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新世界征途 > 第二十五章 斐基内乱(二)
    飞鹰有些犹豫,虽然他是个直脾气的愣头青,可是这是让他直接跟巫邦对立,他很清楚如果对立失败的话自己会是一个什么下场!不过部落大兵司的职位对他来说简直太诱人了,斐基部落中像飞鹰这样的军官最大的梦想就是在有生之年能够坐上部落大兵司的位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飞鹰犹豫了又犹豫,眼看着巫邦已经把梅彭绑着走远了,他突然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巫邦,给我住手!”然后吩咐他手下那三百多首领近卫队:“控制住他们这些人,把副首领救回来,快!”

    巫邦只不过带着十几个随从而已,可是飞鹰手下却有三百人,一时间把巫邦他们给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梅彭看到这情况,眼里流露出惊喜的神色,他就知道不仅是飞鹰,部落里的任何一个军官被许诺以部落大兵司的时候都会忍不住做出超乎想象的事情来。

    “飞鹰,你想造反吗?我是奉首领大人的命令前来押送梅彭回去,你拦着我们是什么意思?快给我让开!”巫邦强忍着内心的怒火,质问飞鹰道。他怕把飞鹰给激怒,狗急跳墙,所以才如此隐忍。

    飞鹰的眼神中闪烁着激动和恐惧,手脚都不住地跟着发抖:“我是首领近卫队的队长,当然是听从首领的命令。现在首领大人不在,我当然是听从副首领的命令,你虽然是部落大兵司但是你管不到我!”

    巫邦都被他给气笑了:“飞鹰,你给我听好了,我奉的是首领大人的命令带梅彭回去,难道你耳朵聋了吗?”

    飞鹰目光闪烁,根本不敢看巫邦的眼睛:“我没有收到首领大人的命令,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如果你要抓住副首领为人质造反怎么办!”

    巫邦指着自己问飞鹰:“我?你说我要造反?我巫邦跟随首领大人二十余年,数次把首领大人从危险中救出来,并拯救斐基部落多次!你居然说我要造反?混蛋!”巫邦气不打一处来,一个巴掌就甩在了飞鹰的脸上。

    飞鹰身边的人马上上前想要控制住巫邦,巫邦根本都不拿眼睛看他们,几下就把两个士兵摔倒在地。飞鹰当然知道巫邦的武力值超强。他马上有了决断:“举枪,瞄准!”

    近卫队几百枝枪瞄准了巫邦,飞鹰说道:“大兵司,你就先委屈一下,等我见了首领大人弄清楚事实。如果您说的是真的,飞鹰一定给大兵司一个交代!”说完便一挥手。

    飞鹰手下近卫队的人马上上前把梅彭解救了出来,然后把巫邦和他的十几个手下捆了个结实。梅彭的心脏现在简直就像是在地狱里逛了一圈,他揉了揉被捆红的手腕,对飞鹰说道:“找个地方把他们关起来严加看守。要时刻有人轮值看守!”

    飞鹰马上派人去把巫邦他们软禁了起来,并吩咐供给他们吃喝,不能让他们饿死。接着梅彭又吩咐道:“走,我们去首领大车!”

    这时的首领大车里,梅西还在等待着巫邦的回报,他相信巫邦一定能够把梅彭带回来。因为巫邦在部落里的影响力是非常大的,几乎所有的军官都害怕他。

    可是梅西没有想到的是,那些军官们都怕巫邦。都是因为巫邦平日里对他们太过于严厉。由怕生恨,所以他们都没有去管飞鹰和巫邦的事情。就这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居然让飞鹰把部落大兵司给囚禁了起来。

    梅西这时听到了外面的脚步声,他马上端坐了身子,心里想着一定要把梅彭训斥个狗血喷头,然后把他软禁起来。这个小子居然敢造反了,虽然他是自己的儿子,但是在权力面前。儿子又能算什么呢?

    走上大车的身影让梅西的呼吸一滞,怎么会是梅彭?巫邦居然没有把他捆起来,而是直接这样押送回来了吗?这时他又看到了梅彭身后的飞鹰,他的心放下了大半,飞鹰是他亲自甄选的首领近卫队队长。他的忠诚还是有目共睹的。这次把梅彭抓住,恐怕他也出了力。

    梅彭却在梅西的对面坐了下来,飞鹰站在了他的身后,梅彭看着眼前的父亲,自己倒了一杯奶茶,喝了一口,说道:“父亲,你年纪大了。我奉劝你,早点把权力交出来安享晚年吧!儿子我一定会让你锦衣玉食过完下半生的。”

    梅西越听越糊涂了,这小子这是什么意思?而且梅西一直希望看到的巫邦也没有出现,再结合梅彭的这番言语,他马上意识到,完了!肯定是出了纰漏了,不然的话巫邦就算是临时有非常紧急的事情也会亲自来跟梅西交待一声,现在还没有看到巫邦的影子,这说明……巫邦恐怕已经被害了!

    梅彭看着梅西的表情和眼神,平静地说道:“父亲,你不用找了。巫邦没有死,他只不过被我囚禁起来了。作为部落大兵司,一丁点的战意都没有,只是一味地听从部落首领的意见,这是绝对的不合格和对部落的不负责!”

    “父亲,现在已经不是你们那个时代了。您还是把权力交给儿子吧,您就我这么一个儿子,难道你要把首领大位给外人不成?”梅彭语重心长地开导着梅西。

    梅西的眼神闪烁不定:“梅彭你这个逆子,我就算把首领大位给别人,也不会传给你!传给你的话,很快你就会把斐基部落推入万丈深渊之中,你这个无父无君的小人!”

    然后梅西抬头看着飞鹰道:“飞鹰,你是我首领近卫队的队长,难道你不服从我的命令,而是去听这个逆子的命令吗?你要造反吗?快把这个逆子拿下,我一定不会亏待你!”

    梅彭哈哈大笑道:“父亲,我看你还是没有认清现实。对于他来说什么最重要,难道你给一个近卫队长就能满足吗?我许诺了他部落大兵司的位子,你能给他吗?”

    梅西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梅彭……逆子……我……额……”梅西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然后便倒在了地上。

    梅彭赶忙扑上前晃动着梅西的身体:“父亲。父亲!你怎么了?飞鹰,赶快去把医生请来,快去!”虽说梅彭已经和梅西完全撕破了脸,但是梅西毕竟是他的父亲,不管到什么时候还是他父亲,现在梅西出了这种状况。梅彭几乎是下意识地想要救他。

    飞鹰却非常清醒,如果现在梅西死了,那么梅彭肯定就能名正言顺坐上首领大位,那么飞鹰自己必然就是部落大兵司!这就是权力的诱惑,就连飞鹰这个一直以来对部落对首领无比忠心的人也为了手中的权力而彻底变成了一个奸诈至极的人!

    飞鹰便给身边的人使了一个眼色,又大声吩咐:“快去请医生,就说首领大人快要不行了!”飞鹰身边那人马上飞快地下了大车,然后狂奔而去,一边跑还一边宣传:“首领大人快不行了。首领大人快不行了……”

    因为是关于部落首领的消息,所以传的很快,一时间部落里的人大部分都知道了首领快要不行了的消息。这些人有的悲痛,有的哀叹,还有的若无其事。甚至还有那沾沾自喜的人,他们都是以前得罪过梅西的人,他们觉得自己暗无天日的生活快要结束了。

    医生过了好长时间才请了来,这也是飞鹰的意思。越拖越好。医生给梅西看了一下,便对着梅彭摇头道:“副首领。首领大人这是急火攻心晕了过去。有可能还能醒来,但是也有可能一辈子都醒不过来了。即便是能够醒来,他也会神智不清……唉,愿神保佑首领大人吧!”

    飞鹰真真切切地听到了医生对梅彭说的话,内心不禁窃喜不已。现在梅西这个障碍扫除了,只要梅彭一继位。那么部落大兵司唾手可得!到那个时候,不仅是自己,就连自己家族的所有人都会沾光,成为除首领的家族外,部落里的第一大家族!

    梅彭这时还处于悲痛之中。在他心里是由于他的任性而为才把父亲气成这样的。毕竟那是他的父亲,生他养他的父亲!父亲对他的好,对他的娇纵,对他的教诲,从小到大的一幕幕都出现在他的眼前。梅彭真觉得自己确实是个逆子,居然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而逼迫父亲下台,最后父亲落了个这种下场!

    这时所有部落的高级官员都收到了首领病倒的消息,马上赶到了首领大车外。梅彭怀着悲痛的心情出去把梅西的病情给他们说了一下,然后又说道:“你们先回去吧,我要好好照顾父亲,别的事情以后再说吧!”梅彭这时绝对是真情流露,所以看得那些人也都唏嘘不已。

    这时有人提议道:“副首领,部落不能一日无主,请您继任首领大位!”

    “请副首领继任首领大位!”所有人都异口同声地请求道。

    梅彭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说道:“好吧,既然你们如此盛情,那我就只好答应下来。不过我要为父亲祈祷,所以暂不举行首领继位大礼!现在巫邦由于冲撞我而被囚禁,部落大兵司之职不能落空,就由飞鹰暂代大兵司之职吧,你们都散了吧!”

    飞鹰就站在梅彭的身后,突然听到让他暂代大兵司之职,不禁喜出望外。虽然现在是暂代也就是暂时代理,但是无论哪个大兵司都是从暂代然后转正的。飞鹰不禁为自己钻对了阵营而沾沾自喜,现在自己就是部落里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

    梅彭回过身往大车里走的时候已经恢复了平时的神色,他冷冷地对飞鹰说道:“我父亲出事,虽然我很悲痛但是达不到表现出来的那种程度,只不过要做给外人看而已。飞鹰,权力的斗争哪怕是父子之间,那也是你死我活的斗争!你只要有了权力之后,哪怕是只拥有过一天,都会迷上它的滋味,想要永远牢牢地把它抓在手里!飞鹰,只要你忠心于我,你的权力我来保证!”

    飞鹰感激地点了点头道:“副首领……不,首领大人您放心,以后我飞鹰还像以前一样是首领大人的马前卒!首领大人您只管指挥,具体的事情就由飞鹰去办,绝对不会让您失望!”

    “好,飞鹰你有这个信心我也就满意了。这样吧飞鹰,你现在马上去集结全部的军队,留下三分之一保卫部落的安全,其他的三分之二准备随我们出发征讨铁基部落!”梅彭喝了口奶茶说道。

    飞鹰有些疑惑:“您不是说要为您父亲祈祷吗?怎么……”

    梅彭摇了摇头道:“你以后要开窍了,跟那些人怎么能说实话呢!这个还不是任由我们来决定吗?现在我们可以说,据哨探报告,铁基部落有异动,我们集结军队准备防御!到时候真打起来,进攻防御又有什么不同呢?我们是以攻为守怎么了?”

    飞鹰一下子就开窍了:“首领大人真是厉害,我太佩服您了!好,我马上去办!”

    梅彭看着飞鹰出去的身影,嘴角泛起一丝冷笑,这个没有脑子的家伙以后如果坐实了部落大兵司的位置恐怕对部落对军队来说都不是一个好事情。飞鹰做一个近卫队队长可以说游刃有余,至于领导数千人的军队,他恐怕根本挑不起这个大梁。

    唉,如果巫邦能够站在自己这边该有多好!巫邦是一位德才兼备的人,是不可多得的领导人才。如果巫邦能够继续担任部落大兵司,那么梅彭就放心大胆地让巫邦去履行自己的命令。

    不过巫邦一直是跟父亲梅西是铁杆君臣,根本不可能容得下他这个把父亲气成瘫痪甚至昏迷不醒的人。也不可能帮助他梅彭去实现兼并铁基部落的构想,梅彭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看来以后部落的用兵问题还得他自己亲自策划安排呀!

    梅彭突然想去看一看巫邦,如果巫邦能够答应他继续担任大兵司并且以后忠于他那是最好的,如果不能的话,那梅彭就只有忍痛杀人了。

    毕竟巫邦自二十多年前自小兵做起,一步步担任下级军官,中级军官,上级军官乃至部落大兵司。他在部落军队里的影响力和覆盖面是非常大的,甚至哪怕是梅彭这个新任部落首领都没有他在军队中的威望大。虽然军队里很多人恨他怕他,但是威望也是很高。

    巫邦如果有了机会肯定会揭竿而起造梅彭的反,与其这样还不如梅彭率先去消除这个麻烦,把隐患消灭在萌芽之中。到时候巫邦的威望再高,死了以后也就没有什么翻身的机会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