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新世界征途 > 第六十四章 勒青遇伏
    秀里夫对着国兴的表哥神川闵大发雷霆,狂怒的表情一览无余:“你不是说这个国兴是一个非常合适的使者吗?你看看他办的什么事情,看看狮王军的回复是什么!”

    当时国兴回来的时候,他带回来了程磊给秀里夫的书信,因为书信是用专用的材料封口,不破坏掉是无法拿出里面的书信来看的,所以他根本无法看看里面的内容是什么。

    秀里夫看了他带回来的书信之后却是狂怒无比,因为书信里把国兴的飞扬跋扈描绘了一个淋漓尽致,这简直就是在拆秀里夫的台!秀里夫想的是一定要把狮王军纳入麾下,这样就可以让烈东联邦失去一个最为有力的助手,还可以让巴伦欧大军拥有一支非常强大的部队。

    可是国兴居然用那样的态度对待程磊,而且他还没有把秀里夫再三交待的,让他一定要让程磊提出要求,并全部答应他们的要求。这个命令在国兴那里成为了空话,这才对推荐国兴的神川闵大发雷霆,因为国兴已经不值得秀里夫发火了,他在秀里夫心中已经成为了一个弃子。

    神川闵待秀里夫发完火之后,耐心地解释道:“元帅,国兴当时可能是理解错了您的意思。当时您说一定要保持大国使者风范,他就是听了这话之后才那么倨傲的。他不想让狮王军把我们给看扁了,毕竟我们是有求于人才去的狮王军,所以他才会表现的不卑不亢,这才让狮王军的人觉得他有些倨傲。”

    秀里夫听了这番话之后也有些感觉错怪了他们了,不过他怎么可能承认错误呢,便脸色不善地说道:“国兴那个没用的家伙,连这点随机应变的本事都没有!你推荐他简直就是让他给我们巴伦欧抹黑!”

    神川闵这下有些无话可说了,便无可奈何地说道:“好吧,那么元帅,他们提出的想要枪支弹药以及大炮金币什么的怎么办?”

    秀里夫厌烦地说道:“那就给他们!恐怕一二十万金维克看不到他们眼里,我们打下了这么多城邦,手里的金维克也不算少,还有不少金砖什么的。这样吧,直接给他们一百万金维克,让这些乡下佬见识见识我们的力度,只不过是一伙高级土匪而已,我就不信他们能经得住这么大的诱惑!”

    神川闵点了点头道:“这些钱就由我们神帜兵团出吧,也算是弥补我的失误。还请元帅不要再生气了,我们神帜兵团肯定对元帅忠心耿耿!”

    秀里夫脸色缓和了下来,说道:“看来征战了这段时间你们神帜兵团的收获不小啊,一百万金维克说拿就拿的出来,可以!”

    神川闵有些不好意思:“这都是底下士兵们的功劳,我只不过负责保管而已,只等以后有了什么用钱的地方就拿出来用一下。现在这不是用上了嘛,能够为元帅分忧解难,我非常荣幸,以后元帅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就是!”

    秀里夫呵呵笑道:“这笔钱我不会让你们神帜兵团自己拿的,这样吧,由指挥部出五十万金维克,你们神帜兵团出五十万。然后我在全军对你们神帜兵团提出表彰,你们的钱来的也不容易,都是底下士兵们拿命换来的,我不能白花你们的钱!”

    神川闵自然求之不得:“这样的话就最好了,还是元帅体谅我们这些下面的人。多谢元帅对我们的爱护!不过元帅,我想说一下,其实国兴他是想好好为帝国效力,只不过他用的方式不太妥当,元帅您看是不是让他……”

    提起国兴,秀里夫脸上一片厌恶的神情:“以后不要在我面前提这个人,这个人以前不是后勤部的吗?哪儿来的就让他回哪儿去吧,我另外派人再去狮王军那里,就这样吧!”

    神川闵知道秀里夫说了这话之后就是送客了,不过他还是有些难堪地说道:“秀里夫大人,我看还是让国兴来我们神帜兵团吧!我想把这小子拿到我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来严加管教,这样也能少在外面给我惹麻烦,您看?”

    秀里夫已经很不耐烦了:“好吧好吧,就依你说的办,不过不要让我再看见他!你去吧!”

    神川闵这才如释重负地退了出来,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心里想道:国兴啊国兴,你表哥我可算是尽了全力了,如果以后你小子再不争气的话,那么当表哥的也保不了你了!现在秀里夫已经对国兴深恶痛绝,恐怕以后只要秀里夫在一天,国兴都没有什么升迁的可能了。

    神川闵为什么要把国兴要到神帜兵团来呢?因为国兴的事情在短短几天之内就传遍了整个巴伦欧大军,现在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如果神川闵再不把他要到自己的麾下保护一下的话,恐怕国兴就会成为别人的笑柄,而且所有人都会欺负他,谁让他得罪了最高元帅呢!

    神川闵回去之后就让人把国兴找了来,把他怎么跟秀里夫求情,还有如何把国兴保护了起来的经过说了一下。国兴简直对神川闵无比的感恩戴德,他都快要给神川闵跪下磕几个头了。最后神川闵把他分派到了手下一个三级兵团中当了一个副兵团长,神帜兵团中所有人都知道神川闵和国兴的这层关系,所以也没有人会故意去为难国兴。

    国兴走了之后,神川闵不禁叹了口气,他这个表弟本来是帝国青年军大学毕业的高材生,被分配到巴伦欧军队后勤部担任一个计划处副主任,是一个特别有油水的活。现在倒好,一切的油水都成了泡影。本来国兴在神川闵面前表现得特别有学识和见地,所以神川闵才会在秀里夫面前推荐他。

    现在可倒好,国兴成了一泡臭****一般,而神川闵在秀里夫的面前也降低了身价。当初神川闵如果不是为了他的舅舅也就是国兴的父亲的话,他根本不会答应国兴毛遂自荐的请求。现在可倒好,他们两个都没落到什么好。

    神川闵小时候家庭条件非常不好,父亲早逝,是母亲一手把他们兄弟俩拉扯成人。经过了十几年的艰苦努力,神川闵终于成为了巴伦欧军队中一颗瞩目的新星,绝对优秀的高级军官,统帅着两三万人的军队。不过他小时候最感激的就是他的舅舅,当时他们缺吃少穿的时候就是他的舅舅经常接济他们,才让他们的生活窘境有所缓解。就因为这个,神川闵才会如此照顾他舅舅的这个小儿子国兴。在怎么说,神川闵也不能让国兴吃什么苦受什么委屈,因为他知道他的舅舅最疼爱的就是这个小儿子。

    几天之后,从巴伦欧大军中出去了十几辆马车,上面都驮着沉甸甸的东西。这一队人就是秀里夫派往狮王基地送金币的人,他们都是士兵假扮的运输队,也都不知道不知道这里面装的什么东西。唯一知道的是,他们的目的地是狮王基地,而且他们的元帅秀里夫还让他们带去了一封书信。

    为首的一个人名字叫做勒青,是秀里夫的亲兵队副队长,临走时秀里夫专门嘱咐他,一定要对狮王军的首领客客气气,最好是能让他们当场就答应下加入巴伦欧大军。勒青当然是个很靠谱的人,所以连个磕巴都没打就上路了,秀里夫也是十分信任自己这个亲兵队副队长,所以这次才会派勒青前去。

    勒青也是挑选了五十名亲兵队的队员,都是些能够以一敌三的精锐老兵。他们这些人至少能够应付几百人军队的攻击,所以对于安全问题还是很有保障的。

    勒青骑着马在队伍的前面意气风发地走着,他心里十分的欣喜。这个机会简直就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让他给捡到了,这也是他这么多年来一丝不苟地完成秀里夫交给的任务才得到了秀里夫的这份信任。如果这次任务成功,他知道自己离升迁就已经不远了。

    之前的亲兵队副队长的级别也不过相当于一个三级兵团的兵团长而已,如果任务成功,他就会自己去秀里夫那里讨赏。秀里夫高兴之余肯定会答应他的要求,他的目标是一个二级兵团的兵团长位置,也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少帅。这个奖赏也是当初秀里夫亲口对国兴许诺过的,勒青相信秀里夫肯定也不能亏待自己。

    一想到自己马上就会成为统帅上万人军队的少帅,勒青的心情感到无比的愉悦。他看着前方茫茫的草原,不禁哼起了小曲。这时突然有两个骑兵从前方奔跑了回来,骑兵在马上大汗淋漓的,正是勒青派出去的前哨。

    其中一个人对勒青说道:“副队长,前面……前面有敌情!”

    勒青这才严肃了起来:“什么?赶紧说一下,什么情况?”

    “前方大约有二百多人的样子,看起来是草原上的马匪,他们正好在咱们预定的必经之路上……您看我们是不是绕过去?”那人一边擦汗一边呼哧带喘地说道。

    勒青马上点了十几个人的名字,然后说了句“跟我走,其他人哪里都不许去!”接着就骑着马带着十几个人去了前哨所说的必经之路上。果然,在他们去狮王基地方向的路上,有一支两百人左右的骑兵队伍,那些人看起来居然已经等待了他们很久了。

    在护送黄金的这些人里,只有勒青自己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而且所有知道此事的人全都口风很紧,这些马匪又怎么会知道的呢?不对,他们肯定不知道,而是看到我们这些人拉着货物,所以想要抢劫而已,这伙人肯定是草原上的惯匪。分析到这里勒青倒感觉没有什么可怕的了,因为这些惯匪也是讲规矩的,他们说个数,然后把他们说的数额给他们,这就是草原上马匪们的规矩。

    勒青在临出发之前也是做了很多工作,了解了草原上都有什么危险,并制定好了应对措施。所以勒青对于这些马匪的出现并没有多少惊讶之处,而是主动迎上去看看他们会有什么说法。如果他们要钱,那就给他们钱,不过要钱也是按照规矩有定数的,如果他们漫天要价的话那肯定不会给他们。

    勒青一行十几个人飞驰着来到了那些马匪的面前,在距离他们十几米的时候勒马停住。从各方面看,他们表现出现的素质和能力都是绝对精锐的骑兵。这时马匪们看到他们知道,都把步枪举了起来,枪口对准了他们。

    勒青对着马匪们大叫道:“诸位好汉,请你们的带头人出来我们叙叙话,我们并没有恶意!”

    马匪们当中这时有一个中年人骑着马走了出来,对勒青说道:“我是我们这伙兄弟的带头人,你们想从这里过去,可以。不过需要交买路费!”

    勒青笑着说道:“规矩我当然懂,这位带头大哥,您开个价,看看我们能不能接受。”

    中年人见勒青已经松口,便说道:“一千金维克,此路畅行无阻!”

    勒青听了这个数字之后不禁有些惊讶,他没想到他们会要这么多钱:“这个……带头大哥,我们只是过路的客商而已,想把这点货物运到狮王基地去卖,本小利薄,这些货物也值不上您要的这个价钱呀!您看看能不能……”

    中年人这时有些邪恶地说道:“既然这些货物都值不上一千金币,那么就把这些货物给我们留下吧,我们就放你们过去!”

    勒青见这个人原来是打他们这些“货物”的主意,内心已经有了决断,如果中年人不松口的话,那么他们只能跟这些马匪打上一场了!这些货物哪能被他们拿走?一百万金维克呀!

    突然,勒青听到了自己身后传来了枪声,接着枪声大密,而且枪响声都在车队那边。勒青心中一惊,心说完了!便马上要带着人回去,可是对面的马匪们却已经开枪了,顿时勒青旁边的十几个人就有一半从马上栽了下去。

    勒青马上调转马头,一边向身后打了几枪,然后骑着马向前方疯狂地冲了出去。他的手下们虽然是百战老兵,可是他们却是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这样一来,所有的战术和战斗经验都没有用了。勒青根本没有想到这些马匪们居然说话不算话,竟然想要直接把他们的“货物”全部吃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