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新世界征途 > 第九十四章 帮你解决麻烦
    “梆梆梆”,周老板突然听到了敲门声,本来因为今天发生的事情他早早的就关门歇业了。可是现在是谁在敲门呢?难道说曾家人又找上门来了?不对呀,他们不是说明天必须给他们一个答复吗,现在怎么可能再次打上门来,况且曾家人如果来的话肯定会砸门而不是敲门了。

    那么这又会是谁呢?周老板的内心忐忑不安,他实在是不想去开门,可是敲门声一直在响而且不疾不徐的很沉得住气。周老板轻轻地走到门边上听了一下,他发觉外面根本没有什么交谈的声音,说明外面很可能只有一个人,而且这敲门声还是不急不慢的,说明外面的人很沉得住气。

    周老板已经有些沉不住气了,他咬着牙把门打开了,开门之后发现外面是一位穿着军装的军人。周老板来狮王基地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也早就通过别人的解说了解到了狮王军的军衔制度。这个非常年轻的军人是一个一等兵而已,还不是军官,因为最低等的军官也得是少尉。

    周老板便说道:“这位军爷,今天我们糕点店没有做糕点,实在对不住,我家里有事。要是您能等的话请过几天再过来吧好吗?”他把这个军人当成是来买糕点的人了。

    那年轻的士兵微微一笑说道:“这位是周老板吧,我不是来买糕点的。我这次来其实是为了向您了解一点事情。”

    “什么事情?”

    士兵还是非常平静:“最近周老板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我就是来替您解决这个麻烦的,所以周老板就带路吧,我们去曾家会会那些曾家人。”

    周老板的脸色一下变得铁青:“你……你说你能替我解决这个事情?你到底是做什么的,再说我们非亲非故又不认识,你为什么要帮我?”

    士兵拿出一支烟点上,说道:“其实是我家夫人派我来的,这是我的任务,也就是帮您解决目前的这个难题。至于我的身份嘛,我只是个勤务兵而已。”

    “你一个勤务兵就能解决我的难题吗?你也太能说笑了吧,曾家人可不是好惹的,他们家族有基地后勤部的大官,还有我们居民区的副警长,你只不过是个勤务兵放什么大话呢,没别的事你走吧,我还有事呢!”这下子周老板是彻底不耐烦了,一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勤务兵也来消遣他,简直令他厌烦的很。

    可是那勤务兵却没有要走的意思:“怎么,周老板这是瞧不起我了?您瞧不起我没关系,我确实只是个勤务兵而已,不过您可得想想,我这个勤务兵是为我们家夫人跑腿的。我们家夫人,那可是了不得的人物,跺一跺脚整个狮王基地都要颤三颤的主,是她要帮你的,你难道不想赶紧把这个事情了结吗?”

    周老板这时又有些犹豫不定了:“你家夫人到底是谁,她能有那么大的能耐?”

    勤务兵坚定地点头道:“我家夫人就是这么厉害,不过她的身份我暂时不会告诉你。”

    周老板狐疑地说道:“年轻人,你不会是在耍我吧?你不是跟曾家人一伙的吧?”

    勤务兵静静地看着他:“我就这么说吧,现在周老板您唯一的救命稻草就是相信我,然后我怎么说您就怎么做。不然的话我家夫人的耐心可是有限,如果您不想这事情自己来扛的话那就听我的,绝对不会坑你的!而且,如果没人相助的话,您觉得自己有那个能力解决这件事情吗,难道真要把你女儿嫁过去?”

    周老板听到勤务兵提到慕思,他的心头顿时一软,慕思现在就是他的软肋。现在如果再把慕思嫁到曾家的话,不说慕思会不会寻死觅活,光是曾家人也不会拿慕思当人看了。他们怎么欺负她还说不定呢,就算是为了慕思,周老板也觉得自己必须搏一搏了!

    “好吧,我答应你,不过你可要说话算话,一定要帮我把这个事情彻底解决。还有就是你们家夫人这么帮我,是想要我的店还是想要钱?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是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帮忙的,肯定是有利可图才对。”周老板也平静下来,问道。

    勤务兵这时哈哈大笑:“周老板你可真会开玩笑,我们家夫人什么没有啊怎么会稀罕你家的糕点店和你的钱!放心吧,我们什么好处都不要,这次是无偿帮助你的。如果你真的过意不去,那就当我们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吧!”

    “啊?”周老板还待要说什么,勤务兵却率先从门口走了出去。周老板只好跟在他的身后出了门,而且还把大门锁的严严实实的,他真的是怕如果跟曾家人谈崩了,曾家人会寻衅报复。不过这个勤务兵现在可以说是他唯一的救命稻草,如果他不好好抓住的话,恐怕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哭都找不着地方。

    周老板跟在勤务兵的身后,一边走一边心里特别忐忑不安。如果他们去了曾家v谈崩了,恐怕曾家人不会对他客气的。肯定会把他们扣押起来,然后让慕思去赎自己,到那个时候慕思一个小小的女孩子,被那些可恶的曾家人威胁,那还不是人家想要什么她就得各个什么。就算是曾家人要她马上嫁过去,不要一点点要求。她也会马上答应。因为周老板知道他为女儿的心目中还是很重要的,他是一个慈父,女儿其实也是一个孝顺的女儿。只是在婚姻大事上面,慕思非常有自己的主意,不愿意听他的而已。

    周老板走在前面带着勤务兵向着曾家店铺的方向走去,他之前要把女儿嫁过去的那家的主人,也就是那个黑脸中年人名字叫做曾海鹏,他开着一家饭馆,一家子生活挺富足的,所以周兴才起了想把慕思嫁给他儿子的心思。不过现在周老板越往饭馆走,腿肚子越不听使唤,现在曾家人可能都聚集在曾海鹏的饭馆里商量怎么对付自己,如果现在去的话很可能就是自投罗网。可是如果不去,那就像身后那个勤务兵所说的,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那个店了,他以后想后悔都找不到地方。

    周老板迈着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终于走到了曾记饭馆的门前,勤务兵随后也站在了他的身后:“走吧周老板,怎么停下了?进去呀!”说着他就在周老板的前面进了饭馆。

    饭馆的伙计看到有客人来了忙迎了上来:“这位军爷,请问您几位,想吃点什么?”

    勤务兵撇了撇嘴说道:“拣着你们拿手的菜来上几道,来一壶好酒,要我们狮王基地自酿的那种原浆白酒。好长时间没喝酒了,周老板你得请客呀!”

    周老板失魂落魄的进了饭馆之后听到勤务兵说让自己请他喝酒,心里凉了大半。这位年轻的军爷是不是真的来戏耍自己的,说是来办事的,这事还没办呢,怎么先喝起酒来了?不过周老板把全部的希望都放在了勤务兵的身上,只得坐下来陪他喝酒。

    勤务兵看着周老板那副哭丧着脸的样子,笑道:“周老板,你放心,今天的事情我肯定能给你解决掉!你别副样子行不行,别人不知道的恐怕还以为我是在讹你请我吃饭呢!”

    周老板听了这话也只好把心一横,心想爱咋咋地吧!大不了就跟曾家拼个鱼死网破,有什么可怕的!想到这里他的胆子也大了起来,居然跟勤务兵喝了起来,勤务兵的酒量不小,周老板的酒量也很大,两个人喝了两壶酒之后还都没什么事儿。

    其实饭馆里的伙计中有人是认识周老板的,所以在他来的第一时间就去报告了曾海鹏。曾海鹏听说周老板带着一个一等兵来喝酒,心里一时还有些忐忑,他没听说过周老板有什么亲戚朋友时当兵的呀,所以他才敢那么放心大胆的欺负周老板,这怎么还突然冒出来一个当兵的是怎么回事。

    其实以曾海鹏的背后势力他是不可能害怕一个一等大头兵的,只是现在他有些摸不准周老板的路数,投鼠忌器而已。如果周老板的背后突然再冒出来什么惹不起的人,那时候他可就难堪了。

    曾海鹏带着人从周老板家糕点店门口闹事走了之后,一直就在饭馆里。不过他们是在里面院子里的一个独栋小楼里,那里也是曾海鹏特意设置的雅间。曾家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在这里,除了那两位公务繁忙的大人物。不过曾海鹏已经亲自去邀请了居民区的那位副警长,也就是他的那位堂弟。副警长跟他说自己挺忙,这件事情他也听说了,这是关乎到他们曾家脸面的事情,所以他肯定会管的。

    曾海鹏没有轻举妄动的原因就是想等着他的这个堂弟也就是副警长来了之后跟他商量一下,看看这位副警长是怎么说的。可是周老板跟勤务兵在那儿都喝了半天了,那位副警长还不见露头,曾海鹏也是有些急躁了。只是他也不好再派人去催,只能是一边跟曾家族人喝酒,一边焦急地等待着。

    就在这时,雅间的门被推开了,一个穿着居民区警察局警服的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曾海鹏等人连忙都站了起来。这个副警长的名字叫做曾海泉,由于曾海鹏是他的堂哥,所以就直呼其名道:“海泉你终于来了,我们都等了你很长时间了,快坐快坐。”

    虽然曾海泉在在场的所有曾家人里不是辈分最大也不是年龄最大的,可是曾家人还是把主座给他让了出来,而他也理所当然的坐了上去。曾海泉一坐下就说道:“那个姓周的做糕点的既然那么不知趣,那么我们就把他的糕点店给收了。居然敢惹我们曾家人,就让他尝尝我们曾家人的厉害!”

    曾海鹏的意愿可不是这样的,因为他还想着能够逼迫周老板把女儿嫁过来,然后那个糕点店以后早晚都是他家的。这下可倒好,这糕点店成了在场的人每个人都有份了,不过这些人都是他自己找来的,没办法只能打落牙往肚子里咽。这次就当是出口恶气吧,反正如果糕点店被曾家人拿下来,他也会分一份的,有总比没有强!

    曾海泉又说道:“这次的事情就没有必要惊动三叔他老人家了,毕竟时在居民区的事,又是这么个小事,如果惊动三叔的话恐怕不好。况且他老人家也不会同意我们把周家的糕点店收过来,所以嘛我们别告诉他老人家了,就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就好!”众人听了这话都点头称是,他们也不想被那个后勤部的三叔给责骂,后勤部那位可是一向刚正不阿非常正义的。

    这时曾海鹏把周老板跟那个勤务兵的事情对曾海泉说了一下,曾海泉想了一下笑道:“这不会是那个姓周的从哪里找来这么个大头兵来狐假虎威的吧?再说了区区一个一等兵算什么老虎,没事的,你们放心吧,这居民区的当兵的我还没有不认识的,我们这就出去会会他们!”

    曾海泉来的时候是从后门直接进来然后去了小楼的,所以周老板和勤务兵并不知道他的到来。这时曾家的一大帮人呼呼啦啦簇拥着曾海泉出来,他们两个都被吓了一跳。周老板是真的被吓了一跳,因为他见过曾海泉,所以他的心里咯噔一声,差点没吓出心脏病来,这个曾海泉真的来了。虽然周老板知道他会帮曾海鹏,可是他却没想到曾海泉会真的到来。

    而勤务兵则是被突然冒出来的这一大帮人给吓了一跳,这些人他当然都不认识,在最前面的居然是一个中尉军衔的警察。勤务兵看着这个中尉身后的那些人显然把这个警察当成了神人一般,他们走在这警察的后面也一个个的趾高气昂的。勤务兵不禁笑了,他什么级别的军官没见过,在居民区里这个中尉警察居然就跟多了不得似的。

    中尉副警长走到了他们的面前,看着周老板说道:“你就是周老板吧?鄙人曾海泉,现在是居民区警察局的副警长,今天就来跟你谈一谈之前你跟我堂哥的事情!”曾海泉看上去特别趾高气昂,因为他想在气势上先把周老板他们压下去,然后事情就好办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