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新世界征途 > 第五十一章 进入铁基部落
    多赞公爵对于程磊迎娶铁基部落的首领女儿看起来特别重视,狮王中队整理营地的当天他就派人在银塔城门上面张红挂彩,而且把银塔和程磊他们营地所在的大街上全部挂上了大红灯笼。程磊亲自去银塔感谢了多赞公爵对于自己婚事的费心,多赞公爵知道他忙,也没多说什么。

    两天后,迎亲的日子终于到来了,这是程磊专门请城里有名的相师给他定的黄道吉日。多赞公爵委派西林带着五十个骑兵跟程磊他们一起去迎亲,既然多赞公爵提出来了,那么程磊当然却之不恭。况且他们迎亲队伍带着那么多马匹,后勤的十个人和新兵连的这些能骑马的人还真有些照顾不过来,西林手下的人正好可以填补这个空白。

    早上七点钟,十辆战车轰隆隆启动起来,慢慢地向着城外开了出去。毕竟后面还有那么多散放着的马匹,走得太快了可不行。西林也图舒服坐上了指挥车跟程磊和郑彬坐在了一起,坐下之后他就拿出了一把精致的手枪递给了程磊。

    这把手枪制作得非常精美,上面的花纹和配饰都是精心雕琢而成的,而且程磊发现这把枪上面的配饰居然都是金银制品。在木制的枪柄上还镶嵌着一枚眼睛大小的绿色宝石,看上去特别的漂亮。

    西林又递过来一个匣子,也是用上好的木头制成的:“程先生大婚的日子,我也没有什么好东西送给您。这把手枪是我父亲留下来的,是他在联邦首都的时候救了一个人,那个人相赠给他的。据宝石商鉴定师说,光上面的宝石就能值一千金维克。程先生是英雄,好枪赠英雄,请收下吧!”

    程磊忙推辞道:“不不不,这可使不得,西林,这么贵重的东西而且还是你家伯父的遗物我怎么能要呢!你就算不送我礼物,咱们之间的情意还用说吗?礼物又算什么呢?”

    西林面色郑重地说道:“当初程先生邀请我到你们这边来跟你们一起干,我真的非常动心。可是我实在放心不下我的妹妹,她脾气太冲容易惹祸,如果我不看着她的话,恐怕……唉,大喜的日子不说这些了,程先生,请您务必收下,这是我们之间友谊的见证!”

    郑彬这时也劝程磊道:“老程,你就收下吧,这怎么说也是西林的一片心呐!以后咱们在别的事情上面再还回去不就行了?”

    程磊被郑彬这么一劝,这才松动了下来,连枪带盒接了下来:“西林,你的心意我铭记在心。你有情,我程磊也有义,以后你和你妹妹的事情,我程磊不会看着不管的,你放心就是了!”

    西林其实要的就是程磊这句话,这句话对他来说简直太重要了:“多谢程先生,有您这句话,我的心里就有底了!”

    迎亲的队伍经过基地的时候,程磊停下来找到邵谦叮嘱了一些话,然后就继续出发了。刚走出没多远,他们的身后就传来一连串的枪声,这些枪声势大力沉,程磊和郑彬都听得出是狙击枪的声音。这是邵谦在为他们送行和为程磊庆祝呢,祝他们此行顺利。

    这些枪声把铁基部落的巡逻队给惊动了,看到程磊他们队伍的汽车时他们差点开枪,又看到所有的汽车和马匹全都张红挂彩的,这才知道是迎亲的队伍来了。随后他们就马上调转马头回去报告情况去了。

    铁基部落的首领大帐里,也是一片喜气洋洋的颜色,敦勒哈端坐在大帐内,喝着茶,抽着水烟,看起来特别的惬意。

    这时一个中等身材,挺瘦小的青年进来说道:“父亲,巡逻队回来报说,迎亲的队伍已经快到了,你看咱们是不是一起出去迎接一下,显示我们的诚意呀?”

    敦勒哈鄙夷地看了他一眼:“铁木,我看自从你成亲之后,你是越来越倒退了。没成亲前的那股豪气和狠劲去哪里了,怎么现在婆婆妈妈的?他是来迎娶我的女儿的,我还要去迎接他,你见过谁家的岳丈大人去迎接女婿的吗?”

    瘦小的青年正是敦勒哈的小儿子铁木,他有些无奈地说道:“我不是觉得我这个妹夫怎么说也是银塔城地位很高的军官,我们迎接一下也是一种礼节嘛。”

    敦勒哈努力平息着自己的脾气:“你带两个人去看看吧,我是青兰的父亲,铁基部落的首领,就算是烈日联邦的总统来迎娶我的女儿,我也只在这里接见他,这就是我的规矩!去吧!”

    铁木还没来得及出去呢,一个胖乎乎的青年跑了进来,这个青年年纪比铁木稍大一点,不过体重却应该是铁木的两倍以上,气喘吁吁地说道:“父……父亲……他们来了,好多……好多马……马……”

    敦勒哈见他这样子更加气不打一处来:“重山!你慌什么,这还有没有一个稳重的样子了!不就是迎亲的队伍吗,他们来了就会来见我,看把你给着急的,一边儿站着去!”

    重山被他骂得低着头,乖乖地去一旁罚站去了。这时正好一位美貌的妇人从大帐的后面出来,大帐后面是首领起居之处,所以这位妇人自然就是敦勒哈的夫人了。敦勒哈夫人刚巧看到这一切,便走到了敦勒哈的身边给他倒了杯茶,又把他的水烟袋给弄好点上。

    然后劝敦勒哈道:“老爷,重山也没犯什么错你罚他做什么。今天是青兰大喜的日子,你难道想弄得我们全家都不高兴吗?再说一会儿青兰的大嫂肯定会来,到时候让她怎么能有脸在这里呢?重山,今天先不罚了,你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

    重山听到这话如蒙大赦:“多谢父亲,多谢母亲。”说完根本不等敦勒哈答话就一溜烟跑了出去,生怕敦勒哈嘴里吐出一个“不”字。

    “哎呀你呀,就是因为你,重山这孩子才被娇惯得不成模样。以后他可是要接替我的位子做部落首领的,你看看他现在这副样子,哪里有一点点未来部落首领的样!”敦勒哈看到重山走了,便开始埋怨他的夫人,敦勒哈夫人却是由着他说,只是笑而不言。

    铁木和重山带了十几个骑兵在铁基部落的边缘处迎上了程磊的迎亲队伍,双方略微一寒暄,程磊他们就跟着这些骑兵正式进入了铁基部落的地盘。一个个密不透风的像是蒙古包似的大帐篷就是基烈族人的家,这样的大帐篷在基烈族叫做帐屋,也就是帐篷做的屋子的意思。

    整个铁基部落有几千个这样的帐屋,每到一个地方,他们会集合在一起,把帐屋密密麻麻地排列起来,中间全部留下可以顺利进出马匹的道路。这样一来可以很有效的预防有人偷袭,而且八百骑兵会每天不分昼夜的巡逻,就是为了整个部落的安全。

    铁木把这些情况向程磊介绍了一下,整个铁基部落就在程磊的脑海里有了一个大致的轮廓。基烈族在整个烈日联邦里是有名的战斗民族,作为烈日联邦的基烈族最大的部落之一,铁基部落盛名之下果然名符其实。这么严密的防守和强悍的骑兵,走到哪里都是不会吃亏的。

    程磊他们的车队刚一进入铁基部落驻地里面,就有无数的人群向他们涌来。这些都是铁基部落的牧民们,他们听说部落首领的女儿要嫁人的消息之后都已经早早等候了多时了。每人手里都拿着鲜花,青草和彩布,这些在基烈族都寓意着吉祥和丰收。

    看到程磊他们带来的几百匹战马和各色礼物,人们都不禁乍舌不已。这些聘礼加起来在他们部落里通婚的话,迎娶一百个漂亮的姑娘都有余了。首领的女儿果然找到了一个乘龙快婿,光这份财富和豪爽,就绝对不是普通富贵人家能够匹敌的。

    一个骑着战马的壮硕汉子冷冷地看着程磊他们迎亲的队伍,虽然从他的表情上看不出什么,但是他的内心却在翻江倒海。如果程磊看他就会认出来,他就是那天在银塔门口对程磊冷哼的那个很英气的骑士。

    他叫撒特班,是部落首领亲兵队的队长。他从小就跟青兰在一起玩耍长大。在青兰的心里他就跟自己的亲哥哥一样,可是在撒特班的心里青兰早就是自己的妻子。

    现在青兰要被那个外族人给娶走了,撒特班的心在滴血,他恨不得冲上前去把那个外族人一枪打死才能解恨。可是理智却告诉他不能这么做,因为他还有父母健在,如果他真的这样做了,不仅他自己会死,而且他的父母也会被驱逐出部落,到时候也是死路一条。

    “青兰,我不会这么轻易就放手的。我一定会用我自己的方式把你夺回来,青兰,你永远都只能是撒特班的妻子!外族人,你会死的很惨!”他在心里默默地说道,又狠狠地盯了程磊他们的车队一眼,然后拨转战马向着外面飞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