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新世界征途 > 第四十五章 必须娶了她
    “我曾经经过大草原前往西方的雄狮公国寻找我失散的父母,可是没有找到。回来的时候在草原上得了重病,被铁基部落的人救了,那时候和青兰结下了深厚的感情。这次可能是她的部落来到了银塔城附近,所以才来找我,没想到因为找我给她造成了这么大的伤害……”方梨花有些忍不住又要哭,程磊受不了她哭,赶紧告辞离去,还叮嘱她等那姑娘醒了一定通知他。

    程磊回到自己房间以后不禁感叹,这一天天的,好事你想找都找不到,倒霉事却不出门就能自己撞进来,真是倒霉催的。看来自己得找人好好算上那么一卦,看看自己什么时候能够时来运转,否极泰来。

    方梨花的房间里,两个侍女正在给那小美人忙活着,又是打水又是熬汤的。方梨花坐在床边,看着青兰那张美丽娇俏又年轻的脸蛋,不禁有些感叹,虽然自己是公认的银塔城第一美人,可是年纪一年年的大了,年老色衰之后还有谁能记得自己呢?

    利格在被多赞公爵捉住的第二天就被枪毙了,作为叛军首领他的尸体还被放在银塔旁边示众了一下午才草草找了个地方埋了。方梨花想到这里就泪水涟涟,自己肚子里的孩子长大以后恐怕连自己亲生父亲的坟头都不知道在哪里。

    方梨花现在已经想开了,既然多赞公爵没有让自己跟随利格一起去死,那么自己就要把孩子生下来好好养大。就算自己再去青楼重操旧业,也要让自己的孩子健健康康地成长。

    侍女给青兰喂了几口水之后,她嘤咛一声醒了过来,慢慢地睁开了眼睛,第一个映入眼帘的就是方梨花,青兰带着哭腔地叫道:“梨花姐……呜呜呜……”

    方梨花忙拿起手绢为她擦去泪水,说道:“青兰妹子,你我姐妹重逢是高兴的事情,你哭什么呀?快别哭了啊。”

    青兰一下扑进方梨花的怀里,哭着说道:“梨花姐,我没法活了,他……那个混蛋淫贼……他把我的面纱揭开了,我打又打不过,又杀不了他。要是让族人知道了,我父亲这辈子都抬不起头,我真的不能活了梨花姐……呜呜呜……”

    方梨花叹了口气,说道:“妹子,这件事姐已经知道了,姐给你想了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咱们女人生来就是要依靠男人的,每个女人都希望能找个大英雄做自己的男人。现在你的面前就放着一个大英雄,你怎么还要死要活的呢?”

    “谁是大英雄啊,我怎么没有看见?就算是有大英雄,人家也不能要我呀,我面纱都被那淫贼给揭开了……”青兰红肿着眼睛说道。

    方梨花笑道:“揭开你面纱的不就是那个大英雄嘛!”

    青兰睁大了眼睛:“你是说那个混蛋淫贼,他是大英雄?怎么可能,他就是个淫贼罢了!”

    方梨花没有回答,捂着嘴不停地咯咯笑了起来,青兰急道:“梨花姐,我问你正事呢你笑什么呀?”

    “我笑你呗,这点小事就把你给吓得成了这副样子了,我记忆中那个假小子似的青兰呢?”

    青兰红着脸说道:“梨花姐你就不要拿人家取笑了,快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

    方梨花便把程磊的身份和银塔城之前的平叛战争给青兰讲了一遍,而且还告诉青兰,现在程磊在银塔城的地位简直要和城主多赞公爵平齐,是非常厉害的。

    青兰有些怔忡地说道:“原来这个人竟然是一个那么有势力的人,我要想杀他恐怕……唉……”

    方梨花忍不住敲了青兰一个脑瓜蹦,嗔怒道:“你这丫头怎么净想些打呀杀呀的,我的意思你还不明白吗?既然他把你面纱揭下来了,那么你就嫁给他,这样你不就不用要死要活的了吗?”

    青兰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你说要我嫁给他,那个淫贼?”

    “我再说一遍他不是淫贼,他根本不知道你们族里的规矩。况且你们基烈族都有好几年没有在银塔城附近出现了,知道你们规矩的人恐怕也没有多少。”

    青兰嘟着嘴说道:“梨花姐,我看见那人就害怕,就没有别的办法可想了吗?”

    方梨花说道:“那你就去杀了他,你有那本事吗?程磊可是我见过的最为英俊豪气的军人,丫头你如果嫁给他,就等着享福吧!”

    青兰还是有些不情愿:“我就看到他面目可憎了,没看到别的,梨花姐,这样真的好吗?”

    “你还有别的选择吗?”

    青兰呆呆的用手指捋着乌黑秀丽的长发,无辜的眼神看着窗外,一片沉默……

    “队长,我回来了!”程磊终于听到了一个令他高兴的声音,邵谦回来了,是郑彬派回来给程磊报告情况的。现在他们的汽车油料已经见了底,邢诚惠答应的油料还遥遥无期,邵谦只能是靠着两只脚掌从基地回到银塔城。

    程磊拍着他的肩膀说道:“辛苦你了,现在基地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邵谦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渍,说道:“队长,基地那边地基已经全部完工了,马上就要开始修筑围墙,每天都在日夜不停的干,两班倒。修筑围墙的条石据指导员计算,现在运过来的还远远不够。这马车的运输效率就是低,要是用汽车的话恐怕早就已经运完了。”

    程磊看着被太阳晒得黝黑的邵谦,有些心疼地说道:“你这次回来就留下休息半天再回去,至于条石嘛就慢慢运,咱们现在别说汽车,连汽油都没有了。现在就是这种条件,谁都没有办法,会好起来的。”

    “程先生……”这时方梨花过来了,优雅地叫着程磊。

    程磊现在看见她就有些头疼,便示意邵谦去休息,邵谦走了之后,问道:“方夫人,那姑娘怎么样了,没事了吧?”

    方梨花说道:“没事是没事了,也不寻死觅活的了。”

    “哦,这样就好,这样就好。”

    “好什么好呀,程先生,您打算好了怎么安排我这个妹妹了吗?”

    程磊抚着额头说道:“她不是没事了吗,就让她回去吧。她要是想留在这里陪陪你,那我们肯定热情招待。”

    “就这么简单?好吧,那我就告诉她去你是怎么说的。到时候她回了族里,她父亲派兵来讨说法我可就没办法了……”方梨花说完就起身要走。

    程磊忙拦住她:“方夫人,那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怎么办?当然是娶了我这妹妹,你们郎才女貌的我看倒真是一对。还有铁基部落可是基烈族最大的部落,如果双方联婚的话,对你们来说也是一个很大的收获。”方梨花笑着说道。

    程磊惊的跳了起来:“什么?娶了她?”

    “不娶她怎么行,她的清白已经被你给玷污了,你不娶她,那就等于是让她去死,你觉得忍心吗?”

    程磊一屁股坐回椅子里,有些郁闷地说道:“唉,都怪我手欠,我当时为什么要揭开她的面纱呢?你容我好好想想吧……”

    “好吧,你可要快点想,我那妹妹还急等你的回话呢!”说完方梨花扭着她那曼妙的腰肢回去了。

    程磊这时心里乱得很,一会儿是春天糕点店的那个清纯可爱的慕思,一会儿又是这个清丽可人的青兰。程磊对慕思真的有点一见倾心的感觉,可是人家对他有没有意还不知道。

    现在又冒出来这个青兰,听方梨花这意思,程磊还必须要为她负责。虽然程磊并不讨厌这个青兰,可是就这么像是有些强制性的让程磊娶了她,总有一些不舒服的感觉。

    可是如果不娶她呢,因为自己而让那个清丽可人的姑娘寻死,程磊可做不出来。有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呢,既能不娶青兰,又能让她不死,程磊绞尽脑汁还真没想出什么办法。

    算了,能拖一天是一天吧,等实在拖不下去的时候再说,说不定在这些天里就能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呢。

    想到这,程磊意识到忙活了这么半天,正事还没有做一点呢。现在这时候正是基地争分夺秒建设的时候,他很恼恨自己居然为了这点儿女情长的事情在这里伤神。哎车到山前必有路,到了实在不能敷衍的时候再说吧!

    随后他就派哨兵给青兰送过去一些日常用品和其他东西,还吩咐他们不能限制青兰的自由,而且她想要什么就给她什么。必须要把这位小姑奶奶伺候好,要让她吃好喝好,别去有那些自杀或者杀程磊的念头。

    “画得怎么样了?”程磊进了齐觅的房间,就看到桌子上地上全是他画的草图,齐觅的头发被他自己揉成了鸡窝一般,看着就让人想发笑。

    齐觅看到程磊来,忙站起身让座,然后说道:“队长,大致的草图已经构思出来了,其他的就是一些细节,不过这些细节比轮廓还要重要,一点都不能马虎。我设计的这个生产车间如果原料充足保证质量,顺利的话每年能生产一到两千吨水泥。”

    “这么多?”程磊眼里冒着精光:“现在水泥在东方国家里简直有价无市,据说在烈日联邦最大的黑市里,一吨水泥能够卖上天价,大约在一百个金维克的价格,甚至还要高。如果咱们真的能够成功,那可就发大财了,到那时钱根本不是我们的障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