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新世界征途 > 第一百二十二章 援兵来了
    莱克在送走了伤员和运送伤员的几名队友之后,便开始布置下面的工作。他们现在只有七个人了,可是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附近的敌军肯定都已经开始集结往这边的山头来了。这个山头是把守两边峡谷要道的重要据点,所以对方肯定会想方设法要把这个山头夺回去。在铁虎团的援兵到来之前,莱克要把敌军扼守在山头之下,他们的任务非常艰巨,七个人扼守一个山头,而且又没有什么重武器,所以让莱克伤透了脑筋。

    不过莱克还是迅速做出了反应,对手下的人布置道:“他们的营地里还有两架重机枪,马上在西北角和西南角两个重要地点建立起阵地。吴声和利其尔把火箭筒带上跟我来,我们把守住正西方,记住一定不要轻易冒头,敌人压上来的时候再开枪,我们的命比那些人的命值钱的多,有我们就有山头在!没有我们就没了山头,没了山头我们打下山头的意义就没有了!”

    所有人都点头表示知道了,然后马上带上需要的东西前往莱克指定的地点。他们还把收集起来的枪支弹药全部运到了新阵地前沿,所有的人心情都很紧张,莱克用望远镜观察着前方的情况,他发现在这个山头的西面一共有四个山头,山头上人头耸动,还有在下面的峡谷边缘已经出现了对方斥候的身影。

    对方的斥候小心翼翼地在树丛中穿梭着,莱克数了数,大约有二十多人的样子。不过他们后面几公里处也有不少人的样子,斥候在前,大部队在后,这是标准的步兵序列。那些斥候全都非常小心,以灌木丛为隐蔽,慢慢向着这边的山头靠近。

    莱克拿下了望远镜,把狙击枪架上,瞄准镜里,他默念着:一千米,九百米,七百米,五百米……已经进入了莱克的射击范围之内,不过他还是没有开枪,等最前面的斥候兵进入到了四百米之内之后,莱克扣动了扳机,瞄准镜里的斥候头上冒出了血花,那名斥候倒在了地上。

    后面的斥候兵全部趴在了地上,所有人都一动不动怕自己成为了莱克他们的目标。谁都怕死,可是先死和后死的感觉还是不一样的。他们都不想比别人先死,因为他们都知道在这个山头上一共有三十多个他们的人在把守,可是却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被人给全部端掉占领了这个山头。

    所以他们推断占领这个山头的人至少有两倍于他们这个山头上的人,这么多人对于他们这二十几个斥候来说简直就是死神。他们虽然只是来侦察情况的,可是他们却是也有一部分先锋的身份,如果轻敌冒进的话,很有可能会被对方全部杀死!

    谁都不想死,也就没有人愿意往前冲。可是总得有人向前,所以在后面的大部队上百人到来之后,督战队的人开枪了,枪杀了他们的斥候兵头头,然后斥候们又开始行动了。斥候们虽然还是一边找着隐蔽物一边往前挪,但是他们的速度却快了起来,莱克打起了精神,开始对冲上来的斥候们射击。利其尔也架起了火箭筒,“嗖”的一声火箭弹落在了斥候群中,至少有五名斥候被炸飞,血肉模糊。

    战争就是如此残酷,如果不对敌人狠心的话,那就是对自己狠心。所以在战场上是绝对不能够仁慈的,一定要有杀心,而且要照顾自己的同袍,因为很可能某些时候同袍的存在就能救自己一条命。这也是步兵们在战斗冲锋的时候摆开阵型互为倚仗的原因,他们是把自己的后背交给自己的同袍战友,也就是互相把性命交给对方。为什么战友之间的感情深,因为这都是以命换命得来的情谊。

    斥候兵们被火箭弹炸得缩了一下,后面的主力军瞅准这个空档开始向西南和西北两个角发动进攻,因为那些人也知道只要占领了两个角中的其中一个就等于打开了一条通道,完全可以依靠这个通道对山头上的莱克小队发动强有力的攻势。

    不过他们也算到了占领了山头的人肯定会在两个角上布置重火力,所以那些人的主力军都是匍匐前进,准备靠近到最为合适的距离之后再进行跃起冲锋。莱克也注意到了这一点,所以他立即呼喊着在两个角上的队员,让他们对山头下面的所有疑似冲锋地点进行盲射,切断敌人进攻的路线。

    重机枪的轰鸣声传了过来,不过现在都是点射,目的是想让下面的敌人知难而退,不过那些人怎么可能因为两架重机枪的射击而退缩呢?在他们的指挥官下令之后,两侧的人前仆后继的开始朝着山头上冲锋,这时重机枪开始连射了,在这样的地形条件下,一挺重机枪能够挡住几十个人并不是说笑。

    所以两个角的那些人发动了好几波攻势之后都是扔下了许多尸体然后退了回去,这时莱克的狙击枪镜里看到了在远远的地方,对方运来了两门跟这个山头上之前那门一模一样的三十七毫米口径步炮。莱克的心里叫了一声糟糕,这可怎么办呢?

    不过这个山头是必须要守住的,不然的话他们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就在这个时候,莱克突然听到了他们所在山头的东面传来了轰隆隆的声音,这声音很熟悉,莱克当然知道这是坦克行进的声音。他心说完了,敌人居然从他们的背面调了坦克过来,这样的话想走也不可能了,只能是等死而已。

    吴声被莱克派到了东面观察情况,回来的时候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队长,不是敌军,是我们的人!我们的支援部队到了,我看了一下可能是陆平上尉的新一连,我们有救了!”

    就在这个时候,他们的头顶上突然传来了炮弹的呼啸声音,对方的步炮开始发射炮弹了。这时一发炮弹落在了他们的旁边,吴声顿时被炸翻在地。莱克没有受到伤害,但是他的耳朵已经不听使唤的全是嗡嗡作响的声音,根本听不到外界的任何声音了。莱克大喊着扑到了吴声的旁边,把他翻过来之后,吴声的小腿已经被炸得血肉模糊,整个人都昏迷了过去。看到吴声还有呼吸并没有死之后,莱克的心放了下来,他的听力也开始慢慢恢复,他把吴声抱了起来,找了个可以掩护的地方将吴声藏在里面,然后他自己又拿起了狙击步枪开始对着这一轮炮弹过后慢慢压上来的步兵们进行射击。

    利其尔的火箭炮已经没有了炮弹,他拿着自动步枪对逐渐压上来的敌人进行射击,一边射击一边问莱克:“队长,吴声怎么样,他没有死吧?”

    莱克一枪打爆了一个敌人的头颅,说道:“没有,小腿被炸伤了,现在昏迷着,我们的人再有几分钟就上来了,他不会有事的!”

    就在他们对话的时候,西南角的两名队员已经被底下的敌人射死了一名,另一名也受了伤根本无法再用重机枪杀敌,只好单手拿着自动步枪对压上来的敌人射击。西北角的形式也很不利,虽然他们并没有伤亡,但是他们底下的敌人是最多的,所以受到的压力也最大。

    就在西南角的那名队员自动步枪里的子弹已经打光,根本无力再换弹夹的时候,利其尔也赶了过去,他操起重机枪一个连射就把已经欺近到了五十米以内的十几名正在迅速前进的敌人给打的伏在了地上。随后他手上的重机枪又继续连续轰鸣了起来,突如其来的猛烈打击让正在西南角登山的敌人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他们只好寻找掩护,然后向山上的利其尔射击。

    莱克此时面对的压力也不小,因为他的手上没有重火力,而且他面对的敌军辐射面是最大的。所以他只能是拼命的用一支自动步枪对下面的敌人疯狂的扫射,可是就在换弹夹的间隙,敌人已经爬上来了好几个,莱克从腰间抽出了战刀,冲着爬上来的敌人冲了过去。

    就在这个时候,刚刚爬上山头的几个敌人突然纷纷中枪倒地,子弹是从莱克的后面射过来的。莱克回头看了一眼,此刻的心完全放在了肚子里,援兵终于上来了!他一直绷紧着的神经也松了下来,然后扑倒在了地上。之前在吴声和他一起遭到炮击的时候,由于精神极度紧张,莱克并没有发现一片弹皮插在了他的肩胛骨上,现在神经完全放松下来之后他终于支持不住倒下了。

    这时一个上尉军官看到莱克倒下之后马上指挥着:“赶紧把他和那名伤员全部抬下去交给医疗队!”随后他身后的士兵根本不用吩咐就冲到了山头的西面开始对着正在往山头上爬的敌人进行射击,援兵这时上来的越来越多了,西南角的那名莱克手下的队员被人抬了下去,利其尔也满脸是血的被人拉了下来,他脸上的血是之前一个冲上来想要对他贴身肉搏的家伙被他捅死之后崩在他脸上的。

    下面的敌人突然之间发现山头上之前并不太强烈的火力在经过他们的努力攻击之后已经完全弱了下来,可是突然之前又非常猛烈了起来,而且比一开始他们对山头发起攻击的时候都猛烈了数倍有余。这样一来他们根本无法组织起对山头上面的有效攻势,所有已经快要攻上山头的士兵又全部被压了下来。

    这时他们后方的指挥官也看到了这个情况,马上下令他们的两门步炮开始对山头上发起轰炸。山头上顿时黄土漫天,都是被几颗炮弹给炸的。不过这时从山头两侧的峡谷中也飞出了炮弹,不过是飞向山头下敌人们的方向的,那些人被猛烈的炮火都给炸的呆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们要防炮。于是马上都寻找着掩体藏了进去,这些炮弹的来源当然是新一连带来的他们连队自己的两辆坦克。他们一左一右从山头的两侧峡谷包抄了过来,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这时山头上的新一连上尉连长陆平下令发起总攻,新一连下面的几十名步兵端着自动步枪尾随在两辆坦克的后面迅速向敌军指挥官的部位移动。擒贼先擒王,这是自古以来不变的道理,只要抓住了对方这次战斗的指挥官,下面的仗可以说就好打的多了。

    这时敌人也开始对坦克发起了攻击,手榴弹和步枪不停对着坦克进行投掷和射击。不过这些东西对于坦克的杀伤力很小,并且还暴露了他们自身的方位。坦克上面的重机枪开始了轰鸣,很多敌人就是因为暴露了自己的方位之后被掀翻在地。他们到死都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死的,因为他们根本对暴露目标什么的没有什么具体的概念。

    新一连的七八十名步兵分成两队一左一右深入到了敌人的腹地,不过这时的敌人们已经被两辆坦克给打蒙头了,根本不知道下面的仗该怎么打了。所以新一连的步兵们非常顺利的就把对方这次出动出来还活着的近百名士兵展开了屠戮,总共击毙了三十多名敌人,俘虏七十人,其中包括一名敌人的指挥官。

    陆平点了两个排的人分别前往他们所在山头西面的两个山头上进行驻防,这样一来三个山头互为倚仗,如果遇到进攻的时候也可以变换着方法予以反击。两辆坦克则退到了陆平所在山头的东面,如果有敌人打过来的话,陆平还指望着这两辆坦克能够出其不意的给予敌人打击呢!

    铁虎团的大部队再有一天半的时间才能够到达土匪山,陆平的新一连是在蒙塔利的亲自授命下,日夜兼程来到土匪山的。他们在遇到了四名抬着伤员回队的侦察队队员的时候也知道了事态紧迫,所以他们更加加快了速度,用了最短的时间来到了土匪山。果然如陆平所料想的一样,他们经过了那么长远路途的奔波还是值得的,不但把山头稳固了下来,打败了进攻的敌军,还把侦察队的队员们给救了,真是一箭三雕!

    这时那名敌人的指挥官被押了上来,陆平看着他一脸炮灰的样子,根本什么废话都没说,只对手下士兵说了一句:“拉下去,毙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