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新世界征途 > 第七十五章 误会
    程磊和郑彬左等右等那小伙计也没有回来,李圭却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不紧不慢的招呼他们喝茶抽烟,又跟他俩闲谈着什么。

    半小时过去了,程磊终于忍不住了:“李掌柜,怎么那位伙计还没回来?”

    李圭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说道:“哎呀,都去了这么长时间,也该回来了。要么这样,两位先生再等一会儿,我去看看去。”

    程磊只得和郑彬继续等着,郑彬这才有时间问程磊:“老程,你怎么突然想起来要买首饰了?给青兰买首饰也不能让我陪你来呀,我又对这些东西没什么研究。”

    程磊还是一副神秘的样子:“你等会儿就知道了,放心吧,只有好事没有坏事。”

    李圭的办事能力果然比那小伙计强,没过一会儿就回来了,手里端着一个托盘,说道:“两位贵客,这里是小店的一点小意思。小店本小利薄,还请高抬贵手,况且半月前已经有您二位这样的贵客来过,小店当时损失不少。思前想后,我们家老爷也为此做了一些准备,谁都不想兵戈相见,二位请拿了这点小意思,去别的地方看看吧。”

    李圭这番话可把程磊和郑彬给说懵了,这是哪儿跟哪儿啊!程磊把托盘上的红绸揭开一看,里面是明晃晃的十块金维克。他看了一眼,又把红绸盖了回去,然后喝了口茶说道:“李掌柜,你把我们当什么人了,这是什么意思?”

    李圭苦口婆心地劝说道:“二位贵客小店实在是本小利薄,真的就只能奉献这些,再多的话我们可真就为难了。您二位可能不知道,半个月前也来了两位贵客,从我们这里拿走的各种首饰和金砖金条等物,折合成金维克能有上千块!上千金维克可是小店半年多的收入呀,二位贵客,高抬贵手了。”

    程磊和郑彬现在再听不出来李圭话里的意思就真成了傻子了,这小子是把他们两个当成打劫的强盗了!郑彬火气上升,脾气就发了出来,从腰间把手枪抽了出来往桌子上一拍,大声说道:“李掌柜,想必你是看错人了吧!难道我们两个真像你说的那种人?”

    这时“呼啦”一下从李圭身后通往后院的门里冲出来七八个拿着长短枪支的人,为首的是个额头长着大痦子的光头大汉:“都不许动,你们两个都给我站起来,把手举起来!”

    程磊和郑彬哪能让他吓住,都坐在原处没有挪窝。光头大汉急了,瞪着眼睛吼道:“你们听见没有,要是不听话的话,我就不客气了!”

    程磊冷笑了一声:“哼,实话告诉你们,在我们哥们这里还真就没有举手投降这一说!李掌柜,难道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吗,你就不怕会有麻烦吗?”

    李圭听了这话有些犹豫:“两位贵客,其实我刚才让你们走的时候你们听我的多好,何必弄成现在这个样子呢?你们如果现在能走的话,我保证你们安全出去,而且那十块金维克也是你们的!”

    程磊对李圭的话嗤之以鼻:“十块金维克?哼!李圭,你们这个号称百年老店的恒盛堂就是这么对待顾客的是吧?好啊,我保证今天我走了之后,你们这个店开不到明天!”

    李圭这时正色说道:“恒盛堂曾经被很多人威胁过,包括一些很有势力的马匪和军阀,但是你看还不是开到了现在?这位先生你就不要危言耸听了!”

    程磊被他气笑了:“李圭,既然我敢这么说话,难道你就不想知道我们是什么身份吗?”

    “无外乎就是马匪,帮会之类的身份,不过我还是别知道的好,我还想多活几天呢,你们的规矩我还是知道一些的!”李圭斩钉截铁地说道。

    程磊都被李圭给气的说不出话了,这时郑彬对光头大汉嚷嚷道:“大灯泡,别用你的枪指着我,小心把你枪给折了!”

    大汉一点都不示弱:“我就指着你怎么了?也不看看现在你们什么处境,就……哎呀!”

    光头大汉的话还没有说完,郑彬假装端着喝茶,茶杯里的水泼在了大汉的脸上。由于茶水挺热,大汉被烫得睁不开眼,拿枪的手也稍一松懈。程磊瞅准这个时机,以手做刀闪电般在大汉的手腕上砍了一下,大汉又是哎哟一声,手里的枪脱手而出。程磊没有让枪落地,一把就抄了起来拿在手里。

    光头大汉后面那些人都纷纷举起枪却不敢射击,因为这是在房间里,如果盲目射击的话恐怕会伤及无辜。程磊紧接着一脚踢出踢在了光头大汉的膝盖上,大汉应声倒地。

    郑彬这时一个翻滚到了光头大汉后面人的面前,他把枪口往上一抬,枪响了,打在了天花板上。郑彬接着就是一拳打在了开枪者的胃部,那人马上把腰弯的像是一个虾米一般,再也直不起来了。

    他们两个露了这几手之后着实把李圭给吓住了,他连声嚷道:“有话好好说,不要打,不要打了。”可是他嚷归嚷,现在已经箭在弦上,谁还能听他的呢!

    程磊和郑彬辗转腾挪在剩下的那几个人中间,手刀,电炮,侧踹各种招数和花样齐出。没用两分钟时间,这些人就都像光头大汉那样倒在地上哀嚎了。光头大汉不但被郑彬泼了一脸热茶水,还被程磊在脊椎骨上捏了一下,这小子恐怕没有十天半个月是下不了床走不了路了。

    李圭看到现在的情况之后吓得都颤抖了,两个赤手空拳只有放在桌上一把手枪的人怎么会是一群荷枪实弹的护卫的对手!可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本来以为手到擒来的事情,现在却成了被对方手到擒来。

    看着地上这一地哀嚎着的人,程磊笑道:“李掌柜,现在知道我说的没错了吧?我说让你们的店开不到明天,你们就开不到明天!”

    李圭已经有些结巴了:“两……两位,我们银……银塔城的城卫军可不是吃素的。你们想要多少钱我可以去跟我们家老爷商量,如果……如果你们杀人的话,恐怕你们连城都出不了……”

    程磊不禁摇了摇头,这个李圭怎么冥顽不化呢,怎么就非得认定了他们两个就是抢劫的强盗了呢:“李掌柜,我实话告诉你,我们不要你们的钱,则不会杀人,只是要购买一些首饰而已。而且我们也不会出城的,因为我们就是银塔城的人,出城干嘛!”

    李圭有些不太敢相信:“你们真的是银塔城的人,是来买首饰的?”

    “对呀,要不是你们恒盛堂是银塔城做工和质量最好的首饰店,我才不会来呢!”

    “那你当时一开口就要镶宝石和镶钻的成套首饰干嘛?这种成套的首饰,镶着名贵的宝石和钻石的,我们店里总共只有四套,其中一套已经被半个月前的那两个人抢走了。它们的价格可是非常贵的,你们确定要买吗?”李圭小心翼翼地问道。

    程磊有些好笑地说:“把你们剩下的三套都拿来吧,你看看这是什么!”说着就把当初刚来银塔城时多赞公爵特意给他发放的一份证件拿了出来,这个证件还从来没有用过,没想到居然在这里派上了用场。

    “这是?”李圭拿过了证件,翻来覆去看了一下,这时他的脸色完全变了:“您……您是雇佣卫队的首领……程先生?”

    “对,就是我,这下你可以放心了吧!”程磊大马金刀地坐在椅子上,左手烟右手茶地说道。

    李圭马上单膝跪地行了个大礼:“小人不知是大人您,不然的话说什么也不会做出这种愚蠢的事情。大人,您就饶了小人吧,小人有眼无珠……”

    程磊摆了摆手说道:“行了行了,别说这个了,我也没有放在心上。做生意嘛,难免要有一些疏忽的时候,再说半个月前你们刚刚受了伤害,有提防之心也不为过。你快去把那三套首饰拿来,再拿点小孩子的饰品来,我要好好看看多买几件!还有,把这些地上的家伙都抬出去吧!”

    现在程磊的话李圭当然是奉若圣旨了,他赶忙让人把那些护卫们都移走,又给程磊和郑彬上了一桌酒菜压惊。等他们分宾主坐好之后,之前那个小伙计带人端了四个托盘上来,托盘中都是些镶嵌着名贵宝石和钻石的首饰。

    程磊略微观察了一下,就要了两套首饰和一套小孩子的金质饰品。李圭连连夸赞程磊够豪爽大气,他说这么大手笔的客户,在恒盛堂除了多赞公爵和邢诚惠之外,程磊是头一个。

    这些首饰的价格被李圭打了个折之后算出来,需要两千三百多金维克

    程磊挑好了首饰之后,便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皱巴巴的纸扔给了李圭。李圭拿过来一看,是一张银塔城的老字号钱庄青山钱庄的汇兑钞票。上面的金额是三千金维克,李圭赶忙给程磊拿了一张五百金维克和一张二百金维克的汇兑钞票出来。

    李圭很高兴,今天这笔买卖做得好,虽然一开始闹了一些误会和不愉快,可是最后生意还是做成了。虽然半个月前被人打劫了那些首饰金器去,但是今天的收入不菲,也值得庆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