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新世界征途 > 第五十五章 撒特班叛变
    一个月以后,基地的围墙建设已经进入了如火如荼的时刻。程磊现在手头的资金不是很多了,幸亏多赞公爵又派都莫给他送来一万金维克,这才稍稍有了底气,至少建设基地的钱是不缺了。

    可是令程磊烦恼的是水泥厂的事情,本来以齐觅的计划是建造一个可日产三百吨的大型生产车间。不过程磊在深思熟虑之后否定了这个设想,因为如果真那样的话投入太多了,他们的钱根本不够。

    内心挣扎了半天,程磊终于决定暂时弃用齐觅的计划,改为临时先建造一个日产十至二十吨的小型生产车间。这样一来,投入的资金不会太多,能够轻松应付,而且可以迅速投产,一举两得。

    他详细的计算了一下,一天生产二十吨的话,一吨水泥不按黑市的一百金维克算,去一半的价格按五十金维克算。那么一天就是一千金维克,只要十天就能赚回多赞公爵费了老大劲才抠出来的一万金币。

    不过这水泥的价格如此之贵,谁会用它又有谁能买得起呢?程磊在心里列了个名单,需要用水泥修筑防御工事和房屋的,只有那些军阀营地,各大城的城主以及那些豪门大户们。豪门大户们当然不可能用条石米浆把自己家的院墙修筑得跟城墙一样,所以用水泥修筑坚固的围墙是更为经济的办法。

    想法构思确定以后程磊找到齐觅商量了一下,这个办法是否能行。齐觅本来想大干一场的,听到程磊的这番话之后有些泄气,不过既然是为了中队的利益,那么作为队员他就必须得服从。

    程磊见他答应以后,便决定明天就开始招募民夫,争取三天之内招到上百人,许以高薪。到时候由换岗回来修整的夜狮小队护卫着他们去建造水泥厂,这样一来夜狮小队对营地的护卫权就得交到新兵连的手里。

    现在新兵连的训练已经完毕,完全可以胜任这项工作。程磊把十一人的新兵连命名为猎豹小队,李长城当然任队长,这名字寓意希望他们能够如猎豹的速度一般继续成长。而且他们近段时期就要开始招兵了,那么依照程磊的计划,猎豹小队到时候就升级成为新兵训练营。

    新兵训练营专门为各小队输送已经具备一定军事常识和训练科目的士兵,这样一来有利于这些士兵进入各小队之后可以快速的适应更强的训练和接受任务。

    程磊躺坐在指挥部的椅子上,想要静一静休息一下自己的大脑。不过思绪还是慢慢不受控制飞了出去……青兰现在是努力的成为一个完美的妻子,每天程磊回去以后就会给程磊弄好洗脚水,泡完脚后再给他好好按摩半小时,一直到程磊沉沉睡去,她才随着一起睡觉。

    不过她这段时间再也不提什么两个丫鬟给程磊当小老婆的事情了,这也无形中让程磊轻松了许多。程磊还盘算着是否尽快把这俩丫鬟给嫁出去,那样的话就谢天谢地了。其实这两个丫鬟都是百里挑一的美女,其容貌姿色都能够和青兰有那么一拼,只是程磊觉得没有感情就纳小老婆简直是禽兽行径,还是算了吧。

    青兰这段时间每天都会带着两个丫鬟操劳家务,想努力把她和程磊的小窝打造得更加温馨舒适。其他的时间有一大半她都和方梨花腻在一起,也不知道她们之间怎么会有那么多话说。虽然程磊并不喜欢方梨花,可是既然是青兰唯一的朋友,那也就随她去了。

    方梨花现在已经怀孕四个多月,肚子眼看着一天比一天大了。郑彬每次派人回来报告基地进度或者有其他事情,都会让回来的人去看一下方梨花的情况。他从铁基部落或者别的地方交易回来的一些稀罕物也会带回来,给青兰带一份,方梨花一份。

    程磊眼看着郑彬是完全被方梨花给迷住了,可是却又没什么办法。毕竟感情的事,谁能左右别人的好恶和观感呢?他只得暗下决心,如果郑彬真的执迷不悟非要跟方梨花在一起的话,他肯定会把他们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看着。

    不为别的,毕竟利格是多赞公爵杀死的,而他们又是多赞公爵最为忠实的盟友。而且利格被打败,其中最关键的因素其实是他们狮王中队。这些情况以方梨花的聪明她肯定都探听的到,如果她要对郑彬不利的话,那还真的是防不胜防。

    也许有人说她现在还只是在狮王中队苟延残喘而已,怎么会想到报复这回事,可是程磊却能够看得出她对利格的感情,在这种情形下还执意要给利格生孩子就是最强有力的证明。这是一个固执而又坚强的女人,程磊实在是无法轻视于她。

    “妹夫,你在干什么呢?”突然一个爽朗的声音传来,差点把程磊吓了一跳,不过他还是马上起身相迎。

    是重山来了,这小子满脸通红,胡子留得很长,一脸的得意神色。程磊递给他一支烟,点上后问道:“大舅哥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派人知会我一声,我好出去迎接你呀!”

    重山摆了摆手说道:“我这儿没有那些客套礼节,全都免了啊!门口的哨兵要进来报告,被我给吓住了。我说我想给我妹夫一个惊喜,如果你敢进去报告,我非让我妹妹给你们穿小鞋,哈哈哈……”

    程磊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个重山,什么时候学了这副浑不吝的劲头来,他便吩咐一直在指挥部伺候他的那个丫鬟道:“快去把夫人请来,就说大舅哥来了!”

    重山却拦住丫鬟对程磊说道:“不忙不忙,我今天打算住下不走了,等会儿再见她吧,我还有事情跟你说呢!”

    “哦,大舅哥今天来这里是?……”

    重山一边吸着烟一边瞪着他那俩憨憨的圆眼睛说道:“不瞒你说,妹夫。今天我拉了很多牛羊来银塔城卖,然后要为部落买回去一些日常用品。现在手下人已经全部散出去办这些事去了,我没地方去只好来找你了。”

    程磊微嗔道:“这就是大舅哥你的不对了,怎么说我程磊也是这银塔城里略有薄面的人,你去做这些买卖怎么不跟我说一声?我也好去帮你谈一个合适的价格呀!”

    重山摇着头说道:“不用了妹夫,我带来的那些人都是老算盘,讲价的高手。就算你再谈也是谈出来一点点的利润而已,而且是他们迫于你的势力让步的,这让我以后还怎么跟他们做生意,对吧?”

    程磊点了点头,也是这个道理。这时重山又说道:“哎对了,妹夫,这次我还给你带来八十骑兵,本来应该和嫁妆一块过来的,是我的疏忽,现在给你送过来了!”

    程磊顿时有些头大,用丫鬟做嫁妆已经够挑战他底线的了,现在又出来什么嫁妆骑兵。有谁听说过用骑兵来当嫁妆的,简直太离谱了:“大舅哥,无缘无故给我送这么多骑兵来,恐怕其中有什么事情吧?而这些骑兵我怎么都不能要,他们都是部落培养好的勇士,我怎么能强人所爱呢?”

    重山笑着说道:“妹夫,你是不是怕他们不受你的管辖?放心吧,其实他们是当初部落在西南边陲俘虏的乌木人,都跟部落签署了卖身契,而且都被训练的非常听话。现在我把卖身契给你,你用起来绝对如臂指使,绝无迟滞。”

    程磊犹豫着把卖身契接了过来,一边翻看一边问道:“大舅哥,这里面肯定有什么别的事情,如果你不告诉我我是不会接受这些骑兵的。”

    重山叹了口气道:“父亲大人早料到瞒不过你,所以叮嘱我如果你实在不要就把实情告诉你。看来没的选择,只能是告诉你了!是这样的……”

    原来迎亲那天发生的牲口骚乱是一个骑兵军官造成的,这个军官名叫撒特班,是敦勒哈首领的亲兵队长。这个撒特班跟青兰从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早就对青兰爱慕不已。敦勒哈当初也挺属意这个撒特班,年轻而又强壮睿智,想把女儿嫁给他。可是程磊的横插一杠子让所有人的想法全部都流产了,谁都没想到青兰会嫁给一个外族人,而且还是银塔城的重要人物。

    这样一来,撒特班肯定怀恨在心,便在迎亲的当天制造了那一出混乱,想要用那些牲口踩死程磊。哪知道程磊心思敏捷,用战车把那些牲口拦住,让他的计划打了水漂。

    后来敦勒哈肯定要严查此事,查来查去最后矛头对准了撒特班。撒特班早有警觉,带了一帮他的亲信士兵连夜从铁基部落打了出去,连上他带走的几十号士兵,铁基部落当时就损失了近百兵力。

    敦勒哈便又派铁木带兵对撒特班围追堵截,现在铁木还在草原上跟撒特班厮杀呢!而敦勒哈又担心撒特班会流窜到银塔城来危及女儿和女婿的安全,便派重山带了八十骑兵过来帮助程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