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新世界征途 > 第三十六章 青兰遇袭
    当在场的来宾看到西玲出现的时候,所有人都被惊艳了一把。西玲今天打扮得简直太美丽了,粉白的长裙,烫过的长发再加上她的肚腩还没有明显出现,而且还有她无可比拟的容貌。在场所有的男人都沸腾了,哪怕是认识或者熟识她的男人都无不为之侧目,而在场的女人都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都说结婚当天的女人是最美丽的,可是西玲却在每天都是最美丽的,结婚的这一天则美到了极致。结婚典礼是在狮王基地指挥部的礼堂里进行的,所有狮王基地里有头有脸以及到访的宾客们把诺大的礼堂坐的满满的。

    甚至有一些人没有找到座位的情况发生,郑彬便派人去搬了许多椅子过来才解决了这个事情。作为婚礼主持,齐觅显得有些羞涩的样子。毕竟他自己还没有结婚却要为自己的顶头上司主持婚礼,而且还是在那么多人的目光下,所以才显得有些拘谨的样子。

    “各位来宾,欢迎你们参加我们狮王军总司令以及狮王基地首领程磊先生和银塔城卫军首领西玲小姐的婚礼!程先生是我们狮王军以及狮王基地的主心骨,所以他的婚事也是我们狮王军乃至整个狮王基地的大事!”齐觅压抑下了他忐忑的心情,开始有条不紊地背诵昨天他早已经写好的稿子。

    “下面有请两位新人上台!”这时郑彬这个婚礼策划人负责请来的乐队开始演奏这个世界里的结婚进行曲。

    程磊和西玲上台之后,齐觅又开口说道:“大家来看看,今天的新郎可以说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嘴巴都快合不拢了!而我们的新娘呢?则是闭月羞花,沉鱼落雁,美丽得一塌糊涂!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恭贺他们的新婚吧!”

    “……”婚礼继续进行着,齐觅主持的婚礼虽然中规中矩,但是中间也免不了有些插科打诨的语句,逗的在场的宾客们无不哈哈大笑。齐觅也因此赢得了非常多的掌声和很多人的关注,现在他甚至成为了继程磊和郑彬之后狮王基地在烈东联邦内最有名的第三人,这也是他这次主持婚礼最大的收获。

    其实他在主持婚礼的贺词中加上了很多他们以前那个世界里正规婚礼主持的一些语言动作的元素。而这个世界里的人哪里见过婚礼也能这么办,还能这么开玩笑搞笑呢,所以受众面非常广,给所有人都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郑彬临时还加了一个项目,那就是证婚人致辞,谁是证婚人呢?当然是在场最有权势的那位了,除却莫歌达之外还能有谁呢?

    莫歌达可没有试过在这么多人面前而且是在婚礼上为别人致辞,而且是证婚词。他有些措手不及的感觉,可是郑彬在婚礼前就已经找他商量过了,所以他肚子里已经想好了词该怎么说。

    他上台之后,台下的人顿时鸦雀无声,毕竟莫歌达是烈东联邦现在实际的统治者,人们对他的敬畏之心非常重。莫歌达清了清嗓子说道:“今天,我不是以任何职位来到这个台上,而是怀着祝福的心情,祝福程先生和西玲小姐婚姻美满,早生贵子。”

    “我是这场婚礼的证婚人,我以烈东联邦总理事的身份宣布,程磊先生和西玲小姐的婚姻是受到烈东联邦政府的保护和祝福的!下面我说一些题外话,其实也不算题外话,也是跟婚礼有关的。”

    “大家都知道,程先生是我们烈东联邦现在冉冉升起的新星,是烈东联邦最高军事力量的代表,想必我们所有人都看到了狮王军的强大。而西玲小姐则是银塔城卫军的首领,他们两位能够结合可以说是天作之合,而且绝对是无与伦比的婚姻,我们大家用热烈的掌声祝福他们吧!”

    台下顿时掌声四起,经久不息。莫歌达不但携全家都来参加程磊的婚礼,而且还作为证婚人上台致辞,这是烈东联邦其他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可是程磊却对此安之若素。所有人都非常钦佩程磊这种稳如泰山的泰然。

    结婚典礼过后就是婚礼酒宴了,郑彬把酒宴安排在了居民区内自从建造起来还从未使用过的一座大型会场内。本来这座会场是想以后有了重大集会之类的再启用的,可是现在来参加婚礼的宾客那么多,郑彬便想到了这边的会场。军事区那边可没有那么大的场所可以容纳那么多的人,所以还是在居民区的会场里比较合适。

    整个酒宴和后面的舞会整整进行了一个白天的时间,晚间所有的宾客就已经走的差不多了,剩下的都是狮王军的人以及多赞公爵和铁基部落的重山等人。邢诚惠和邢俊杰父子也没有走,看起来是想等程磊有了时间之后有事跟程磊商议。不过程磊临时没有什么时间,他们只能等程磊有了时间之后再说正事。

    晚上的酒宴就是他们这些人在一起了,重山就坐在程磊的旁边,他眼睛盯着那边迷人的西玲,对程磊说道:“妹夫,你的眼光可真够毒辣的!这个西玲可真是一个绝色美人,可是你别忘了,你也是青兰的丈夫,如果你敢对不起青兰的话,我肯定杀到狮王基地来教训你!听到没有?”

    程磊当然是唯唯诺诺的了,怎么说重山也是自己大舅哥,他的话别的可以不听,这个却不能不听。人家也是为了自己的妹子,说这些话当然无可厚非。

    “还有你也要告诉一下你这个小老婆,我听说她以前是银塔城卫军的首领,那她可也不能欺负青兰,不然我也得找你!”重山借着酒意有些半精神半糊涂地说道。

    随后他又话锋一转:“妹夫,你别说,那个装甲坦克还真是厉害!我和我手下那十个人都经过培训之后,我们协同作战起来简直太流畅了。我现在是我们车上的狙击手,最轻松的工作,现在我出门的时候也不用带着很多人了,只我们一台车十一个人就足够了!铁木都被我馋的直流口水,他也想跟你要一台呢!不过我看他恐怕不好意思开这个口,他和你的交情跟咱俩之间的交情没法比!”

    程磊有些哭笑不得:这什么跟什么啊!都是舅哥和妹夫的关系,这还分出亲疏远近来了。不过他跟重山之间的关系确实比跟铁木要强得多,这也是因为他们两个之间经常来往和交流的原因吧!不过如果铁木开口跟他要坦克的话,他又怎能说不给呢,毕竟那也是他二舅哥呀!这哥俩在这方面都争风吃醋,真够人受的!

    程磊和重山在聊天的时候,郑彬却收到了有人来报告的消息,也是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从西方帝国购买回来的石油矿探矿和采矿设备以及炼油厂所需要的设备已经全部购买成功,现在孔龙和孔虎正在着手往回运这些设备了。

    郑彬心里不禁想,这孔龙和孔虎也真够拼命的,这么多的设备,这么多的账目流水他们只用了半个月就已经交接完毕。而且他们还找了一支西方鼎鼎有名的运输队伍,并且那运输队伍还雇佣了西方某国政府军护送,准备跨过巴伦欧境内直接把他们送到狮王基地。而且他们还雇佣了十几位专家级的人物前来做指导工作,至少前期的设备安装和调试以及初期采油和炼油是少不了他们的。

    这些采油和炼油的设备以及雇佣人员的花费直接把之前多赞公爵给的十五万金维克花了大半。而且以后采油场和炼油厂还要招收工人以及进行运转,需要花销的地方还有很多。现在花钱的地方越来越多,挣钱的就只有一个水泥厂而已,眼看着就快要入不敷出了。

    郑彬和程磊一样,只盼着采油场和炼油厂建设起来之后能够有新的稳定财源。到那时候他们就可以再松一口气了,不过还是要时时发现新的财源,而且要抓好抓牢一定不能让钱财跑出手掌心。

    程磊当初从斐基部落俘获的那几车金子的价值大约能够值个上百万金维克,甚至不止。不过现在各方面都是用钱的时候,程磊吩咐这笔钱直接锁到指挥部的地下,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能拿出来用。

    上百万金维克是什么概念?那就是整个银塔城至少两年的年收入,甚至需要三年才能有这么多收入。这个斐基部落的家底还真挺丰厚的,毕竟他们是游牧部落,不会有固定的聚居地,而是隔一段时间换一个地方。所以他们全部的家当都会带在身边,这次被程磊截了和其实是那个梅彭的失误和疏忽,怨不得别人。

    程磊娶西玲没有给什么彩礼,除了一些闲置的牛羊之外就再也没给什么了,因为现在狮王基地正是用钱的时候。而西玲倒是这些年攒了不少家当,当然还有多赞公爵和西林给她的嫁妆也甚是不菲,所以从银塔城足足拉来了一两百车的各种嫁妆。

    有珠宝首饰,有钱财,有绫罗绸缎还有各色枪支甚至还有几门西玲自己珍藏的小炮。他们把这些嫁妆全部拉到了程磊和青兰住的小楼那边,青兰早就给西玲打扫好了一层楼,然后她指挥着那些人把这些嫁妆全部搬到了西玲那层楼的库房里,安排妥当之后青兰自己也累了一身汗。

    正当她想洗个澡去去身上的汗味的时候,突然有个人抱住了她的后背,她赶紧使劲挣脱那个人却始终挣脱不开。青兰急了:“你是谁你赶紧放开我,否则的话如果程磊知道了你将死无葬身之地!”

    那人听到了程磊的名字之后吓得哆嗦了一下,然后慢慢松开了抱着青兰的两只手,青兰慢慢地转过身,看见了一张她特别熟悉的面孔。

    青兰眼里含着泪水说道:“怎么会是你?你这样做对得起程磊吗,对得起我平时像姐姐一样待你吗?你这个畜生,你走吧,我不想再看见你!”

    那人哆嗦着嘴唇说道:“大嫂,你是个好女人,你温柔贤惠,美丽持家。可是队……程磊他却娶了个狐狸精回来恶心你,这算什么事儿啊!我没有别的心思,只想让你得到一些温暖,让你明白在这个世界上你不是没人疼的,至少我就是那个最心爱你的人……”

    “住嘴!你不要说了,我跟程磊之间的事情用不着你来评价也轮不到你来说!你快走吧,否则的话程磊如果回来,你连走都别想走了!”青兰有些厌恶地吼道。

    那人点了点头,不服气地说道:“你以后会知道的,我对你其实比程磊对你要好一千倍一万倍!你会后悔的,后悔你没有接受我。再见了大嫂,你永远是我最心爱的女人!”说完那人就转身离去,离去时他的眼神是非常坚定而且不妥协的。

    如果青兰能够看到他的表情和眼神的话,她肯定会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告诉程磊,程磊也觉不会把那人放走的。可是她没有,因为她觉得他毕竟是狮王军的人,如果说出去了,不仅对那个整天一口一个嫂子叫着自己的人不好,狮王军的名誉也会因此而受损,她不想干那种损害狮王军利益的事情。

    当天晚上,程磊看到青兰的脸色不是很好,所以他特意把青兰叫到了一旁问道:“青兰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不好?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青兰摇了摇头道:“没有,可能这几天累坏了没有休息好的缘故吧,晚上睡一觉就好了。你不用管我,有我那两个丫鬟照顾我呢。西玲她刚来,而且还有身孕,你多去陪陪她,晚上就在她那里睡吧。虽然她怀孕了,可是毕竟你们是新婚之夜呀!”

    程磊看着青兰的样子不禁有些心疼:“你真的没事?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要及时告诉我,我是你的男人,我知道这次的事情都是我不好,可是那也是迫不得已的。其实在我心里,你是在最重要的位置上,毕竟我们是结发夫妻嘛!”

    青兰勉强笑了笑:“我真没事,你就别管我了,我吃过饭就去休息了。明早起来你再看看我,肯定比今天的状态要好得多,你快去吧。”程磊这才将信将疑地去了西玲的房间。

    第二天一早,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在多赞公爵回城的队伍里的马车队伍里多出了一个人。不过马车队伍太大,足足一百多辆,所以每个人都没有注意这些细节。

    趁着多赞公爵马队的掩护,那人顺利逃出了狮王基地。然后走到半路的时候,这个在马队中的身影就突然消失不见了。谁也不知道这个人去了哪里,只有青兰知道他到底为什么要逃出狮王基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