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新世界征途 > 第五十二章 突发事件
    车队到了首领大帐的门外,程磊他们都下了车,程磊自从来到这个世界里第一次没有穿军装,而是穿了一身红黑色的结婚礼服。这礼服的颜色太鲜亮,他穿在身上很不自然,不过既然是结婚嘛,没办法只能忍了。

    这时车上的音响提前录制的喜庆婚礼的音乐响了起来,周围的围观人群还在纳闷呢,这吹鼓手们藏哪里去了,怎么没见有人就能出来声音。从首领大帐里出来两个妇人,把程磊和郑彬等人请了进去,铁木和重山也跟在后面,别人就只能在大帐外面看看热闹了。

    其实基烈族在结婚礼节方面比银塔城的要简单多了,只是把聘礼送过来,把人和嫁妆接回去就行了。银塔城的规矩,西林给程磊说了一遍,差点把他给说得头都大了。

    不过没办法,如果以后真的有机会能够娶慕思的话,程磊还要经历一番。只是不知道慕思对自己的心意如何,如果她知道自己成亲,会不会伤心呢?

    一边想着这些事情,程磊进了首领大帐。只见敦勒哈坐在正面主座上面悠然自得地喝着茶,旁边还有一位美貌的妇人也跟他一左一右坐在那里。

    “请乘龙快婿行礼!”婚礼官大声吆喝道。

    程磊便给二老磕了三个头,大声说道:“祝岳父岳母身体安康!”这话都是西林教给他的,在这方面西林还是比较精通的。

    磕完头以后才见到新娘子出现,青兰穿着大红的嫁衣,仍然蒙着红色面纱,由两个丫鬟模样的蒙面女子扶着出来,程磊不禁有些好笑,这些基烈族的女子整天蒙着面整的跟忍者似的,也不嫌闷得慌。

    “请乘龙快婿背新娘子上马!”婚礼官又大声吆喝道。

    程磊便走到青兰的面前,背过身一用力把她托到了自己背上。青兰胸前的柔软压在程磊的脊背上,虽然隔着两人好几层衣服,可是程磊还是感觉到那份舒服。他的手托着青兰那紧实饱满的臀部,忍不住用手捏了一把,手感真好,特别的有弹性。

    青兰被他这么一捏,差点叫出声来,她随即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便有些恼怒地在程磊的脊背上小幅度地捶了两下。程磊知道她在警告自己别胡闹了,更加放肆了,两只手都捏了起来。幸亏青兰的头上蒙着盖头,脸上戴着面纱,否则的话她那脸恐怕红得都没法见人了。

    婚礼官说的是上马,是因为在基烈族不管男女老少都要会骑马,所以在成亲的时候当然必须是新婚夫妇男女共乘一匹马。程磊当然不能失了礼节,觉得自己得表现一下,于是就把新娘子先扶上一匹马,然后自己一跃而上。

    就在这时突然从他们的身后传来了隆隆的马蹄声,十几匹马还夹杂了二三十头牛羊疯狂地向着他们这边冲了过来。人群纷纷向着道路两旁的帐屋里躲避,这些牲畜跑得很快,眨眼间就已经到了离他们很近的地方。

    青兰惊叫一声缩在了程磊的怀里,她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惊了的牲畜,程磊更是没有这种经历,顿时就有些着忙。不过他马上冷静下来,现在根本不是惊慌的时候。

    “老郑,快让司机用战车把大道堵死,我TM还就不信了,活牲口还能撞得过钢铁机器!”程磊略一定神马上安排郑彬采取办法。

    郑彬也不含糊,在短短半分钟的时间里就安排完毕,三辆装甲运兵车严严实实地把道路堵了起来。本来程磊是绝对不舍得损坏战车的,他把这些战车看得比什么都重要。可是现在他的身后是无数还没来得及逃走的铁基部落族人,相对于战车来说,他更倾向于要先救人。

    就这么一分钟的时间内,那些惊马和牛羊已经冲到了战车的面前。当先的一匹马“哐”地一声巨响撞到了一辆战车的车头上,装甲运兵车上面的装甲哪能是马匹能够撞得坏的,那匹马痛苦的嘶吼了一声,紧接着后面的几匹马撞在了它的身上,眼看就没了气息。

    慢慢地,后面跟上来的牲畜都停下了脚步,幸亏程磊反应及时,否则的话就不是死几匹马的事了,今天这事情肯定得闹大。敦勒哈也从大帐中走了出来,怒视着这一切,从他的面色上看,怒气已经积攒到了顶点。

    毕竟这是他敦勒哈唯一的女儿出嫁的日子,居然闹出了这么一摊子事情,这让他的脸面往哪里放!这时看热闹的人群也都陆续退去了,谁都知道这件事情是个大事,也都不想沾包。

    “这些牲口是谁的,哪里的?归谁负责,赶紧出来回话!”铁木见敦勒哈面色不善,赶紧大声吆喝道。

    这时从远处跑来一个人,气喘吁吁地一下就趴在了敦勒哈面前的地上,带着哭腔说道:“首领大人,这些牲畜是小人负责的,刚才小人回了趟家,只一袋烟的功夫回来就看见圈门被打开,牲口们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我临走的时候可是把圈门锁死了的,这是哪个杀千刀的把圈门打开还把它们闹惊了的呀?这不是把我往死路上推嘛……呜呜呜……”

    这人居然哭了起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骂着那个把他圈里的牲口放跑的人。在场的人都明白了,这是有人故意捣乱今天的婚礼,简直就是居心叵测,太让人气愤了!

    “把他给我抓起来,关进牢房好好审问!”敦勒哈当然首先不能放过这个负责那些牲口的人,马上就让卫兵把他抓了起来。

    重山这时下马对敦勒哈说道:“父亲,让铁木送亲去吧,我留下查清楚这个事情的原委,定把那个捣乱的家伙揪出来,把他碎尸万段!”

    敦勒哈摇了摇头说道:“今天这个事情你们都不要管,我自有主张。重山你该送亲还是去送亲,把你的骑兵队的人全部带上。铁木管好送嫁妆的队伍,你们出发吧!”

    青兰经过这一番惊吓,不禁热泪盈眶,叫道:“爹……”

    敦勒哈看向青兰的目光有了一些温柔之色:“青兰,你放心地去吧,爹还这么健壮,而且还有你大哥二哥,不会有什么事情的!爹如果有时间的话会去银塔城看你的,程磊,一定要好好待我女儿!”

    既然岳父大人说话了,程磊当然得有所表示,他又翻身下马,对敦勒哈行礼道:“岳丈大人的话小婿一定铭记在心,请二老放心!”

    “走吧!一路顺风!”敦勒哈还是那么的直爽干脆。敦勒哈夫人却是在他的旁边哭的一塌糊涂,毕竟青兰是他们最小的孩子,又是唯一的女儿,当母亲的当然是挂怀的很。

    敦勒哈给女儿的嫁妆也是满满当当的装了十几马车,程磊也不知道上面到底有什么东西,可是既然敦勒哈那么疼爱青兰,嫁妆肯定也少不了。

    出了铁基部落之后程磊就和青兰一起上了指挥车,他又把重山和铁木两位舅哥叫了上来。重山那副肥嘟嘟一脸憨相的样子让程磊想起了以前世界里自己的一位光屁股一起长大的好朋友,重山和他的长相体型都特别的想象,所以程磊感觉重山特别亲切。

    铁木则是一副少言寡语一本正经的样子,有心人一眼就能看出程磊这位二舅哥比大舅哥有心计得多。铁木一上车就问道:“妹夫,有什么事情要跟我和大哥说的?”

    虽然铁木也对这战车的内部很好奇,可是他可不像重山似的一进车里就对司机问东问西的,这个是干什么用的,那个是什么东西的一通瞎问。

    程磊给铁木和重山每人都递了支烟,草原上的游牧民族中,烟草是很稀缺的。虽然最近到了大恒城和银塔城的附近,但是还没有机会进城采购,所以这重山如获至宝似的赶紧点上,铁木只是把烟夹在手上,要听程磊的回答。

    程磊吸了口烟,说道:“大舅哥,二舅哥,你们说说今天部落里的事情是谁捣的鬼,这不但是冲岳父大人,也是冲我来的。我第一次去部落,也没有什么认识的人,根本没跟人结仇呀?”

    铁木一听是问这件事情,便皱紧了眉头,说道:“按说这个事情是绝对不应该发生的,可是现在毕竟事已经出了,这等于是在打父亲,大哥和我的脸。妹夫你放心,回去之后我肯定会彻查这事情到底是谁做的,一定给你一个交待!那个负责这些牲口的人不是已经抓起来了吗,回去之后先好好审问他。”

    程磊若有所思地说道:“我觉得他一个小小的牧马人能够做出这种事情的可能性很小,二舅哥,你们最好查一下部落里有没有有异心的人。还有,以前有没有对青兰心怀别的心思的人,他们都是重点的怀疑对象!”

    铁木点了点头,心想自己这个妹夫果然有两把刷子,不然的话也不可能在银塔城获得那么高的地位。现在看来自己还是小看了他,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能分析出这些,委实难能可贵。

    “妹夫你就放心吧,等我查明之后一定给你送信过去,今天是你们大喜的日子,就不要去想这些不愉快的事情了!”铁木安慰程磊道。

    重山这时也凑了过来:“妹夫,我们俩也不是吃素的,这件事情必然会查个水落石出。你这个汽车真不错呀,能不能送我一辆玩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