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新世界征途 > 第六十四章 石膏
    第二天夜狮5就回戈壁滩了,临走之前程磊把花费了大半夜时间精心绘制的防御图交给了他。而且还嘱咐了他很多事情,又派了德英项带着他属下的二十骑兵护送夜狮5回程,还带上了程磊一大早起床筹备的几马车炸药和设置陷阱的工具。

    这下子总算可以放心了,就算那些狮犬兽再厉害,也根本没有可能预计到地雷的存在。程磊给的几车炸药就是让夜狮小队和蝰蛇小队的队员们设置简易地雷用的。

    程磊的计划是在水泥厂周围的要害之处布置好陷阱,然后四周再埋一圈地雷,只留下一个进出的通道。然后全天二十四小时派人在装甲车上警戒,恐怕到时候别说什么狮犬兽了,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

    石灰岩矿那边也是这样做,运输的时候也派强火力保护,让狮犬兽们根本得不到任何的机会。程磊现在最希望的就是水泥厂快点落成投产,然后金灿灿的维克金币就会像淌水一样流淌到狮王中队。到那个时候还不是要枪有枪,要人有人,要地盘有地盘了嘛!

    当前的东方局势太过于不稳定,根本由不得程磊再有以前那种一步一步慢慢发展的念头。巴伦欧国这个庞然大物的阴影现在恐怕笼罩在每个银塔城知情人的心中,短则一年,长则数年时间,恐怕银塔城真正要面临的灾难很快会到来了。

    而且最近还有斯空这个未知数摆在那里,谁都不知道他上次来打劫银塔城的最终目的是什么。要说堂堂银塔城城主的弟弟就为了一些金钱而冒这样的险,程磊根本不会相信。

    在程磊的心中,最有可能的就是,斯空想用他特意招募的那些无关紧要的饿兵试探一下银塔城现在的深浅。也许他现在已经纠集起来了一支队伍想要对银塔城不利,又用计谋试出了多赞公爵他们的底细,恐怕跟他的一场大战不可避免。

    程磊最头疼的就是在这个时候有这种事情发生,基地和水泥厂哪一边都还没有建好,而且大部分的兵力都在外面作为工程的护卫。如果真的有这种突然事件发生的话,程磊心里还真没有什么底。

    虽然现在多赞公爵手下的银塔正规军已经有**百人那么多,但是那些大部分都是些乌合之众,程磊十分的不相信他们的能力。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什么好的办法来,程磊只得哀叹一声,听天由命吧!

    不过听天由命也不能无所作为,他便派了两个骑兵去铁基部落给岳父敦勒哈送信,希望敦勒哈如果发现草原上有什么异动一定要给程磊送信来。虽然这样做不见得有什么效果,但是为了防患于未然,聊胜于无嘛。

    邢诚惠那边又收了程磊两千金维克,程磊还需要他继续为狮王中队提供汽油。而且卡车的事情他派人已经在西方办得差不多了,如果能够购买成功,那么运回来也只是几个月的事情。

    程磊已经把邢诚惠看透了,这个人是一个纯粹的商人,他所养的武装只不过是为他的生意保驾护航而已。商人唯利是图,不会像政客那样为了权力而拼得你死我活,所以这个人对程磊是没有什么威胁的。

    不过邢诚惠的儿子邢俊杰在一开始露面的时候把自己伪装成了一个纨绔子弟,恐怕他现在在银塔城各大势力的印象中还是那个样子。但是他第一次来给程磊送汽油的时候所说的话和表现充分证明了这个人不是善茬,更不是那种所有人都认为的纨绔子弟。可能是那时邢俊杰太过于兴奋而在不经意间把锋芒露了出来,让人很真切的察觉到了。

    那个时候邢诚惠大病了一场,邢家门根本没有把这个消息透露出来,所以所有的人都不知道。邢俊杰就认为自己做门主的日子马上就要来临,而且当时邢诚惠确实把权力交给了他一部分。可是邢诚惠病情的突然好转和把权力的收回打了邢俊杰一个措手不及,现在听说邢俊杰从那时起一直在邢家门内府休养。

    人们都说邢俊杰趁邢诚惠大病的时候想要篡位,所以被邢诚惠给软禁了起来。不过程磊不这么认为,因为他知道邢诚惠嗯秉性,并不是那种对权势有着极其强烈愿望的人。唯一可以解释邢俊杰不出现的理由就是,邢诚惠大病一场之后可能感觉自己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可能把邢俊杰留在府里耐心的调教,等他过世的那一天好让儿子接班。

    不过这都是程磊自己的想法,具体事情是怎么样的还有待了解。不过如果邢俊杰继承了邢诚惠的位子之后,恐怕邢家门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安安稳稳的只做生意了。从上次的三言两语中程磊就听得出邢俊杰的野心很大,而且大到不知什么地步,程磊早就叮嘱过自己一定要小心这个人。

    银塔城东北,水泥厂。

    邵谦和尹长城带着两个小队和部分民工开始在水泥厂周围挖掘深坑设置陷阱,并且他们按照程磊的思路用炸药做了许多地雷埋放在这些深坑陷阱的外围。

    这样一来,只要狮犬兽敢靠近水泥厂,那就会踩到地雷被炸死炸伤。就算是光被炸伤,它们还要前进的话,肯定会掉进深坑里。深坑里被邵谦他们布置了许多木制和铁制的尖刺,像狮犬兽这种体型庞大的动物如果掉下去,那就只有一个结果,唯有丧命而已。

    他们用了三天的时间把水泥厂和石灰岩矿周围的防御工作全都做好了,再也不用担心狮犬兽这些外来压力的情况下才放心投入到正式的生产试运行当中。而且这几天附近的风沙也小了很多,对所有的工作已经没有什么影响,正是好时候。

    不过齐觅的心情却不那么好,虽然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已经就绪,可是试生产出来的水泥却不那么理想。这些实验出来的水泥标号和他预期的数值差了不少,所以才为此而烦恼。

    他让程磊找来过西方帝国所生产的水泥,他们是用电力进行各种粉碎和调配工作,所以比半人工要省力得多,而且生产出来的水泥质量比齐觅他们现在生产的水泥质量要好。齐觅是用光了脑袋里所有的东西去研究水泥的调配,可是结果却是不太令他满意,这让他很是纠结。

    邵谦这时候进来了,齐觅的工作研究室只不过是一间十几平米的小房间,里面放的最多的就是各种图纸和计算数据的纸张。齐觅这时正在揉着脑袋想事情,有人进来他也没抬头,看起来烦恼得很。

    邵谦看到他这个样子笑了,把外衣脱下来挂在了墙上的挂钩上,然后走过去敲了敲桌子说道:“齐大厂长,这是怎么了无精打采的?”

    齐觅抬起头眯着发红的眼睛说道:“邵队长,你说现在咱们程老大肯定特别着急看到水泥生产出来吧?”

    “那是当然了,程老大跟我说过,他对于水泥厂看得比基地都要重要。不然的话怎么把夜狮和蝰蛇都给你派过来听你指挥呢?”邵谦点上一根烟,一边抽一边说道。

    “那你说,如果我研究的不成功,水泥厂无法生产,该怎么办呢?”齐觅有些无奈的说道。

    邵谦一边点着头一边说道:“这个嘛,你觉得以程老大的性格,会轻易的饶了你吗?到时候你就等着吃排头吧,耗费了这么大的人力物力财力精力和时间,你就给出一句话,研究的不成功?换成我我也不能饶了你!”

    齐觅用手指揉捏着眉心,不一会儿就捏出了一块红斑,看上去有些滑稽:“可是……唉,程老大这么器重我,我如果掉链子的话实在是对不起他。不过现在却是是遇到困难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原料比例的调配已经试了很多次了一直都不成功,我该怎么办呢!”

    邵谦又抽了两口,思考了一下说道:“你有没有仔细检查一下,那些机器有没有什么故障之类的,再就是人员方面是否都培训好了呢?”

    “你问的这些我都已经查完了,不过一切都正常,并没有什么纰漏。你想啊既然要生产,我肯定得把方方面面都落实利落了才去做。”齐觅说道。

    邵谦又点了点头:“嗯,那你有没有从别的方面想一下,是不是原料的问题呢?”

    “那边的石灰岩我早就看过了,是质量特别好的石灰岩矿。其他原料也都是我让程老大花高价买来的,当然也不能有什么问题。难道……难道是它?”齐觅突然有些激动,好像是想到了什么。

    “它?是什么?”邵谦急忙问道。

    齐觅欣喜的说道:“邵队长,可能我们找到原因了,谢谢你的提醒啊!”他高兴的拉着邵谦的手不住的道谢,弄的邵谦倒是一头雾水,搞不明白他说的到底是什么。

    等齐觅高兴完了,邵谦才知道原来齐觅说的是石膏,本来齐觅是把所有的原料列成单子让程磊去购买的,可是银塔城里没有专门卖这个的。如果想大量使用的话需要去别的城邦去买,程磊觉得就一点石膏而已,用不用应该不大影响什么,所以也就放下了。

    由于没有买到石膏,齐觅也就把石膏从原料单上划去了。他也是瞎子过河盲人摸象而已,现在找到了病因所在,当然是赶紧通知程磊让他务必赶紧派人去购买石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