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新世界征途 > 第九十五章 把他们赶出去
    周老板被他这么一问,有些不知所措的望着勤务兵,他已经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勤务兵的身上,勤务兵可以说就是他最后的救命稻草了。可是勤务兵酒足饭饱之后还在那儿剔着牙,一边喝着茶水解渴,根本没有理睬周老板焦急期待的心情。

    周老板有些急了:“那个……军爷,这位曾副警长问话了,您看?”

    勤务兵抬起眼皮打量了曾海泉一眼,说道:“你就是曾家派出来的说了算的人了?那你就说说吧,想解决这个事情的话是什么章程?其实我觉得吧,退亲这个事情确实是周老板这边不应该,可是话又说回来了,强扭的瓜不甜,我看这事还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吧,毕竟传出去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别被人笑话!”

    周老板一开始听勤务兵的意思居然是在替曾海鹏他们说话,一颗心马上提了起来,当他听到后来才感觉这个勤务兵说话可真有深度,这么先扬后抑的。先是给曾海泉他们戴了一顶高帽子,然后又说他们再闹下去脸面无光,等于是劝他们不要再计较这件事情了。

    不过曾海泉还惦记着周老板的糕点店呢,怎么可能如此轻易地算了呢?而且他眼前这个大头兵话里话外对他一点也不敬重,他虽然是个警察,可是毕竟还有军衔在身,怎么说也是一个中尉,眼前这个一等兵居然一点也不把他放在眼里,说话的语气里还很有一些瞧不起他的态度,这让他实在是怒火中烧。

    他曾经接触过不少来居民区胡闹的这种瞧不起警察的狮王军士兵,不过后来都让他们尝到了苦头。毕竟他是手握实权的居民区警长,那士兵就算再厉害怎么可能在他的地盘上讨得了好呢?况且就算是士兵的上司知道了,他们也说不出什么,毕竟士兵是在居民区里闹事,而且他们都是以士兵身份冒犯军官身份,当然不可能被他们的上司支持。

    更何况这些个士兵们都是些大老粗,根本不被他们的长官所喜爱,所以很多时候都是被曾海泉收拾一顿灰溜溜的走掉而已。这次周兴居然不知道从哪里淘换了这么个宝贝来,说起话来居然敢如此嚣张,这也让曾海泉十分兴奋,如果这个大头兵敢耍无赖的话,他就派人直接毒打一顿扔出居民区!

    通讯兵却不急不躁地说道:“曾副警长,怎么不说话呢?你怎么也得有所表示,我们才能继续谈下去,否则的话我就认为你这是要和解了的信号了?”

    曾海泉忙说话道:“其实想解决这个事情也非常简单,那就是周老板必须为这个事情向我堂哥曾海鹏,以及我们曾家族人道歉,你们看合理吗?”

    通讯兵笑道:“合理,当然合理!周老板,去,快去鞠个躬道个歉,咱们走了!”周老板当然没想到天底下居然有这么好的事情,一时间实在是没有反应过来。不过通讯兵却在桌子底下踢了他一脚,他连忙回过神来就要去给曾家人道歉。

    这时曾海泉忙摆手道:“慢着,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既然道歉的话,那么就得拿出一点诚意来吧?所以嘛,我们曾家在这居民区里一向面子也不小,更何况这次你们把我也逼得出面了。所以吧,周老板,你那个糕点店就不要再开了,我给你点钱,你把店兑给我们曾家好了,这是对我们曾家最好的致歉方式。当然,以后曾家人不会再因为这个事情去找你的麻烦,否则的话我曾海泉第一个翻脸不认人!”说完这话曾海泉还看了曾海鹏一眼,那意思很明显,让他不要轻举妄动。

    曾海鹏和其他曾家族人也都连连称是,并且纷纷对周老板说道:“周老板,我们曾家的这个条件可不算过份。这还是看在这位军爷的面子上才饶你一把,否则的话我们根本不会放过你!你就答应了吧,这样一来大家也都省心!”

    周老板内心简直怒不可遏,这些家伙嘴上说的好听,好像是多么便宜了自己似的,可是他们居然想把自己唯一的产业,也是祖传的产业给吞没掉。虽然那个曾海泉说了,给他钱把店兑过来。可是周老板当然清楚他们也就是意思一下而已,给的钱恐怕还不如糕点店价值的十分之一甚至百分之一。曾海泉也就是给这么个由头而已,这样可以说明这店不是他们强夺过去的而是买过去的,以后谁都不会也不能说些什么,简直打的一手好算盘!

    曾海泉见周老板不说话在那儿思考,便说道:“周老板,你还在犹豫什么呢?难道你觉得自己能够跟我们曾家抗衡不成?”曾海泉的眼里带着鄙视的神色,他觉得周老板被他这么一吓唬之后,肯定不会再有所反抗,不过周老板的脸色非常不好看而且有些发狠的样子,难道逼得他有些过份了?

    这时周老板已经被他们给气的说不出话了,没等周老板说话,勤务兵已经开口了:“其实我看这个饭馆的生意也算是不错,这样吧,你们曾家再加一点,把这个饭馆加上,我让周老板把糕点店兑给你们怎么样?”

    曾海鹏一时气噎:“你……你这是不想谈了对吧?难道真的想逼我们曾家出手不成?”他听了这话当然反应最大了,因为这个饭馆是他自己的,也是他父亲一手开起来的,就算是勤务兵只是嘴上那么说说他也感觉受不了。

    勤务兵手一摊说道:“你们看看,我刚一提这饭馆的事情,这位曾老板就不干了,可是你们还口口声声要把糕点店给你们兑过去,周老板怎么可能好受呢?这毕竟是人家几十年的产业,谁家的产业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哪个不是一砖一瓦打拼来的?所以说嘛,这么一个小事情要人家一个糕点店,过份了吧?”

    曾海泉这时让勤务兵把他说的有些急眼了,因为勤务兵所说的一切都头头是道而且非常有道理,他根本没法反驳人家。不过曾海泉哪里是能够被说理说怕的:“你这个大头兵管事不少呀,我还没问问你,你算哪里的一根葱,居然敢来管我们曾家的事情!奉劝你赶紧滚出居民区,否则的话我可不客气了!”

    勤务兵点上一支烟,越发翘起了二郎腿:“我说这位曾副警长,难道我说句公道话都不行了?这个居民区是你家的吗,你说让我走我就走,是不是有些太霸道了?”

    曾海泉冷冷地说道:“你可以这么认为,这居民区就是我们曾家的地盘,我说让谁走谁还就得走!想在居民区里跟我们曾家对着干,你也不看看你扒了几碗干饭!”

    随后他又语气一软说道:“这位兄弟,你我都是吃兵饭的,说句诛心的话,今天吃了饭,明天说不定就吃不上了。所以嘛,我劝你还是识时务一些,周老板给你什么好处,我出两倍的价钱,你看要的不?”

    周老板听到曾海泉要收买勤务兵,顿时急了:“军爷你不要听他的,他们曾家一向霸道得很,就算是承诺了给你好处也不一定能兑现的……”他实在是怕那位勤务兵得了好处就把矛头调转过来指向他,那样的话他可就真的没有任何救命稻草了!

    勤务兵对他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说话,然后对曾海泉说道:“很抱歉,曾副警长给的好处我可真不敢要,说不定就是从哪里搜集来的民脂民膏呢!这么说吧,曾副警长,今天这个事情我管定了,不然咱们就去基地法庭打打官司试试?”

    曾海泉一听到这大头兵要跟自己去基地法庭心里就有些慌了:“去基地法庭做什么?难道我堂堂居民区副警长,还处理不了居民区的这点小事吗?今天这个事情周老板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否则的话就算是糕点店兑不过来,你也别想再开下去了!”

    然后他又一指勤务兵说道:“你是哪个部队的?我要找你们长官对话,我倒要看看,这不年不节的,你为什么能跑出来还跑到居民区来捣乱!难道现在狮王军没有军法了吗?你这种兵就得关起来禁闭才能让你想事!”

    他这一番又是夹枪带棒的话让勤务兵直接笑了,勤务兵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纸交给了周老板,然后在他耳边耳语了几句,随后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就放心大胆的去,别害怕,他们不会怎么着你的!”

    周老板还有些犹豫,因为勤务兵让他去找的人简直太让他意想不到了。不过看着勤务兵那副坚定的样子,周老板又不得不信。就算是真的不信,他也得去试试,因为他根本没有别的办法没有第二条路了。

    曾海泉他们看到周老板要走,虽然有些焦急可是却没有理由拦着他。勤务兵却还是大大咧咧地坐在那里,意思很明白,他是不会走的,他一直奉陪到底。曾家的众人便也都坐了下来,曾海泉开始调兵遣将,他先是派人把自己手下的十几个警察叫了来,然后又调集了周老板糕点店附近的好几个有名的地痞流氓。

    他就是为了等周老板回来的时候让他看看,不管****白道,他曾海泉都有能力让周老板的春天糕点店关门大吉。其实很简单,他只要让手下的警察们天天过去找麻烦,然后那些地痞流氓也见天让周老板不得安宁就可以了。周老板的糕点店在这双重打击之下如果能继续开上一个月,曾海泉就能把他佩服的五体投地!

    勤务兵看到曾海泉在那儿调兵遣将,也不说什么话,只是像看小丑表演一般看着他。曾海泉手下的警察们却都很义愤填膺的样子:“老大,这个大头兵是什么来路,在这儿像是在他的地盘上似的!老大,我们跟他们当兵的打架打的也不少了,您发句话,我们把这小子揍得连他妈都不认识他!”

    曾海泉其实也特别想这么做,只不过他实在有些摸不清楚这个大头兵的底细。因为看起来这个大头兵一点点慌乱的迹象都没有,而且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他实在是有些投鼠忌器,哪怕但凡这个大头兵稍微有些没底气,曾海泉看在眼里之后都会直接派人把他赶走。即便是不打他吧他赶走就好,只是现在他根本没有任何底气这么做。

    曾海鹏这时悄悄的对曾海泉说道:“这个大头兵我看也就是虚张声势而已,如果他根本没有什么本钱的话,把我们曾家人唬了这么久,我们还不敢把他怎么样。这要是传出去的话,恐怕所有人都会笑话我们曾家,更会笑话你呀,怎么说你也是咱们曾家的中流砥柱,就这么被一个大头兵唬住,不是太好吧?”曾海鹏这是在激曾海泉的将了,曾海泉听了他的话之后脸上的肌肉也抖动了几下,他其实心里也是这种想法,可是他却不能明说。现在被曾海鹏给说了出来,他更感觉脸上无光了,他有些烦这个堂哥曾海鹏,这个家伙是想把自己架上去跟那个大头兵干,然后他好坐收渔翁之利呀!算盘倒是打得很精,可是曾海泉怎能如此傻呢?

    “欺负人欺负到我们头上了,姓周的算什么东西!还敢找上门来了,不答应我们的条件,我就找我表哥把他们全家都从基地赶出去!”一个洪亮的女声从里面传了出来,完美的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就连勤务兵本来在欣赏窗外风景的注意力也被这个声音给吸引了过去,这话简直太厉害了,如果不服直接赶出去,她表哥在狮王基地该是多么位高权重呀!

    勤务兵都有些怀疑自己耳朵听错了,难道这个声音的主人,她的表哥是程磊或者郑彬又或是齐觅不成?他们三个是狮王基地最有权力的人,如果非要再加上几个那就只有狮王军的那些团长们了。不过也没有听说过有谁的表妹是在居民区里住的,难道是自己孤弱寡闻了?这怎么不管到了哪里都能冒出来如此能装B的人呢?又是族弟是狮王基地警察局的大人物副警长,又是她表哥是什么能把人直接从狮王基地赶出去的人!狮王基地也只不过才建立起来两年的时间,怎么什么污七八糟的人,乱七八糟的事情都有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