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新世界征途 > 第八章 选先锋
    三天后,色伦夫兵团的士兵们已经休整得差不多了。色伦夫便下令,第一先锋营率先开始执行他当初的计划,也就是慢慢接近铁基部落然后一举拿下的计划,第一先锋营作为先头部队打头阵。

    色伦夫兵团的第一先锋营共有四百多士兵,是三大先锋营中最能打的一个。第一先锋营里有一支八十人的骑兵队,在南方战场上冲垮过两次敌人的阵线,立下了大功。

    第一先锋营的长官名叫蒙塔利,是一位二十七八岁的年轻军官,也是色伦夫兵团中最年轻和最有前途的军官。他曾经获得过二级兵团司令长官的接见和赞赏,在同僚和士兵们眼里是一位天之骄子。

    巴伦欧国的军队统称为巴伦欧总兵团,是由巴伦欧总军部负责全面指挥领导。巴伦欧总兵团又分为十三支一万多人的二级兵团,所以二级兵团最高司令长官是非常有份量的。

    能够得到二级兵团司令长官的赏识可以说日后想要飞黄腾达简直就是指日可待,就连色伦夫都有些羡慕嫉妒蒙塔利这小子的福缘不浅。如果以现在色伦夫的地位能够得到那么高度的赞赏,恐怕早就混上了二级兵团副司令长官的位置了,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呐!

    蒙塔利穿着一身黄褐色的军官服装,军服整理得干干净净,一看就是特别讲究的人。他正在距离铁基部落很近的地方拿着一支瞭望筒观察着前方铁基部落的阵地,只见阵地上有一些人抱着枪懒懒散散地等待着什么,看上去他们好像是在放哨或者警戒的样子。

    不过那副懒散的样子却根本不像警戒,而是在晒太阳休息。铁基部落的阵地也修筑得很是潦草,而且阵地上只有几门小炮和几架重机枪后面是重武器,其他只是些破旧的步枪之类的。看上去杀伤力简直太小了。

    蒙塔利冷哼一声,心里想着这会不会是铁基部落的阴谋,他们是不是想让我们掉以轻心,然后再对我们发动猛烈的打击?想到这里,蒙塔利招呼了一下他的卫兵把地图拿过来,然后在地图上把所有看到的东西标定之后。他们骑着马向北绕去。

    蒙塔利想从铁基部落的观察一下他们是不是就是现在明面上展现出来的这点实力。不过为了不让铁基部落发现,蒙塔利特意绕了一个很大的圈子,目的就是把暴露的危险降低到最小,当然把侦察工作做的最细致。

    绕行了十几公里的距离,蒙塔利和两个卫兵来到了铁基部落的后方,找了个隐蔽的位置藏匿了起来。他这种亲自侦察的习惯是早就养成的,如果没有他细致入微的侦察,他们也打不了那么多胜仗,第一先锋营也不会成为色伦夫兵团的最强悍部队。

    在蒙塔利的瞭望镜里。铁基部落的牧民们表面上虽然看上去很平静,但是部落一角的马车上装满了各种日用家什引起了他的注意。牧民们平时的时候根本不会把那些东西封装在马车上,这些东西应该都放在他们厚实的帐篷中才对。

    这个发现让蒙塔利感觉很不正常,从这里他推断出,这个游牧部落可能是要转移驻地了。肯定是因为色伦夫兵团兵临城下才逼迫得他们不得不这么做,如果他们不走的话面临的可能就会是灭顶之灾。

    再由此推断出,这个游牧部落也就是表面上放着的那一千多人的武装力量,否则的话他们不会这么心急的转移驻地。要知道游牧部落都是些死脑筋。如果不是遇到太强大无法抗衡的敌人,他们是不会轻易退缩的。

    蒙塔利得出这个结论之后。便马不停蹄地回去向色伦夫报告去了。现在的形势已经很明显,打或不打,要不要放这个游牧部落走,都由他们说了算。蒙塔利希望色伦夫能够放这个游牧部落走,因为他们的目标是大恒城而不是这个游牧部落。

    如果攻打游牧部落耗费掉他们的兵力,还不如把这些兵力用到大恒城。要知道这个游牧部落根本不在他们的打击计划之中。就算拿下了他们也算不上什么功劳。

    蒙塔利不知道的是,他已经掉入了程磊设置的圈套之中。程磊把猎豹步兵团和装甲营全部隐匿在了铁基部落的帐篷中央。再让敦勒哈吩咐牧民装了许多马车干草,外面伪装成家什物资的样子以迷惑敌人。

    现在蒙塔利已经上钩,自认为对铁基部落的实力已经了解透彻,而且还以为铁基部落现在要开拔转移驻地。这正是程磊所希望看到的结果。对方越是放松了警惕,那么这场战争所能取得胜利的可能性就越大。

    色伦夫听了蒙塔利的侦察回报之后,陷入了沉思:按理说如果这个游牧部落要转移驻地的话那是再好不过,那样等于是阻挡他们兵团前进的障碍一下子就没有了。可是他们是真的想要转移吗?如果这是他们的疑兵之计呢?色伦夫的心中有些不托底,不过看着蒙塔利信誓旦旦的样子,他又不由得有些相信。

    色伦夫便把兵团的几个参谋和几大营的主官全部召集了起来,开了一个战前讨论会,讨论一下现在到底是打还是不打的问题。所有人都众说纷纭,不过有一个问题是所有人都认同的,那就是铁基部落必须要打,而且一定要完胜,最好是把他们的人都俘虏。

    色伦夫知道他们是什么意思,而且他自己都有些心动。游牧部落的兵战斗力强横,如果他们把所有人都俘虏的话可以大大补充他们兵团的兵力。还有一层就是,他们可以把那些女人们全部俘虏过来,作为他们兵团的军妓。

    士兵们离家日久,而且整天在战场上经历生离死别血肉横飞,心理压力都特别大。如果能有一些军妓为他们发泄压力的话,士兵们的战斗力和战斗意志肯定会上一个台阶。最为主要的是,一个游牧部落的财产肯定少不了,这等于是放在眼前的肥肉。如果不吃的话就太对不起自己了。

    色伦夫其实比他们还要眼红这些东西,如果征讨大恒城失败,他还可以用这些东西去给上司送礼,免去自己的罪责。如果成功的话就更好了,这些财产大部分都能落到他自己的口袋里,这是绝对的横财!

    会议的最后他们得出了决定。一定要把铁基部落拿下,这关乎到他们这些上层军官的福利待遇问题,所以所有人都很积极。

    蒙塔利是绝对不赞同他们这种行为的,为了自己的一己私利而用士兵的血肉去为他们挣钱,这是他所最为不屑的。不过他自己反对是没有用的,因为大部分的营主官都特别赞同,一个人怎么能拗得过那么多人呢?何况他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先锋营主官而已。

    会议的结果出来之后,色伦夫就开始特别兴奋地排兵布阵了,第一选择当然还是由蒙塔利的第一先锋营打头阵。不过蒙塔利在会议上坚决反对。他反对进攻铁基部落,所以如果他们坚持要打的话,那么他的第一先锋营只能担任辅助工作。

    色伦夫在会议上大发其火,他认为蒙塔利这是不给他面子,违抗他的命令,在所有人面前给他难堪。只不过色伦夫以后还要依靠蒙塔利为他征战,所以只有责备却没有处罚。既然蒙塔利拒绝做前锋,那么色伦夫当然要再选一个前锋出来。几大营的主官都争先恐后的举手想让色伦夫委派他们做前锋。

    色伦夫看了蒙塔利一眼,有些自得地说道:“好吧。大家能够如此踊跃,足可以看出大家顽强的战斗意志。那么我也不能有偏有向,既然如此我们就抽签定先锋,哪个抽到先锋签就由哪个营做先锋营!”

    众军官都交口称是,这样做是最为公平的,所有人都不会有什么意见。色伦夫的卫兵抱着一个纸盒子进来。里面放了一些纸团,至于谁能抽到先锋签那就得听天由命了。

    营主官们都有些紧张兮兮的样子,以前攻坚啃硬骨头的时候,所有人都祈祷着不要抽到先锋签。现在遇到铁基部落这个软柿子,所有人又都祈祷一定要抽到先锋签。这就是人的劣根性。趋利避祸的本能。

    其实以往抽先锋签的机会是不多的,因为往往有了硬骨头,都是由蒙塔利的第一先锋营去啃,其他人也都乐得跟在后面补刀。像这次这样大家争着当先锋才抽先锋签的事情还是第一次,他们不知道的是,这次他们都失算了。

    最后的抽签结果是,一个叫做刚臣的家伙统领的后备营抽到了先锋签。按理说后备营只是跟在先锋营后面打仗的,根本不能作为先锋营上战场。但是由于这次情况特殊,所以刚臣后备营也要做一次先锋营了。

    刚臣特别的兴奋,他的后备营里都是些老弱残兵,平时打仗的时候只不过运送枪械军火和物资而已,根本没有多少机会打过仗。所以他们后备营的油水微乎其微,比起那些先锋营和战斗营的主官来,他简直就是捡破烂的破烂佬而已。

    不过现在不同了,如果他能够一举打开铁基部落的大门,俘虏一些青壮补充进他的后备营里。然后再搞一些浮财,把他的后备营装备起来,到那时候他连蒙塔利的第一先锋营都不怕,他蒙塔利不也就是仗着人强马壮武器精良嘛!

    这副美好的画面浮现在刚臣的脑海里都快把他自己给融化了,这让他把色伦夫对他的一些嘱咐和交待都抛到了脑后。不就是一个游牧部落嘛,即便是大巴伦欧的一个后备营也不会把这些接近于野人的家伙们放在眼里!

    刚臣回到营地之后召集了后备营里的所有下级军官,把今天的会议决定跟他们说了。所有人听到这个事情之后都有些惊呆了的感觉,难道刚臣后备营这次要彻底咸鱼翻身了不成?居然有这样的好事落到他们的头上!

    刚臣十分确定的对他们说,这次确实有馅饼落到他们头上了。就看他们该如何去吃这块馅饼,只不过这块馅饼太大,他们只能消化一小部分,其他的还要交给色伦夫去消化。即便是这一小部分也足以让刚臣后备营的所有人兴奋的了,他们终于可以摆脱什么“老人营”“垃圾营”的称号了。

    色伦夫在会议完全结束之后已经答应了刚臣,明天就给刚臣后备营的士兵们换装,全部换成新式步枪,而且每二十个人的小队配备一架阿奇塔重机枪以及一门530炮,二十门大口径榴弹炮也为他们提供全程炮火支援。

    刚臣现在就盼望着,那二十门大口径榴弹炮就能把敌人的阵线撕开一条大口子,然后他的后备营士兵们能够轻松地进入烧杀抢掠那就好了。只不过事情当然不会这么顺利,他们也要做好万全的准备,不能有什么纰漏。

    在色伦夫兵团北侧的一个营地的指挥部里,几个营主官正凑在一起喝酒。他们把自己的卫兵和亲兵全都赶了出去,然后在小声议论着什么。

    一个大胡子的军官说道:“你们说,刚臣那小子的后备营真能冲开那个游牧部落的阵线吗?他们那些老弱残兵才打过几次仗,把这个机会交给他们不是白瞎了吗?”

    另一个军官身材微胖,说话瓮声瓮气的:“你说这话就不对了,蒙塔利是咱们整个兵团最厉害的侦察能手,他侦察到的东西能有错吗?那个游牧部落的兵不过千,武器装备陈旧,根本就是给咱们送菜来的。现在可倒好,居然让刚臣那个老小子撞了大运捡了便宜,唉,气死人呐气死人!”

    这时一个身材魁梧的军官表情严肃地说道:“我总觉得这里面似乎有些不妥,会不会是那个游牧部落故意对我们示弱呢?他们如果没有把真实的实力暴露出来呢?”

    “不会的!”大胡子军官喝了口酒又说道:“你没听蒙塔利说吗?他们已经开始收拾家当在准备逃跑了,如果他们有你说的那种实力还用的着逃跑吗?疑兵之计?这些游牧部落的人有那个脑子嘛!”

    几个军官轰然大笑,这些游牧民族确实都是些一根筋的家伙。在他们的印象中,游牧民族根本不会耍什么心眼玩什么计谋,如果怀疑他们用疑兵之计的话,那真是高估他们了。

    这时那个胖军官又瓮声瓮气地说道:“这次刚臣那小子确实是捡到大便宜了,色伦夫长官向上级兵团长讨要来的那二十门大口径榴弹炮可能会帮助刚臣去冲锋。这些大口径榴弹炮威力简直恐怖,刚臣想撕开他们的阵线不要太容易哟!”

    军官们都纷纷感叹着刚臣的命太好,而他们自己的命太不好。感叹了一阵子之后就只能是借酒消愁了,几个人拼起了酒,因为心里都有心事的原因,他们很快都醉得不省人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