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新世界征途 > 第二十六章 没头苍蝇的战斗
    程磊坐在铁基部落首领大帐的副席上,正跟主座上的敦勒哈还有下面的重山和铁木以及夜狮团和战鹰团的团长邵谦和雷洋讨论着什么。他们各抒己见讨论得颇为热烈,这时一个风尘仆仆的人闯了进来。

    “报告首领大人,斐基部落的军队开始向我们部落的方向进发了!”那人原来是个哨探,也不知道他为了侦察而迂回了多远才回来,不过打探回来的这个情报简直太重要了。

    重山忙安排这个哨探下去休息,还叮嘱他记得去部落的杂务会领赏。这个杂务会是处理部落内一切繁杂事务的地方,也掌握着部落的财经大权。就连敦勒哈首领想要从部落金库里拿些钱花都要经过杂务会的同意。

    杂务会的成员都是一些对部落忠诚度特别高的年纪大而且资历老的部落成员,还得是很有威望的人才行。杂务会一共有十几个人组成,现在杂务会的主事人是敦勒哈的堂弟。

    敦勒哈这时说道:“既然他们准备对我们出手了,贤婿你就安排一下下一步的计划吧!”

    程磊坐正了身体,严肃地说道:“接下来这场战争虽然名义上是两个部落之间的战争,但是实际上是铁基部落和我们狮王军联合抵抗斐基部落军队的侵略。占在大义的角度上讲,斐基部落这叫贪心不足蛇吞象!我们就让他们看看,我们是不是那么好惹!”

    重山点头道:“对,这个斐基部落首领的儿子也就是副首领的口气就像是我们铁基部落已经在他们的掌心里跑不掉了一样,真是笑话。他们外来户居然想吞并我们在烈日联邦生存了多少世代的部落,简直痴心妄想!”

    程磊又说道:“既然岳父大人认命我为这次战争的指挥官。那么我也就不客气了!重山,铁木你们每人带领一半的骑兵在部落内随时听候调遣。轮流值守不能松懈,现在就去吧。”

    重山和铁木领了命出去了,程磊略一思索又吩咐道:“邵谦和雷洋你们派出你们的工兵排把之前所挖掘的战壕和暗堡以及机枪和火炮掩体都整理一下,如果有不完善的地方尽量完善一下。然后夜狮****一个营的兵力进入战壕准备抵抗敌人的进攻,其他人都在部落里按兵不动。”

    他又对那两个装甲营的营长吩咐道:“你们直接把战车开到部落两侧隐蔽起来,随时等候冲锋命令!”

    “炮兵营把大口径榴弹炮都标好坐标,只等敌人进入射程之内就马上开炮!”在和色伦夫兵团的战斗中,李长城缴获回了二十多门大口径榴弹炮,程磊早就托人买了许多炮弹回来。有了充足的炮弹,它们就可以发挥绝对的威力了!

    正在快速行军的斐基部落军队中,梅彭正和飞鹰并肩骑行。飞鹰嘴上叼着一支烤烟,样子非常惬意,果然做了部落大兵司的待遇就是不一样,别人没得抽,他大兵司必须得有烟抽。

    飞鹰一边抽烟一边对梅彭说道:“首领大人,我不是早就说了吗?咱们部落兵力充足,打他们一个小小的铁基部落还不是手到擒来。哪里用得着您亲自征战,这不是说明我这个大兵司简直太无能了吗?”

    梅彭心想,你要是真的有能耐我还用的着这么不放心吗?可是嘴上却说道:“飞鹰你别误会,我不是不放心你。而是想看看这个铁基部落有多大能耐,居然敢反抗我们的兼并!”

    飞鹰点了点头:“嗯,这个确实应该看一看。到时候我们的大军攻打进去。看那个叫重山的还嘴硬不嘴硬!”

    梅彭有些担忧地说道:“部落的三千大军都被我们带出来了,现在部落里只剩下不到一千人的老弱残兵。我们一定要胜利。一定不能出什么差池,否则的话我们两个就会成为斐基部落永远的罪人!”

    “你放心吧首领大人。我会带着我们斐基部落的勇士们一路杀进铁基部落的首领大帐,把他们首领的人头割下来给您佐酒!”飞鹰豪情万丈地说道。

    这个飞鹰是越来越骄傲,越来越不靠谱了。梅彭在心里如此这般评价道。就凭飞鹰这种心态,恐怕本来能够胜利的战斗也会被他给弄糟,梅彭下定决心一定要看住飞鹰不能让他乱来,一切要听梅彭的命令行事。

    走了小半夜的时间,梅彭他们已经抵达了当初飞鹰和重山对话的地方。这里距离铁基部落已经很近了,只有三四公里左右的路程。可是铁基部落却不见有任何的动作,在瞭望筒里,梅彭只看到铁基部落一片冷清的景象,偶尔能看到有一点灯光,不过很快就不见了。

    难道铁基部落的人知道斐基大军来了都逃走了不成?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他们可就是兵不血刃拿下了这块地盘,能够不费一兵一卒就拥有了这么大的草场,部落里的人们如果知道了肯定会欢呼庆祝。到那个时候,梅彭在部落所有人心里就坐稳了首领大位,拥有了绝对的权威和地位。

    梅彭这边还在幻想中呢,突然一声巨大的声响砸烂了他的想象。只见他和飞鹰身后不远处的一些骑兵被炸得飞了起来,就连那些战马也不能幸免。接着又是“嗖嗖嗖”的声音,这是炮弹的弹道划破空气的声音,随后就是炮弹在骑兵丛中爆炸,炸开,然后就是一地尸体。

    游牧部落军队的士兵绝大多数都是骑兵,斐基部落当然也不例外。除了一些负责喂马和缁重的士兵以外,战斗兵员都是骑兵。这些骑兵在对战步兵的时候有着非常大的优势,但是遇到炮弹的时候却比步兵死的多。

    因为步兵可以找地方躲避炮弹,骑兵却只能驾着马四处逃窜。在骑兵的字典里,没有弃马逃跑的概念。他们把马看得比自己打生命还要重要。正因为如此,在炮弹的猛烈轰炸下。死的人也是特别的多。

    梅彭根本没想到一个小小的铁基部落居然会有炮,而且是大口径的榴弹炮。但是没想到的事情多了。他也没想到对面会冲出来一群钢铁魔鬼!炮火停下之后,三十多辆装甲坦克向着那些狼狈不堪的斐基骑兵们横冲直撞而去。

    一边前进,这些装甲坦克们还在一边开炮和用重机枪收割着斐基骑兵们的生命。梅彭的心简直都要裂开了,这个铁基部落到底是什么状况,突然出现这么些可以移动的钢铁大家伙是什么状况?

    梅彭也派人试过了,这些大家伙用枪打和刀砍根本纹丝不动。天呐,难道这是草原之神降罪下来惩罚我的吗?梅彭在心里不住地呼喊道,他知道这次战争肯定没有胜利的可能了,因为他已经看到在那些钢铁大家伙的后面。无数的骑兵和步兵迤逦而来……

    飞鹰这时来到了梅彭的身边:“首领快走,快跟我来!”

    梅彭无精打采地说道:“没有用了,已经败了,让我死在这里吧!我对不起我的父亲和巫邦大兵司,如果我能够听从他们的话,哪里至于落到现在的地步!嗯?对了,巫邦,我们还有巫邦,我们不至于落败。快回部落!”

    飞鹰带着梅彭和一部分残兵以及一路上收罗起来的溃兵回到了斐基部落。走的时候他们有三千人,回来的时候只剩下一千来人,足足损失了将近三分之二的军队。

    梅彭回到首领大车之后便跪在了梅西的榻前:“父亲,我对不起你。我不该不听您的话强行出兵。现在落了个兵败的下场……而且还把您气成了这个样子,父亲您要保佑我,我不想成为斐基部落的罪人……”

    飞鹰站在梅彭的身后劝慰道:“首领大人。您也不要自责了。要责罚就责罚我吧,是我没有打探清楚敌人的虚实就贸然请求出兵。虽然最后把首领大人救出来,但是功不抵过。一切都是我的错!”

    飞鹰本来是想提醒梅彭不要忘了他救了梅彭一命的事情,想让梅彭永远都记着他的大恩。梅彭却像是被飞鹰一语惊醒梦中人似的,说道:“你说的对!我们不能知错不改也不能坐以待毙!飞鹰你马上去释放巫邦出来,带他来这里,我要见他!”

    梅彭不是已经把巫邦杀了吗?其实他当时是特别想要动手的,但是动手的同时梅彭想起了自己打父亲,父亲因为他而生气才成了那副不死不活的样子。面对父亲的老朋友和老战友巫邦,梅彭说什么也下不去手了,只得作罢。

    没想到当时的一时心软居然成了现在的救命稻草,如果当时把巫邦给杀了,现在梅彭想找个可以依靠可以做决断的人都找不到。

    巫邦被飞鹰带着来到了首领大车,虽然他被放出来了,但是两只手还被绳子绑着。梅彭责怪地看了飞鹰一眼,随后便亲自给巫邦解开了手上的绳子:“巫邦大兵司,以前的事情都是我错了,还望您能原谅我的过错,为了斐基部落的将来,一定要帮助我打败铁基部落!”

    这时飞鹰叫道:“首领大人,我才是代理大兵司,他已经不是大兵司了呀!”

    梅彭看了飞鹰一眼,说道:“首领命令,巫邦重新履任大兵司一职,飞鹰任副兵司!”

    飞鹰还要说什么,却被梅彭使了个脸色,然后他就不敢说话了。这时巫邦冷冷地说道:“副首领大人,如果我不愿意再做这个大兵司呢?”

    飞鹰喊叫道:“跟你说多少遍了,现在已经没有副首领了,梅彭大人是我们斐基部落的首领!”

    巫邦摇了摇头,指着在榻上躺着的梅西说道:“他才是我们斐基部落的首领,而你……”他又指着梅彭说道:“你是我们斐基部落的叛徒!居然敢背叛首领大人,你该当何罪?”

    梅彭脸色变了几变,笑道:“巫邦,我是看重你的为人和你的能力,才没有杀你还让你继续担任大兵司。难道你以为我不敢杀你吗?”然后他又话锋一转:“我们都是斐基部落的孩子,我们的家和灵魂都和斐基部落永远捆在了一起。巫邦,难道你忍心看着斐基部落被铁基部落灭掉,斐基所有的牧民们成为他们的奴隶吗?”

    巫邦没有想到梅彭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他想了一下说道:“好吧,我答应你。不过等斐基部落渡过这次难关之后,你要允许我从部落出走,我不想留在这个逆子小人统治的地方!”

    巫邦这是明确的骂梅彭和飞鹰了,他们两个的心里都升起了怒火。不过巫邦还有很大用处,他们现在拿他无可奈何。梅彭的心里现在杀意更浓了,等巫邦没用了的时候,梅彭肯定会第一个拿他开刀!

    不过现在梅彭的脸上还是笑吟吟的:“好吧,人各有志,我当然支持巫邦大兵司的想法。不过现在我们面临的最重要的事情还是怎么对抗铁基部落,巫邦大兵司,你觉得呢?”

    巫邦这才说道:“好吧,你们把所遭受到的攻击和他们的兵力部署以及火力部署给我详细地说一下吧!”

    梅彭和飞鹰便开始给巫邦描述起他们所遭受的全部攻击,巫邦的眉头越来越紧锁起来。梅彭看在眼里,他的心也不由得紧锁了起来,讲到最后的时候梅彭问道:“大兵司,你听出什么端倪没有?那些大炮什么的简直太厉害了,我们根本没有办法抵抗……”

    巫邦摇了摇头说道:“那些大炮没有什么,当年我在西方帝国学军事的时候,曾经参加过那里的雇佣兵战斗。他们当时的火炮虽然不如你们所说的厉害但也差不多,我们是怎么做的呢?设置炮弹掩体,等炮弹打完之后再进行进攻。”

    “没有步兵我们可以骑兵改步兵,只不过……”巫邦说到这里之后就有些顿住了。

    “只不过什么?”梅彭和飞鹰异口同声地问道。

    “只不过……”巫邦继续说道:“他们如果真的拥有你们所说的那种钢铁大怪物的话,我们还是别打了,根本打不过的!”

    梅彭奇怪地道:“为什么?”

    巫邦叹了口气,道:“当初首领大人劝你不要轻举妄动,就是怕狮王军会帮助铁基部落。现在看来没错了,狮王军果然和铁基部落之间的关系非常紧密!你知道吗?就在我们来到烈日联邦境内之前,这附近发生过一场战争,是巴伦欧的一个三级兵团色伦夫兵团与铁基部落的战争。”

    “色伦夫兵团拥有骑兵,步兵以及炮兵总共四千多人,是南方战场上的一支精锐部队。铁基部落经过狮王军的帮助,战胜了色伦夫兵团,打得他们只剩下了几百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