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新世界征途 > 第十三章 深入炮兵营地
    色伦夫兵团的炮兵营奉命来到了第一线的位置,在哨探的指引下把装甲营坦克装甲车所有可能进入的目标地点全部锁定。现在就是考验双方的哨探的情报能力的时候了,李长城也派出了他精心培养的一个侦察连深入敌主战场。

    炮兵营想要封锁坦克装甲车的进入地点比较容易,因为坦克装甲车的目标太大,但是想要封锁住侦察兵们就不是那么容易了。猎豹步兵团直属侦察连的连长名字叫做李斌,是当初在银塔城征兵时郑彬从狮王基地带去的一百多民工之一。

    不过现在李斌已经成为了一名优秀的军官,在各方面都有出色的表现,深得李长城的喜爱,所以才委任他为猎豹步兵团直属侦察连的连长。这支直属侦察连之前还没有独立完成过大的任务,这次深入色伦夫兵团主战场进行侦察,伺机打击敌人的任务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是直属侦察连有史以来最为艰巨的任务了。

    李斌和士兵们全都穿着夜行着装,在一个白天的时间里缓慢地前进了大约三公里的路程。一百多人的侦察连白天行军,虽然前进的距离很少,但是要防备敌人的哨探和各种因素,已经是颇为不易了。

    晚间十点左右,他们已经临近了敌人的阵地外围,色伦夫设置的防御圈外围是两个战斗营的步兵,其中还有各种机枪堡垒和哨炮堡垒。现在色伦夫兵团的炮兵营炮群已经集中到了外围步兵防御圈的里面这一层,就是为了防御对方那些钢铁魔鬼的侵袭。

    李斌和手下的排长们每人都带着一个对讲机方便相互之间的联络,这是他们唯一比色伦夫兵团要高科技的地方。李斌把侦察连的三个排全部分开,他自己带领一个排,副连长带领一个排,还有一个排由他们本排的排长带领。

    三个排分左中右三路向色伦夫兵团外围的步兵防御圈内部突入。不过只允许潜入或者无声突入,绝不允许强行进入。否则的话侦察连所有人都会被对方发现,到那个时候这一百多人就会成为敌人的瓮中之鳖,根本没有反抗的可能。

    李斌穿着和手下士兵一样的暗灰色的作战服,手里拿着一枝步枪,隐藏在乌蒙蒙的草丛中。夜里的雾气很大。露水把衣服都打湿了,可是他们仍然一动不动地隐藏在草丛里面,根本静静地等待着最好的时机。

    他们趁着夜色已经又前进了几公里,进入了色伦夫兵团步兵防御圈的腹地。李斌面前五百多米的地方就是对方步兵防御圈的营地,对方几个值勤的哨兵围在一个火堆面前取暖,驱赶寒气。

    哨兵们还在小声议论着什么,李斌竖起耳朵也没有听到他们说的什么。他旁边的那个排长拿着望远镜向着对方营地里默默地观察着,他似乎看到了什么,便推了推李斌的胳膊肘。示意他接过望远镜去看,并给李斌指点了方向。

    李斌拿过了望远镜,顺着排长指的方向他清晰地看到在军营的一角,火光的照耀余晖处,一个炮腿子露了出来。李斌敏锐的目光马上判断出这是一门530炮的炮腿子,按说根据情报在色伦夫兵团的战斗营步兵中间不可能出现这种家伙的。

    李斌的脑中突然精光一现,李长城之前分析的还真的很有道理,他果断的让装甲营的坦克装甲车不要冒进。等等侦察连深入侦察之后再说,还真让他给说着了。果然敌人在步兵防御圈的里面隐藏着对付坦克装甲车的家伙。

    既然有530炮,那么哨炮之类的肯定也会有,只是不知道情报中的十门大口径榴弹炮会不会也在其中。李斌非常希望它们也在这里,如果今天晚上的行动能够建功,把他们的炮群尤其是那些大口径榴弹炮给破坏掉,那么接下来的战斗将会变得异常顺利。

    除了用炮之外。色伦夫兵团的人根本不知道也没有办法对付那些坦克装甲车。敌人没有了炮群的支援,坦克装甲车将一马平川再无任何障碍。但是事情能否那么顺利就不得而知了,李斌也只能说会尽最大的努力去完成任务。

    凌晨三点钟,前方色伦夫兵团的步兵防御营地里,几个哨兵可能都有些困了。所以议论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变得鸦雀无声。李斌在望远镜里仔细观察了一下,他们有的坐着有的半躺着都进入了半睡半醒的状态。

    李斌果断的把两个尖刀班的班长叫了过来,吩咐他们如此如此,两个班长便带领他们手下的士兵奉命去了。李斌有些紧张的关注着两个尖刀班的行动,只见附近的草丛飒飒地耸动着,这是他们在向前匍匐前进。

    由于不是白天,所以他们的动作幅度也比较大,二十多个黑影慢慢靠近了那几个哨兵,接近之后他们有的捂住哨兵的嘴把脖子拧断,有的用手掌猛击哨兵的后脑勺然后杀掉,都是捂着嘴不让他们发出一点声音,而且一击毙命。

    哨兵解决之后,尖刀班的人把他们全部弄到了隐蔽的地方不让人发现,然后迅速冲向几个瞭望哨。随后李斌派了几个长得像巴伦欧人的士兵过去,换上了那几个哨兵的衣服,依旧围坐在火堆面前半睡半醒。

    这几个士兵都是挑选的擅长伪装的士兵,所以装起那个样子来都特别的像,李斌都不禁有些佩服他们。就在这个时候,一队色伦夫兵团的巡逻督察队走了过来,李斌的心马上紧张了起来,如果让督察队发现什么异常,那么这次的行动暴露的可能性就非常大。

    “你们都在干什么呢,都给我起来!”督察队的头头声色俱厉地对“哨兵”们大声喊道。

    “哨兵”们听到有人叫喊赶紧都站起来了,有两个起的慢的还被那个督察队头头给踢了两脚。虽然脸上有些愤怨的神色但是却又不敢发作,只能是老老实实站在那儿受训。这些家伙的演技真的是炉火纯青,李斌都在考虑是不是让他们组建一个专门的表演小组了。

    督察队头头大声吆喝了几句,说的无非就是战势紧迫,所有人都在枕戈待旦你们这几个哨兵为什么玩忽职守!随后又威胁道。如果再发现这几个哨兵有玩忽职守的现象,马上报告上级执法人员,直接让他们接受惩罚!

    “哨兵”们都纷纷表示因为太累才睡着的,请求督察队的老爷们饶他们一命。然后有两个“哨兵”还上前塞了点什么东西给督察队的头头,督察队头头这下看上去脸色缓和了很多,随后赶紧把那东西塞进了口袋里又装模作样的大声呵斥了几句就带着督察队走了。

    李斌这时手里早已捏了一把汗。看到督察队走了之后才完全放下心来。这也太让人揪心了,那几个家伙的“演技”好不好,直接关系到他们这百十号人的安危乃至于这场战争的胜败。

    就在这个时候,李斌的通讯设备里传来了尖刀班班长的话:“报告连长,四周瞭望哨已经全部清除,警报解除可以潜入!”

    李斌一拍大腿特别的兴奋,然后又用对讲机和左路以及右路取得了联系,命令他们马上进行潜入,并在标定的地点汇合。

    李斌一马当先走在了前面。因为他们选择的这个地点就这么几个哨位而且几个哨位的哨兵都被他们给处理掉了,那些瞭望哨也全部清除,所以潜入作业进行得特别顺利。

    潜入进步兵防御营地之后,李斌在对讲机里又听到尖刀班班长提供的消息,现在那些炮群就在距离他们不到三百米的地方,但是从瞭望哨上往下看,炮兵营的营地就在炮群的旁边,而且看样子他们还有值勤的人员以及随时准备执行命令开炮的炮手。

    这下可难住了李斌。这可怎么办呀?如果硬攻的话他们也不是攻不进去,但是所有的计划就会泄露出去。而且他们的计划能不能成功都不知道。可是现在已经进行到了这里,如果退缩的话就更不行了,那等于这几天的工作都白做了。

    怎么办呢?有没有什么既不被敌人发现又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完成任务的办法呢?李斌在这边犯着仇,那边瞭望哨又传来了话:督察队现在向着他们的方向过来了,注意隐蔽!

    李斌突然脑中灵光一现,便吩咐手下全部隐蔽。然后做好徒手击毙敌人的准备!五分钟后战斗解决,六人的督察小队被他们轻松拿下。李斌又吩咐把他们的衣服全部脱下来,然后连他自己在内一共六个人把督察队的衣服都穿戴整齐。然后他又吩咐了一下副连长接下来该做的事情,全部安排好之后他才放心。

    李斌昂首挺胸地带着人往炮兵营地走了过去,果然是天下哨兵一般困。炮兵营的哨兵们也在打瞌睡呢!这正合李斌的心意,不然的话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把事情搅起来。

    “你们都在干什么呢!都给我起来,起来!”李斌为了逼真还冲那些哨兵一人给了他们一脚。

    哨兵们都有些懵懂地站了起来,不过火气都有些大。因为炮兵营是特殊部队,所以一般督察队是不会督察他们的,今天突然有督察队来督察,哨兵们都有些不耐烦。

    “大哥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这里可是炮兵营,你们查那些步兵狗子们还查不够吗,来我们这儿干嘛?”一个看上去满脸横肉,身体魁梧的哨兵嚷嚷道。

    李斌对着哨兵扬起手一个嘴巴就扇了上去:“你算个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在这儿大呼小叫的?把你们长官叫出来!”

    这时那些在炮位上的炮兵们目光都聚集在了正在争吵的两个人身上,两个人谁也不让谁,李斌说要找他们的长官,那哨兵却扯起了架势想要和他打架,旁边的哨兵都在劝说着他们,场面一团乱。李斌看上去越来越恼火,大声呵斥着那个哨兵,他的用意很简单,希望能把更多的人吸引过来。

    果然,炮位上那些炮兵们三三两两的围到了他们两个的外围,津津有味地看着这场别开生面的“战斗”。在军营里打架是常有的事,但是哨兵跟督察队头头打架却很少见。因为督察队就是哨兵们的克星,一般哨兵见到督察队的人躲还来不及,现在那哨兵居然还要打那位督察队的头头,这场“战斗”很有看头。

    没有去看打架的炮位上的炮兵也都扭头看着那边的情况,不过还留在炮位上的人很少,大约只有十来个人左右。炮位上的炮兵们和续弹手是轮流值勤,所以比正式打仗开炮的人要少一半多。

    这时许多黑影从黑暗处冒了出来,对着留在炮位上的炮兵们无情地进行无声杀戮。这些炮兵算是倒了血霉了,坚守岗位居然也错了,如果去看热闹的话说不定还能活条命。

    把炮位上的炮兵们全部杀掉之后,又把他们的尸体都拖进了隐蔽的地方,然后趁着那边还在吵架的乱劲,侦察兵们开始在一门门步炮火炮榴弹炮上面布置炸药。

    因为之前反复练习了不知多少遍,练得手上都起了茧子了,所以布置起来非常顺利,那边的架还没有吵完,这边已经全部准备好了。因为使用的是导火索,所以他们把导火索拉到了一个比较安全的地方,这样离开的时候也更为容易。

    李斌一得到了炸药全部布置好的消息,马上就指着那个哨兵吆喝道:“你给我等着,我不管你是什么人的亲戚家属,明天我就直接上报军纪处,你就等着进禁闭室吧!”

    “我等着,看你有没有那么大的能耐送我进去!”那哨兵跳着脚的吆喝着,嘴里还一边骂骂咧咧的。

    李斌也骂骂咧咧带着人走了,走到隐蔽的地方之后,他们把衣服全部换上,然后撤出了敌人营地。所有人在很短的时间里全部撤出,然后负责爆破的小组点燃了导火索。

    几分钟之后,只听到“咣”的一声巨响,冲天的火光从色伦夫兵团的炮兵营地里喷出,照亮了整个天空。接下来又是好几声爆炸响彻天际,无数的烟火在他们炮兵营地里冒了出来。

    等到爆破小组全部撤出来之后,李斌带着全部侦察连的士兵迎着凌晨的凉风,听着敌人营地里的爆炸声,向着铁基部落的方向迅速撤回。这下子他们的功劳算是立大了,只等着回去之后领功领赏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