了句玩笑,随即禀报:“老大,蔡连长带着那个李霄龙前来求见,两人在正厅里等候半个多小时了,刚才我看你在开会,没让他们进来。”

    “有请!”

    安毅将手中刚刚打开的人事评议报告合起来放到床头,吩咐冬伢子端来几杯热茶。

    “报告:二连长蔡光庆、文书李霄龙求见,请营长训示!”

    蔡光庆进门一步立正敬礼,和往日一样根本就不像即将离开这个集体的人。李霄龙神'色'复杂地站在蔡光庆身后,身体挺得笔直,敬礼有力而又标准。

    安毅心中一黯,堆起笑脸大声说道:“进来坐吧!光庆,你是咱们模范营唯一没被我骂过的人,有时老子真想骂你几句,可又找不到骂你的理由,足以表明你的工作有多么出'色'。”

    蔡光庆眼睛一红:“营长……”

    “坐下吧,喝口热茶再说。”

    安毅望向李霄龙:“前天晚上本来想去看看你的,谁知我自己也倒下了,你恢复得怎么样?”

    李霄龙再次立正:“报告营长,属下基本痊愈,谢谢营长让医官马上校给属下诊断治疗。”

    安毅示意他坐下:“喝杯茶吧,别客气……李霄龙,今天我向你道个歉,是我没有给你公平的竞争机会和良好环境,请原谅!这人哪,就是他娘的贱,直到失去了才知道宝贵和珍惜。”

    李霄龙捧着茶杯的手微微发抖:“营长,我没想到你会对我说道歉的话。其实不必,你是我见过的最优秀的军事主官,虽然没能获得你的指导,但是我在模范营、在每一个官兵身上都学到很多东西,很多宝贵的东西,而这些东西,都有你的影子在里面,比如弟兄们的自信自尊、友爱团结、勤劳上进甚至傲气,与别的部队都不一样,刚开始我不理解,现在我理解了。”

    安毅惊讶地盯着李霄龙微红的眼睛,心中涌起淡淡的失落和内疚:“客气了,其实你很优秀,只不过咱们见面时间太短,从咸宁到这里不是紧张的施工就是打仗,难得有几天休息。你也不轻松,我听说你没日没夜的练技能练枪法,和弟兄们相处越来越好,方方面面进步的很快。

    对了,我得告诉你们一件事,前天中午开完会光庆向我要你李霄龙担任二连文书,刚开始我不同意最后被光庆说服了,当时我根本不知道师部会把你们全部调到四团去,原打算把你们二连拆开,从连长到下面弟兄顺升一级充实到新编各连,起到骨干带头作用,以使各新编连尽快形成战斗力。

    当时在师部会议上,我听参谋长宣布调动决定顿时傻了,很激动,一激动肚子和后腰的两个枪眼就疼得厉害,我借着胸口憋住的一口气说出我的意见,看到实在熬不下去我提前退场,走出大门就晕过去了。其实我心里很不好受,李霄龙你也许不知道,可光庆知道,他知道我和二连每一个老弟兄之间的感情。”

    “老大,别说了……”

    蔡光庆终于忍不住自己的泪水。

    “光庆,你怎么回事啊?怎么像个娘们儿似的,不就是离开几步远吗?以后还不是常见面?到了那边下点力气,当上营长了不就时时和老子坐在一起开会了吗?真是的……”安毅强装出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其实他心里也一样的难过。

    蔡光庆点点头,擦去眼泪望向窗外。

    安毅微微叹了口气:“冬伢子,把你抄写的那本小册子拿来……李霄龙,临走没什么送你,就把我自己编写的这本《'射'击训练法》送给你做个纪念,上面有我的两个'射'击教官传授给我的基础知识,还有我自己在实践中总结出的一点经验,打算作为我营内部试行教材使用,有待于在实战中总结和丰富,你文化基础扎实,估计会学得很快。

    有一点心得我上面没写,现在就告诉你:每一个优秀'射'手都是一箱箱子弹堆出来的,一万个优秀'射'手里面能出一个神枪手就很了不起,因为,神枪手都是万里挑一的天才。别看我枪打得好,严格来说我也只能算是个优秀'射'手而已,给!拿着吧。”

    李霄龙激动地接过小册子,嘴巴蠕动好久,才低声说道:“营长,刚才你有句话说错了,你说蔡连长是全营唯一不被你骂过的人,不对,还有我也没被你骂过……刚开始我看到你骂某个弟兄很反感,可后来我才知道,能让你骂的人是幸运的,因为你把他当成了自己的兄弟,每一个被你骂过的兄弟转过背就乐滋滋的,让我很羡慕,虽然我不喜欢这种粗暴的方式,但我羡慕里面饱含的真情,你的粗话听起来刺耳,细细一想却非常在理,谁也学不来。营长,临别前能给属下一句临别赠言吗?”

    安毅哈哈一笑:“李霄龙,你相信算命吗?”

    “我……我不信,我相信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李霄龙笑了笑。

    安毅点点头:“跟你打个赌,我敢说二十年后你要是还活着,绝对是个将军!不管你信不信,事实会证明一切,要是我预言兑现的话,你别忘了在回忆录里写上这段。”

    李霄龙重重点点头:“好,我记住了…….”

    “营长营长营长”

    行将离去的弟兄们呜咽的齐声呼唤从外面阵阵传来,打破了安毅的平衡、打碎了他的自控力。

    脸'色'苍白的安毅挥挥手,让蔡光庆和李霄龙离去,对匆匆进门通报的顾老二大声吼道:“外面干什么?喊个吊啊喊?给老子把他们轰走,告诉他们,到了四团要是丢了模范营的精气神,老子活剐了他们!”

    顾老二看着安毅满脸的泪水,难过地点点头,悄悄转过身低头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