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新世界征途 > 第十四章 蒙塔利被俘
    色伦夫兵团内部现在已经乱成一团,炮兵营被炸之后,所有人都以为铁基部落那些“钢铁魔鬼”打过来了。除了一部分军官还在勉力维持着秩序之外,大部分的人都已经毛了爪,全都在等待撤退的命令。

    兵团指挥部内,参谋们正在不停地进进出出忙碌着,色伦夫站在指挥部的大门口,脸色特别阴郁。炮兵营被炸,炮群无一幸免,这无疑是晴空霹雳一般。他们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炮群能够对抗那些“钢铁魔鬼”上面,可是事与愿违,炮群都被人家给炸了个精光,现在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

    色伦夫现在也萌生了退意,没有了炮群再想对付那些“钢铁魔鬼”已经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了。好在兵团大部分的兵员都在,实力没有受到致命的打击,如果能够顺利撤退的话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不过色伦夫对于被铁基部落这样的游牧部落打败感到特别蒙羞,引为平生的奇耻大辱。他还在酝酿着,如果有了合适的时机他还会再来找铁基部落的麻烦,到时候一定要把铁基部落给拿下,让他们的男丁成为巴伦欧的奴隶兵,老弱妇幼则成为巴伦欧的奴隶!

    铁基部落内,程磊正在指挥安排着一切行动,他已经料到色伦夫有了撤退的想法了。不过色伦夫现在肯定还在犹豫中,因为巴伦欧帝国高级军官的身份让他有着本能的骄傲。色伦夫还在寻找一个合适的借口,对上对下都能说得过去的借口,否则的话他对任何人都无法交待。

    毕竟这次东征是要打破大恒城的,可是遇到了一个小小的铁基部落就寸步难行而且还折损了那么多兵力。如果没有一个合适的借口,色伦夫就有可能被上级兵团处以非常严厉的惩罚,到那时他们家族整个就真的完了。

    程磊正是要抓住色伦夫这个犹豫的时刻对色伦夫兵团予以致命的打击。现在装甲营已经派了出去。铁基骑兵也已经跟在了装甲营的后面,一切都由最后面的猎豹步兵团团长李长城指挥,还是原来的阵型,还是一样的厉害。

    虽然色伦夫兵团的军官们在面对士兵们时说的头头是道,但是收到了“钢铁魔鬼”已经倾巢出动接近了色伦夫兵团的时候,那些军官跑得比谁都快。士兵们看到军官们跑了。也都树倒猢狲散,完完全全成为了溃兵。

    李长城的猎豹步兵团彻彻底底成为了俘虏收容所,大部分的兵力都用在了捉拿和押送俘虏上面了。不过说是捉拿,其实大部分的色伦夫兵团士兵心中对那些“钢铁魔鬼”的阴影太大,只想着不要跟那些魔鬼们正面接触就好,所以一个比一个投降的积极。

    就这样,色伦夫兵团前线的一小股溃兵变成了许多溃兵,然后慢慢成为大股的溃军。色伦夫还在指挥部犹豫什么时候撤退,这时情报从前方传递了回来。报告说前方战线全面崩溃,铁基部落的军队已经杀了过来,并请求马上发出撤退命令。

    否则没有秩序的撤退只能成为敌人的靶子,或者被击毙,或者被俘虏,能逃掉的简直是凤毛麟角。而有序的撤退就不同了,如果敌人咬住不放的话,可以组织人员进行阻击。而且有建制在就一定乱不了,回到后方之后只要建制还在。那么就还是色伦夫兵团。

    色伦夫听到了这个消息马上派出一个战斗营对敌人进行阻击,然后有些无奈地下令:全军开始撤退。正是由于色伦夫的好面子,犹豫不决从而导致了色伦夫兵团撤退的节奏晚了一步,然后造成了更大的伤亡。

    装甲营如入无人之境一般横冲直撞地在色伦夫兵团的身后紧紧咬着,而铁基骑兵已经冲在了装甲营的前面,对色伦夫兵团正在撤退的士兵进行猛烈的杀戮。

    只见从他们刚一接触的地方开始一直到现在色伦夫兵团的后方。兵团无数的士兵倒在了血泊之中。虽然也组织了几次阻击对抗但是效果非常差,因为归心似箭毫无斗志的色伦夫兵团士兵根本不可能是气势如虹的铁基骑兵的对手,更何况装甲营对色伦夫兵团又是无解的存在。

    兵团的士兵们尸横遍野,还有一部分士兵被紧跟在装甲营和铁基骑兵后面的猎豹步兵团俘虏。这些俘虏中有相当大的一部分是主动向投诚的,他们根本已经完全没有了斗志。看到那些死去士兵的惨状全都吓破了胆子。

    色伦夫骑着一匹战马,身边簇拥着许多骑兵,而且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还有不到三个营大约一千来人紧跟在后面,这些已经是现在色伦夫兵团全部的有生力量了。色伦夫的心里对自己懊恼不已,由于他的犹豫不决而导致事态进一步扩大,至少一千五百多士兵是因为他一时犹豫而损失掉的,色伦夫兵团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蒙塔利一瘸一拐地拄着枪在草地里走着,他在一个小时前就和色伦夫兵团的大部队失散了。由于得罪了色伦夫而被色伦夫从第一先锋营的主官位置发配到了第三战斗营当普通士兵,等于是从天堂一下子掉到了地狱。

    不过蒙塔利从来没有灰心过,因为他知道,等他们回到上级兵团之后,只要他还活着就完全可以去拜见上级兵团的司令长官。那位二级兵团的司令长官对蒙塔利可是特别的器重,而且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他。

    如果见到了这位司令长官,蒙塔利一切的冤屈将得雪,以后他的发展之路还很长,至少他认为自己的前途要比色伦夫强得多。

    正是这么一位心高气傲的年轻人现在却被困在了草原上,他的左腿被流弹射了一枪,虽然子弹已经被他抠了出来而且包扎好,但是流了好多血之后让他感觉体力不支。他避开了敌人的先锋部队,靠着自己敏感的战斗嗅觉自己找了一条路逃跑,可是一条腿当然是跑不快。

    他之前所在的第三战斗营已经土崩瓦解全部被杀或被擒。蒙塔利能够逃出来已经是靠着他自己过人的智慧和战斗素养。不过在敌人的重重扫荡之下,能不能顺利逃脱就很难说了,他清楚的知道在色伦夫兵团后面还有一支兵团被派遣来支援色伦夫兵团对大恒城的战争,如果能够逃到那支兵团的驻地他将重获新生。

    一想到这里,蒙塔利加快了步伐大步向前迈进。虽然扯到了枪口特别疼痛,但是他现在顾不得了。求生的**让他暂时战胜了疼痛,浑身充满了力量。

    就在这个时候,蒙塔利突然感觉有些不妙,他身边的草丛簌簌地响了起来,他马上判断出这不是风吹的原因。于是他赶紧趴在地上耳朵贴地听了一会儿,从东面传来的马蹄声渐渐地越来越清晰,而且听上去马匹的数量很多。

    蒙塔利有些慌张起来,他努力地平复着自己的心情,然后向着草原的一侧努力地移动着。他从马蹄声中已经判断出这些骑兵可能经过的位置。所以想找一个那些骑兵不会经过的地方藏起来,不被他们发现。

    经过猛烈的运动后,由于身体的疲惫和伤口的疼痛,蒙塔利的身体机能已经到达了极限,他努力地咬着自己的嘴唇不让自己晕过去,然后趴在了地上用力向前爬行。在听到马蹄声已经特别清晰的那一刻,蒙塔利把自己的身体掩埋在了高高的草丛之中,然后便晕了过去。

    骑兵们果然如同蒙塔利所想的那样从他预想的地方通过。这些大约有两百多人的骑兵是从骑兵主力中分散出来打击敌人队伍尾部一侧的。蒙塔利算到了骑兵的运行轨迹,却没有算到骑兵后面的步兵们在骑兵过去半小时后就来到了蒙塔利藏身的地方。

    虽然步兵们是跟随着骑兵的移动轨迹。但是他们却分散许多,这样可以更有利于发现敌人的散兵踪影。脚步声慢慢地靠近了蒙塔利藏身的草丛,一个步兵的枪口已经出现在距离这片草丛一米远的地方。

    蒙塔利听到了异响,他顾不得身心的疲惫不堪努力睁开了眼睛。首先进入他眼帘的是不到一米外的一双军靴,然后是一枝黑色的步枪。蒙塔利的心一下子紧张了起来,这军靴和步枪的制式跟色伦夫兵团步兵们截然不同。这肯定就是铁基部落的步兵了。

    他慢慢地从草丛里坐了起来,摸了摸身边,发现他的步枪已经不见了,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遗失的。他摸了摸,然后从腰间掏出了一把手枪。这手枪还是当初作为第一先锋营主官时的配枪,他一直都留在身边。因为作为一名普通士兵是不允许配备手枪的,所以他只能在没有人的时候才会拿出来看一看擦一擦,没想到现在派上了用场。

    不到一米外的那个人没有发现蒙塔利,大踏步地向前走开了。蒙塔利紧张的心稍微得到了缓解,就是这一放松的瞬间,他突然感到自己的头部和身体至少被两枝以上的步枪枪口给拄上了。

    他的身体紧张的一滞,然后便听到身后的人喊话:“慢慢把身体转过来,扔掉手中的枪!快点,别耍花样,否则的话你的头会变成一个烂西瓜的!”

    蒙塔利想要侥幸反抗一下的心顿时消散了,对方的步兵那么多,即便他能够收拾到眼前这三个士兵,周围还有那么多该怎么办?况且在两枝枪的枪口下还能把人家拿枪的人收拾掉,这简直就是痴人说梦,再强的人都办不到。现在他想好了,有条命在比什么都重要,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蒙塔利吃力地慢慢站起来之后,这时一名步兵发现了他左腿的伤,然后对着身后大声嚷嚷道:“卫生员快过来,这里有个俘虏伤得挺重,你来给他处理一下!”

    又对蒙塔利说道:“你放心,虽然你做了我们的俘虏,只要你不反抗或者逃跑,我们是不会对你不利的。不过你得被绑起来,防止你逃跑。”既然对方已经把所有话都光明正大的讲了,蒙塔利也就相信了他的话,因为他觉得如果这些人要杀掉他的话还要先给他治伤,这个逻辑有些说不通。

    他挺顺从地配合卫生员给他处理完了伤口,然后又把他的两只手绑了起来。那几个抓住他的士兵便让他在原地等着,并派了一个士兵看守着他。

    蒙塔利上下打量着这个看守自己的士兵:这是一个十**岁的小伙子,身上的军装可能因为挺长时间一直穿在身上而有些脏污,不过上面更多的是硝烟战火的迹象。小伙子的枪倒是擦的铮眀瓦亮,非常干净,只是因为在草原上行军沾上了一点露水和草屑而已。

    一个最下层的士兵都能够做到这样,爱枪胜过爱自己,蒙塔利不禁对这支部队的指挥官肃然起敬。手下能够有这样的部队,这样的士兵,何愁不能打胜仗呢?

    “喂,你饿了没?我这儿有吃的。”那士兵对蒙塔利说道。

    蒙塔利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一天一夜没有怎么吃过东西了,肚子早就饿得瘪了。只不过他没有指望被俘虏后能够吃到什么东西,因为往往抓住俘虏的人都不希望俘虏兵们有太好的体力。

    蒙塔利还是下意识地点了点头,那士兵从身后的背包里拿出了一个纸包,打开之后里面是一块糕点模样的东西。士兵用手指掰了一块就要往他的嘴里放,看到蒙塔利有些疑惑的眼神,那士兵便放在了自己嘴里咀嚼着,然后又掰了一块给蒙塔利说道:“这下你放心了吧,这是吃的没有毒。赶紧吃一点,等后面的马车队来了把你交给他们之后我就要归队了。”

    蒙塔利这才没有了戒心,任由那士兵把那块糕点模样的东西放进他的嘴里,嘴里顿时充满了甘甜的味道。这“糕点”可以说是又香又甜,对于现在饿坏了的蒙塔利来说简直是无上美味。

    蒙塔利吃的是程磊他们最新研制出来的压缩饼干,在长途行军或者急行军没有时间埋锅造饭的时候吃这个是最好的。占用空间不大,而且又美味又解饿,是行军打仗的佳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