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新世界征途 > 第九十九章 狮犬兽再现
    “队长,不好了,我们炼油厂不知怎么溜进去了两头狮犬兽,十几个工人都被……唉!”齐觅突然跑进了程磊的办公室里,报告了一个十分令人震惊的消息。

    “什么?!”程磊马上站了起来,那种狮犬兽在他们刚来到这个世界时在银塔城东北的戈壁滩里遇到过,它们十分凶恶可怖。不过在狮王中队的强火力打击下,很轻松的就解决了几头狮犬兽,然后其他的狮犬兽也就不敢在招惹他们了。

    现在狮犬兽居然窜进了炼油厂里,而且咬死咬伤了很多工人,这可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这些一直在沙漠边缘戈壁滩的猛兽怎么会突然跑到人群密集的地方呢?难道是出现了他们没有发现的事情吗?

    程磊马上问道:“炼油厂的保卫力量哪里去了,怎么会任由狮犬兽伤人?”

    齐觅有些无奈地说道:“炼油厂的治安保卫处的士兵们都只有些轻武器,步枪什么的,对那些皮糙肉厚的狮犬兽造成的伤害和威胁很小,所以……”

    程磊的眉头皱得很深:“那两头狮犬兽呢,怎么样了?”

    齐觅吐了口气说道:“已经被猎豹步兵团临时调集去的重机枪和反坦克火箭炮给杀死了,不过我觉得我们不能这么就放过那些狮犬兽了。炼油厂附近肯定还有狮犬兽群在虎视眈眈,如果我们不能尽快把那些狮犬兽全部清除掉,恐怕会对工厂里工人们的信心打击很大。”

    程磊点了点头道:“是啊,要把损失做到最低。伤者一定要好好救治,如果狮王医院治不好的,就送去大恒城进行治疗,不能耽误伤情。另外死者和残疾者全都要按照我们狮王军因公牺牲的补偿条例,不能让工人们的家属们寒了心。另外一定要好好安抚家属们的心情,不要出现什么别的事态。”

    看到齐觅点头答应了之后,程磊又说道:“还有,现在一直在银塔城进行封闭式训练的狮王独立营训练的应该有一些成果了吧?那就拉出来看看吧,你马上派人去通知周恒和李斌,让这两个小子在五个个小时内率领独立营回来,就说我要检验他们的训练成果!”

    齐觅笑着说道:“我还以为你把这两个小子给忘了了,没想到你算盘打的还真精,而且真忍得住。就算是跟巴伦欧人打大阵仗的时候你也没把他们拿出来用,现在居然用上了,而且还是用来打狮犬兽的,要是他们知道了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了!”

    程磊脸上一副生硬的桀骜不驯的神色,瞪着眼睛说道:“那当然是该笑啦!这么难打的一场仗,我能派他们去打,他们难道不该偷着乐吗?那些狮犬兽,你,我都知道,可都不是些好惹的主儿。要不然当初咱们遇到的时候又要用车载重机又要用那个那个喷火器的,那都是被它们的实力给吓的。难道你敢说当初第一次见到它们,你不害怕吗?你敢说吗,敢说吗?”

    齐觅被他一下就逼到了墙角里,挥着手扑打着程磊:“好好好,我不敢说不敢说行了吧?现在唯一要确认的是,我们那些车载重机的杀伤力虽然跟现在我们用的重机枪差不了多少,可是现在的重机枪灵活机动能力差了一点,这个会不会成为对付狮犬兽的不确定因素。还有,那就是当时我们杀狮犬兽的时候,那些畜牲是被重机打死的呢还是被火焰喷射器烧成烤肉的呢?这个也是一个疑问。”

    程磊静静地,微笑着听完他的话,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说道:“你问的那些我都不知道。可是我知道的唯一一点,现在的狮王军是连万余人的巴伦欧大军都能打败的军队,区区几只,几十只狮犬兽,难道还料理不了?笑话!齐觅,还是那句话,你唯一的缺点就是想的太多,胆子太小,如果你再多一些胆魄的话,想必现在的狮王基地首领就是你,我早就退位让贤了!”

    齐觅忙摆着手说道:“别别别,您老可千万别这么说,我就是一个专门对着琐事兴奋的人。您那副担子太沉了,我可挑不动,您还是只让我管琐事就好!谢了您呐!”

    程磊噗嗤一下就笑了:“你看看你那点小胆儿,我就这么随口一说看把你给吓的。怎么,我这个职位难道就这么膈应人?怎么说也是一城之主啊!你就算是不想做也用不着那样吧!”

    齐觅刷刷刷的在程磊的办公桌上写了几张纸,有一份是对独立营的调令,另外两份则是安置伤员和安置死者的。平时都是这样的流程,齐觅把事情给程磊报上来,程磊做出决定,齐觅再把事情安排下去。如果有大事的话,那就再加上郑彬他们三个一起商量,商量好了以后再由齐觅把命令下达下去。

    由于齐觅现在的职务是狮王基地副首领,他在狮王军里并没有职务,故而他在开具调兵之类的命令时必须用上程磊的印章或者郑彬的签字和印章。不过这样也让他感到身上的担子轻松了不少,至少他侧重于狮王基地这边的事务,而郑彬则是侧重于狮王军的事务。程磊呢,肯定就是全盘都抓了,所以齐觅才对程磊说的把位置让给他嗤之以鼻,因为他自己知道自己整天有多么的累,当然也能衡量出程磊会有多累,齐觅觉得做程磊这个位子就只有累成狗的份,所以他还是别当狗的好!

    周恒和李斌在接到指挥中心签着程磊的签名和印章的调令的时候,心里特别的兴奋。因为他们在银塔城里训练了几个月快半年的时间了,现在到了检验他们训练成果的时候,他们怎能不兴奋呢?况且他们现在已经把独立营给训练成了一支兵员素质和战斗素养以及所有的技能都特别熟练的士兵,虽然说相对于当初李长城告诉过他们的那种标准的特种兵还有一些差距,可是现在也算是一支颇有战斗力的侦察部队了!

    周恒和李斌都很有信心,他们的独立营现在已经可以在任何时候跟任何敌人一战,而且不会比任何一支部队弱。因为他们这几个月来根本就是透支了一辈子的精力和体力,拿着李长城专门为他们提供的特种兵技能和心态训练的要领手册,一项一项逐一进行训练。每天只睡五个小时,就连吃饭的时间都是在训练,这也让独立营的所有士兵们磨练出了钢铁一般的神经。

    可是当他们看到他们所要去的地方的时候,周恒和李斌两个人就都笑不出来了。周恒鼓着两个金鱼眼奇怪的说道:“上面这是什么意思,我们不是特种部队独立营吗,这是要干嘛,调遣我们去工厂当保卫人员吗?难道花费了那么多精力和时间,还花费了那么多财力物力。为了真实的体验各种战争环境我们还来到了银塔城,在他们有小山和水流树林的地方进行训练。难道我们不是用来对敌人进行致命侦察或者发动致命一击的吗?”

    周恒这一系列的吐槽也正是李斌想要说的,他们两个都一样,肚子里都有满肚子的牢骚和疑问。不过还是那句话,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再大的疑问也比不上执行命令重要。虽然周恒和李斌的心里都颇为不满,不过他们当然不会对底下人说些什么,而是不折不扣的执行命令。因为这是一个军官必要的素养,如果连这个保密的素养都没有,那么这个军官不做也罢!

    程磊给了他们五个个钟头,他们只用了两个半钟头就到达了狮王基地,而且在十五分钟的时间里完全投入进了石油矿场和炼油厂之中。这时齐觅已经在炼油厂里等候多时了,他看着由于长时间超远距离的高透支运动之后的周恒和李斌以及他们的士兵们,心里生出了一丝丝欣赏,虽然这些独立营的士兵还不算是对于各种战术动作达到了非常特别精通的程度,不过只看他们现在的耐力和毅力就可以完全看得出他们之前的认真训练和付出的心血。

    齐觅过去拍了拍周恒和李斌的肩膀,颇有深意的笑道:“你们两个小子,怎么现在已经心生怨愤了吧?以你们手下士兵的能力,居然要你们来工厂里进行保卫工作,这不是杀鸡用牛刀嘛!你们是不是这么想的?就算是这样想的我也不会怪你们,因为你们确实应该这么想,如果换成是我也会这么想。只不过,事发突然,是我们狮王军的总司令程将军发布的命令让你们回来的,就是为了检验一下前面那么一段时间你们的训练成果!”

    “今天上午,就在这里,我们所站的地方,炼油厂突然窜进来两头狮犬兽,在我们这个位置吃掉了两名炼油厂工人。咬死了五个,咬伤了十几个。如果不是猎豹步兵团的援助及时的话,恐怕它们会造成更大的伤害。这都是我们军人的失职呀,如果我们早就部署好兵力的话,恐怕根本不会有这么多死伤,你们说说,我说的对不对?”

    周恒和李斌都纷纷点头称是,齐觅又说道:“调你们回来,其实根本不是让你们对炼油厂和石油矿场进行保卫工作的,至少不全是。现在我代表我们狮王军总司令程将军发布命令,由周恒带领两百人分别对石油矿场和炼油厂进行全方面的保卫工作,李斌率领剩下的三百人深入东边的戈壁滩,对戈壁滩的狮犬兽,至少是在狮王基地这边的狮犬兽进行清剿,而且是彻底的清剿!”

    周恒带着人去布置防御了,李斌则留下听取齐觅对他的嘱咐:“三百人虽然不少,但是也不多,在戈壁滩里只要有些许疏忽恐怕就会出现大的损失。所以你必须要对士兵们负责,当然如何负责就是需要你自己来进行谋划了。至少现在该怎么去打仗是用不着我来教你的吧?”

    李斌马上行了一个军礼,说道:“将军,我一定遵照您的命令,对戈壁滩里的狮犬兽进行毁灭式的打击,努力不让一只狮犬兽漏掉!不过……我们的交通工具方面……”

    齐觅笑着说道:“我就知道你会问这个,交通工具早就给你们准备好了,我临时从汽车制造厂调集了二十辆新型装甲运兵车来,每辆车都能装载十五名士兵,这些装甲运兵车可是头一批生产出来就给了你们了,你们要好好使用,还有我也征用了十辆新型皮卡汽车供你们运输物资。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你要注意一定要让皮卡汽车走在队伍的中间,因为那些装甲车能扛得住狮犬兽的攻击,可是皮卡汽车却扛不住,明白了吗?”

    李斌点头道:“谢谢将军为我们想的这么周全,我一定好好干,绝不辜负将军对我的期望!”

    独立营在炼油厂休整了一天之后李斌就带队出发了,茫茫的戈壁滩上,也不知道那些狮犬兽在什么地方。不过李斌非常有信心,因为他就是带侦察连出身,而且现在的独立营又是特种侦察营,所以对于他们来说,侦察出那些怪兽的踪迹只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根本没有技术上的问题。

    李斌坐在装甲运兵车的车顶上,对周围的地理地貌以及其他所有的情况进行着细致的观察。在地面上,距离车队不远的地方还有一些士兵在进行着搜寻,他们希望能够发现搜寻到一些蛛丝马迹,是否能够找到狮犬兽的蛛丝马迹。虽然他们发现了许多风干了的粪便和骨架之类的,不过这对于他们的行动来说根本没有什么用处。因为他们现在急需要找到的是活着的狮犬兽的位置所在,可是现在看来那两头攻击炼油厂的狮犬兽就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一般。

    可是据齐觅搜集来的信息,那些狮犬兽可都是部落群居形式存在的。它们多则几十头,少则十几头的在戈壁滩上生活着,专门捕猎一些生活在戈壁滩上的其它动物,比如沙羊,戈壁狼还有其他很多动物。而且这些狮犬兽的耐力非常强,它们可以半个月不吃东西而不至于饿死,还有就是这些狮犬兽在实在没有猎物可以捕杀的时候它们还会去吃草来维持生计。

    这也是它们为什么拥有着那么大的体型而又能在荒凉贫瘠的戈壁滩上生存下来的原因。齐觅还曾经查过它们为什么不到水草丰盛猎物繁多的草原上和森林里生活,最后查到的原因很简单,狮犬兽曾经是烈日联邦一个很大的动物族群。可是在一百多年前烈日联邦还是封建王朝的时候,突然刮起了一股驯养狮犬兽的风气。那时候的烈日封建王朝非常兴盛,所以国内的贵族地主大户无数,这股风就是被他们给带起来的。

    到了后来就连当时的封建王朝的皇帝都迷上了驯养狮犬兽,在他看来狮犬兽威猛又雄壮,非常符合皇帝的气质。所以在接下来的十几年时间里,狮犬兽被捕了无数,而被捕捉到的狮犬兽都不会进行交配,这是狮犬兽的一种特性,所以烈日联邦的狮犬兽急剧减少,最后差点灭绝了。到了后来,一小撮仅存的狮犬兽迁移到了最东方的沙漠边缘,成为了这里的霸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