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新世界征途 > 第五十八章 秀里夫的计划
    “元帅,现在万象城防守得非常严密,恐怕我们根本不可能在短时间里拿下这个城市了。如果我们不能快速拿下万象城,恐怕国内军部又要黑我们施加压力,我们……”一个巴伦欧的高级军官对着一个身穿巴伦欧最高统帅军装的人说道。

    这个身穿巴伦欧最高统帅军装,同时又佩戴着巴伦欧军队中象征着最高荣誉的圆盾勋章的人就是现在在银石城内,巴伦欧大军的最高统帅,秀里夫元帅。秀里夫元帅虽然年事已高,但是他却是国内鹰派中的头面人物,他的激进言行一度曾在巴伦欧国内掀起轩然大波。他之所以能够坐上整个巴伦欧侵略大军的最高统帅,原因也正是在此。

    现在秀里夫坐在当初银石城城主门罗侯爵的宝座上,脸上的杀伐气息非常浓郁:“你们这些废物,在意托斯的时候能够突飞猛进,可是在这个小小的,落后的万象城居然停住了脚步!我都为你们感到耻辱!”

    那个之前向他报告的人小心翼翼地说道:“元帅,并不是下面的人无所作为,实在是他们的防守太过于坚硬。而且前几天的时候,烈东联邦的最高首领莫歌达又带着五千人的军队来到了万象城。恐怕他们是要在万象城孤注一掷背水一战了,我们如果还是像现在这样硬扛他们的锋芒,恐怕我们会很难过的……”

    秀里夫恼怒地说道:“福波!你这是在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如果你再敢在我的军队里散播这种言论,小心我马上就把你撤职查办!你小子到底是我们巴伦欧人还是他们烈东联邦的人?”

    福波听到秀里夫居然给自己扣上这么大一顶帽子,马上就慌了:“秀里夫元帅,我真的不是那个意思。我是为我们巴伦欧军团着想,只是想着不要那么硬缨其锋而已!不如我们撤军稍加休整,然后再慢慢看看情况再说吧……我真的不是扰乱军心,我是怕我们的大军损失太大,军心不稳呀!”

    “你还敢嘴硬!”秀里夫彻底恼怒了:“福波,从现在开始你就不要再做参谋部的副参谋长了!马上停职!来人,给我把参谋部的参谋长叫来,我要重新立一个副参谋!”

    福波听了这话后气得牙痒痒,可是他却不敢说什么,因为毕竟秀里夫是整个巴伦欧军队的最高统帅,他说什么当然就是什么,谁都没有权力反对。而且他还掌握着所有军人的生杀大权,本来在没有打下意托斯国之前他还有所收敛,可是自从打下意托斯国之后,秀里夫的本性暴露无遗。他那残忍暴戾的心态就如同一把利刃一般高悬在整个巴伦欧军队的头顶,弄得人人自危。

    就说今天这个事情,本来福波是绝对为了巴伦欧整个军队着想,可是到了秀里夫眼里就成了他别有用心。福波想找个说理的地方都找不到,而且福波是巴伦欧军队的高级军官,跟那些二级兵团的最高长官也就是士兵们常说的少帅们都可以平起平坐的,可是现在被秀里夫说免就免了。这也说明了秀里夫为了自己的一点点权力**而无所不用其极了!

    整个巴伦欧大军现在一共有大约七八万人,分为三个一级兵团,一级兵团的最高指挥官通常被人称为大帅,每个一级兵团又分为两个二级兵团,二级兵团的指挥官通常被成为少帅。每个二级兵团则又分为三个三级兵团,三级兵团的最高指挥官则通常被成为司令。

    而统帅三个一级兵团的最高指挥官就是这位秀里夫大人,他是整个巴伦欧大军的最高统帅,被人们成为元帅。他也是整个巴伦欧大军中唯一的一个元帅,别无分号。不过在巴伦欧国内军部的那几个能跟秀里夫平起平坐的大牛当然要排除在外。

    福波现在心里恶狠狠地想到,就算把他免职了,他也要回到巴伦欧,一定要把现在的情况报告给他的叔叔。他的叔叔就是巴伦欧国内军部的几位大牛之一,而且他的地位还要在秀里夫之上。因为虽然他们的级别军衔都是一样的,但是他们的军功什么的却不同。

    福波的叔叔在当年巴伦欧的卫国战争中曾经获得过特等卫国勋章的荣誉,这也是在卫国战争中最高的荣誉。福波的叔叔是卫国战争中获得最高荣誉的十二个人之一,不过他是最为年轻的一个。所以现在跟他一起获得荣誉的人都一个个去世了,他却还活在世上,成为了一个军事大牛。

    巴伦欧军界无论有什么事情当然都越不过福波的叔叔,而且他们也根本不能越过福波的叔叔。因为他老人家的声誉和声望已经达到了巅峰,就连现在巴伦欧鹰派的头头,也就是如今巴伦欧政府的最高长官也要客客气气的对待他。

    现在秀里夫居然仗着自己手里的权力,打压仗义执言的福波,如果被他的叔叔知道了这一切的话,恐怕秀里夫能否坐稳这个巴伦欧大军元帅的位置都不好说。

    秀里夫也不是个脑子秀逗的人,他当然知道既然得罪了福波之后,那就再无和好的可能。他也不可能让福波去他叔叔那里告自己的状,所以秀里夫当机立断,便给下面的参谋部下达了一个命令。这命令的内容很简单,可是参谋部的参谋长看了之后却非常震惊。

    命令的原话是:由于福波有里通外敌的嫌疑,所以由参谋部马上将其软禁。不过在得到最终的情报之前,不得虐待福波,要给他好吃好喝好照顾。最好把他养得白白胖胖的。秀里夫下这么一个命令当然是有他自己的考虑,虽然他恨不得把福波这个依靠他叔叔权势,对自己不敬的家伙干掉。可是他又怕福波的叔叔会暴走,所以就选了一个折中的办法。

    把福波关起来之后,给他好吃好喝好住,却不给他人身自由,而又能让他不至于去他叔叔那里告秀里夫的黑状。秀里夫对于巴伦欧大军打败并侵占烈东联邦是持有必胜的信心的,所以等他完全拿下烈东联邦之后,回到国内时如果福波的叔叔知道了这个事情的详细情况,那时也无法跟他为难了。

    因为自从卫国战争以来,根本没人把领土扩张过,现在秀里夫率领大军把巴伦欧的领土扩张了整整一个国家,也就是以前的烈日联邦全部。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功劳,想必秀里夫不说,福波的叔叔也不会不知道,他又怎能和秀里夫这个在这场侵略战争中功劳最大的功臣为难呢?

    秀里夫是什么样的人?如果他只是个莽夫的话,能够坐上一个三级兵团指挥官的位子也已经是破格了。现在他能够坐上整个巴伦欧大军元帅指挥官的位子,说明他是一个心机非常深沉的人。如果别人拿他跟那些莽夫相提并论的话,恐怕不出多长时间,他就会让那个瞧不起他的人后悔,而且还会后悔一辈子。

    这时参谋部的参谋长接到了命令之后,有些拖拖拉拉的来到了指挥部把福波给领走了。虽然他特别不想背这个黑锅,可是秀里夫的职权以及霸权在那里,他不听也得听。不情愿能怎么着,不服气又能怎么着,在强有力的权势压迫之下,他们只能够低头认命,这是那位参谋长和福波的真实写照。

    他们走了之后,秀里夫又召集了三个一级兵团的指挥官过来。虽然他严厉斥责了福波的畏战思想,可是他知道现在的巴伦欧大军恐怕从上到下都是这种想法,所以他想要把人集合起来商量一个办法。

    三个一级兵团指挥官面面相觑,他们根本不知道秀里夫突然叫他们来是什么意思。现在几个一级兵团都有下属的二级兵团在前线打仗,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万象城的正面战场上,所以秀里夫突然把他们叫了来,让人有些纳闷,难道他是想要了解一下现在的战事情况吗?

    秀里夫看着下面坐着的三个人,他们四个可以说是现在的巴伦欧大军最有权势的四个人,所以秀里夫对他们还是比较客气的:“诸位,现在战争形势你们也都看到了,我们的攻坚战打的并不是很理想,万象城的防御很厉害呀,而且烈东联邦军也表现出了我们根本无法想象到的勇猛。我看烈东联邦军的勇猛善战程度恐怕都要跟我们巴伦欧人能够有所比拟了,这可是个不太好的信号呀!”

    秀里夫一边说着,还一边观察着那三个一级兵团指挥官的神色,看到他们的神色还算平静,他也就比较满意,继续说道:“既然在万象城这边我们的成绩不是太理想,而且对方的军队全部集中到了这里,我们不如换一个思路如何?”

    “什么思路?”几个高级军官纷纷问道。

    秀里夫胸有成竹地说道:“我们不如在万象城继续攻坚,然后再派兵分两路,一路往北饶过万象城,然后直捣万象城背后的银塔城。把银塔城拿下之后,万象城就陷入我们的重重包围之中,你们觉得他们还能支持多久呢?”

    “至于另一路嘛,就直接往南杀向大恒城,我们的兵都打到他们首都了,他们不可能不回去救。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趁虚而入,直接把万象城拿下,你们看怎么样?”

    三个军官听了他的计划之后都沉默不语,秀里夫有些奇怪:“你们怎么没有什么反应呢?难道我这计划不好吗?”

    其中一个一级兵团指挥官一脸苦笑着说道:“元帅,您的计划好是好,可是恐怕实现不了啊,漏洞太多了!”

    “什么?!”秀里夫听到这家伙居然敢说自己的计划漏洞太多,忍不住又想要发火。不过想到他还要倚重他们,便硬把自己心头的火气压了下去,然后慢慢说道:“你说说看,这个漏洞在哪里?”

    那个军官小心翼翼地说道:“元帅,您不要生气,我说的真的都是实情。是这样的,我们如果派兵直接往北,会遇到一个城邦,这个城邦也是属于烈东联邦的城邦,名字叫做北夏城。这个城邦其实并没有什么,也不厉害,只是唯一棘手的是,这个北夏城名义上加入了烈东联邦,但是它却是伍顿阁下的私人领地!”

    秀里夫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事情:“什么?伍顿阁下?你说的是,我们巴伦欧的众议院元老伍顿阁下吗?”

    那个军官点了点头道:“正是,之前我们鹰派上位,这位伍顿阁下是出了很大力气的。我们巴伦欧政府现在的总统阁下都要对伍顿先生礼敬有加,我记得我们当初从国内出兵之前,在精密纪要中曾经有写过,北夏城不要打扰,如果现在您看一下的话,这个纪要可能还在。”

    秀里夫马上从自己的抽屉里拿出了那份纪要,打开一看,里面果然有这么一句话,他的内心顿时有些颤抖。还好有这个手下提醒,不然的话如果他动了北夏城的话,恐怕他自己都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也许最好的后果会是撤职查办吧!

    秀里夫这时又说道:“我们只是取道北夏城附近,又不从他们城里经过,这样总行了吧?”

    那个军官摇了摇头,道:“北夏城以南,万象城以东北的土地大部分都是属于北夏城的。所以我们的大军要通过,必定要从他们的土地上经过,那么他们肯定会不同意。因为伍顿先生说过,他最讨厌的就是被人打扰,尤其是军队,他一点也不想看到。现在正是伍顿先生在北夏城的季节,如果我们执意要从北夏城通过,恐怕……”

    秀里夫这时已经头疼万分了:“这么说,我们取道北边的计划是根本不可能的了?”

    那个一级兵团的指挥官点头道:“对,不可能!元帅,我并不是不支持您的计划,只是我们不能大意呀,各方面的事情有有所掣肘,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秀里夫站起身背着手走了几步,随后猛地回头说道:“那么我们取道万象城以南,直取大恒城,这总可以了吧?”

    这时另一个一级兵团指挥官说道:“我试过,元帅阁下,我手下第二兵团属下的塞宾斯兵团就是取道万象城以南的草原,攻打大恒城时,全体蒸发在草原上的。而且我只知道,他们被偷袭了两次,然后就杳无音信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