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新世界征途 > 第六十三章 威胁
    银塔城西门的城楼上面,程磊和多赞公爵目睹了全场战斗,整个战局都囊括在他们的眼中。尤其是程磊带的高倍望远镜看得特别远特别清晰,多赞公爵在用过之后有些爱不释手,就差开口向程磊讨要了。

    程磊知道他的心思,便笑着说道:“公爵阁下如果对它感兴趣的话,明天我派人给你送一个过去,不过公爵阁下答应我的事情可不要忘记呀!”

    他说的事情其实还是关于基地建设的,现在基地里只有两眼小井,是民工们之前就打好的,那些民工们的用水和队员们的用水都从这里来。银塔城里没有专门打井的人,所以程磊想让多赞公爵帮忙从万象城找一下专门打井的来,在基地打几眼打井,而且还要把水车安装好,并且还是那种用马匹做动力的水车。

    万象城里有这种技术的人都是城主所青睐的对象,所以只有多赞公爵亲自出面,万象城的城主才有可能买这个面子。多赞公爵答应了程磊的请求,并保证会尽最大的能力为他做这件事情。

    程磊拿的那种高倍望远镜在仓库里还有十多具,都是程磊以前积攒备用的,送给多赞公爵一具也不算什么。只要多赞公爵能把基地打井的事情给程磊解决了,就算送出去一半望远镜程磊也在所不惜。

    “程先生,你觉得西林他们这次战斗打得如何?”多赞公爵问道。

    程磊注视着现在西玲他们所在的地方,略有深意的说道:“公爵阁下你是想听真话还是听假话?”

    多赞公爵呵呵笑道:“程先生真有意思,我当然想听真话啦!”

    程磊说道:“如果是想听真话的话,那么可以说西林他们这次的胜利不过是侥幸和占了人数上的优势而已!”

    “哦?此话怎讲?”

    程磊耐心的给多赞公爵解释道:“公爵阁下,如果我是那些马匪的首领,我就会派出那些骑兵之后,后面跟上一队步兵。骑兵在前用冷兵器冲锋,步兵在后面用枪收拾残局就可以了。西林他们及这时时援助了左路,我便让骑兵后撤,然后步兵跟他们对射。”

    “再等一个合适的时机,子弹不那么密集的时候,骑兵再次冲锋出去。那么高的茅蒿草阻挡着视线,哪里能比得上骑兵的威力呢?西林那些一盘散沙的新兵们必定会被打乱阵型,我再派后面的步兵继续收拾残局即可。公爵阁下,你觉得怎么样?”

    多赞公爵思考了一会儿说道:“可是还有右路西玲的城卫队,她可以增援左路。”

    “公爵阁下有些想得太容易了,两挺重机枪已经把西玲的右路压制住,再加上马匪阵地里的步枪齐射,还有哨炮的打击,西玲早就自顾不暇了。退一步说,就算西玲真的带人去援助左路,你觉得在两挺重机枪的扫射下,他们能够越过中间的大路到达左路吗?恐怕在大路上就已经被射死了。”程磊耐心的为多赞公爵讲解着。

    多赞公爵皱着眉头说道:“这么说,这次的胜利真的是侥幸吗?”

    程磊点了点头:“最大的失败就是西玲他们没有携带重武器出来没有重武器的压制,敌人的火力等于加强了一倍。如果有重武器,那些骑兵根本冲不到左路就玩完了,而且西玲这边的先头兵们也就不用死!”

    他顿了一顿又有些奇怪的问多赞公爵:“公爵阁下,你们为什么不带重武器呢?据我所知你们的重机枪和哨炮之类的都不缺,而且中型炮也有不少。”

    多赞公爵脸色一红,说道:“其实……这是我的主意,我主要想让那些新兵们体会一下战场的滋味,历练一下。如果带上重武器的话,恐怕他们根本连开火都没有机会。”

    程磊一听这话就有些头大了,这真是外行指挥内行了,多赞公爵为了临时起意想要历练新兵增强实力,差点就把整个城卫队和那些新兵们全部葬送在当场。教训呐,教训!

    程磊还没来得及再说什么,就听到多赞公爵说道:“今天这是个教训,我是不会这么鲁莽了,这一次就已经记住了,差点酿成大祸。程先生,这些事情以后的时候你要常常提醒我,不然的话说不定哪天我指挥失当的话,恐怕悔之晚矣。”

    多赞公爵是真的把程磊当成推心置腹的朋友才会这么说,不然的话以他城主的身份和傲气是绝对不会对别人说这样的话的。就因为程磊是唯一一个能够与他平等相交的朋友,所以他这些话才能够说的出口。

    虽然这仗打得十分惊险,但是多赞公爵还是给予了参与战斗的人员高度的表彰和奖励。尤其是第一次参加战斗的新兵们,可以说在这次战斗中拯救了左路城卫队,扭转了战局,多赞公爵特别的赞赏他们,不但战前的奖励全部兑现,并且给他们每个人都奖励了一些钱,这些新兵们全都喜笑颜开。

    新兵们和抓回来俘虏兵一共有四百来人组建成一支新的队伍,这支队伍交由西玲管理。再加上城卫队现在还剩下的二百来人,西玲手中的士兵数量已经达到了六百多人,绝对是一支强大的武装力量。

    多赞公爵的意思是让西玲把这六百多人在两个月的时间里全部整合到一起,然后直接成立银塔军,以后就再也没有卫队一说了。而西林则主管警备队和宪兵队,银塔城的治安和保卫工作全部交给他做。分工明确之后才不会有所牵绊,才能把事情做的更好更完美。

    程磊刚回到营地喝了口青兰给他倒的茶水,就有一个风尘仆仆的家伙走了进来,禀报道:“报告队长,夜狮5奉命回来向您汇报情况。”

    这家伙现在简直就像是刚从土里扒出来的似的,脸上的灰土已经结成了痂,衣服上面也是厚厚的一层灰土。程磊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你怎么弄成了这个样子,我都差点没认出你来,快过来坐下说。”

    他又亲自给这名队员倒了杯水过来,夜狮5接过水一口就全吸进了嘴里喝了下去:“队长,从昨天晚上开始我们建厂的地方风就开始有些大,昨天夜里风就更大了,人在外面被吹得根本睁不开眼。风里夹着大颗的沙子,能把人的皮肤给划伤。”

    “我是趁着今天早上风小一点的时候才回来的,咱们开去的战车其中有两台都因为风沙的侵袭而抛锚的,现在风小些了他们可能正在维修。我是步行着好不容易才赶了回来,就是告诉您一个好消息,现在厂房和设备基本上都已经落成了。”

    程磊听到这个消息后内心一阵激动:“真的吗?这可太好了,不过设备安装好之后有没有调试过,能不能用,可不可以生产?”

    夜狮5说道:“昨天齐觅和两位队长带着民工们调试了一天,可能还有些许的瑕疵,不过我想两天之内差不多就能完全调试好,到时候您就等着第一批水泥运回来吧!不过……”

    “不过什么?你说就是了,别吞吞吐吐的!”

    “不过如果这几天还有这样的大风的话,根本无法调试和实验生产,恐怕投产的日期就要延后了。而且我们现在还受到了那些狮犬兽的威胁,如果不是还有战车在那里威胁着它们的话,它们早就开始对我们攻击了。”夜狮5皱着眉头说道。

    “哦?”程磊有些出乎意料,那些狮犬兽按理说是生活在戈壁滩里面的,而建厂的地址是在戈壁滩的外面,难道说这些狮犬兽记了他们的仇,想要报复不成?

    随后他就冷静了下来,梳理了一下大脑,说道:“这样吧,你先去洗个澡换换衣服,今天晚上就在这里好好睡一觉,明天早上再出发。”

    “可是……”夜狮5有些犹豫的说道:“我们队长让我今天晚上就赶回去……”

    程磊笑着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故意用调侃的语气说道:“怎么,我说的话好使还是邵谦那小子说的话好使?要是明天你回去他敢为难你,你就说我说的,罚他在风沙里站一宿!去吧,明早我再把命令传达给你。”

    夜狮5走了之后,程磊陷入了沉思之中,狮犬兽的再次出现给他的内心蒙上了一层阴影。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谁都明白这个道理,可是面对这些狮犬兽们,程磊实在是有些无奈。

    这些大家伙是生活在戈壁滩里的,就算集中起现在所有的力量,也只能是把它们吓跑而无法完全剿灭。难道就任由它们整日的威胁着水泥厂的安危不成?

    程磊点上一支烤烟,心里犯着嘀咕,这些狮犬兽都是些哺乳动物,哺乳动物最怕的是什么呢?正想的入神,他突然看到了手上烤烟的烟头,对呀,火,那些狮犬兽肯定怕火!从火又联想到了猎人的陷阱,然后就是炸药,地雷……

    他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张白纸,把早就印在脑海中的水泥厂和石灰岩矿的大致图形画了出来。然后就开始在上面标注东西,标注完之后还在旁边的空白处密密麻麻写了许多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