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新世界征途 > 第二十三章 部落对话
    重山骑着马后面跟着几十名骑兵,所有人都全副武装,拿的武器都是程磊他们新落成的兵工厂步枪生产线上生产出来的试验品。不过这些试验品单发步枪的规格很高,用起来特别好使,重山向程磊讨要了一百枝回来,专门装备了一下他手下那些铁杆兄弟们。

    这次出来,重山是奉了敦勒哈的命令前去与远方来的那个基烈族部落对话。主要问一问他们从何而来,到铁基部落这边来做什么,还有就是要逗留多长时间。

    敦勒哈首领这么紧张是有原因的,基烈族祖辈传下来的传统是,如果两个部落相遇,那么小部落要听从大部落的安排和领导。为了基烈族部落的安危,大部落首领可以看情况或者把小部落兼并,如果无法兼并的话那么也可以让小部落成为大部落的附属部落。

    铁基部落虽然不小,而且是烈日联邦最大的基烈族部落。但是这个远方来的部落却比铁基部落大不少,铁基部落就是在多年前兼并了好几个烈日联邦里的基烈族部落才有了现在一两万人之多,但是现在这个新来的部落人数却有三万多人。

    如果真的按照祖辈的规矩来做,那么铁基部落必定会被新来的部落所兼并,或者成为他们的附属部落。这对于敦勒哈和铁基部落的所有人来说都是根本无法接受的,因为现在已经不是那个游牧部落横行草原的年代,随着火器枪支大规模的在军队和各界利用起来,早就不是以前骑兵为王的冷兵器时代了。

    现在如果再谈什么大部落兼并小部落的说辞已经是太可笑了。根本没有人会把这事和那些古老的规矩放在眼里。可是如果那个远大来的大部落真的要提出这个提议,敦勒哈肯定要想出应对之策。所以才派重山去探一下他们的口风,看看他们此来的目的。

    身穿奇装异服的中年人在瞭望筒中看到了重山他们向自己这边移动过来。不过他却没有让自己手下人有所动作。这位他们部落首领吩咐他先不要轻举妄动,看看具体情况再说。不过话里话外的意思里,中年人听得出部落首领肯定是对兼并眼前这个部落有着浓厚的兴趣。

    他们的部落名字叫做斐基部落,是意托斯国基烈族的两大部落之一。斐基部落的首领别金是一位非常优秀的人,胸怀雄心壮志。

    中年人的名字叫做飞鹰,这是他的真实名字,因为他的父亲希望他能成为一只翱翔在草原上的雄鹰,所以连姓氏都没给他,只给他取名飞鹰。飞鹰是一个非常古板而且自律的人。他把对部落和民族的忠诚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要重,所以他成为了他们部落首领手下最心腹的首领卫队队长。

    飞鹰看到重山到来之后,马上安排手下人摆开阵形准备应战。他们在草原上呆习惯了,什么事情都要做最坏的打算。即便重山他们只有几十个人,看起来根本可能是来冲突的,但是飞鹰还是让手下人摆好了准备冲突的姿势。

    重山在距离飞鹰两百米的地方勒住了马,然后大声说道:“远方来的客人,我代表铁基部落欢迎你们的到来!请问你们来自哪里去往何方,冲着我们铁基部落而来有什么意图?”

    飞鹰听了重山这话之后不禁有些好笑:“这位草原上的勇士。难道你忘了我们基烈族的祖训了?草原上的部族相遇一定要靠拢在一起共同抵抗外敌,严寒和饥饿……我们刚刚从意托斯国远道而来,这位兄弟你难道不是来迎接我们而是来质问我们的吗?”

    重山被他反问得哑口无言,过了一会儿才说道:“这位兄弟。都是基烈族兄弟说话为什么这么不留余地呢?”

    飞鹰冷笑道:“并不是我不留余地,而是你对于我们的到来根本就存有戒心吧?请问在祖训中对自己兄弟部落存有戒心,是什么罪过?”

    重山不再跟他说话。这家伙一口一个祖训祖训的,看起来他们铁了心是要拿祖训来压人了!那么理所当然的他们肯定要拿祖训里的大部落兼并小部落的规矩来说事。重山当然跟敦勒哈首领的想法一样,这些人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重山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道:“我乃铁基部落首领长子重山,你是斐基部落的什么身份?我希望你能够找一个够份量的人来与我平等对话,否则的话我们还是不要谈了!”

    飞鹰本来拿话噎的重山够呛,心里还得意洋洋的,听到重山这么说之后他心里就突然没底了。他自己只不过是一个首领亲卫队的队长而已,怎么能跟人家首领长子的身份地位相比,如果再过于嚣张,恐怕斐基部落的首领也会怪罪于他。毕竟他们冲着铁基部落而来并不是来打仗的,相反他们的目的是要结盟乃至兼并。

    “好吧,既然我份量不够,那就找一个份量够的来跟你对话!”飞鹰愤愤地看着重山,然后又对身后的两个人耳语了几句,那两人策马飞奔而去。

    重山这时下了马,然后自顾自地点上一支烟,他的几个手下拿来了厚实的毡布铺在草地上,重山坐了下来。又有人拿出了马奶茶倒在随身携带的杯子里递给重山,重山一边喝着茶一边抽着烟,看样子要多惬意有多惬意。

    再看看飞鹰他们,满身都是尘土和草屑,脸都被太阳晒得乌黑起皮,所有人都在舔着干瘪的嘴唇,看着坐在地上享受的重山。他们的眼里都泛出厉色,真想现在就攻打进铁基部落的营地,把他们的食物,饮水,牲口,物资以及女人全部抢夺过来,这个盘坐在地上的家伙就不会那么嚣张了!

    重山他们坐在地上一边说着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一边大声开着玩笑,看上去谈的简直根本没有把斐基部落的这些勇士们放在眼里。飞鹰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然后小心翼翼地从荷包里捻出一撮干草模样的东西放在嘴里。慢慢地咀嚼着。

    飞鹰也是个烟瘾很大的人,可是从意托斯国带在身上的烟草早就消耗一空。他只得在草原上寻觅。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让他在草原上找到一种有烟草味道的青草。飞鹰如获至宝收集了很多。然后带在身边。

    他试过像抽烟似的抽那种草,却抽出来满嘴的青草味道。但是咀嚼的时候却有很纯正的烟草味,所以他就把那些青草晒干,然后装在烟荷包里,烟瘾上来之后就咀嚼一些,聊解烟瘾。

    飞鹰也是看到重山这个大烟囱在不停地一根接一根地抽烟,这才动了烟瘾。不过看着重山在那儿吞云吐雾的样子,飞鹰嘴里咀嚼着苦涩的干草,心里真有种想把重山手里的烟抢过来的冲动!然后再狠狠地把重山打一顿。太特么气人了!

    这时远处轰隆隆马蹄声传来,重山和手下人都打起精神站了起来,从瞭望筒里看去,只见十余铁骑从西南方向奔驰而来。很快他们就到了近前,飞鹰带着所有人从马上下来,行礼道:“参见副首领大人……”

    斐基部落的副首领是一个青年男子,眉宇间有深深的竖纹,一看就是个厉害角色。副首领看着对面的重山,脸上绽开了笑容:“这位就是铁基部落的未来继承人吧?我是斐基部落的继承人。梅彭,敢问阁下大名?”

    “重山!”重山听到这家伙一口一个继承人的,心里有些不舒服,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大炮筒脾气根本不是当继承人的料子。而且他也对当继承人有着深深的畏惧,尤其是在看惯了自己父亲和程磊他们那么忙碌的状态之后。

    重山这时说道:“梅彭先生,我和这位飞鹰先生话不投机。既然你来了,那么我就想问一下。草原这么大,你们斐基部落冲着我们铁基部落而来的目的是什么?”

    梅彭笑道:“飞鹰说话冲。这在斐基部落内部都是出了名的,我回去会好好训导他,重山先生不要动怒。至于我们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想和铁基部落联合,这样一来再这个战乱之秋才能够明哲保身,不让我们基烈族的后裔成为无家可归的流浪儿。”

    重山听了这话当然是内心有了决断:“梅彭先生,这件事情我还要回去跟家父禀报,还请贵部不要再继续向铁基部落进发,我们会尽快给予你们答复!”说完重山就带着手下人回程了。

    飞鹰却气不打一处来:“这……这家伙居然敢这么跟您说话,您也容得下他吗?”

    梅彭摆手让飞鹰稍安勿躁:“如果他们敢拒绝我们,说不得我们将以大义的名义征讨他们。以我们斐基部落的军力,想要打败他们简直易如反掌,到那个时候什么人都不会再有话说。毕竟我们对他们晓以大义之后他们还执迷不悟,那就怪不得我们了!”

    铁基部落首领大帐。

    重山已经把斐基部落的态度跟敦勒哈述说了一遍,敦勒哈皱着眉头,内心在盘算着什么。铁木也在一旁深思熟虑,毕竟这件事情是关系到基烈族祖训的问题。基烈族的祖训如果违背的话,他们铁基部落就要被所有基烈族人当成叛徒。

    可是如果就这么让斐基部落兼并掉,敦勒哈十几代人的努力就全部成了泡影。如果铁基部落只是一个几百上千人的小部落还好说,兼并也就兼并了,可是他们是能够和斐基部落抗衡的一两万人之多的大部落。如果就这么让斐基部落兼并了,他们又怎能甘心呢?

    敦勒哈考虑了很长时间之后问道:“重山,铁木,你们两个是什么想法?”

    重山斩钉截铁地说道:“我的意见是绝对不能让他们兼并,人在屋檐下,到时候我们就什么都不是了。我们家族上百年的心血就会毁于一旦,与其这样还不如我们自己把铁基部落付之一炬来的干净利落!”

    敦勒哈严厉地斥责他道:“一派胡言!铁木你说说看?”

    铁木沉默了一会,说道:“现在没有什么别的好办法,不管是被他们兼并还是成为他们的附属,到时候我们恐怕一点话语权都不会有。我觉得,哪怕是被所有基烈族人当成叛徒,我们也要顽抗到底,我们家族的基业不能毁在我们手中!”

    “好!”敦勒哈赞赏地看着铁木:“难得铁木你有这份雄心,你说的对,我们铁基部落不可能成为别人的附属,谁想兼并我们,就让他们尝尝铁基勇士的厉害!”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响起:“岳父大人果然雄心不老!铁基部落不但要顽抗到底,还要吞并那个什么远方来的部落,成为东方基烈族第一大部落!”

    敦勒哈父子三人抬头向门口看去,只见程磊一身戍装站在大帐门口,脸上笑盈盈地看着他们。父子三人看到程磊以后只感觉心里的底气足了很多,他们不是没有想过征求程磊的支持,可是又想到狮王军并不是程磊一个人的,而且在打败色伦夫兵团的时候程磊为铁基部落出了大力。现在再让程磊想帮已经有些过份了,哪承想程磊居然自己上门来了。

    “贤婿?!”敦勒哈不禁喜出望外:“你……你怎么来了?”

    程磊笑道:“部落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就知道岳父大人你不好意思找我,我这不就毛遂自荐过来了!我还带来了许多礼物,两个步兵团,两个装甲营,只要斐基部落敢抵抗,就平了他们!”程磊这番话说得豪气干云,也难怪,巴伦欧的精锐兵团都不是三合之敌,更何况斐基部落呢!

    敦勒哈感动地擦着眼角的泪水,说道:“贤婿,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今天重山和铁木都在这里,我要说一句话,我女儿嫁的真值了!我敦勒哈从来没有想到会让自己女婿为我做这么多事情,贤婿,你比我这两个儿子还要孝敬!”

    重山和铁木听到这话之后都没有任何不快,因为程磊对铁基部落的帮助真的是无法让人说出什么不字来。帮助铁基部落就是帮助敦勒哈,当然也是帮助他们两个。毕竟以后敦勒哈是要把铁基部落传给他们两个的,不管传给谁,程磊也是在帮助他们每一个人,帮助铁基部落的每一个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