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新世界征途 > 第四十章 阻击战
    塞宾斯兵团负责进攻的先头兵被射倒了几个,所以先头兵们放慢了脚步,开始以半隐蔽的状态向前挪动。李财主的大儿子看到这个情况很高兴,这等于成功把敌人的步伐给拦住了。他悄悄把命令传达到每一个人耳朵里,那就是坚持下来,坚持到最后的,赏两个金维克。

    这个奖励对于那些看家护院的家伙们虽说不少,但也不是很多,毕竟这些人几年以来在李财主这里赚了不少钱。不过这份奖励也算是很丰厚的了,他们也忍不住有些动心,如果危险不是很大的话,他们是不会坚持不住的。

    而那些临时因为两张烙饼凑起来的难民们听到这个许诺当时就激动了,全都议论纷纷。两个金维克呀,能买多少张烙饼?很多人一辈子连金维克的样子都没有见过,这些难民们沸腾了,纷纷向李财主的大儿子表示他们会坚持到最后一刻,一定要坚持到拿到赏金的时候。

    李财主的大儿子这时内心有些稳妥了,他有信心在高额的赏金下,这些家伙们会见钱眼开为他们李家卖命的。这时只见那些临时召集起来的难民们本来根本不敢开枪的,也开始慢慢瞄准扣动扳机。即便他们打不到敌人,在李财主的大儿子看来那也是一个巨大的进步,他们既然敢开枪那就是要为李家卖命了。

    李财主的大儿子手里拿着一枝新式的意托斯国兵工厂制造的步枪,瞄准了一个慢慢趋近的敌人,然后慢慢地扣动了扳机。枪响,子弹飞了出去然后钻进了敌人胸膛中,敌人的胸膛顿时冒出了一朵血花,接着倒在了地上。

    李财主的大儿子有些得意,他的枪法还是不错的,根本不比那些百战老兵差。这都得益于他非常喜欢军械,几年来每天都摆弄各种长短枪支,光他自己的书房里就收藏有十几种各国有名的枪支,熟悉他的人都叫他“枪魔”,意思是对枪已经进入着魔状态的人。

    不过他还没有得意多长时间,对面的敌人已经开始有所动作了,而且还是大动作。塞宾斯也不想让自己精锐的先头兵们上前送死,所以只冷冷吩咐了一句话:“调几门530炮上去轰炸一下,然后派五十个骑兵冲一冲,迅速结束这个小战斗算了。”

    在塞宾斯的眼里,这种规模烈度的战斗当然就是非常小型的战斗了。虽然李财主的大儿子认为这是一场大的了不得的战斗,对于塞宾斯这样常年指挥几千人打仗的巴伦欧三级兵团长来说,这简直是太小意思了。

    塞宾斯下令完了以后,那些先头兵们果然不再前进了,李财主的大儿子他们也有些纳闷,难道敌人这是被他们打怕了?也不对呀,据说敌人有好几百人呢,现在只死了几个人而已,怎么会就这么退缩呢?

    他们等了一会儿之后,李财主的大儿子用瞭望筒向塞宾斯兵团那边仔细观察着,当他观察出不妥的时候其实已经晚了。他看到的是一个黑洞洞的炮口瞄向了他们这边,坏了!他们要用炮!李财主的大儿子心里骂着对方,这些人简直太缺德了,人数比自己这边多这么多,他们还要用炮,简直太欺负人了。

    他刚反应过来对着手下人喊了一句:“快跑!”所有人还都没明白过来呢,只听到炮弹划破空气的嘶吼声,嘶吼声越来越近,速度当然是特别快,一下子就落在了李财主的大儿子身边。他的身上顿时被炸起来的泥土覆盖,好在他并没有受严重的伤,只是有些擦伤而已。

    他马上拨拉开身上的泥土,抬起头来一看,只见他身边好几个人都没了踪影,四处一张望,那几个人的尸体已经被炸到了三四米外。这时他看到所有人都做出要逃跑的姿势,他马上大吼道:“都趴下,快趴下!你们跑得过炮弹吗?”

    那些人却不听他的话,只顾着自己闷头逃命了,这时炮弹发射的声音密集了起来,“嗖嗖嗖”地落在那些正在逃跑的人身边或者身上。那些逃跑的人根本没有什么活路了,只有一小撮人逃出了炮弹的追踪,不过这一小撮人也只不过是运气好而已。

    剩下的还跟李财主的大儿子坚守阵地的还有三十来个人,其中他们老家护院的那些人都没有走。因为他们都是有经验的,他们都知道如果在逃跑中遇到炮弹的话,他们根本无法预知炮弹落下来的地方,所以他们只有被炸死的结果。如果不被炸死,那肯定是上辈子烧了什么高香了,不然的话谁能跑得脱炮弹的乱炸呢!

    炸过这一轮炮弹之后,还在坚守阵地的那些人也少了许多,因为即便是在原地趴下隐蔽,也会被炮弹炸死,这是无法避免的。只剩下二十多人了,李财主的大儿子内心非常苦涩,本来想发挥一下自己的军事才能,打一个漂漂亮亮的阻击战,可是现在倒好,被敌人给炸死了这么多,只剩下这么点人如何能阻击敌人呢?

    就在这个时候,对面敌人那边传来了轰隆隆的声音,李财主的大儿子侧耳倾听了一下,又抬头用瞭望筒一看,心里马上就凉了。他看到几十匹战马向着他们的方向狂奔而来,“射击!”“马上射击那些骑兵!”李财主的大儿子嘶吼着道。

    只是那些在高速奔跑的战马们哪里是那么好打的,他们飞奔到李财主的大儿子这些人跟前的时候也不过损失了五六个人而已,其他除了战马还略有损失外,根本可以忽略不计。李财主的大儿子看着越来越近的战马们,骑兵们凶恶的面孔已经暴露在瞭望筒之中,他的念头只有一个:这下算是彻底完了!

    李财主坐在马车上吱吱悠悠地走着,他有些担心自己的大儿子带着所有的护卫和临时召集的那些人去阻击敌人,他们能顺利阻击敌人吗?会不会受到什么伤害呢?

    李财主其实最疼爱的就是这个大儿子,大儿子整天研究什么枪支呀战略呀,其实一切都是为了他们李家以后的兴衰。因为现在是战乱之秋,李家如果不发展自己的军事实力的话早晚会被那些有实力的人吞掉。

    在李财主的眼里,有且只有他的大儿子能够做到把李家几十年以来积累的家产保全并传承下去。所以他对自己的大儿子寄予了厚望,就是想让他成为李家下一代的家主,等战乱结束之后,李家肯定会迎来一个新的生机。

    不过李财主不知道的是,他的大儿子性命其实已经危在旦夕了。他坐在马车上当然听到了炮声,只不过他根本不认为这是炮声,毕竟在草原上的土匪强盗们还会有炮,说出去谁相信啊?他宁愿认为这是远处打雷的雷声,他还特意吩咐了手下的仆人,让他们把雨布拿出来盖在马车上,小心不要淋了马车上的东西。

    就在这个时候,只见李财主的大儿子和敌人接火的地方火光冲天,烟雾弥漫。所有人这才意识到,这确实是打起来了,而且对方还有炮,这是在用炮轰炸他们这边的人呢。只有李财主一个人还蒙在鼓里,继续坐在马车上向前前进。

    他们这些人肩挑背扛着自己家里所有的家当,当然不会像是李财主家里那样有许多马车可以轻松前进。所以他们的速度很慢,正因为如此,他们的队伍拉开了大约有上千米的距离,走在最后面的人突然发现后面有人追了上来,手里还拿着枪。

    他们的心里一阵慌乱,可是身上扛着挑着东西呢,这些东西就是他们的命,他们总不能撂挑子跑吧。所以只得由得那个人追了上来,那人满脸炮灰,气喘吁吁地对他们喊道:“不……不,不好啦!炮弹炸死了好多人,他们的骑兵又上来了,都……都死的差不多了!”

    “什么?”走在后面的人围了上来,他们仔细看了两眼,其中一个眼尖的叫道:“哎呀,这不是老黄家的二狗吗?他不是拿了烙饼去打仗了吗?”

    “你没听他刚才说的吗,对方开炮打死了好多人,还有后面来了骑兵把所有人都打死了,他是有幸逃出来的!”这时一个听明白了话的人说道。

    这时当场就有两个人哭倒了:“哎呀我的儿(男人)呀,为了两张烙饼就去跟人打仗,就这么半天功夫就去了那边了呀!这可让我怎么活呀,我下半辈子该指望谁去呀!”

    很快消息就传到了队伍中所有人的耳朵里,那些家里为了两张烙饼而派了人去打仗的人家都哀嚎不已。为了两张烙饼搭上了一条人命,这在所有人心里当然都是不值的,而且特别的不值,简直就是赔了大本了。

    那些失去亲人的家里都派了人,大约有几十个人围在了李财主的马车旁边,哭喊着嚎叫着让李财主赔他们家人的性命。李财主当然也得到了阻击战失败的消息,他正在担心自己大儿子能不能从敌人的进攻中活下来,能不能撤回来。不过这种希望不大,因为那个逃回来的二狗不是说了吗,他们已经没有活着的人了,对方不仅出动了炮,还出动了骑兵,步兵们哪里能逃得出骑兵的铁蹄呢?

    李财主顿时悲痛沮丧不已,他哀叹自己既然有了一个可以挺立门户的儿子,可是却在这场战斗中丧了命。李财主前半生活的非常顺利非常好,下半生却出现了这种颠沛流离又失去爱子的事情,这简直让他感觉根本难以接受。

    这时马车外面的哭喊声和嚎叫声惊醒了还在悲痛中的他,他忙掀开车上的布帘一看,只见自己马车的周围围上来了几十个人。这些人都哭哭啼啼并且群情激愤,他的小儿子和两个家仆则在那里尽力维持着,不让那些人靠近李财主的马车。

    李财主强自按捺住悲痛,下了马车。这时有人说道:“李财主下车了,看看他怎么说!李财主,我们的家人都是家里的顶梁柱,年轻力壮的小伙子,现在为了两张烙饼去你们的护卫里充个人头,可是却全都死了,你总得给我们一个说法吧?”

    “对呀,那是人命,你必须给我们一个说法!”

    “对,我们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如果不给我们交待的话,我们就别走了!”

    李财主的小儿子这时把手里的步枪往地上一杵,说道:“你们还有完没完,有什么事情你们跟我说,别冲着我父亲这种态度!不然的话小心我手上的枪可不长眼!”

    “哎哟,李家出能人呀,刚拿两张烙饼换了我们那么多人命,现在就要卸磨杀驴了。来来来,你往这儿开枪,你往这儿打,你要是不打你是我生的!”一个地痞无赖型的家伙开始玩硬的了。

    “……”李财主的小儿子虽然也是一个练家子,可是他怎么可能真的拿枪打人呢,一下子就被那人给将住了。

    “嘿嘿嘿,不敢了吧?怂了?李财主,你没有了你的大儿子,我看以后你们李家是要完啊!快点给我们一个说法!”

    “对,我们就要个说法!”

    李财主这时摆了摆手让大家肃静,他叹了口气说道:“这一切都是源于草原上的马匪,我自己的儿子现在和你们的家人一样,都丧命在了战场上。你们想想,我出了烙饼找人去阻击那些人的脚步是为了什么?是为了我自己吗?”

    “是,你们是没有我有钱,我还有很多粮食。可是你们想过没有你们有没有妻子,有没有女儿,如果不抵抗被那些土匪们抓住,她们会是什么下场呢?”

    所有人都静了一下,然后又纷纷说道:“反正我们的家人是被你召集起来去送了死,你必须给我们一个说法!”

    “对,给我们说法,不然的话今天我们不会完的!”

    李财主喘了口气,又说道:“我只是想让你们知道一下,我不是为了我自己而已。好吧,失去亲人的人家,每家都分五十斤白面,五十斤大米。在这个时候再多我也拿不出来了,如果你们还不满意的话那我就没有别的办法了!”

    所有人都安静了,五十斤白面和大米如果省着吃的话够坚持很长一段时间了。如果再不同意的话,这些白面和大米也打了水漂,那可就得不偿失了。他们商量了一下便同意了李财主的补偿,然后各自领取了白面和大米回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