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新世界征途 > 第一百零八章 大姐夫的想法
    李长城有些鄙夷地说道:“话还用的着我说的很明白吗?我们最讨厌你们这样的人,自己就觉得自己有多了不起了,不就是西方帝国的出身吗?你可以看看巴伦欧国,正经的东方第一强国,他们的部队是怎么被我们狮王军给杀了个全军覆没的!我们狮王军对于朋友那是拍手欢迎,对于敌人,那就只有子弹去迎接!”

    程磊这时走了过来拉了李长城一把,对那个使者说道:“使者大人,我们这位团长先生有些醉了,请不要介意他说的话。这样吧,使者大人如果愿意跟我们共进午餐的话,我们将非常欢迎。”

    使者看到程磊之后马上换了一个面孔,之前那副令人作呕的嘴脸也不复存在:“程先生,我可不是故意来搅扰你们的。请你对那位正在结婚的齐副首领说声抱歉,可是我们这些使者整天都被你们给关在那些房间里实在就像是坐牢一样。我是来请程先生下令允许我们可以随便走动参观,请放心我们是不会给你们添乱的!”

    程磊微微一笑,随后脸色马上严肃了起来:“请问一下使者大人,你们西方所有国家的军事重地都是所有人都可以随随便便进入参观的吗?如果是那样的话请准许我说声抱歉,我们狮王基地的军事区绝对是不允许任何非本基地的军人进入的,这是我们的规定和原则!刚才我们这位团长说的很明白了,如果你们想留下,那么待多长时间都可以。但是你们再无理取闹的话,别怪我们会强行送客了!而且我会给世界联合会的会长大人亲自修一封书信,把这里发生的事情都说一下,我想会长大人会理解我的所作所为的!”

    使者一听说程磊要给世界联合会的会长写信,他的表情马上显得有些不自然。这是当然的,如果那位会长大人知道他是为了自己能够立功受赏而把程磊他们给得罪了的话,肯定不会放过他的!

    “程先生,我看这就不必了吧,好吧就如您所说,我现在就带着那些国家的使者们准备回西方去。不过程先生您所答应我的事情一定不能忘记了,两年,记得是两年!”说完这位使者就转身走了,他今天本来想大闹一场然后让程磊他们屈服的,可是现在看来是根本不可能的,所以只能萌生退意。

    这时金杰走了过来,对程磊说道:“程先生,你如此直接的把这位世界联合会的使者给回绝了回去,会不会有什么麻烦?如果有麻烦的话我现在就回大恒城禀报莫歌达将军,有事我们一起承担!”

    程磊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说实话他虽然很烦那个使者,但是他更讨厌金杰。金杰这个家伙在看到他跟那位西方世界联合会的使者谈崩以后,整个人的嘴角都快合不上了,简直就是活脱脱的一副小人嘴脸!这个金杰话说的好听,其实他还是在幸灾乐祸,嘴上说着有事会跟程磊一起承担,可是心里想的肯定是这下子程磊他们不依靠大恒城都不行了!

    “不必了,这点小事我们狮王基地还能承担得起!金杰先生回去以后告诉莫歌达将军,我们狮王基地是不会惧怕任何人的!包括那个所谓的世界联合会!”程磊说完以后就回去了,金杰把他的话里话外的意思都听出来了,他连世界联合会都不怕,更何况是大恒城呢,那就更不怕了!

    金杰冷笑着想道:现在世界联合会还没走给予狮王基地多么大的压力,如果他们真的铁了心要跟狮王基地为难的话,如果没有烈东联邦政府在后面予以支持,狮王基地又能撑多久呢?哼,程磊现在虽然还有嘴硬的本事,到时候看谁去求他们!

    齐觅的婚礼进行得非常顺利,晚上的时候齐觅就跟卡特琳一起搬到了程磊分配给他们的别墅里去住。这所豪宅简直就是每个女人的梦中归宿,即便是卡特琳这个对于物质上没有很多要求的女人也是特别的兴奋和激动,她从小根本没进过这么大这么豪华的别墅,更遑论进来居住了。一想到以后这个房子的女主人就是她自己了,她的内心就按捺不住的激动。

    卡特琳的大哥和二哥也回到了他们家里,这时家里人已经都忙完了,正在清点齐觅给二老带来的礼物和彩礼。那些礼物都是些烟酒以及衣服之类的,虽然都非常精美但是也花不了多少钱。至于彩礼嘛,光是那八匹高头大马就已经让人刮目相看了,当然里面还有一些各种先进的电器和精致的机械物品。最让人感到意外的里面居然有一个大红纸包,以所有人的经验来看,这里面装的当然是钞票了。

    卡特琳的大姐夫打开纸包之后,抽出了一张纸币,赫然是一张五百面额的狮王元最大面额的大票子。由于五百面额的纸币相当于十几个金维克,而且它的颜色是深褐色的,上面的图案是狮王基地的指挥中心,所以一般人们把它称为“金指挥”。当卡特琳的大姐夫看到这张金指挥之后手抖了一下,他根本没想到齐觅会有这么大的手笔,居然出手就是金指挥。

    难道这纸包里全都是金指挥不成,这得是多大的一笔钱呀!大姐夫赶紧把里面厚厚的一大沓钱全部拿了出来一看,果然里面全都是金指挥,而且还是崭新的票子,清点了一下足足有两百张。两百张金指挥呀,相当于两千五百金维克,买大姐夫两支运输队都有的剩。

    卡特琳的父母和姐姐以及大哥二哥都没有见过金指挥,因为他们平时根本没机会一下子就接触这么多钱。看到是五百面额的狮王元之后,他们都有些懵了,卡特琳的父亲哆哆嗦嗦地说道:“这……这么多钱……这得是多少钱呀?”

    大姐夫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十万狮王元,相当于两千五百金维克!这是我们那个妹夫齐觅的大手笔,他是想告诉我们,之前我们全家都瞎了眼,就卡特琳自己慧眼识人,否则的话现在怎么会有这么大份的彩礼呢!”

    卡特琳的大嫂二嫂都扑了上来,摸着那些金指挥说道:“这就是那些人所说的金指挥吧?一张足足抵得上十几个金维克呀,金子也没有这张纸值钱呀!这位妹夫还真是慷慨,彩礼居然拿出了这么多钱,我们谁见过这么多钱呀!”

    这时卡特琳的大哥说道:“今天我们在喜宴上,妹夫亲口对我们说的,要我们明天去基地后勤部报道,以后就跟着一个综合部的副部长叫张远的做助手。”

    “什么?”大姐夫有些吃惊:“齐觅他亲自答应你们了吗?这是真的?”

    卡特琳的大哥满面红光地笑着说道:“那是当然,当时还把张远叫了过去下了命令。而且你猜我们还看见谁了,我们看见那位狮王军的一把手了,程将军!妹夫还把我们向程将军介绍了一下,还把我们的事情对将军说了,将军也是满口答应,我们的事情绝对是板上钉钉了!”

    大姐夫看着这两个傻人有傻福的大舅子和小舅子,内心不禁感慨不已。后勤部的美差哪里是好进去的,而且还是给一位副部长做助手。大姐夫打听过了,现在的狮王基地后勤部部长是由齐觅兼职的,不过齐觅管辖的范围太大,所以所有的事情都是由几位副部长来决定。那个叫张远的综合副部长就是几位副部长的头头,一般不必惊动齐觅的事情他都全盘管理着。现在两个大舅子和小舅子居然是要去给张远做助手,这是哪辈子修来的福气呀!

    大姐夫都特别羡慕他们两个,如果让他去做这个张远的助手的话,他宁可放下生意马上就去。即便是生意以后兼着也要去做,因为这时一个进入狮王基地高层的绝佳机会,油水也是绝对大大的,更何况还有齐觅在后面撑腰,简直就是好的不能再好的事情了!

    这时他们全家人都特别的高兴,卡特琳这才刚刚嫁给齐觅就有了这么大的好处,以后还不知道有多少好事情等着他们一家子呢!所有人都特别的庆幸当初没有硬把卡特琳嫁给那个意托斯的商人,否则的话现在他们就不会是这个成色了。

    他们的父亲还说,现在他出去的时候所有的邻居还有街上认识的人见到他之后都是恭维加尊敬。他们都知道他的小女婿是狮王基地的副首领,这是一件多么让人自豪的事情呀!卡特琳的父亲整个人都容光焕发的,他现在简直就像是来了第二春一样。

    大姐夫心里想到完了,现在他在这个家里的影响力只用了一天时间就土崩瓦解了。所有人以后都不会再对他言听计从,因为以前的时候他是这个家里最有钱也最有权势的人,现在跟齐觅一比,他根本什么都算不上,连齐觅的小脚趾都比不上,真是一朝河东一朝河西呀!

    大姐夫怀着遗憾的心情跟大姐一起回到了家里,他唉声叹气的自己在那儿喝着小酒,闷闷不乐的。卡特琳的大姐看到他这个样子,奇怪的问道:“你怎么了?按理说卡特琳嫁给了一个那么有能耐的男人,我们应该特别高兴才是,怎么你现在却是这个样子?”

    大姐夫叹了口气说道:“你没心没肺的当然高兴了,可是你忘了当初卡特琳的婚事问题上我是反对的最厉害的。而且家里所有人都听我的,卡特琳心里恨我恨的要命,简直就恨不得我赶紧去死。现在她翻身了,难道还有我的什么好处不成?即便是现在我后悔了,想要去给人家献殷勤,人家愿不愿意见我都说不定呢!”

    卡特琳的大姐听了这话之后也知道是这个道理,不过她还是安慰自己的丈夫道:“卡特琳其实不是那么无情的人,我们当初其实也是为了她好。对,她现在是嫁给了齐觅,风光无限锦衣玉食的,可是当初她根本没有说过呀,我们都以为她是要嫁给一个普通的小政务员而已,那样的人一辈子都不知道能不能出头,有什么出息呢!没关系的,你放心,改天我抽时间去跟卡特琳好好谈谈心,我们都是女人还是亲姐妹,我就不信她会把我赶出大门!”

    大姐夫思量了一下说道:“你不能去,你的脾气太直,说不定你俩就会吵吵起来,到时候闹得更加不愉快了。还是我去吧,我直接去找齐觅,跟他好好聊一聊,相信以我的学识和经验,齐觅肯定会对我另眼相看,说不定到时候他会当场给我个官当当也说不定呢!”

    卡特琳的大姐说道:“你呀,就是对权力看得太重,本来之前我们好好经营着运输队,不愁吃不愁穿的多好。可是现在看到老大和老二成了什么后勤部的人你又坐不住了,难道你就不能消消停停的吗?折腾什么呢!就算,我说就算啊那个齐觅答应了你,给你一个小官当当,难道你就不管运输队了去当官去?当那个官能赚几个钱呀,有我们的运输队赚钱吗?”

    大姐夫对她嗤之以鼻说道:“你懂的什么?妇人之见!你知道我想当官的目的是什么,是要赚更多的钱!现在炼油厂那边的情况已经稳定了下来我们给他们送油矿也不过是吃一点人家不要的渣渣而已。可是如果我做了官以后,我们就会有更多的路子,到那个时候所能扩展的路子也多很多!我们的运输队到时候能壮大成什么样子都说不定,我这是以官养商,明白吗?”

    卡特琳的大姐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你的意思是说当了官之后用手中的权力来为我们的运输队开道,扩展我们的财路对吧?”

    大姐夫拍了拍手说道:“你终于开窍了,我们只不过是把生意用权力拿到我们自己的手里来做而已,并不会损害到狮王基地的利益,而且我不会贪污一分钱!明白了吧?”

    “好吧,既然你说的这么有信心,想做的话那你就去做吧!只不过你也不要抱太大的希望,我那个妹妹从小就跟她两个哥哥亲,跟我没有什么感情,而且之前还对我们的怨气很大,我怕你希望越大失望越大,还是别抱着什么必胜的信心,否则自己会吃亏的,知道吗?”

    听到妻子的嘱咐之后,大姐夫点了点头,他有些感动,自己的妻子永远都是站在他这一边,不管他的做法是对还是错。这才是不离不弃,这才是患难夫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