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新世界征途 > 第四十一章 剿匪部队成立
    难民们根本没有想到的是,他们刚刚从李财主这里把白面和大米要走,这时在队伍最后面几公里处的哨探来报告,敌人的骑兵追上来了!难民们当然害怕了,他们本来以为李财主的大儿子带人阻击了那些追兵一下能够稍微阻止一下追兵的步伐,可是哪里知道追兵们却死死咬住不松口。

    他们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完了!不过求生的本能让他们赶紧拖家带口向东方逃窜,李财主的马车当然也快马加鞭向着目的地的方向跑去。扔下了那么多性命,甚至自己的大儿子都扔在了那里,按理说应该能稍微阻止一下敌人的步伐,可谁能知道他们的骑兵追得这么快,即便李财主之前心里存着侥幸,希望大儿子没死,现在也觉得毫无希望了。

    李财主自己和家眷以及所有的家当都在马车上,所以跑得飞快,把那些难民们远远地拉在了后面。跑出去了足足有十公里的路程时,赶车的马夫突然把马车停下了。

    李财主从马车里探出头,想要骂马夫两句,可是他顺着马夫的目光向前方望去,只见前面至少有上百人的骑兵把守着正东和东北两条道路。李财主心里第一个念头就是:完了!这下终于完了,原来他们之前听到的骑兵前进的声音并不是过路的军队,而是用来堵截他们的。

    他们的目的很明显,就是为了防止他们逃跑,也是为了不把他们打散而一举擒拿。李财主村子里逃出来的这些人算是全部搭在这里了。

    这时前方骑兵中有十几个慢慢向李财主的马车靠近了过来,他们手里都举着枪,看起来特别警惕。这也是塞宾斯兵团被大恒城偷袭了两次之后学出来的经验,他们再也不会盲目自大而不把别人放在眼里了。所以即便是这些难民,他们也要用最认真的态度去对待他们。

    李财主吩咐所有人都从马车上下来,李财主的小儿子当然也在其中。他是为了向那些土匪们证明自己这些人现在没有恶意,请他们留一条活命。毕竟好死不如赖活着,就算是所有的家当被抢走了,人如果还活着的话也可以再赚。

    不过那些骑兵们却不是那么友好了,十几个骑兵的后面还有两队十几人的小队,他们这是分层次的对这些难民进行扫荡。

    “叭”地一声枪响,李财主的身边突然倒下一个人,是在最前面的骑兵射杀的。骑兵的枪法很好,可能是这一小队骑兵的头目之类的。

    李财主下意识地看了身边倒下的人一眼,马上哀嚎着倒了下去,趴在尸体的旁边哀嚎不已。原来是他的小儿子被击毙了,短短的时间内,他陆续失去了自己仅有的两个儿子,这怎能让他不感到痛苦呢?

    其实那些骑兵并不是专门针对他的小儿子,而是因为李财主的小儿子手里还拿着一枝步枪。本着把危害消灭到最小的原则,他们当然选择第一时间把他射杀,这样就没有危害了。

    当李财主趴下痛哭的那一刻,马车上的女眷们也都露出了头,看到她们的家人被打死,女人们也从车上跳下来跟李财主一起痛哭失声。就在这个时候,又是“叭”的一声枪响,李财主的后背上慢慢地开出了一朵大红花,倒在可地上。

    原来那些骑兵们是怕李财主捡起他小儿子的枪进行反抗,所以第一时间也把他射杀了。李财主也算是他们那里十里八村有名的大财主和威望非常高的人,在家乡横行霸道几十年,这下可倒好,跟他的两个儿子一起命丧他乡。

    李财主被射杀后,那些在旁边的仆人马夫还有一些紧跟着他们的人都吓坏了,全都趴在地上瑟瑟发抖。这时骑兵的头目吩咐手下人:“男人全部射杀,女人和财物留下!”

    骑兵们得了命令便开始了屠杀行动,李财主家的马车周围顿时成了屠杀场,大约有三十多名男性难民被骑兵们射杀。三小队骑兵继续向前前进,还是要以这种套路来对这些难民们进行一场大屠杀。

    他们身后的骑兵们则负责把女人和财物缁重全部聚拢起来,作为战利品运到他们的营地去。那些骑兵们都是些很久都没见过女人的,所以看到了李财主家的家眷之后当然都特别兴奋。

    “快来看,这里有女人,女人啊!”一个骑兵大叫道。

    只见在李财主的马车下面藏着一个瑟瑟发抖的女人,骑兵们也不管她是什么状态,直接把她从车底拖了上来,然后对她实施了强暴。她是李财主小儿子的新婚妻子,结婚还没有半年时间,她还没有怀上李财主小儿子的孩子,本来她就是一位大家闺秀,长相端庄秀丽,现在沦为了塞宾斯骑兵们的猎物。

    第二天,大恒城和狮王基地分别接到了哨探的情报,塞宾斯兵团又出现了,这次他们又袭击了一支意托斯难民队伍,对这支队伍的男人进行了大屠杀,女人和财物则全部掳掠了回去。

    这份情报就摆在了程磊的办公桌上,程磊不禁陷入了沉思:当初塞宾斯兵团想要投诚时提的条件颇为不妥,程磊拒绝了他们。塞宾斯兵团从那以后就没有再联系狮王军,本来程磊还以为他们是一群汉子,为了自己的原则坚持到底。

    可是谁能想到他们居然是这么一群禽兽不如的东西,竟然能够对那些从意托斯流落到烈东联邦来的难民们下手。这些手无寸铁的难民们当然不可能反抗他们,只能是静静等着屠宰的下场。

    程磊把郑彬叫了过来,让他也一起看一看这份情报。郑彬看完之后久久不语,程磊看他表情古怪,便问道:“老郑,你对这件事情是怎么看的?”

    郑彬一边思索着一边说道:“老程,我说了你可别不乐意。”程磊示意他没关系继续,他便说道:“老程,当初我怎么劝你来着,塞宾斯兵团如果不投降的话,就把他们直接打掉算了,省得放在草原上成为祸害,我是这么说的不?”

    程磊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说,郑彬又说道:“现在怎么样?这些禽兽让我想起了日本鬼子当初屠杀咱们华夏人的时候,我现在恨不得带上人把他们全部干掉!这些巴伦欧的畜牲在意托斯国内还不知道如何屠杀和抢掠,我真为意托斯人感到痛心。”

    程磊叹了口气说道:“当初我也是为了咱们狮王军考虑,也没考虑那么多,只是想这些巴伦欧的军队不是我们狮王军自己的职责,不是还有大恒城嘛。现在看来是我大错特错了,老郑,这次我听你的,你下命令吧,你说怎么打咱们就怎么打!”

    郑彬一脸不情愿:“别别别,我只是说一下我心里的不痛快而已。该怎么打仗还是你说了算,老程,军事方面一直是你主管的,所以你不要让我来做决定。这决定还是你来做吧,我可做不出来。”

    程磊看了一眼郑彬,这小子,大义凛然的时候把自己骂个狗血淋头,现在到了正事上却推三阻四了。不过程磊当然不会生郑彬的气,因为他们之间根本没有气可生,最好的朋友,最好的兄弟,即便郑彬再不堪,那也是程磊在这个世界里最为重要的人。

    随后程磊便把四个步兵团和一个装甲团的团长全部叫到了他的办公室,和郑彬一起把现在的情况跟他们讲了一下。作为烈东联邦共同的秩序维持者之一,程磊决定这次和大恒城一起打击消灭塞宾斯兵团。

    不过程磊这次不准备专门派出一个步兵团的兵力,他想从各步兵团和装甲团里都抽出一点人,然后让大恒城派人,双方合作然后去进攻塞宾斯兵团。他这样做的目的是想让各团都能有了参与过实战的一批士兵,再由这批士兵回来后向其他的士兵传授战斗经验,达到言传身教的目的。

    程磊又派了人去大恒城,询问一下莫歌达的意思,然后从各团中抽出了一支六百人以及三十辆装甲坦克的队伍,组成了狮王剿匪部队。这支维和部队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也成为了整个烈东联邦以及往西的草原上所有马匪土匪们的噩梦。

    塞宾斯兵团驻地,塞宾斯正在静静地看着手下人送来的两个女人,这是一名战斗营主官送来的。两个女子都是中人之姿,不过在军营里呆得久了,连母猪都能变成貂蝉,更何况这两个正值青春的女人呢!

    塞宾斯静静地看着她们并不是因为他波澜不惊,而是在思考他到底要不要对这两个女人下手。按理说他作为兵团长当然是要第一个享受这些女人,而且是在俘获了不少粮食和财物以及其他物资的情况下。

    不过他却有些犹豫,他并不像那些普通士兵似的,虽然看到这两个女人之后也有些冲动,可是冲动的并不是那么大。因为他看到了两个女人眼中恐惧和愤恨的眼神,她们愤怒但是又不敢说出来,她们恐惧但是却只能任由别人蹂躏。

    塞宾斯有些不忍心,他是有丰富的文学素养和知识的,而且还是巴伦欧年轻一代军官中最早去西方帝国深造过的。他的个人素质当然要比那些普通士兵高得多,现在看到这两个女人才发出了跟他们不一样的感叹。士兵们感叹终于有女人玩了,他感叹的却是这些女人悲惨的人生。

    塞宾斯走到两个女人的身边,帮她们解开了捆在手腕上的绳子,然后对她们说道:“两位女士,你们不要害怕。我是这支军队的最高指挥官,但首先,我是一名绅士。我不会强迫你们做什么事情,不过你们别想着逃走或者别的,我手下的士兵们可跟我不一样,他们不是绅士。”

    说完他就走出了指挥部,呼吸着外面清新的空气,强自把体内蠢蠢欲动的精虫按捺了下去。这时那个营主官从不远处跑了过来:“大人,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这两个女人不错吧,他们可是经过我的挑选之后才给您送来的,那脸蛋和身材,还有惊叫时甜美的声音,绝对……”

    “啪!”说着说着那个营主官的脸上就挨了一个大嘴巴,塞宾斯满腔怒火地说道:“你作为一营主官,整天脑子里难道就想这些东西吗?现在我们的军队面临的最大危机是如何生存下去,如何能够不缺少吃穿饮水,可是你整天想什么?女人,除了女人还是女人!你忘了前天的时候我们还在吃那些让人难以下咽的杂粮了吗?”

    营主官捂着被打的地方,唯唯诺诺地:“是!大人,我知道错了!大人,您骂得对,以后我一定改正!”

    塞宾斯看着手下仅存的三个营主官之一这么惊慌的样子,内心突然有些不忍:“你以后做事的时候一定切记以大局为重,什么是大局?那就是士兵们的生存问题,只要解决了这个,我们手下就能有士兵,我们就有兵权,我们就还是人上人,明白吗?”

    “懂了,兵团长大人。”营主官点头说道。

    塞宾斯拿出了一支烟含在嘴里,营主官给他点上之后,他深吸了一口,然后把手里仅剩的半小纸袋烤烟扔给了营主官,说道:“传我的命令,再偷袭两批难民,把他们的粮食和财物全部抢回来,然后我们马上撤退到土匪山,在土匪山扎起营寨,做我们的山大王去!”

    营主官听了命令之后大喜,他知道塞宾斯是故意没有提妇女的事情,也就是说他已经默认了可以把那些难民的女人们全部掳掠回来。这就为所有塞宾斯兵团的士兵们打了一记强心针,能够拥有更多的女人是他们朝思暮想的事情,酒足饭饱就会思****嘛。

    正当塞宾斯兵团正在紧锣密鼓谋划着要继续偷袭难民时,大恒城莫歌达的信也送到了狮王基地。莫歌达的信很简单,大恒城出八百人,跟狮王军队派出的队伍共同组成剿匪部队,要把现在草原上横行霸道的塞宾斯残部和其他马匪土匪一网打尽!

    这是大恒城与狮王基地第一次联合军事行动,所以双方都非常重视。莫歌达也对程磊主动提出剿匪的积极性表示赞扬,因为说起来这本来是大恒城的事情。因为大恒城才是烈东联邦的首都,而大恒城的军队才是烈东联邦名义上的正规部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