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新世界征途 > 第三十九章 草原上的恶狼
    齐觅代表狮王基地去城外给难民们宣布了狮王军指挥部的决定:鉴于意托斯国被侵略,狮王基地本着人道主义的原则,决定安置现在来到狮王基地的所有意托斯难民。不过要求意托斯难民们一定要服从狮王基地的安排,不能抗拒工作,更不能做任何违法犯罪的事情。居民区警备队的人将会每天二十四小时监察难民们的行为,约束他们不让他们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难民们当时就欢声雷动,经过一个月的逃亡,他们很多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可是现在他们谁也没有想到狮王基地能够真的安置他们。他们齐声山呼“万岁!”“狮王军万岁!”“狮王基地万岁!”。能够逃得活命并且得到生存下去的机会和空间,这是他们逃出来之后得到的最好的礼物。

    烈东联邦西边的草原上,一个穿着巴伦欧军装的军官满身灰土,看上去已经很久都没有浆洗过衣服了。而且他的脸上和身上也都脏得很,胡子和头发也都脏污并且很长。再看他旁边的人也都跟他一样,不过他们充满狼性打眼神却暴露了他们并不是什么善茬。

    这个军官正是在烈东联邦的草原上奔波了两个多月的塞宾斯,他现在正趴在地上,用瞭望筒向着远处观察着什么。自从程磊拒绝了他们入驻狮王军的条件之后,塞宾斯又被大恒城的军队给撵着打了几次。

    不过伤亡情况却并不多,大约一共也就损失了两三百人吧。现在的塞宾斯兵团也沦落到了当初的色伦夫兵团那样,成了一个几百人的兵团。不过塞宾斯兵团的处境比色伦夫兵团更差,色伦夫兵团能被上级兵团接受并且归入原军队中,可是塞宾斯兵团却永远都不再抱那个希望了。不说别的,就只拿现在塞宾斯兵团已经在外游荡了两个月而没有回归来说,他们就根本已经无法回归到原部队中了。

    况且现在他们的原归属部队恐怕早就开进了意托斯国内,有可能在意托斯国纵横驰骋,也有可能在致命要塞面前早就已经倒下了,或者早就被消灭掉了。塞宾斯脑子里的想法很多,更多的是他们该如何生存下去。这两个月来在茫茫的草原上,他和他的部下们四处奔波,差点都回归到茹毛饮血的原始人状态了。

    不过现在发生了转机,最近从意托斯那边逃过来了大批的难民,这对于塞宾斯兵团是一个机会。他们已经抢劫了好多次,获得了不少日用品和其他钱财细软之类的,只是食物不多,难民们一路走来身上也不可能带那么多的食物。

    塞宾斯兵团没有收罗一个俘虏,而是打劫了那些难民之后就放他们离开了。又能给烈东联邦的人添麻烦,又不用消耗一枪一弹,还可以获得一些食物和其他值钱的东西,塞宾斯怎么都觉得这是一箭三雕的买卖。

    由于食物的短缺,塞宾斯兵团很多士兵都病倒了,可是军官们却毫无办法。因为他们现在是些流浪者而已,比那些难民们稍微强一些的也就是手里有枪,而且都是杀人打仗的老手而已,其他的根本没有什么拿的出手的了。

    塞宾斯已经派人打探到在距离他们不远的西北方向,烈东联邦与太阳城傀儡政府交界处,有一处三不管地带。何为三不管地带呢?因为这里穷山恶水,一年也没有什么正儿八经的收入,根本没有人愿意前来管理,烈东联邦和太阳城傀儡政府都没有派人来管理这里,所以才叫做三不管地带。

    这里也是当初斯空和撒特班他们那帮土匪的聚集地,不过那帮啸聚山林最厉害的土匪已经归顺了大恒城早就成为了正儿八经的烈东联邦政府军。而现在在三不管地带的山上,自然还是有其他土匪的,只不过这些土匪没有那么大股了而已,只是一些每帮多则两三百少则几十人的小股土匪而已。

    塞宾斯就是看中了这么个地方,对于他们来说这个地方可以隐匿他们的行踪,又进可攻退可守。还可以不时的下山抢粮抢钱,至少不会像在草原上那样什么都缺,吃不饱穿不暖的像是流浪的乞丐一样。

    他们如果进这个土匪山的话,在山里肯定会成为首屈一指的霸王。不论武力,单凭近千人的人数就可以稳压各股土匪不止一头。那些土匪们除非自己团结起来,全部拉帮结伙成一个山头,否则的话根本不可能是塞宾斯兵团的对手,根本不够看。

    塞宾斯便决定再抢一批难民,然后他们马上就进山。因为从这里去土匪山的路途不是很近,怎么说也得有两三百公里,他们也需要吃饭。所以打劫一批粮草再出发是最好的选择,毕竟他们身边的粮食已经不多了,这还是这段时间以来节衣缩食节省下来的。

    瞭望筒中,只见峡谷要塞里有许多意托斯的难民慢慢地从里面走了出来。难民们都组成了一个个的小团体,几十人甚至上百人一伙集体行动。不过他们今天可算是倒霉了,因为遇到了塞宾斯兵团,而且是正在“筹措”军粮的塞宾斯兵团。

    塞宾斯挥了挥手,身后的两名军官走上前来,塞宾斯的嘴唇上下动了几动,声音很低,不过两个军官却听得很清楚:“你们每人带五十个士兵,全副武装。去东边把他们想要前进的正东和东北方向的路全部堵上,记着速度一定要快,剩下的就不用你们管了,交给我了。”

    两个军官得令之后便分别带着自己手下的五十个士兵走了,塞宾斯兵团只剩下一两百匹战马,现在被他们骑走了大半。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因为他们需要赶上并超过那些难民,所以速度方面必须要快。况且他们现在可能是最后一次打劫难民了,尽量保留士兵的体力也是正途。

    正在赶路的难民们突然听到了马蹄声,他们早就听说过在烈东联邦的草原上有一伙巴伦欧的残兵整天打劫难民的粮食和财物。所以在他们听到马蹄声之后就非常紧张,十分害怕这是塞宾斯兵团的骑兵队伍,如果被他们把粮食和财物打劫了去,难民们往后根本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下去。

    幸运的是,马蹄声根本没有在他们的身边停留,而是直接向东边的远处前进,慢慢地,马蹄声消失了。这时难民队伍里本来屏着气不敢说话的难民们都开始小声议论纷纷了,他们的神经也再次放松了下来。

    “那些骑马的都是什么人呀?”

    “不知道,不过他们肯定看见我们了,连停留都没有停留,可能是附近城邦的军队吧!”

    “只要不是那些巴伦欧的土匪们就好,如果遇到他们的话我们就完了。我听说他们杀过不少咱们意托斯过来的难民,还到处抢人抢东西,我们不怕他们抢,反正我们也没有多少东西,可是他们杀人该怎么办呀!”

    “对呀对呀!”

    一个年纪挺大的老人咳嗽了两声说道:“如果真的遇到那些土匪的话,我们就跟他们打!我的马车上还有好几十枝枪,到时候给你们每人发一枝。就算我们自己浪费了,也不能让他们把我们的粮食和财物抢去!”

    老人坐在马车上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跟在他马车旁边的则是十几个身穿黑衣拿着步枪,看上去都是练家子的汉子。还有两个青年也都拿着步枪,不过他们都骑着马跟在老人的十几辆马车的旁边。

    那些走在路上的人却纷纷小声议论道:“李财主发话了,让咱们拿枪帮他跟那些强盗们干呢!”

    “他就那么十几个人几十条枪能打得过人家那么多人吗?人家可是巴伦欧的正规部队,虽说打了败仗成了强盗,那也比李财主厉害得多!”

    “我们能有什么财物需要保护的?我们连明天的口粮都不知道去哪儿找呢,李财主可倒好,满满的十几大车,至少有七八车大米白面呢!”

    “对呀,我看到他们今天中午吃饭了。他们吃的烙饼大米饭,我们呢?挖草根吃野菜,让我们跟他们一起打强盗?做梦去吧!”

    “对,他们做梦去吧!强盗们抢也是抢他那样的有钱人,抢我们干嘛,难道抢我们的草根野菜吗?笑话!”

    就在这个时候,他们这二百多人的难民队伍最后面有人叫喊道:“不好啦,后面有追兵,他们追上来了!那些强盗们来啦!”这个人大家都认识,是李财主的贴身跟班,这家伙大呼小叫的跑到了李财主的马车边上。

    “老爷不好啦,他们快撵上来啦!”

    李财主强压下心头的惊慌,装作冷静:“慌什么慌,看你现在成什么样子了!你们赶紧找几十个身强力壮的人来,给他们每人发两张烙饼每人发一枝枪,告诉他们只要跟着咱们干就有烙饼吃,打赢了还有肉吃,快!”

    那个报信的人还在喘着粗气:“老爷,我……我看他们来者不善呐,密密麻麻的兵,最少也得有几百人。我们就几十条枪,能打得过他们吗?”

    李财主咽了口唾沫:“打不过也得打!不打的话我们这些人都跑不了,都要死!他们可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强盗,你们难道想乖乖等死吗?”

    这李财主的话让那些难民们心里泛起了波澜,对呀,这些人可都是强盗呢,如果任由他们侵犯的话,他们如果真的屠杀该怎么办?如果拿起枪跟他们干一下恐怕还能有一线生机,而且李财主不是说了吗,还有两张烙饼可以拿,你可是白面烙饼啊!

    很多难民都慢吞吞地走到了李财主大车的旁边,拿起了分给他们的每人两张烙饼和一枝步枪。他们都赶紧咬了两口烙饼,那香甜的味道不禁把他们给陶醉了,自从从意托斯逃难以来,很久都没有尝过烙饼的滋味了。

    不过每人都只是咬了几口而已,剩下的他们又都交给了他们的家人,或是父母或是妻儿。然后几十号穿着破破烂烂的难民们都跟在了李财主马车的旁边,李财主满意地看着他们,再加上他的两个儿子率领的护卫队十几个人,他们也算是有六七十个人的队伍了。

    如果后面的强盗队伍追上来的话,他们也有了可以和他们打一场的实力。毕竟是六七十个人呢,就算没法打硬仗,打一场阻击战总还是可以的吧!只要能阻击一下那些强盗,让他和他的财产不受损失顺利脱险就好,这就是李财主的想法。

    不过他不知道的是,前方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正等着他自投罗网呢!这时他们后面的追兵也越来越近了,李财主下令自己的小儿子留在自己身边,大儿子率领现在拿枪的六七十个人全部到队伍最后面去拦截那些追兵们。

    其实他们这六七十个人里面的主力还是那十几个黑色衣服的人,他们都是李财主高价雇来给他看家护院的人。他们都是一些有战斗经验和战斗力的人,比起一些军队的士兵来都要厉害一些。那些临时拿上枪的家伙们就不行了,这几十个人只是些平民老百姓,平时让他们杀个鸡宰个狗还行,要让他们杀人?还是算了吧!

    吸引他们拿上枪的,其实还是那两张白面烙饼,他们都想着自己的家人很久都没有吃一点正经粮食了,所以才为了两张烙饼而拿起了枪。只不过,为了两张烙饼跟人拼命,真的值得吗?

    如果没有真正挨过饿的人是不会理解他们这种行为的,也只有那些真正挨过饿吃过那些草根野菜甚至各种植物,乃至于看到烙饼比看到金子还金贵万倍的人才能够体会他们的痛苦。

    后面的追兵越来越近了,在黄昏的夕阳下已经能够看到他们的身影,他们都穿着清一色的青色巴伦欧军装,在不远的地方快速向着这边移动过来。

    这时李财主的大儿子发出了命令:“全部趴下,都学会怎么上弹开枪了是吧?全部排成一排,等他们靠得近了就瞄准,然后开枪。”

    等全部的人都摆好了姿势以后,李财主的大儿子开始一个个检查他们的枪,是不是有子弹,是不是已经打开保险栓了。当他检查到一半的时候,只听见旁边“嘭”地一声,一个李家的护院队成员率先开了第一枪。

    对方那边冲在最前面的那个人被击中了胳膊,一个侧翻倒在了地上。这时其他护院队的人也都开始开枪了,可是那些第一次拿枪的难民们却一枪未发,他们根本没有胆量去开第一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