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新世界征途 > 第九十六章 表哥
    这时那个声音的主人——一个五大三粗,一看就是富贵人家出身的中年妇女走了出来。这时曾海鹏忙迎了上去:“不是让你在家里老老实实呆着的吗?你怎么出来了?这里有我们海泉老弟就已经够了,你出来插一杠子干嘛,快回去吧,回去吧!”

    曾海鹏看上去也有些怕这个五大三粗的女人,这个女人正是曾海鹏的妻子,因为听说了周老板居然又来谈判,而且一点赔偿都不愿意出,所以她急着跳着脚跑出来了。曾海鹏对于她突然出现有些无奈,因为之前他早就嘱咐她千万不要出来,因为就她那张大嘴巴还不知道会说出什么浑话。

    不过曾海鹏转念一想,她这么出来闹闹也不错,到时候周老板的店兑给他们曾家之后,他也有足够的筹码去争得更大的利益。这时曾海泉对那女人打招呼道:“原来是海鹏嫂子来了,嫂子快请坐吧!”曾海泉听出了这个女人话中有话,她的表哥是谁呀,居然能够让她那么有底气!

    曾海鹏的老婆当仁不让地坐了下来,问道:“那个姓周的呢,怎么没看到他的人影?昨晚我已经去找了我表哥了,他对我拍着胸脯保证了肯定会为我们主持公道!这个姓周的简直欺人太甚了,难道以为我们曾家人真的没有办法收拾他不成!”

    曾海泉有些懵了,又问道:“嫂子,请问贵表哥是?”

    曾海鹏的老婆趾高气昂地说道:“我表哥说出来能把你们吓死!我还是不说了吧,海鹏他一直不让我说出我表哥,就是怕给我表哥造成什么影响。不过你们放心,今天那个姓周的不给我们一个合理的交待,我马上告诉我表哥,他肯定会为我们曾家主持公道的!”

    曾海泉听她拐着弯的不想说,也就不问了,而是又对她说道:“嫂子不必这么激动,其实就算不找您表哥,单凭我们曾家人的实力也能够让他们姓周的在狮王基地没有任何活路!不信你看看,黑白两道的人都来了,我就不信这姓周的还能翻天不成?”

    这时突然一个声音从门口传了过来:“姓周的翻不了天,我看你们姓曾的要翻天!还有没有王法了!你曾海泉居然连警察带流氓都搬出来了,你还想干嘛!”

    这个声音曾海泉是很熟悉的,熟悉到这轻飘飘的几句话就差点让他尿了裤子!曾海泉赶忙站起来转过身,门口站着的正是一个身穿蓝色警服,戴着少校军衔的警察。这时饭馆里的所有警察全都立正站好对少校敬礼,因为来的人正是他们居民区警察局的局长厉永治。周老板正站在厉永治的身后,连他自己都觉得像是做梦一般,因为那个勤务兵的一张纸条就让厉永治急哄哄的赶了过来。

    厉永治冷冷地看着曾海泉,说道:“曾副警长,我怎么没听说过你居然还有这一手,强取豪夺老百姓的家产,而且该找了这么多手下和地痞流氓来坐镇,真有你的啊!难道你以为这居民区里你能一手遮天不成?”

    曾海泉简直都快哭了,他怎么也想不到周老板居然能够把厉永治给请来。这样看来,那个大头兵给周老板的那张纸条的效用居然如此之大,能够让厉永治不分青红皂白就开始对他开炮。曾海泉哆哆嗦嗦地说道:“局长……其实不是您想的那样,他……他欺人太甚,毁坏了我们曾家的名声,所以我才……”

    厉永治吼道:“我看是你们欺人太甚才对吧!居然打着退婚的幌子想要直接把人家安身立命的产业给谋夺了去,还有什么是你们不敢干的!曾海泉,你给我把你的军衔警徽摘下来,回局里听候处置!”

    曾海泉的心里一个哆嗦,本来以为厉永治发发火也就算了,可是居然能让他把军衔警徽摘下来!事情难道严重到了这个地步不成?他忙对厉永治说道:“局长您消消气,这个事情我不管了,还请您收回成命,我永远对您忠心耿耿的……”

    厉永治斜了他一眼:“怎么着,你想让我派人替你做吗?今天的事情可绝对不是小事情,告诉你曾海泉,就算是你听话,也不知道能不能过得了这一关呢!”曾海泉听了这话就知道这次的事大了,马上灰溜溜的把警徽军衔摘了下来,然后回警察局去了。走的时候他连看一眼身后那些曾家人都没看,因为他已经够失魂落魄的了。在他的心里那些曾家人加在一起也不如他的副警长身份重要。

    厉永治这时走到了那个勤务兵的跟前,满脸堆笑说道:“李老弟,就这么一点小事而已,你怎么还亲自来了?只要派人来告诉我一声就好,难道我还处理不了吗?”

    勤务兵笑道:“我不是怕厉局长您为难吗!所以我就自己过来了,这些什么曾氏家族的人还真够厉害的,我差点被他们给打出居民区去!难道现在居民区里的治安状况就是如此吗?厉局长,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可会直接如实上报的!”

    厉永治忙说道:“不不不,李老弟,其实我们居民区的治安状况还是不错的。这次只不过是我管教不严,没有察觉到手下的副警长为非作歹而已。不过李老弟你放心,我以后一定明察秋毫,绝对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我保证!”

    勤务兵笑呵呵地说道:“厉局长在上面的口碑一向很好,希望你要好好查一下你手下那些人。连带着居民管理局贝利手下那帮人也一块查一下,然后向上面交一个详细的报告。今天的事情就算了,不过仅此一次下不为例!还有,一定要照顾一下这位周老板,他可是我们上面非常看重的!”

    这时厉永治悄声问道:“这次是将军派李老弟来的吗?”

    勤务兵摇了摇头:“是两位夫人派我来的,最近我换岗,一直在为两位夫人跑腿。”

    “哦……”厉永治脑子里飞速的旋转着,难道这个周老板跟那两位夫人有什么亲戚不成?

    勤务兵呵呵笑道:“厉局长你就不要胡乱猜了,该让你知道的一定会让你知道,你不该知道的还是不要知道的好,明白吗?”

    厉永治马上点了点头,示意他明白了。眼前这位年轻的小伙子跟厉永治也是老相识了,他是程磊的勤务兵之一,也是程磊最为贴身的士兵。以后这位勤务兵的前途可说是远大的很,因为有程磊这个后盾,不管在什么部队里都会如鱼得水,厉永治觉得他甚至不会比自己以后的成就低。

    而勤务兵交给周老板给厉永治带去的纸条,正是程磊的一份手令,这份手令上签着程磊的名字,并且盖着他的印章。上面写的内容是:见此手令如见程磊,狮王军以及狮王基地所有人必须服从命令。这份手令其实是程磊给青兰和西玲的,这次被勤务兵带出来使用也是青兰和西玲交给他的。

    这时曾海鹏的老婆不让了:“你们是什么人,居然敢在我们家里逞能!周兴,今天你不给我一个合理的答复就别想出这个门!”

    厉永治正跟勤务兵聊的火热,曾海鹏的老婆突然来了这么一句,彻底把厉永治给惹怒了,勤务兵小李也把刚才曾海鹏老婆的嚣张跟他描述了一下,厉永治更加怒不可遏,指着曾海鹏的老婆说道:“你不是上面有人吗,你表哥不是很厉害吗?那就把他叫来,我倒要看看这位传奇人物到底厉害到哪里去了,居然在这狮王基地里还就盛不下他了!”

    这个时候曾家的那些族人和被曾海泉请来的几个都开始慢慢静悄悄的向外面溜去。因为厉永治的到来把他们之前的所有信心都给打没了。他们根本不知道那个年轻的士兵还会有什么后手。不过有没有后手也不重要了,因为光是厉永治自己在居民区里那就是跺跺脚晃三晃的主,他们怎么可能还有信心斗得过周老板呢!

    那些人都往外退的时候,厉永治当做没看见的样子,因为他也不想牵扯太多人。尤其是曾家人大部分都是些平民老百姓,他也不想让人说他自己欺负老百姓。因为众口悠悠,哪怕是你做的再好也会有人认为不好,尤其是他这个出力不讨好的警察局长。

    曾海鹏一个劲的给那些要偷溜的曾家人和地痞流氓使眼色,可是他们就像是没有看见一般集体无视了。而且他们还根本就像是没事人一样慢慢的挪动到了饭馆的大门口,然后又慢慢的挪了出去。出去以后这些人无一不扶着外面的墙壁拍一拍自己的胸口,因为刚才被吓得心脏都快跳出来了,很快跑吧,不然的话如果厉永治真的追究起来,他们可是一个都跑不掉。如果现在能跑掉了说明厉永治没有想把他们都一网打尽,即便是他有那个想法,这些跑掉的人还有死不承认让他们没办法的机会。

    曾海鹏的老婆听到厉永治点名让她把她的表哥叫来,她立刻怒了:“你就是那个警察局长是吧?警察局长有什么了不起的,难道你还不属于居民区了不成?”说着她就派人去请她的表哥去了,本来厉永治不想把事情闹得太大,因为这里毕竟是在居民区,他自己的管辖范围内。可是现在看来这个女人是真的不依不饶了,如果厉永治示弱的话,恐怕会让勤务兵小李瞧不起,到时候只要小李在程磊面前说他一句坏话,或者小李在两位夫人面前说了坏话,然后从枕边风传到程磊耳朵里,恐怕他厉永治就没有那么自在了!

    厉永治便铁了心想要看看那个女人的表哥到底是谁,然后能把他表哥拿下是最好的。即便是他没有那个能力拿下她表哥,他的身边不是还有勤务兵小李嘛,勤务兵小李手上的那一纸手令在狮王基地里简直就是尚方宝剑,见手令如见程磊,程磊之命谁敢不从!

    勤务兵小李这时也是稳坐钓鱼台,他一边喝茶一边抽烟,嘴里还在吆喝着:“这茶水都喝的没颜色了怎么还不给换换茶叶,这么没眼色呢?我吃饭不给钱是怎么着?!”说着就从口袋里拿出一张五百面额的狮王元拍在面前的桌子上。

    五百面额的狮王元虽然发行了,可是使用的人不多,也只有那些确实有钱的人才会使用。因为五百面额的狮王元相当于十几个金维克,试问有什么人没事拿着十几个金维克去饭馆吃饭的!一个金维克在普通饭馆里都能开十桌席面了,一张五百面额的狮王元足够一个普通的人家娶亲的酒席以及其他所有费用了!

    现在勤务兵小李居然拍出了一张这么大面额的狮王元出来,曾海鹏这才觉察到,这次的事情可能真的有些坏事了。因为能够一把拿出这么大面额狮王元的人太少了,在居民区里除了那些当官的,几乎根本没人有这份实力。这样来看,这个大头兵果然不是善与之辈!

    其实这张五百面额的狮王元是青兰和西玲给小李的活动经费,专门用于这次拯救周老板行动的花销。不过通讯兵小李却基本上没有花到这些钱,所以现在才拿出来让对方看看,看看他是不是一个普通的大头兵!

    这时曾海鹏的老婆见那个去请她表哥的人迟迟不回来,便非常恼怒,她指了指厉永治他们三个,意思是让他们有本事别走,然后她就亲自坐着那车去找她表哥去了。厉永治的心里不禁叹了口气,谁摊上这样的表妹简直就是上辈子没有积德呀,这简直就是把她表哥往火坑里推呀!如果她的表哥能够嗅觉灵敏一点,不要被她所蛊惑,而是坚定立场不要动摇,那么对她表哥来说是最好的结果。不过看起来她的表哥也不会是什么好东西,因为光看这个女人那副天老大她老二的样子,就能想象出她表哥的样子来!

    她的表哥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否则的话怎么会教授的自己表妹如此的无礼而且讨人厌!她简直可以让人误会到这狮王基地就是她们家开的,而且所有人都欠她们家的,如果不想让别人在这里了,就能一脚把人家给踢出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