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新世界征途 > 第十一章 枪杀策仁
    “怪物!快跑啊怪物!”骑兵们都快吓得尿裤子了,这些庞然大物居然什么都不怕,手榴弹扔上去也没有什么反应,简直就是追魂索命的魔鬼!

    骑兵们逃跑的速度不慢,可是怎么能比得上重机枪的子弹和530炮的炮弹快?蜂拥逃跑的骑兵们把后背全部亮给了几辆坦克装甲车,他们或被子弹打下马,或被炮弹炸飞,只有一小部分人侥幸逃得性命,大部分骑兵都横尸当场。

    坦克装甲车们完成了任务之后便掉头缓缓地开回了铁基部落,刚才发生的这一切策仁都用瞭望筒看在了眼里,他的震惊简直无以复加。这些东西到底是什么,怎么会如此的厉害?

    说它们是汽车吧,可是汽车哪里有那么强的防御力,连手榴弹都炸不动它。它们虽然跟汽车的外形大大不同,但是移动的方式却差不多。至于它们的杀伤力,简直就是没有什么能够抵挡!

    策仁根本来不及派兵去接应那些骑兵了,而且就算派兵过去那也是凭空送死而已,还不如不去。如果刚才那些怪物离得骑兵们不那么近的话,他还能下令用炮轰炸一下,因为怕炸到那些骑兵所以他才没有下令。

    不过那些530炮和哨炮能不能对这些怪物造成伤害就很难说了,有很大的可能是不会对它们造成什么伤害的。策仁的脑子里现在乱得很,三百多骑兵就这么被消灭掉了,以后该怎么办?色伦夫会不会雷霆震怒把责任全都推到他的身上?如果真那样的话他该怎么办?

    想想蒙塔利的下场,再想想当初蒙塔利是怎么风光无限的。如果色伦夫真的迁怒到策仁身上的话,策仁连蒙塔利的下场都不如。毕竟蒙塔利是上级兵团司令长官面前的红人。色伦夫还不敢过份坑害于他。

    可是策仁就不同了,策仁只不过是从一个小兵很多年的时间慢慢爬上来的。一无靠山二无背景,如果色伦夫真的迁怒,策仁的下场恐怕会很惨,至少比蒙塔利要惨得多。

    策仁的脑子里在短短的时间里就想了很多很多,当初那种踌躇满志的心态已经荡然无存。如果没有能力踢开铁基部落这块绊脚石的话,策仁就只能再想其他的办法来解决目前的困境。

    怎么办好呢?策仁突然脑中灵光一现计上心来,就这么办!他回到了自己的营房中,因为他是第一先锋营主官,所以自己一间营房。他的所有家当都在这间营房里。不过所有家当加起来也没有多少东西,毕竟这是行军打仗,如果有什么意外情况的话,所有的家当都会打了水漂。

    策仁从床下找出来一个上了锁的铜匣子,吹了吹上面的灰土,然后拿出了一把精致的小钥匙插进锁孔。那锁清脆的“卡巴”一声打开了,策仁的手有些颤抖着慢慢地打开了这个铜匣子。

    揭开铜匣子上面的一层薄纱后露出了里面的东西,里面是一把银色的手枪,这把手枪上雕刻着各种花纹装饰。而且手枪把柄是用不知什么动物的皮制成的,看上去特别的贵重。

    拿出手枪之后,策仁又从匣子里一颗一颗的把子弹拿了出来,这些子弹也都黄澄澄的。比普通步枪子弹的制式规格小很多,不过跟那手枪一样都制作的特别精致。

    策仁怔怔地看着手枪和子弹,内心充满了波澜。这把手枪是他的父亲当年在西方做生意的时候。机缘巧合下曾经救过一名军官的性命。这位军官后来飞黄腾达,成为了一个西方帝国的最高将领。地位崇高,这把手枪也是在那个时候赠送给策仁的父亲的。

    据说这手枪的名字叫做命运之枪。只要是有缘人拿到它,那么人生一片坦途,飞黄腾达指日可待。当时策仁被色伦夫委以第一先锋营主官时,他真的以为是这把命运之枪起了作用了,可是谁知道现在居然是这个结果!策仁咬了咬牙,把枪重新装进铜匣子锁好,然后吩咐卫兵备马,他要连夜去见色伦夫。

    铁基部落驻地内,敦勒哈首领和程磊等人正在庆贺今天的胜利。如果没有程磊来相助的话,恐怕铁基部落今天可能已经被色伦夫兵团攻破了,如果真那样的话,后果实在不堪设想。

    敦勒哈看着程磊心里不禁感慨,一年前他这个女婿手下还只有几十号人,现在可倒好,上千人的队伍拉到了铁基部落帮助他防御巴伦欧大军的进攻。他早就看出程磊不是池中之物,现在一看果然如此,光是重山上次去狮王基地回来向敦勒哈描述的狮王基地盛况也让敦勒哈感叹不已,自己这个女婿果然有乘龙之势,太令人刮目相看了!

    当初敦勒哈其实想为了部落里的平衡把青兰嫁给撒特班的,可是青兰却执意嫁给程磊,敦勒哈是最疼爱自己这个女儿的,所以他也就顺从了青兰。虽然撒特班当时为了这个事情而叛变,但是敦勒哈却没有后悔过,他觉得为了女儿的幸福都值了!

    现在再看,程磊这个女婿比撒特班强了不止一点半点。撒特班现在在大恒城不过是个外派驻兵的中级军官而已,可是程磊呢?是狮王基地的首领,狮王军的首领,孰高孰低一眼见分晓。

    “贤婿,来,喝酒!”敦勒哈亲切地让程磊坐在挨着自己下首的座位上,并且非常热情的招呼程磊喝酒。

    程磊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说实话游牧部落的奶酒酒劲并不大,喝起来还挺好喝的,程磊也挺爱喝。重山和铁木以及李长城也都随着敦勒哈和程磊举起杯把杯中酒都干了。

    这时敦勒哈说道:“贤婿,当初你把那些大家伙带来时我以为那是运送物资的车辆呢,没想到今天大显神威。简直太厉害了,我敦勒哈平生没有见过这么厉害的武器。贤婿你是从哪里搞到这些大家伙的?”

    程磊笑着说道:“岳父。其实这些大家伙是我们自己造出来的。我们狮王基地里有自己的兵工厂,不仅这些大家伙。枪械子弹也能生产一些呢!”

    “哦?原来是这样!”敦勒哈抽了口水烟继续说道:“既然是自己造的,那么送给我几台怎样?也算是你孝敬我这个老家伙了!”

    程磊也点上了一支烤烟,吃了口菜说道:“岳父,等下一批坦克装甲车造出来的时候,我肯定送你几辆,现在么由于材料受限,要从西方进口原料过来,所以还得请岳父大人等一等,不过很快就会有的。”

    敦勒哈听了这话马上就高兴了:“哈哈……这才是我的好女婿。我没有白疼你!好,那我就等着你把大家伙给我送来了!到那时谁再敢惹我,看我不把他的肠子都给吓出来!”

    感情敦勒哈要坦克装甲车的目的是想用来吓唬人!程磊有些哭笑不得,敦勒哈和重山两父子还真是有些异曲同工之妙,以前程磊只感觉敦勒哈发起火来特别凶悍,可是现在才发现,敦勒哈是一个老一号的重山!

    色伦夫大营指挥部彻夜亮着灯光,而且还有许多人进进出出,看起来特别的忙碌。策仁翻身下了马。把缰绳交给了身边的卫兵,然后硬着头皮走到了指挥部门口,却被门前的卫兵拦住了。

    策仁这才醒悟过来:“哦,兄弟。麻烦你帮我向司令官大人通报一下,就说第一先锋营主官策仁求见!”

    卫兵便进指挥部通报去了,没过一会儿就出来。对策仁说道:“司令官大人说了,让你在门口等候。没有命令不得进入!”随后他又小声对策仁说道:“长官,司令官大人看上去心情特别不好。等他消消气以后再进去也好,否则的话谁都没有好果子吃,您见谅哈!”

    策仁有些感激地看了这个卫兵一眼,对他点了点头,然后便站在了指挥部门口一动也不动。如果不明内情的人看见,还能以为策仁是指挥部站岗的卫兵呢!

    过了一个多小时之后,才有个参谋从指挥部出来把策仁招呼了进去。策仁感觉有些如蒙大赦的感觉,如果再让他这么站下去,累不累先不说,光那些进进出出的人看他的眼神就能把他给羞死。

    进了指挥部之后,策仁看到指挥部里的大圆桌旁站着好几个人,除了色伦夫之外都是一些参谋和营主官。看到他进来,那些人的眼神都有些不太自然,他们那意思策仁看得明明白白,是在说都打了那么大的败仗还好意思进来。

    这时色伦夫开口了:“策仁来了,我们正在分析这场战斗失利的原因呢!快过来吧,我想听听,刚臣后备营打了败仗那是他们战斗经验太少,兵员能力不行。可是我们色伦夫兵团的最强先锋营被人家杀得只剩下百十来人,这是什么原因呢?”

    策仁硬着头皮答道:“司令官大人,是我太轻敌了。”

    “哦?”色伦夫没想到策仁会主动把错误承担下来,便说道:“那你具体的说一下吧!”

    之前传来的情报只是把这场战斗的最终战斗结果说了一下,而整个战斗的过程却没有说。策仁便从头到尾把这场战斗描述了一遍,并着重的形容了一下那些把骑兵消灭了大半的“钢铁魔鬼”的形象。

    听他讲完之后,色伦夫和那些军官们都愣住了,策仁不可能在这上面撒谎,如果他撒谎的话,还有战线前方的情报人员和其他两个营的士兵呢!不过如果策仁说的是真的,那么这铁基部落,不,是大恒城简直太可怕了!

    他们根本无法判断这些钢铁魔鬼是如何制造出来的,而且根本没有对付这些钢铁魔鬼的办法。如果说那些狙击手和暗堡重机枪还能够解决的话,这些钢铁魔鬼简直就是无解了。

    怎么办呢?怎么办!色伦夫在宽敞的帐篷中转着圈子,内心波涛汹涌。简直太不可思议了,这些东西到底是怎么来的?现在看起来铁基部落肯定跟大恒城勾结在了一起,大恒城有这么强的实力,可是在银石城的战场上为什么没有展现出来?

    几个参谋和营主官相继告辞离开了,只剩下色伦夫和策仁在指挥部里。色伦夫坐在那里揉着额头,策仁站在原地,色伦夫打量着策仁,突然注意到了策仁手上的铜匣子:“策仁,你手上拿的什么?”

    策仁听到色伦夫问话,心里一激灵,然后马上陪笑道:“司令官大人,这里面是一把手枪,是西方帝国著名统帅马可夫赠予先父的,名字叫做命运之枪,特别珍贵。属下想转送给司令官大人,也只有司令官大人的博学多识和英勇善战才能配得上这把枪……”

    色伦夫摆了摆手道:“行了你就别恭维我了,打开看看吧!”

    策仁便把匣子打开,然后恭恭敬敬地奉送到色伦夫手边的桌子上。色伦夫把枪拿了出来,仔细打量着这把手枪,随后又拿起一颗子弹放进弹夹中。口中夸赞道:“好,好!真是一把好枪!”

    策仁见色伦夫喜欢这枪,忙上前说道:“大人既然喜欢这枪那就请大人收下吧,也算是属下一点小小的心意。还请大人对属下宽宏大量,放我一马……”他突然停下不说话了,因为色伦夫已经把枪口对准了他的脑袋。

    “司令官大人……您……您这是……”策仁的手和脚都颤抖起来,声音也变得有些嘶哑:“大人……我对您可是一直忠心耿耿,您不能……不能这样呀!”

    然后他直接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一边磕头一边讨饶:“大人我求求您了,我家中还有年迈的老母和未成年的孩子,还请大人网开一面,策仁以后定当粉身碎骨以表达……”

    “嘭”地一声枪响,策仁满脸是血地倒在了地上,他的脸上还挂着那副乞求中带着不甘心的神色。

    这时卫兵们跑了进来:“大人,怎么了大人!”

    色伦夫脸色平静地说道:“没什么,这个人因为打了败仗而心怀不轨刺杀我,想逃脱罪责,被我击毙了!把尸体拖出去埋了,清理一下!”说完他就回自己营房休息去了。

    色伦夫杀策仁的原因很简单,策仁盲目冒进使得色伦夫兵团最强的先锋营折损大半,色伦夫痛责策仁之时,策仁欲行不轨而被色伦夫击毙!这样的报告递交给上级长官的话,长官就不会为了这次的失利责难色伦夫,而会把关注的目标放在策仁身上。然后色伦夫就可以继续向上级长官那里讨要物资,继续和铁基部落交手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