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新世界征途 > 第二十四章 斐基内乱
    既然有了程磊的全力支持,敦勒哈的满腔雄心壮志又回来了:“重山派出使者给斐基部落回信,他们的要求一条也不能答应,而且通令他们马上离开这里,以后不准踏足铁基部落地盘!然后你马上带领五百骑兵在部落前方左侧埋伏!铁木,你带领五百骑兵在右侧埋伏!”

    程磊看着敦勒哈安排的井井有条,点头道:“好!现在我狮王军的夜狮步兵团和战鹰步兵团以及狮王装甲团的两个装甲营三十辆装甲坦克已经到位,只等岳父大人一声令下,我们就开始对敌人予以打击!”

    敦勒哈忙摆手道:“不不不,贤婿,我只是把部落的骑兵安排一下,狮王军的部署安排还得你来做,而且重山和铁木也全部归你指挥。”

    程磊也只是虚让一下,他知道现在不是让来让去的时候,便对身边的通讯兵说道:“马上通知两个步兵团的工兵排,前往铁基部落前方一公里处挖掘战壕并布置各种暗堡和机枪掩体以及炮掩体!”

    “是!”通讯兵得令之后马上出去传达去了。

    程磊又对重山和铁木说道:“大舅哥,二舅哥,你们只要看到我们两个装甲营的装甲坦克全部冲出去之后,马上派你们的骑兵在后面跟上。坦克在前冲锋,骑兵在后扫荡,最后我再派步兵收拾一遍,这也是当初对付色伦夫兵团的办法!”

    重山和铁木都奉命去了,现在程磊的话对他们来说宛若圣旨一般,比敦勒哈的话都要好使。因为人总是倾向于信任强者。听从强者的命令,并且对强者有着天生的敬意。

    程磊这时看着敦勒哈还有些焦虑的神色。笑道:“岳父大人不用担心,有我在。只要狮王军还有一兵一卒,就不会让那些人得逞!放心吧。”

    敦勒哈感动的眼睛有些湿润:“贤婿,你这么做会不会让你们狮王军其他人产生反感?老是动用狮王军帮助铁基部落,可是狮王军也不是你自己的狮王军呀!”

    程磊说道:“岳父大人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当初岳父大人和部落是怎么帮助狮王中队的,所有人心里都很清楚。而且我程磊是狮王军的司令长官,如果自己岳父的部落出事了都不帮,让外人看见了该说我什么?就连狮王军的兄弟们也都不会同意,您就放心吧!”

    梅彭和飞鹰正在聊着什么。却看到远远的一骑骑兵从铁基部落的方向快速驰来。他们两个都打起了精神,有了之前的压力,恐怕铁基部落现在要松口了。那个送信的骑兵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把信交给了梅彭,然后又骑上马一溜烟的回去了。

    梅彭和飞鹰都有些纳闷,这个士兵怎么一点礼节都不懂!不过也不管他了,可能这就是个木头而已。等梅彭把信件拆开以后粗略一看,马上一拍自己的额头:“糟糕!赶紧把那个人给我抓回来!”

    飞鹰一步就跨上自己的战马,身后跟了十几个骑兵追向了那个信使。不过信使的马速度也很快。而且比他们走得早了很多,飞鹰几人在那信使身后连续开了几枪都无果,无奈只得悻悻地无功而返。

    梅彭恨恨地说道:“铁基部落!哼,居然敢这么对待我们。简直没有把我们斐基部落放在眼里,是可忍孰不可忍!”

    飞鹰问道:“副首领,这信上到底写了什么内容?”

    梅彭把信向他手里一塞:“你自己看吧!”

    飞鹰看了几眼之后也急了:“这这这。这些家伙简直太可恶了!我们的要求不答应,还让我们马上离开这里。而且以后再也不允许踏足这里,否则对我们不客气?他们也太嚣张了。副首领请批准我带两千骑兵过去,保证把铁基部落全部拿下!”

    梅彭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这件事情还得跟父亲大人商议一下,不能轻举妄动!走吧,我们先回去吧!”

    飞鹰只得悻悻地跟着梅彭回了斐基部落的大部队,两个人到了首领大车旁边,梅彭直接就上了车,飞鹰则在大车一旁等着。

    斐基部落的首领跟敦勒哈年纪差不多,也有五六十岁年纪了,他的名字叫做梅西,是一位在意托斯国混的如鱼得水的部落首领。意托斯国的各大势力和政府都与这位梅西首领交好,如果不是这次巴伦欧的侵略,梅西才不会带领斐基部落远走他乡,呆在意托斯国比在烈日联邦对于他们来说要好得多。

    梅西听完了梅彭的报告之后陷入了沉思,梅彭却有些迫不及待:“父亲,您就赶紧下令吧,我马上和飞鹰带着兵杀过去,把铁基部落夷为平地!到时候他们的人就成为我们的奴隶,一辈辈的传下去,让铁基部落人永远做我们斐基部落人的奴隶!”

    梅西却没有答话,仍然在深思熟虑着。梅彭很了解自己父亲的脾气性格,看到梅西这个样子他也没有办法,只得自己有些焦躁不安地坐着。旁边的侍女给他倒来了奶茶他都不喝,要知道梅彭平时可是最喜欢喝奶茶的。

    “梅彭,你去通知所有人,我们不要在这里停留了,继续向东进发吧!”梅西思考了很久才缓缓地说道。

    梅彭一下子站了起来:“什么?父亲你考虑了这么长时间就做出这个决定?那么铁基部落怎么办,难道就任由他们那么嚣张吗?”

    梅西这时从身边拿出了一个小小的烟锅,慢吞吞地往里面塞了一些烟丝,又慢慢地点燃,吸了一口之后咳嗽了两声才说道:“梅彭,平时我就一直嘱咐你,遇事一定要冷静。唉,还是太年轻呀!你想想看,铁基部落为什么会突然变得那么硬气,他们自身也就一两千骑兵而已。根本不会是我们的对手。”

    “那么只有一个答案,那就是他们寻求到了别人的帮助!我派人出去花重金打探了。铁基部落首领敦勒哈有一位女婿,是铁基部落现在的驻地东北边不远处一个叫做狮王基地的首领。这个狮王基地是一支军队叫做狮王军的地盘。而狮王军则是特别厉害的。”

    梅彭奇怪地道:“我怎么派人出去没有打探到这些?我派出去的人难道都敢玩忽职守不成!”

    梅西摇了摇头说道:“你想错了,这些消息是我花重金从别人手里买来的,如果不花钱的话别人见你是外来人根本不会说实话!现在看来,那个狮王军已经承诺帮助铁基部落了,否则的话铁基部落不会也不敢如此的硬气!即便他们不同意联盟合并,他们也会先采取怀柔的措施,实在没办法了才会和我们硬碰硬。不过现在看来,我们恐怕惹不起他们了!”

    梅彭不服气地说道:“那什么狮王军有那么厉害吗?他们那些据城而守的家伙能有多大能耐,他们的骑兵难道能比得上我们整天在草原上拼搏的骑兵吗?我就不信这个邪!父亲你就下命令吧。让我带人去跟他们打一仗,否则的话我永远都不甘心!”

    梅西这时生气了,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梅彭,我都这么语重心长了你怎么一点都不开窍!如果你能是人家的对手的话我会不同意你去吗?你给我记着,现在部落还是我梅西说了算,我说不行就是不行!”

    梅彭也拍了桌子:“父亲,别的事情我可以让步,这个事情我坚决不让步!我不能眼看着到嘴的肥肉飞了,斐基部落的兵权你早就给我了。现在统兵打仗的事我说了算,你就等我凯旋归来吧父亲!”说完梅彭就转身下车了。

    梅西刚要追他却被脚下的凳子绊了一下,摔在了车里。他焦急地喊叫道:“来人,赶快来人啊!”刚刚下车去取东西的侍女这时正好回来。把手里的东西一丢,赶忙把梅西给扶了起来:“首领大人,您没事吧?”

    梅西喘着粗气。可能是摔得挺重:“不用管我,快。快去给我把巫邦叫来!”

    侍女急急忙忙地去了,梅西慢慢挣扎着又坐回到了他的位子。一脸颓唐地自言自语道:“梅彭,你如此的不知道冷静,让我怎么把首领的位置传给你呢?唉……”

    这时大车的外面已经响起了骑兵集结的声音,好几个在首领大车旁边的骑兵队队长都在不停地指挥自己的手下去什么地方集结。梅西的心不禁提了起来:梅彭这小子的速度还真快,居然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把所有的人给通知好了。这小子绝对是早就准备好了要集结兵力了,而且很可能还有人在旁边推波助澜。

    梅西又使劲向大车外吆喝了几声,可是却没人应声,因为大车外面集结士兵的声音太大,熙熙攘攘的,他在大车里呼喊根本听不清。梅西真有些愤恨自己平时怎么没有把兵权牢牢抓在自己手里,没有自己的命令谁都不能动一兵一卒!

    你看看现在,斐基部落的大兵司还没有出面,梅彭只不过是副首领和副兵司的职务而已,就已经把军队集结起来了。

    “首领大人,您找我?”一个四十来岁身材魁梧,长着一脸络腮胡子的军官上了大车。

    梅西努力把自己的担忧隐藏起来,然后问道:“巫邦,梅彭在外面调兵的事情你知道吗?”

    巫邦有些疑惑:“知道啊,梅彭副首领刚才去找我说了,说是您同意让他带兵去打铁基部落,还说是您让他历练历练。”

    梅西一拍桌子气的直冒汗:“这个逆子,混账!居然敢假传首领命令,巫邦你马上亲自带人把他给我抓起来,押到这里来!”

    巫邦有些为难:“首领大人,这梅彭副首领毕竟也是副兵司的职务,可能他没有顾忌那么多,您还是……”

    “你别替他说好话,你自己也有错误!他假传首领命令,你就不查实一下就同意了?巫邦你降为副兵司,不过大兵司的事务还是由你来处理!”

    巫邦被梅西给发作了一通,又把他降了职,心里当然十分不爽。下了大车之后巫邦就如同一座冰山似的,所有的军官见了他打招呼,他根本都不予理睬。他身后的近卫们都纷纷向那些军官们下令:“大兵司怒了,赶紧把人解散回营!”

    “快点解散回营,否则的话大兵司降罪你吃罪不起!”近卫们一边紧跟在巫邦的身后,一边对那些军官们下命令。军官们听到他们的话之后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愣着神在那里一时有些手足无措。

    这时梅彭在跟飞鹰还有几名高级军官商量讨论着什么,军官们看到巫邦来了,赶忙纷纷敬礼并打招呼。可是巫邦却并不搭理他们,径自走到了梅彭面前:“梅彭,你不是说这次出兵是奉了首领大人之命,由你指挥军队吗?”

    梅彭的脸上闪过一丝慌张,随后马上归于平静:“是呀,是我说的,你有什么事情吗巫邦!”

    巫邦看着梅彭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不禁有些动怒,他脸上的肌肉抽动了几下,大吼道:“来人,给我把他捆起来,押送到首领大车听候处置!”

    “是!”巫邦身后的近卫们全部扑了上来,把那些军官和附近士兵们都挤到了旁边,然后三下五除二地就把梅彭用绳子捆了起来。

    梅彭大声怒吼道:“你们想干什么,你们想造反吗?巫邦,我是以后部落的继承人,你是在为你的家族种祸知道吗!还有你们……”梅彭又对准那些巫邦的近卫:“你们也是在为你们自己种祸,赶紧放开我否则的话我不会饶过你们的!快把我放开,快……”他一边吼叫着一边扭动着身体挣扎。

    场面一时间混乱之极,巫邦却并不理会其他人,只是对梅彭说道:“梅彭你给我听好了,现在首领大位还没有传给你,你只是部落副首领!还有,我才是部落大兵司,没有我的同意你有什么权力统帅军队出兵?走,给我押回首领大车!”

    梅彭眼看大势已去,如果他被押回首领大车的话,恐怕他部落继承人的身份都会被剥夺,而且肯定会被囚禁,有可能还是囚禁一辈子!梅彭瞪着血红的眼睛冲身后大吼道:“飞鹰,难道你忘了我们的约定和你的承诺了吗?把这些人拿下,你就是部落大兵司!”(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