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新世界征途 > 第九章 俘获颇丰
    PS.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两天后,刚臣的后备营已经全部换好装,然后快速逼近到距离铁基部落驻地八公里左右的地方,刚臣后备营的后面是负责接应的一个先锋营和一个战斗营,只要见事不好他们就要冲出去负责助刚臣后备营一臂之力。

    刚臣已经决定在距离铁基部落四公里左右的地方开始对他们的阵地进行冲击,所以在余下的这四公里距离中,他们要小心翼翼地仔细观察对方阵地和周围的情况,确保没有什么意外发生。

    色伦夫兵团的二十门大口径榴弹炮已经拉到了刚臣后备营的身后,刚臣和炮兵主官已经商量好,在刚臣后备营准备发动冲击前的二十分钟内,用炮弹把对方的阵线撕开一个无法弥补的缺口,然后刚臣后备营再以骑兵在前步兵在后进行冲锋。这样可以大大减少己方的伤亡,还能有效抑制敌人的反击。

    铁基部落里面,所有人也在紧张地忙碌着,程磊是最为忙碌的那一个。他嘴上叼着一支烤烟,嘴上大声吆喝着吩咐重山和李长城分别把铁基部落的士兵和狮王军的士兵按照他的计划全部布置好。

    程磊在地图上标定了所有士兵不得进入的区域,这是他所预判出的敌军炮火会轰炸的范围。前线阵地中的士兵也全部撤出,做出一副想要撤退逃跑的样子。铁基部落的上千骑兵被分成了两队,分别布置在两翼。如果需要冲锋的话会从两侧全部冲锋出去。

    数十门530炮和哨炮都已经标定好了轰炸地点,只等对方冲击过来就一起开炮。不过这些是对方完全无法察觉到的。因为这一切动作都隐藏在前方层层叠叠的厚重帐篷的后面。没办法,到时候只能牺牲这些帐篷让敌人炸个够了!

    现在敌我双方所有人都在盯着时间。程磊他们在敌人发动进攻前已经完全布置好,只等着敌人前来自投罗网。色伦夫兵团的所有人心情都很激动兴奋,如果能把铁基部落全部拿下来,那么他们的物资给养将会变得非常充沛,短时间里再也不用受缺吃少穿之苦了。

    色伦夫静静地盯着手表,上面的秒针咔咔咔地跳动着,每跳动一下,色伦夫的心就跟着动一下。他和刚臣约定的发动攻击的时间是十点二十五,所以榴弹炮要在十点五分就开始对敌方阵地发动轰炸。

    现在时间已经到了九点四十分。还有二十五分钟,他们对铁基部落的进攻就要开始了。色伦夫叹了口气,其实他对刚臣那支后备营根本一点底都没有,所以在这之前他把刚臣后备营后面一支先锋营和一支战斗营的主官都叫了来,吩咐他们如果刚臣未建功落败的话,由战斗营收拢刚臣的部队,先锋营直接上前冲锋。

    这也是色伦夫为什么不按照套路出牌,在先头部队的后面放了两支主力营的原因。色伦夫指挥部里的几个参谋官看着色伦夫那副凝重的样子,一个个的大气都不敢喘一口。因为他们心里清楚。色伦夫对这次和铁基部落的战斗看得很重,但是由于被蒙塔利所激当时一时冲动而拿出了抽先锋签这个办法,而且还把平时根本没有资格的两个后备营放了进去。

    现在可倒好,想后悔都没有用了。作为军队司令官自然是要一言九鼎,最后只能硬着头皮让刚臣后备营上场做先锋。不过色伦夫在刚臣的后面安排了两支主力营就是为了防止刚臣后备营失败而做的准备。

    一想起这件事情,色伦夫就对蒙塔利有一肚子的气。本来用蒙塔利的先锋营是最为保险的。可是现在可倒好,蒙塔利把色伦夫带进了刚臣这个大坑里。色伦夫还无法抽身,只能在里面呆着。然后想一些补救的措施。

    这时一位参谋官小心翼翼地开口了:“司令官大人,您看我们是不是再派一支主力营过去接应刚臣后备营?据打探铁基部落的骑兵就大约有上千人,如果没有足够的军队恐怕……”

    色伦夫有些烦躁地摆了摆手:“这些牧民骑兵哪怕有上万人又能怎样,他们还能是我们的大口径榴弹炮的对手?而且他们的武器装备怎么可能跟我们相比?刚臣后备营的后面有两支主力营的兵力已经足够了!我现在想的是这些野蛮人为什么到现在还不逃跑,难道他们真的铁了心要和我们拼一场吗?那可就太小看我们了,这次要让他们尝个大苦头了!”

    就在这个时候色伦夫的手表指针已经跑到了十点五分的位置上,色伦夫一下子就站了起来走到指挥部门口,拿起瞭望筒看向东方的战场。他的指挥部距离最前线大约有六公里距离,所以拿着瞭望筒完全可以看见那边的情况。

    就在这时榴弹炮群轰然发动,一发接一发的炮弹向铁基部落的前线阵地和驻地西边的帐篷群落猛轰过去。色伦夫从上级兵团主官那里要来的榴弹炮弹并不多,不过为了确保这次万无一失,他还是拿出了八分之一的存弹量也就是二百发炮弹轰炸铁基部落。

    他对这些榴弹炮的信心还是很大的,他非常清楚这些榴弹炮的杀伤力,恐怕这一轮炮弹轰下来,铁基部落那些牧民们就会吓破胆,全都出来投降都说不定。

    二百多发炮弹发射的时间比预想中多用了将近十分钟,所以刚臣后备营在十点三十几分的时候才对地方阵地发动了冲击。冲击的前锋当然是骑兵队,总共一百五十多骑战马载着骑兵向铁基部落的阵地冲锋了过去。

    当跑到距离铁基部落阵地五百米的时候,战马们纷纷开始嘶鸣着腿软了下去,而且看起来特别痛苦的样子。马上的骑兵很多都被掀到了地上。他们刚接触地面就哀嚎起来,原来地上撒了很多扎马钉。不但可以扎马还可以扎人。

    后面的骑兵看到这个状况之后都纷纷勒住马想要后撤回去,这时铁基部落内层层叠叠被炮击炸得千疮百孔而且遍布火焰的厚重帐篷被一层层的打开了。露出了它们后面的530炮和哨炮。

    根本没有任何犹豫,炮兵们马上对着那些还来不及转身后撤的骑兵们开炮了。这些炮弹的威力当然比不上大口径榴弹炮,但是对付这些骑兵们完全足够了。几十门炮一齐发射的威力也是非常惊人的,而且这些小型炮的发射速度又快,没用几分钟时间,那些骑兵们就被炸得哭爹喊娘血肉横飞。

    很多战马受到炮弹的影响,因为害怕所以蜷缩跪在了地上,那些骑兵可倒了血霉了,两条腿怎么能跑得过炮弹。最后不是被炸死在血泊中就是炸得缺胳膊少腿。距离铁基部落阵地几百米的这块地方完全成为了人间地狱,血流成河。

    刚臣看到这副景象根本不敢看了,他赶紧让炮兵的长官下令开炮还击。可是色伦夫规定了发射的炮弹量,要想增加的话必须向色伦夫报告。刚臣无奈只得派人马上前往指挥部向色伦夫请示,就在这个紧急的时刻,从铁基部落驻地两侧冲出了上千骑兵向刚臣后备营冲锋而来。

    刚臣看到这一幕,心里只浮现出两个字:完了!跟在铁基部落骑兵后面的还有一些牧民们,他们是出来捡拾那些扎马钉的,这些扎马钉在程磊的吩咐下也没有放置很多。而是只放置不大的一块地方,只要能挡住对方骑兵就完全可以了。

    铁基部落的骑兵很快就冲到了刚臣后备营的身后,他们的目标根本不是刚臣后备营而是他们身后炮兵队的那二十门大口径榴弹炮。非常顺利的,重山带领骑兵们把对方炮兵们全部俘虏。然后把二十门榴弹炮全部装上了马车。

    在此之前,骑兵先锋早就调转马头对刚臣后备营发动了冲击。刚臣后备营剩下的步兵们怎能是铁基部落这些精锐骑兵的对手,就像割稻草一般纷纷倒在了地上。刚臣也被两名骑兵小队长俘虏。然后他们带着俘虏和榴弹炮还是分为两侧迅速向铁基部落撤回。

    就在此时刚臣后备营后面的一个先锋营和一个战斗营已经冲了过来,冲在最前面的是几百名骑兵。他们最主要的目标是必须把那些榴弹炮和炮兵拿回去。如果没有了他们,色伦夫兵团的重火力将会下降一大半。

    不过看到铁基部落骑兵分成了两部分一左一右向两侧撤退。他们又没了主意开始踌躇起来。如果分开追击的话恐怕会落入敌人分散自己兵力分而歼之的阴谋,可是如果不分兵的话,两边的榴弹炮总会有一边落入敌人手里。

    色伦夫如果知道之后必定会大发雷霆,说不定还会把责任完全推在这两个营的头上。因为刚臣后备营的人已经所剩无几而且刚臣都已经被人给捉走了。

    他们就犹豫了这么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可是程磊却不给他们犹豫的机会,几十门炮又开始发起了轰炸。也许是变故来得太突然,色伦夫这两个战斗营的主官居然把那些炸得刚臣手下骑兵血肉横飞的火炮们给忘了。

    现在这些炮火用在了他们的头上,他们才感受到了刚臣的痛苦。被炮火这么一阻隔,他们再想要追击那些回驻地的铁基部落骑兵也追不上了。这些骑兵们只得奉命向后撤退,免得被敌人炮火炸到而损失有生力量。

    这时铁基部落的火炮骤然停下,刚才在对方大口径榴弹炮的轰炸下,铁基部落的士兵以及平民损失了几十口,牲畜马匹也损失了不少。不过相比起杀伤敌人的数量和俘获的那些榴弹炮以及其他来说,损失的这些已经不算什么了,毕竟有战争就一定有血泪。

    本来这次程磊都已经把布置地雷的计划准备好了,可是由于他们并不想一味防守,还想主动进攻,所以就把这计划放弃了。不过他们带来的530炮和哨炮为他们做了很大贡献,比埋放地雷的威力小不了多少。

    色伦夫接到了刚臣后备营全军覆没,所有榴弹炮和炮兵都被俘虏的消息之后差点没晕倒在地上。这简直是情报工作的重大失误!他马上把蒙塔利叫了过来,以往常从来没有过的音量向他大声质问了起来。

    “蒙塔利,你给我好好解释一下,当初你的侦察情报是怎样的?现在的战斗局面又是什么样的!你的情报错误为我们兵团造成了多大损失你知道吗,如果你不想回国上军事法庭的话我想让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色伦夫对着蒙塔利高声地咆哮道。

    蒙塔利也没想到最后的结局会是这样,如果早知道铁基部落会这么强的话,他肯定自告奋勇第一个做先锋了。

    不过当时蒙塔利确实错估了敌人的实力和他们的意图,他看到了程磊做出的假象之后就信以为真,这确实是导致此次失利的主要因素之一。不过蒙塔利之前对铁基部落的侦察是以第一先锋营作为先锋而侦察的,第一先锋营遇到当时刚臣后备营的情况当然有应对的办法,可是先锋却是刚臣后备营而不是第一先锋营。

    蒙塔利脸色灰白地说道:“司令官大人,我承认这次失利与我错误的情报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可是当时侦察出的情况却是如我情报上所说的一样,况且有谁能想到那些牧民们能够有那么强的实力和计谋?我想如果大人您想到了,也不会让刚臣后备营去打先锋吧?”

    色伦夫的脸色一红,随即愠怒道:“你是在质疑我的领导指挥能力吗,蒙塔利先生?好吧,如果你对我有所意见的话可以回国的时候去国内的军事法庭告我。不过现在我命令,摘去蒙塔利的营主官衔,以后蒙塔利随第三战斗营战斗,第一先锋营由原营副主官策仁担任!”

    蒙塔利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这是事实,第一先锋营是他一手带出来的,精确到每个人他都如臂指使,也只有他才能把第一先锋营运用得可以称作整个二级兵团中最有战斗力的先锋营,可是色伦夫现在要摘去他的官衔让他去战斗营当士兵,这不是暴殄天物吗?不过事实摆在这里,色伦夫已经转过头去不看他,蒙塔利这才意识到自己确实是完全被色伦夫抛弃了,顿时心如死灰一般……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