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新世界征途 > 第六十二章 兄妹的沟通
    西玲的心情已经沉到了低谷,马匪的战术是如此的周密,她却做了许多错误的决定。因此而导致了战斗打到现在出现了这么严重的失误,她的心中有对自己的自责,更有对马匪的痛恨。

    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刻,左路的枪声突然密集了起来,而且不时的有战马痛苦嘶吼的声音。西玲意识到这是西林已经开始援助左路城卫队了。她的心里不住的谢天谢地,西林这回终于是没有掉链子,总算能把战局给稳定下来了。

    她的心情稳定了下来之后,便对身后的士兵们说道:“先头兵,我要先头兵,这里离他们阵地太远打不着,我们要靠近一些端掉那两挺重机枪。谁去?”

    城卫队士兵们的纪律倒是被西玲训练得不错,马上有十几个人向西玲报名。西玲便吩咐人捆绑了一些木柄手榴弹,分发给这些先头兵们,又给他们每个人都拿了一顶铁锅似的头盔戴上。

    然后西玲说道:“你们都不要急,慢慢来一个一个上,我会在后面压制住他们的火力,看到他们火力空闲的时候再迅猛出击!去吧别急,一个一个来。”

    这时第一个先头兵一马当先的冲了出去,趴在地上匍匐前进。西玲马上吩咐士兵们只向着两挺重机枪的方向开火,必须压制住他们的火力。这时第二个先头兵又跳了出去,也跟在第一个先头兵的后面慢慢的往前爬。

    紧接着就是第三个,第四个……对方这时也看出了不对劲,重机枪被压制住火力,步枪却冲着先头兵们开始射击。几分钟内就有两名先头兵接连被打死,后面的先头兵也被压制得无法再向前前进。

    就在这时左路突然爆发出一排排的枪声,把马匪大部分的火力都压制了下去。西玲这下完全放心了,西林他们现在肯定已经清理完了那些骑兵,开始在向着马匪阵地进攻了。

    这时西玲这边的先头兵已经死了大半,终于有一个先头兵匍匐到了马匪的阵地前,拉响了捆绑着的手榴弹扔进了重机枪的旁边。只听到“轰”的一声巨响,这挺重机枪被巨大的冲击力掀了起来飞到了半空中,零件散落了一地。

    因为两挺重机枪相距不远,另一挺重机枪也哑了火,机枪手和续弹手都被炸死了。见对方大势已去,西玲大喊一声:“冲啊……”

    她身后的士兵们也跟着大喊着冲了出去,左路的人也在西林的带领下全部向着马匪营地冲去。

    他们没有注意到的是,就在他们冲锋的时候,马匪营地里有二十多人骑着马迅速的向西方飞奔而去。为首的是一个蒙面的黑袍中年人,他的目光坚毅中带着些惋惜的样子。随着他们的身影越来越远,其他马匪见大势不妙也纷纷向着后方逃走,对西玲他们再无阻碍。

    马匪们的首领逃跑之后,战马已经没有剩下多少匹,还有许多被子弹打死打伤的战马躺在那里。剩下的马匪们只能用两条腿跑路,后面的子弹却是嗖嗖的飞来。许多胆大的马匪不顾枪林弹雨咬着牙还能跑出去,更多的是被城卫队打怕了的马匪们,他们只能是把枪举起来跪在地上投降。

    那些兵痞流氓们看到这个情况都得意了,纷纷跑上前把俘虏们身上的衣服口袋和营地里翻了个底朝天。倒是翻出了不少东西,但是都是些打仗用的物资,冷兵器不少,枪支弹药留下的也不多。

    至于什么金币银币之类的值钱物件,那是很少很少。这些人嘴里都骂骂咧咧的,有的骂马匪们都是些没用的穷光蛋,有的骂西林早就料到是这个结果,还撺弄着他们来拼命,简直生儿子没屁眼!

    那些城卫队和督战队的人都笑话这些兵痞流氓们真够天真的,这些马匪要不是实在穷得吃不上饭了,怎么会来城邦打劫呢!虽然银塔城是个小城邦,可是再小也是城邦,不是逼得实在不行了,马匪们是根本不会想这种不合常理的办法的。

    这些人都是些底层的士兵,当然只能看到最为表面的东西。西玲在瞭望筒中看到那个跑掉的马匪首领身影特别熟悉,她能有八成的把握那个人就是斯空。要说斯空是来银塔城抢劫勒索的,西玲根本一点都不信,她宁愿相信的是,斯空这是在试探银塔城的实力。

    现在银塔城多赞公爵方面一多半的实力都给他展现了出来,虽然西玲他们胜利了,可是也只是险胜而已。斯空就用这些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枪支都装备不全的马匪们轻轻松松就把多赞公爵的底摸了一下,这家伙真是如多赞公爵说的那样,越来越诡计多端了。

    而且西玲的心里还冒出了一个判断,那就是很有可能和斯空一起逃走的那二十多个骑兵才是斯空真正的手下。而其他这些人恐怕只是被斯空临时拉来利用而已,这场战斗,他也许只不过损失了一些战马和枪支。

    这个想法马上得到了印证,西林从那些俘虏嘴里问出来的果然和西玲所料想的相差无几。斯空一开始确实只是带着他的那些手下们,后来才去了今年发生大旱的烈日联邦西南边灾区招募人手。

    那些灾区的乡村今年颗粒无收,赤地千里。人们衣食无着,饿死的人不计其数,就差易子而食了。斯空和他的二十多个手下用马车拉着食物在一些乡村里直接就跟人立下了卖身契,然后带着他们去了距离银塔城几百公里的大山之中。

    等这些都快饿死的人把身体恢复之后,斯空才给他们一半多的人分发了枪支,另一部分人用战刀等冷兵器,他们开始在山里训练。对于这些被立下卖身契买来的人来说,经历过了那种濒临饿死的情况之后,能吃上一口饱饭就已经知足得很了。

    所以他们都训练得很认真,也特别努力。两个月以后,他们跟随着斯空从大山里走了出来,又补充了一些战马和武器弹药,经过十来天的时间才走到银塔城。没想到刚来到银塔城就落得这个被俘虏的结局,这些人也都哀叹自己的不幸并且还询问西林他们会不会被枪毙。

    西林跟他们打趣说,枪毙是不可能的,因为那还要浪费子弹。不过银塔城的侩子手砍头的技术非常好,一刀一个效率很高而且还让你几乎没有痛苦,问他们想不想试一试。俘虏们听到这话腿都吓软了,他们只不过是一些老百姓而已,哪里能经得住西林这么吓唬,有两个人当场就被吓尿了裤子。

    西玲看到这个情况后,严厉的批评了西林,这是战场,不是开玩笑的地方。如果这些俘虏们觉得自己生还无望,然后造反拼命怎么办?她真的对自己这个同母异父的哥哥特别的没办法,有时候他只是个大男孩而已。

    西林还是对西玲嬉皮笑脸的,并且点上一支烟说道:“西玲,你也老大不小的了,有没有想过自己的终身大事?”

    西玲听到他居然问起这个,脑海中马上出现了程磊的影子,她小脸顿时有些红润:“你有没有正事呀,现在这么多俘虏兵还不够你操心的,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来了!”

    西林笑呵呵的说道:“你那次不是问我为什么要突然学抽烟吗?我告诉你吧,其实我是特别崇敬一个人,而他就是个老烟枪。所以我想寻找一下抽烟的感觉,会不会有什么不一样。虽然有些不实际,可是我特别特别想变成他那样的人……”

    “你……你说的是程磊吧?”西玲在心里早已经知道了答案,可是还是忍不住问道。

    西林点了点头说道:“就是他,西玲,我知道你心里有他。你为什么不去争取自己的幸福呢?”

    西玲的脸上泛起自嘲的神色:“你是说,嫁给他么?呵呵……在他成亲之前,我早就向他提起过,可是他没有答应。”

    “为什么,总要有个理由吧?”西林有些着急的问道。

    “他说,我们不合适……”

    西林掐灭了烟头坚定不移地说道:“不可能,我见过他看你的眼神。他内心是喜欢你的,而且我们成为朋友这么久了,他根本不是一个矫情的人,你肯定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或者,你提出了不该提的条件……”

    西玲有些惊讶西林为什么会变得如此聪明了,她叹了口气只好实话实说:“告诉你则无妨,反正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其实,我向他提亲,这里面也有公爵阁下的意思。”

    西林做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然后恶狠狠的说道:“西玲,你能不能不要为了公爵阁下而把自己以后的幸福一起搭上,行不行?我真为你感到悲哀!”说完他就气呼呼的去做他自己的事情了。

    西玲看着西林的身影,内心翻滚不停:难道,我的选择真的是错误的吗?

    程磊的影子在她的眼前打着转转,他的英俊潇洒,他的一言一行,他的温柔解语,他的冷酷严肃。全都在西玲的心里生根,发芽,乃至开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