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新世界征途 > 第一百章 神秘的原始人
    狮犬兽群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找了两天根本没有发现它们的踪迹。先前闯进炼油厂伤人的那两头狮犬兽难道是凭空出现的不成?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况且狮犬兽也不可能两只一起行动,因为它们一直都是群居的,而且是很多头群居,那么这样看来,问题有些棘手了,到底是什么原因能够让狮犬兽群没了踪迹就像是突然消失了一般!

    本来齐觅的预估是狮犬兽在戈壁滩上的数量挺多,因为根本分配不过食物所以才窜进炼油厂伤人。如果事实跟齐觅的想法相符的话,那么游弋在戈壁滩上的狮犬兽肯定不少呀!现在天越来越热,也很有可能是因为狮犬兽受不了戈壁滩深处的炎热所以才被迫迁移到炼油厂附近。可是就只有两头狮犬兽,这让李斌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出动了三百人,毛都没发现一根难道就这么回去吗?

    “报告,前方一百八十度范围延伸三公里没有发现狮犬兽的踪迹,再往前就真正进入戈壁滩了,请问……”

    李斌挥了挥手说道:“再探!我就不信戈壁滩外面就没有狮犬兽了,这些东西难道是突然间就出现的吗?要是相信那个还不如去看鬼故事!”他想了一下然后吩咐手下的几名军官:“你们分成左中右三路,分散铺开来进行地毯式扫荡,就直冲着咱们狮王基地这一块,一个狮犬兽都不能再有!随时派人来报告最新进展情况,去吧!”

    给手下人安排好了任务之后,李斌自己则亲自率领了两辆装甲运兵车,直接杀入三公里外的戈壁滩。他要亲眼看一看戈壁滩里现在是什么样子才放心,否则的话这次的任务完成的还是不彻底。尽管戈壁滩里的环境非常恶劣,李斌还是做好了各种心理准备。

    半小时之后,他们就进入了荒凉贫瘠又炎热的戈壁滩,李斌在车顶仔细观察着。由于他们自己生产的装甲车的重机台四面是有护板的,所以并不用担心会突然遭受到攻击。突然,李斌大喊着让司机停车,他看到了非常令人震惊的东西。

    在距离他们几百米的戈壁滩上,居然有一个废弃营地一般的地方。李斌马上叫了几个人的名字让他们跟自己一起下车查看,其他人在车上原地待命,他们五个人呈前三后二阵型向着那个看上去已经废弃了的营地靠了过去。这个营地看上去已经荒废了一段日子了,但是绝对不超过两个星期。因为营地里烧过的炭火痕迹还是很清晰的,如果超过半个月的话,在这荒凉的戈壁滩上,所有的痕迹必然早就被刮没了。

    李斌又从这个营地扎营的痕迹上分析了一下,首先这当然是一个人类居住过的营地,其次则是这些人类居然使用的都是特别原始的工具。难道这些人是原始人不成,最让他感到惊奇的是,他居然发现了用石头做的工具。石器时代?原始人?这让李斌实在是有些搞不懂了,太过于让人震撼了。难道真的还有茹毛饮血未开化的人类在这个世界上生存着吗?他不得而知。

    接下来李斌注意到的是,这个营地生活过的人类数量大约有**十人,最多不超过百人。而且他们当中还有相当一部分的妇女和孩童,这让他感觉很奇怪,这些茹毛饮血的原始人是如何在这个戈壁滩上活下去的?

    这时有一个分散开去的士兵叫到:“副营长,快来看这里!”他的声音特别兴奋和激动,就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似的。李斌便三步并做两步的跑了过去一看,在一个大坑里,明显就是人力挖掘的大坑里,里面有足足十来具巨大的骨架,这……这居然是狮犬兽的骨架,李斌一眼就认出来了!因为之前齐觅和他在研究狮犬兽时见过狮犬兽的骨架图,李斌的记忆力一向不错,所以这绝对就是狮犬兽的骨架!

    可是这些狮犬兽的骨架怎么会到了这些原始人类的营地里呢?难道这些狮犬兽都是这些原始人类打死的?李斌摇了摇头有些不太敢相信这些狮犬兽的毛皮非常厚实,而且行动敏捷,如果拿的是单发步枪的话,恐怕瞄准射击都是非常高难度的,所以他们才要用重机枪来对付它们。重机枪的子弹就像是泼水一般泼出去的,这样覆盖面广,杀伤力自然大了很多。

    狮犬兽们也不是不怕步枪子弹,不过步枪大一枪也就在其身上钻一个小孔而已,根本不会出现什么很大的伤害。况且这些狮犬兽皮糙肉厚的,流血也不会流很多,除非在它身上打上几十枪,也许能够把它射杀。可是这些要人命的幽灵一般迅捷的家伙怎么可能站在那里任由人去射击呢?所以说,重机枪是最好的选择,不过重机枪携带不方便,李斌就退而求其次,让齐觅征用了许多自动步枪来,临时教授了一下士兵们,毕竟自动步枪比单发步枪的效率高多了,四五支自动步枪的火力不见得比一挺重机枪的火力小,而且自动步枪便于携带,这是它最大的优点。

    李斌一伙人在大坑周围看着那些庞大的骨架,他想了一会儿说道:“愣着干什么,难道要我亲自下去呀?赶紧的,下去看看它们的死因所在。下去的时候小心一点,注意下面有什么别的东西出现!去吧!”

    留下了一个士兵帮助李斌一起警戒,其他三个人都下到了大坑里。由于这些骨架的主人距离现在时间最短的至少也死了半个月了,所以这些骨架早都发了臭,臭不可闻。那三个士兵都是用布条把嘴巴和鼻子缠上然后下去的,否则的话如果不这样做,光这强烈的臭味就能够把他们熏晕,更别提还要在下面完成作业计划了。

    十几分钟后,李斌见他们还不上来,便嚷嚷道:“怎么回事,你们在下面抱小鸡吗?速度这么慢还不如个老太太呢,要不要我派人把你们给抬上来?”刚嚷完话三个人就陆续爬了上来,他们的身上都沾满了那些狮犬兽骨架上的烂肉臭肉以及恶臭的油脂,一起上来就差点把李斌给熏个跟头。看着口鼻捂的严严实实的三个人,李斌不禁笑了,他在上面吼他们,他们就上来挨得他近一点臭死他,这还真是报复的好办法!

    李斌也顾不得臭了,连忙问道:“怎么样,怎么样?下面什么情况,那些狮犬兽到底怎么一回事?”

    一个士兵说道:“下面一共有十三具狮犬兽的尸体,全部都是成年狮犬兽,没有幼兽的踪迹。它们都是被一种粗大的箭支射杀的,而且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被毒死的。因为狮犬兽的伤口以内骨架上有很大一部分都是透黑的,说明是被人喂了毒。不过那些杀伤狮犬兽的武器已经被人回收了,所以我们也只能通过猜测来进行对狮犬兽死因的判断。”

    李斌消化了一下他所说的话,然后说道:“你的意思是,那些狮犬兽是被人用很粗大的箭支,上面喂了毒,然后射杀的?”

    那士兵点了点头道:“正是如此,而且我还发现那些射杀狮犬兽的人,他们杀这些牲畜的目的,其实是为了吃肉。那些狮犬兽的骨架当然不是烂出来的,狮犬兽们不可能烂得这么快,所以说,这些狮犬兽其实是这个营地里的人打猎来的猎物,而且还被他们给吃了十几头,这也真是一种奇迹!我们用枪炮对付的猛兽,别人只用最原始的武器就可以把猛兽打回来做粮食,唉,真是感到羞愧呀!”

    李斌却不这么认为:“你先别忙着羞愧,那些使用着各种原始工具的人们如果看到我们的到来,恐怕他们应该感到羞愧才对。不不论他们打狮犬兽有多会打多厉害,我们也不能就那么怕了它们,毕竟我们是狮王军的王牌军队,是整个狮王军最让程将军把注意力转移过来的队伍。”

    说完这话李斌就带着那些士兵回到了装甲运兵车上,运兵车上他们才可以把紧绷的神经完全放松了下来。李斌看着记录满了一页记录本的侦察笔记,眼前突然浮现出那些狮犬兽被人给驱赶得走投无路最后来到了狮王基地的炼油厂,看到人类之后出于饥饿和复仇的心情把人给杀伤了许多。这就是李斌所分析出来的一切,也许分析的这些有可能有一定的偏差,但是大致的方向肯定是正确的。

    现在他们前进的目标当然很明确了,现在附近的狮犬兽群恐怕已经被那些原始人给猎杀光了,那么李斌想追上那些原始人们看一看,这些原始人到底是些什么样的家伙!如果李斌所料不错的话,这些原始人的迁移路线必然是瞄准了另一群狮犬兽的所在。因为看来他们生存下来的粮食就是这些狮犬兽们的肉。

    况且,这些狮犬兽们在他们的武器下根本没有什么反击的能力,那么换成任何人都要继续捕猎狮犬兽用以维持生活。现在摆在李斌面前的问题只有一个以前的时候并没有听说和见过这些原始人,这些原始人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他们就像是凭空出现的一般,难道在沙漠的深处,真的有一些地方可以生养那些人类吗?况且他还听说过,现在狮王军的将军程磊和齐觅他们也是从沙漠中走出来的,不过程磊他们的科技水平跟那些原始人相比绝对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不过程磊他们能够在沙漠深处的绿洲中存活,那些原始人又如何不能呢?只不过可能他们并不是一个地方的而已。

    李斌就这么胡思乱想着,然后指挥着两辆装甲车沿着那些原始人部落迁移的方向慢慢的行进着。他们不敢走的太快,因为怕闹出来的动静太大暴露了他们自己的目标,李斌怕让原始人看见之后会落入他们的陷阱之中。况且他们这次来戈壁滩里是为了查询狮犬兽群的踪迹,发现这些原始人只不过是偶然得之,所以他并不打算打草惊蛇。哪怕是这些原始人是敌非友的情况占了大半,他也不打算现在就把他们给惊动了,毕竟李斌现在是一个合格的军官,而且是狮王军的特种独立营副营长。

    就在他们走了十几公里的路程之后,李斌的望远镜里突然出现了一些变化这里突然有了一些人烟的特征。所以李斌当即马上让装甲车停下,然后他在车顶的重机射击台上用望远镜观察着,前方的一公里外,果然有一个小小的营地,营地里炊烟袅袅,而且还有许多人影在里面忙忙碌碌的。这些原始人选择的营地位置也很好,在他们营地的身后就是一片在戈壁滩上也特别稀有的灌木丛,营地正好是坐落在灌木丛合适纵深处。如果出现什么情况的话,他们进可攻退乐进入灌木丛进行防守,真的是特别有利的地形。

    李斌突然想到,这些原始人在戈壁滩里的警觉性肯定特别强,所以他们必然会安排一些岗哨在灌木丛的边缘处。如果是这样的话,李斌他们这两辆装甲车就算是孤零零的暴露在了原始人岗哨的视野范围内,成为了原始人的靶子。所以李斌马上警觉了起来,赶紧开始观察原始人的岗哨在哪里,对于这些可以击杀狮犬兽的人类,李斌根本不会对它们掉以轻心!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听到了一声“呜”的巨大响声,李斌从声音的源头一看,只见一支巨大的箭矢向着自己飞来。李斌这时神经紧绷,根本没有任何犹豫的把身体往重机台的挡板后面一猫,只听见“梆”的一声巨响,箭矢的头部撞在了挡板上,把挡板撞的颤巍巍晃个不停,李斌看到挡板明显凹进来一个小点,这箭矢的力量简直令他感到心惊。

    他马上就从重机台下到了舱房内,然后指挥着装甲车内射孔前的士兵开始对着刚才箭矢射来的地方进行还击。李斌这是急眼了,任谁差点被射死也会急眼,他更是刚才被那支巨大的箭矢差点把三魂六魄都给吓没了,威力简直太大了,所以根本不管什么暴露目标了,他就马上开始对灌木丛中的原始人进行还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