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新世界征途 > 第六十五章 金币被抢了
    勒青骑马飞速向着车队的方向跑去,身后还跟着几个人,都是被对方偷袭之后剩下的那几个跟着他的骑兵。后面的枪声非常密集,那二百多马匪已经从身后追了上来,很快他们就跑到了车队的附近,勒青打眼一看就心说一句“完了!”

    只见车队护送的人员已经倒下了一批,在他们西边又出现了几百马匪模样的人在对他们发动攻击。而且这些马匪们的枪法还都准得很,开枪的姿势也都特别标准。就在车队的士兵们只能伏在马车的后面进行还击,不过还击的效果很差,基本打不到几个敌人。

    勒青他们现在是被前后夹击,他们已经被打得抬不起头来了,如果不马上采取有效措施,只能是被人全歼然后马车全部被夺的下场。勒青这时已经出了一身冷汗,这可如何是好!

    他马上翻身下马,然后身边的几个人也都纷纷下马跟在他的身后,他们牵着马隐藏在了马后面开始对后面的追兵进行射击。然后勒青又把车队剩下的十几个人组织起来对西边新出现的马匪们进行反击。

    勒青的心里嘀咕着: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一伙马匪,居然有四五百人之多,而且他们还如此有组织的前后夹攻。即便是不用战术他们也赢定了,现在他们这么做肯定就是想把勒青这一队人一网打尽,让他们不会有漏网之鱼!这些人不是传说是有规矩的吗?为什么现在毫无规矩的乱搞,如果早知道这样的话,勒青肯定向秀里夫要一支千人护卫队。

    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西边包抄的敌人已经渐渐围了上来,他们身后的枪声也越来越近,勒青现在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不能让他们打死在这里,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勒青一个猛力就上了马,然后招呼他的同伴们赶快走,同伴们也只有一个人反应快一些,跟着勒青的身后向西南方向狂奔而去。

    勒青的内心颤抖着,怎么办,怎么办?现在如果回巴伦欧大军的话,恐怕能被秀里夫给凌迟处死,可是不回去他们又能上哪呢?这些该死的马匪,居然一点规矩都不讲,简直弄得他们根本没有了活路!不行,他还是要回去,要一支兵来,把这些马匪一网打尽,然后把那些金币夺回来!

    他们两骑马一前一后狂奔了大约二三十里路才在一个小山的山坳处停了下来,勒青下了马把马拴在一棵小树上,他的那个同伴也把马拴了起来。勒青叹了口气,看着他们车队被埋伏的那个方向,心想:大意了,太大意了!现在这些马匪们怎么这么狠,他们难道就不怕巴伦欧大军的报复吗?

    跟着勒青跑出来的是一个青年,名字叫做马特,这个青年一直是勒青身边最忠心的士兵。勒青叹了口气,说道:“马特,实话告诉你,我们运送的那批货物其实是一百万金维克,是秀里夫元帅命令我们运送到狮王军的狮王基地去的。现在我们的人可能已经死光了,最重要的是那十几大车金币被那些马匪给劫了去,这太要命了。”

    马特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之前他只知道这些货物是运到狮王基地去的,他还以为是军火什么的。没想到居然是金币,满满十几大车金币,一百万金维克呀!这么多钱丢了,秀里夫还不得把他们给杀了!马特哆嗦着嘴唇说道:“副队长,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如果就这么回去的话必定是军法从事,被枪毙都是轻的!”

    勒青摇了摇头说道:“没办法,现在唯一可以补救的措施就是,你留下跟着那些马匪,一路上给我留下记号。我回去搬救兵,现在我只能去求我们队长了,希望他能看在我们兄弟这么些年来一直跟他尽心尽力,能够去秀里夫元帅面前替我们说几句好话。如果秀里夫元帅能看在我们队长的面子上给我们一个机会,那么我就可以带一支部队杀回来,沿着你给我留下的记号,我们让那些马匪们血债血偿!”

    马特郑重地点了点头道:“副队长,您放心吧,我一定完成任务。只要我不死,就会一直跟着那些马匪们,希望副队长您能尽快把军队带来,我们一起报仇!”

    “好!”勒青欣慰地看着马特,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马特,只要这次能够成功,我肯定让秀里夫元帅给你记一大功!你等着,等着我回来!”

    两个人四目相对,都看到了对方眼里坚毅的目光,他们都知道,对方一定会倾尽全力完成他们所许下的诺言。勒青把自己的步枪子弹和手枪以及水囊还有一些干粮就给了马特,他需要轻装赶路,而马特要吊住那些马匪的话,比他更需要这些物品。

    勒青一路上策马狂奔,用了一天一夜的时间跑回了银石城。到了银石城大门口的时候他已经有些虚脱了,不过他还是坚持着没有倒下,因为这是关系到身家性命的问题!他咬着牙进了城之后直接去了元帅亲卫队去找他们的队长卢索夫。

    卢索夫正在自己的房间里吃饭,突然门被打开了,一个灰头土脸全身肮脏的家伙扑了进来倒在地上。卢索夫诧异的还没有反应过来,只听地上那个人说道:“队……队长……是……是我!我……回来了!”

    卢索夫仔细一看地上的人,原来是他的副手勒青,他不是去狮王基地去送钱去了吗?怎么回来了,卢索夫的心中顿时生出一丝不安的感觉,忙要把勒青从地上扶起来。勒青却死活不起来,而是跪在了地上,准确的说是跪趴在了地上,对着卢索夫“呜呜呜”地哭了起来。

    卢索夫无奈,只得先任由勒青在那儿哭着,过了好一会儿,他才问勒青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你怎么自己回来了?咱们派去的人呢?运送钱的车队呢?”

    勒青这才一边哭一边把事情的过程说了一遍,然后还是“呜呜呜”地哭着让卢索夫一定要帮帮他,去秀里夫元帅那里说说好话,否则的话他算是完了。卢索夫听他说完钱被那些马匪全部抢走之后,脑袋里就“嗡”地一声,他心说:完了!这下可出大事了!

    卢索夫强撑着自己的神经,把勒青扶了起来坐在椅子上,又给他拿了些饭菜过来,说道:“事已至此也没什么办法,只能是先去把情况报告元帅大人。你放心吧,该做的我一定帮你做到,该劝的我也一定会劝说元帅。”

    勒青满脸涕泪地说道:“队长……您一定要跟元帅大人说说,我可以带一支军队去,一定拿下那些马匪,把钱全部夺回来将功赎罪!如果再有什么差池的话,我将自杀以向元帅谢罪!”

    卢索夫叹了口气,说道:“好吧,你先把饭吃了,我去换身衣服,然后带你去见元帅。”说完他就转身进了里面的房间,留下勒青一个人在外面吃饭。

    勒青为什么要来找卢索夫向秀里夫求情呢?因为卢索夫是秀里夫的亲弟弟,不然的话秀里夫不可能放心一个外人做他的亲兵队队长。如果出现政变或者军变,他的亲兵队就是秀里夫的护身符,也只有他的亲弟弟才能让秀里夫完全放心,不必为自己的安全担忧,更不必担心如果出了大事他的亲兵队会被别人策反。

    卢索夫这时内心也特别的纠结,以秀里夫的脾气如果听说勒青把那么多金币全都被人打劫了去的话,恐怕勒青根本不可能有命活下去。不过这次确实是勒青的责任,他太大意了所以没有带上足够的人护送这批金币,这才被那些马匪们钻了空子。

    这样一来,卢索夫即便是想为勒青求情,也十分困难,毕竟他是已经可以够格直接处死了。丢了这么多金币还不死的话,也太难以服众。但是勒青平时对卢索夫可以说是忠心耿耿,如果卢索夫想选一个用的最顺手的手下的话,非勒青莫属。所以卢索夫还有些舍不得勒青被处死,毕竟在一起共事那么多年也是挺有感情的。

    怎么办呢?该怎么办呢?卢索夫过了一会儿就拿定了主意,既然已经向勒青做出了承诺,那么他就得履行这个承诺。即便是对陌生人做出承诺,一个男子汉大丈夫也要不折不扣的执行,更何况勒青是自己亲卫队的兄弟呢!

    即便是卢索夫帮勒青求情,也不知道能不能让秀里夫放过他。因为卢索夫太知道自己哥哥的脾性了,他是一个瞅着你顺眼,一心就想要把你提拔到高层,如果瞅着不顺眼的话,那么就必须把这个人踩在脚下,最好是永世都不得翻身才好!

    现在就只能看勒青在秀里夫那里还有没有一点点好感了,如果有的话,秀里夫可能还会网开一面。如果一点都没有甚至有些厌恶的话,恐怕就算卢索夫说多少好话都没有用,一定会让勒青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卢索夫心事重重地换好衣服之后出来,就看到勒青的精神已经恢复了一些。可能是因为他骑马狂奔了一天一夜而且没有吃喝一点东西的原因,卢索夫给他的饭盆里的饭已经吃的一干二净,而且干净得跟狗舔的一般。卢索夫叹了口气,如果秀里夫不接受勒青的话,恐怕勒青能够把刚刚吃掉的东西全部都给吐出来!

    “走吧!”卢索夫走在了前面,勒青畏畏缩缩地跟着他走在了他的身后。以前的时候勒青因为是亲兵队副队长,所以每天都是器宇轩昂精神抖擞的,走路都直蹦高。可是现在看看他,就像是一个乞丐或者一个犯了罪的罪犯一样,贴着墙角跟在卢索夫的身后。

    来到指挥部的门口,勒青被拦了下来,因为卫兵们都没有认出这个畏畏缩缩,浑身脏污的家伙居然会是他们的副队长勒青。直到勒青抬起头来之后,卫兵们才对勒青行了一个军礼,还忙着跟他道歉,勒青却根本不敢接受,畏畏缩缩地客气了两句就跟着卢索夫走了进去。

    卢索夫看到勒青那个猥琐的样子,不禁有些无奈,勒青自从做了亲兵队副队长之后可一直都没有这个样子过。现在突然出了这么个事情,把一个少壮军官给逼成了这个样子,这也算是命运跟他开了一个恐怖的玩笑!

    卢索夫在前面敲了敲门之后,便推门走了进去。勒青却像是一条被打断了脊梁的狗一般,在门口徘徊着不太敢往里面进。卢索夫招了下手,他才慢慢地走了进来,然后低着头不敢往前看。

    秀里夫正在办公桌前面写着什么东西,抬起头来一看,也有些惊讶,马上站了起来说道:“勒青?你怎么回来了,这么快就送到了吗?”

    勒青嗫懦着嘴不敢说,卢索夫无奈只得把事情的经过对秀里夫说了一遍。勒青看着秀里夫越来越深皱的眉头,他的心心也慢慢地落到了谷底。完了,秀里夫可能马上就要大发雷霆,然后把他赶出去,勒青就只等着去军事法庭吧!

    秀里夫听完卢索夫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之后,本来勒青想的大发雷霆没有出现。他只是很平静地问勒青:“这个事情你准备怎么解决?”

    勒青没想到秀里夫会突然问自己,他一下子就大脑一片空白,被秀里夫给问住了。这时他看到卢索夫在给自己使眼色,便吐了一口气,说道:“元帅,是这样的,我的计划是……”然后他又把对卢索夫所说的带人把马匪一网打尽然后把所有的金币都给抢回来的想法说了一遍。

    秀里夫没有打断他,而是静静地听他讲完,然后才说道:“难得你有这种想将功赎罪的想法,还有你派了马特去跟着那些马匪,这也是为你自己留了一条后路。好吧,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给你一千人,你去把金币夺回来!只许胜不许败!”

    勒青听了这话之后简直欣喜若狂,他都有些不太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因为这是他心中最好的结果,居然能够让他实现。这时又听到秀里夫说道:“按理说,勒青你这次犯下的错误枪毙也不为过,不过是我弟弟卢索夫来给你求情,所以我看在他的面子上就再给你一次机会。以后你一定要尽心尽力地辅佐卢索夫,他的成就肯定不止于此你也一定能水涨船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