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新世界征途 > 第十八章 风起云涌
    程磊这几天挺抑郁,他和西玲的这段孽缘该怎么收场还不知道,不过西玲回银塔城之后就再无声息。据找到她后送她回城的士兵们说,她当时一言不发就进城去了,根本看都没有看他们一眼。

    嘴上叼上一支烤烟,心里波涛起伏,总感觉很对不起青兰,而且更有对不起西玲的感觉。点燃烤烟之后,袅袅的烟雾让程磊的头脑清醒了许多,他把桌子一拍站了起来,男子汉大丈夫敢做敢当,大不了跟青兰好好解释一下,把西玲给娶了!

    不过这事还得看西玲的态度,如果她同意的话把她娶了当然好,如果不同意那就纯属程磊自作多情了。程磊使劲摇了摇头,努力让自己不再去想这件事情,还是双方都平静一下以后再说吧!

    郑彬结婚之后在家里休息了两天,第三天一大早就来指挥部了。程磊看着他那副喜气洋洋的样子,心里也感觉很高兴:“老郑!你现在算是把好长时间的心愿终于完成了,是不是觉得心里特满足?”

    郑彬一边笑着一边说道:“开始的时候感觉挺满足的,可是这两天越琢磨越不是滋味,心里感觉空落落的,以前的目标感和使命感一下子就都没了,好像是整个人都被掏空了!”

    程磊对他的胸膛捶了一下,说道:“你这家伙就在这儿胡说八道吧,你看你那嘴都笑得咧到后耳根了还在那儿装!你要是觉得空,我马上派人去四处选拔十个美女全部给你做侧室,怎么样?”

    郑彬一听这话忙摆手道:“不不不。别,千万别。我是说笑而已。说笑而已。老程我看你脸色不太好,这是怎么了?”

    程磊不想他和西玲的事情被别人知道。郑彬也不例外。所以就掩饰着:“这几天为了那些俘虏兵的安置问题我一直都没有睡好,整天琢磨着怎么给他们好好洗洗脑,让他们忠于我们狮王军,不要出现叛变现象。”

    郑彬这时神秘地笑道:“这事哪是你的活,这是我这个政工干部的事儿!赶紧的把这事交给我就行了,你只要往所有的编制配置和军事训练上面使使劲就好!”

    程磊故意装出一副轻松的样子:“好吧,那就听你的。不过这件事可不能马虎,完全关系到这些新兵以后的心理心态问题,一支不忠诚的部队就算再强我们也不需要!”

    郑彬走了之后。程磊才放下了一口气,他生怕自己的心事会被郑彬给看出来。他们两个在一起的时间太长,互相都太了解了,通过一举一动就能看出对方的心思。不过程磊对郑彬交待的事情当然都是迫在眉睫的事情,军队的忠诚度培养是非常关键也是非常重要的,这就要考量郑彬这个政工干部的手段了!

    程磊这时已经把心态调整的差不多了,现在西玲的心情可能还不稳定,等过段时间情绪稳定之后程磊会亲自去银塔城一趟,跟西玲谈一下这个事情该怎么解决。如果西玲的要求不是太过分。程磊会毫不犹豫地答应她。

    短短几天的时间里,为了训练那些俘虏兵们,李长城就从各个步兵团和装甲团抽调出了五十人的教官团队准备全面对俘虏兵们进行各种体能和军事训练。郑彬的政工工作也开始开展起来,他组织了很多女兵去给俘虏兵们表演节目。并且每天都要求李长城抽出两个小时的时间来让他给俘虏兵们上思想教育课,他要从内心深处去改造这些俘虏兵。

    那些女兵们都是些政工兵和文艺兵,是郑彬为了给狮王军的广大士兵们增添一些文艺节目而从基地的居民区中招募的女兵。这些女兵也被郑彬教授了各种才艺。比如舞蹈和歌曲等等,在之前的几场演出中受到了士兵们的一致称赞。

    李长城召集起教官训练团队之后。他就安排猎豹步兵团的副团长全权接手猎豹步兵团的所有工作,李长城则直接作为教官们的最高长官带领教官团队去训练新兵团。本来李长城是非常不愿意接手这个工作的。他们这些俘虏兵比那些难民兵肯定难训练得多。

    而且他们的战斗意志和思想觉悟方面现在肯定也消极得很,李长城的意思是等郑彬给俘虏兵们多做做政工工作以后再说。可是程磊却说形势不等人,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新兵团完全归李长城支配,程磊不会过多过问,但是到最后的时候他要一份满意的答卷。

    程磊的意思很明白了,这件事情不但要做还要做好,而且必须现在马上就去做!李长城接完命令之后唉声叹气的刚要走,却被程磊喊住:“怎么着,长城你小子心里有怨言不成?有的话说出来给我听听!”

    李长城有些为难地说道:“队长(他们这些狮王中队的老队员们还是改不过口,叫程磊队长),我不是不想去训练这些俘虏兵。可是您看现在各团的训练都已经进行得如火如荼的,我们猎豹步兵团本来就因为上战场打仗了扔下了一段时间的训练。现在再让我训练那些俘虏兵,猎豹步兵团的训练任务会落下别的团一大截的……”

    程磊听着听着就笑了:“你小子是在跟我邀功呢吧?”

    “不敢不敢,我可不敢,我的意思是您是不是派个别人去训练新兵,我还是老老实实呆在我们团把前段时间丢下的补上吧?”李长城看到程磊有了笑意,便燃起了希望。

    程磊这时把脸一沉:“你就死了这条心吧!你小子整天就知道跟我耍心眼,放心吧,现在这支新兵团的训练任务是你的,而且以后基地只要有了新兵,训练他们的任务全部归你!谁让你是新兵训练营的营长来着呢,我总不能舍好求次吧?况且你老说猎豹团的训练没有跟上,你难道不想想。之前参加了一次中型战斗,比训练一年都来得扎实!”

    李长城本来有些希翼的脸色听到这话之后就耷拉下来了。程磊的话确实有他的道理,李长城虽然心里别扭但是也只能服从命令。

    他刚敬了个军礼准备出去。就听到程磊在身后说道:“我委托两个大商行从西方进口来的卡车和其他部件分成两批一共一百二十台已经快运来了。等运来之后改造完成,给装甲团补充五十台,剩下的坦克你们四支步兵团全部分掉。你的猎豹团比他们多分五台,算是对你的奖励,如何?”

    李长城的脸色大喜:“队长,这我还有说的吗?你就放心吧,我一定把这批新兵训练好,为了基地大业,万死不辞!”

    程磊故意挂着脸道:“行了行了。你就别给我唱高调了,刚才不知道谁还在那儿要死要活的呢!还有一个事情,还是为了奖励你的成绩,等新兵团训练完成之后,他们的副团长由那个蒙塔利担任。但是正团长必须而且只能是我们的人,这个人选就由你来推荐,你回去好好想想,有时间过来告诉我!”

    李长城走了之后程磊心中又有了无限憧憬,等新兵团训练完成之后。整个狮王军就有了六支团级部队。在他们精心训练之后,六支团级部队已经是特别厉害的存在,至少对付那些巴伦欧的所谓战斗民族的铁军是绝对不在话下。

    巴伦欧大军派出的跟在色伦夫兵团后面作为支持和后续部队的那支叫做塞宾斯的兵团现在在草原上也失去了踪迹。可能是他们得到了色伦夫兵团的败绩之后有了忌惮,所以才不像之前色伦夫兵团那样横冲直撞。

    不过现在这个塞宾斯兵团已经不属于程磊考虑范围之内的事情了。如果大恒城现在还没有动作的话,塞宾斯兵团肯定会一路猛冲抵达大恒城。然后双方进行城邦的攻防战,打出个胜负开。不过到那个时候大恒城将会很被动。因为谁也不知道在塞宾斯兵团后面还有没有巴伦欧继续派来支援的军队。

    现在的南方战场上,意托斯军队完全处于劣势。巴伦欧的军队已经进入意托斯国境线里面几十公里的地方。不过意托斯依靠此前国境线的大战所争取的时间,在国境线以里几十公里处这个四面环山的地方建立起了一个要塞。命名为致命要塞。

    这个要塞依托山势而建非常的险要而且防御起来特别容易,因为敌人根本没有机会从别的地方进入意托斯国内。意托斯把国内所有的兵力全部投入到了这个要塞里,他们说,如果巴伦欧的军队想从这个要塞过去,必须扔下十几万大军的尸体!

    巴伦欧军队现在也对致命要塞头疼不已,因为他们就算想打也根本没有下嘴的地方。而且他们现在只剩下两万多人,根本打不起这一仗。所以巴伦欧军队的司令长官向国内发出了求援的书信,巴伦欧国内政权知道此事之后连夜组织人员开会,会议之后决定再从国内征兵八万,立即发往南方战场前线。

    巴伦欧总军部还对南方战场的司令长官做出了命令,那就是此一役只许胜不许败,必须把这个致命要塞拿下来。只要能把致命要塞打下来,国内将继续向南方战场增派军队,直至完全打败意托斯。到那个时候,巴伦欧将统一整个烈日联邦和意托斯国,建立一个幅员广阔的大帝国,到那时就算西方的那些老牌帝国也会对巴伦欧有所忌惮。

    几十年前,西方老牌帝国最强大的六个国家组织成立了管理整个东西方世界秩序的世界联合会。现在东西方所有的国家全部都加入了这个世界联合会,巴伦欧也是其中一员。不过除了那六个有管理权的老牌帝国之外,其他国家在世界联合会里根本没有发言权。

    如果巴伦欧能够对烈日联邦和意托斯国实现大一统,那么世界联合会拥有管理权的国家将会再多一个。到那个时候,巴伦欧就完全成为一个新兴大帝国,谁也无法阻挡它成长的步伐了!

    不过现在巴伦欧的计划只完成了一小半,烈日联邦太阳城虽然被灭,但是又出来一个烈东联邦在银石城阻挡他们前进的步伐,成为了东方战场的核心地带。意托斯国那边的致命要塞又阻隔了进入意托斯国的道路,虽然又有了八万生力军,可是仍然是前路坎坷。

    巴伦欧的鹰派有很强的危机感,国内的保守派已经又在蠢蠢欲动,他们肯定会拿现在的战局来大做文章赢得广大平民和政客们的心。如果这个时候鹰派被保守派赶下政坛,不只是国内的鹰派的末日,就连军队里那些一直与鹰派勾结的少壮派高级军官也会跟着遭殃。

    在鹰派与军队少壮派的商讨下,他们决定铤而走险,由少壮派军官派出杀手刺杀现在保守派中呼声最高的一位德高望重的官员。那位官员众目睽睽之下被枪击致死,这在巴伦欧国内立即掀起了轩然大波,平民们自发上街游行要求彻查凶手,还一个公道。而政府里的暗潮汹涌也终于摆到了桌面上来,保守派的官员们一致要求鹰派和军队少壮派给他们一个交待。

    鹰派的最高官员在强大的压力下被迫作出决定,彻查这次刺杀事件,把凶手和幕后的主使全部送上刑场!于是巴伦欧国内就掀起了彻查凶手的浪潮,整个巴伦欧国治安机构总共派出了五万多名警察,包括一部分高级组装警察,全面搜捕嫌疑人。

    经过了一个星期的彻查搜捕,凶手在逃往烈日联邦的马车上被抓捕。严苛的审讯过后,凶手已经奄奄一息,并且交待出指使他做这件事情的,是保守派中的一位中层官员。当特别警察行动队找到这位保守派中层官员的时候,他已经吊死在家中,并且留下遗书说,他买凶杀人是为了私仇而不是因为政治斗争。

    保守派的大佬被保守派的中层官员买凶杀死,而且现在都已经死无对证了,所有人的嘴巴也都被封住了。保守派那些人也只能把牙打碎了往肚里咽,谁又能看不出这是鹰派的一计,派出安插在保守派里的死士作为替罪羊,这样一来就算再怀疑人家也没有办法了。

    程磊听了郑彬跟他谈的这些巴伦欧国内的事情之后,感觉那些搞政治的人确实都是些老狐狸。和这些大国的政治家们比起来,银塔城这样的小城邦的政客们只不过是小儿科而已,甚至连小孩子过家家都算不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