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新世界征途 > 第四十章 谈生意
    “哎呀呀,程先生,郑先生,不知道您二位大驾光临,真是有失远迎。快快快,快请进,俊杰,你去把上个月刚从西边带回来的那种茶拿点过来,我要好好招待一下两位。”邢诚惠看到是程磊他们来了,表现出了十分的热情,赶紧请他们进了府。

    到了客厅之后,他们分主客坐下,程磊把那包奶露蛋糕放在桌子上,说道:“邢门主,一点小小的礼物不成敬意。”

    邢诚惠看到那包蛋糕之后挺开心的:“这是十字街那家春天糕点的奶露蛋糕吧,他们一天只做十份,而且价格相当高。我家夫人最爱吃这个,难为程先生有心了。”

    “哪里,哪里。一点小意思而已……”程磊说道:“对于普通百姓来说这蛋糕是有些贵,可是对于邢门主来说,就根本不值一提了。”

    “哈哈哈……”邢诚惠爽朗地大笑道:“程先生,看你说得我多有钱似的!不过你说的也是,这点钱对于你我来说确实是不值一提。不知程先生来,有什么事情吗?”寒暄了这么一阵子之后,邢诚惠终于忍不住率先进入了正题。

    程磊点燃一支烟,说道:“小弟从很早之前就听说过邢家门和邢门主的大名,一直想结交却没有机会。今天所幸在多赞公爵的庆功宴上认识了邢门主,小弟就迫不及待地过来想要和邢门主谈一谈合作的事情了。”

    邢诚惠说道:“哦?合作?程先生指的是哪方面的合作?”

    程磊只说了两个字:“油料。”

    “油料?”邢诚惠有些明白了:“程先生是说,想让邢某给你们弄一些油料吗?不知是需要汽油还是柴油?还是其他的?”

    程磊看到自己果然所料不错,西方已经可以炼油,内心很是高兴:“对,是请邢门主为我们弄些油料,最好是汽油,不过不是弄一些,而是长期为我们提供汽油。想必邢门主能够把石油矿运送到西方去卖,那么西方国家肯定有办法提炼汽油,邢门主也肯定有办法把汽油运回来,对吧?”程磊一边吸着烟,一边说道。他们的车辆全部都是汽柴油通用的油缸,他还是觉得汽油的动力要好一些,而且现在这个世界的发展水平来看,汽油的加工水平肯定比柴油要高。

    这时邢俊杰端着三个杯子进来了,先给邢诚惠端了一杯,然后又给程磊和郑彬每人一杯。接下来便坐在他老子边上开始傻笑,程磊都有些纳闷这小子刚才表现不是不错嘛,这不大一会儿的功夫怎么成了个精神病了?

    郑彬端起杯子喝了一口,立马咳嗽了一声,差点全都喷出去。不过他还是强忍着咽了下去,那表情看起来比吃了屎还难受:“这这这……这哪里是茶呀,明明是黑咖啡嘛,哎呀,真TM难喝……”

    邢俊杰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然后看着郑彬那狼狈的样子就更笑得厉害了:“哈哈哈……我就等着看你们喝完之后的表现呢,还好还好,比我第一次喝了之后的表现要强,哈哈哈……”

    程磊这下彻底明白了,这小子在那儿傻笑的原因居然是等着看自己和郑彬喝完咖啡以后出丑的样子呢!内心顿时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邢诚惠那么精明的人怎么会生了这么个儿子,真够他以后头疼的!

    这时邢诚惠果然怒了:“臭小子,你就是这么招待客人的?不是让你把好茶拿出来吗,怎么把这些苦药似的东西给拿来了?”

    “爹,不是你说的这什么黑咖啡是西方的贵族才能喝到的名贵茶叶吗?他们是我们尊贵的客人,我当然得把这种最名贵的西方贵族喝的茶泡给他们喝啦!”说完邢俊杰就闪身溜走了,留下邢诚惠一脸的无奈又愤恨的样子。

    邢诚惠对程磊和郑彬抱拳道:“两位先生,犬子顽劣,是邢某人教子无方,还请多多海涵……郑先生没有事情吧,先喝杯水漱漱口吧?”

    “没事没事,以前又不是没喝过……”郑彬忙摆手道:“只是很久没喝了有些不太适应而已。”

    “哦?郑先生也去过西方国家?”邢诚惠听到这个以后来了兴趣。

    郑彬忙摆手道:“不不不,没有没有,我只是以前在一个朋友家里喝过而已。”

    邢诚惠有些狐疑地道:“我还以为郑先生也去过西方呢!”

    程磊这时说道:“邢门主,我看咱们还是回归正题吧,你看这汽油的事情……”

    邢诚惠有些为难地说道:“程先生,不瞒你说,西方国家的汽油也是紧缺的物资,价格特别昂贵,不然的话我从咱们这里千里迢迢把石油矿运过去有甚么利润可图呢,对吧?”

    “可是邢门主,它再贵也得有个价格吧,您说个价格,把您的运费和人工车马费都加上,我看看能不能接受。”程磊颇为诚恳地说道。

    邢诚惠喝了口咖啡,砸了砸嘴说道:“既然程先生有这么大的诚意想要购买,而且我也想结交程先生这个朋友。这样吧,我长期为你们提供汽油,价格嘛就定在十个银卡伦一升吧!程先生,虽然这价格看起来有点贵,但是这是我尽最大能力为你们让利的价格了。而且在这银塔城和这附近,根本没有第二个人能搞到一滴汽油!”

    程磊点了点头道:“邢门主既然说了,那么肯定不会坑我们,我们是朋友嘛!邢门主,我先给您这儿放点儿订金,运来汽油以后直接通知我来取,费用就从这订金里面扣,什么时候快扣完了我会再拿钱来的。”说完给了郑彬一个眼色,郑彬忙把那张联邦银行的汇兑钞票拿了出来,放在了邢诚惠身边的桌子上。

    “邢门主请查验一下吧,这个东西相信您比我见得多。”程磊一边说话,心里一边思索着,他们那些车的普遍耗油量是百公里四十升汽油以上,一千金维克是四万银卡伦,也就是四千升汽油。队里十辆车分配下来每辆车分四百升,也就是这些汽油能供每辆车跑一千公里。

    短期内油料的问题解决了,不过这也太贵了,程磊觉得自己现在必须想尽一切办法来打通西方的道路。如果自己能够和西方的帝国联系上的话,那么很多事情就可以轻而易举地迎刃而解。

    可是人家西方帝国的贵族们怎么会瞧得上自己这个东方小城的小军官呢?想通过邢诚惠达到自己的目的……这个老狐狸,恐怕程磊跟他说一点他就知道程磊想干什么了,他怎么可能平白无故地帮程磊去结交西方那些人呢,这不是砸他自己的饭碗吗?

    唉……现在看来,先一边建立起基地,再一边想那些事情吧……

    “程先生,对这个价格不满意吗?如果不满意的话,我们可以再谈……”邢诚惠说道。

    程磊这才回过神来说道:“没有,邢门主,这个价格我很满意,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可以长期从您这里拿货,还请邢门主一定不要断了供应。”

    “好!一言为定!”邢诚惠笑着说道。

    恐怕这一千银卡伦里面至少邢诚惠能够赚八百,奸商啊,奸商!程磊忽然脑中灵光一现,问道:“邢门主有没有见过或听说过西方的卡车?”

    “卡车?就是那种带着车厢的大汽车吧,我当然听说过啦!家里那个货运队的队长就跟我说起过,说那卡车多么多么好用,喝油就能跑。可是我说了,那玩意得喝多少油啊,马吃草料能吃我们几个钱呢?我们那不是喝油是喝钱呐!而且如果半道上坏了,你找谁去修去,对吧?哪里比得上我们的马队好,喂点料就能走路,生病了也可以治……”邢诚惠说起这话题就有点没完没了的感觉。

    程磊可是服了他的长篇大论,忙打断他道:“我就是想让邢门主想办法给我们弄几台卡车,弄来之后钱马上到位,您看怎么样?”

    邢诚惠有些奇怪地看着程磊道:“这个卡车真的不是什么好东西,程先生你真的这么想要?”

    程磊笑道:“既然这卡车不是什么好东西,西方国家为什么要用呢?他们比我们东方这些邦城的文明程度和科技水平要高得多吧!而且,邢门主,您说说我不买卡车的话,弄这么多汽油来有什么用呢!”

    “哈哈哈……”邢诚惠大笑着说道:“也是,是我想的有些窄了。程先生这是先买料再买马呀,我可真是服了你了!不过你们现在手中就有汽车,也要用汽油的对吧?”

    程磊笑道:“对,所以也不能完全说是先买料再买马,邢门主,这事情就交给您了。如能办成的话,程某还有重谢。邢门主,今天多有打扰,我们先告辞了。”

    “什么重谢不重谢的,朋友一场我当然该帮忙就帮忙了,程先生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我派人送送你……”邢诚惠也站起身说道。

    邢诚惠把程磊送到了大门口,又派了八个黑衣人骑马跟在指挥车的后面,美其名曰护送程先生回营地。其实程磊心里明白,平叛战争刚刚打完,狮王中队打出了不败的名头,邢诚惠是想让银塔城的其他势力看一看,他和程磊的关系很好,也想利用程磊现在的名头让自己在银塔城各势力心中的地位再上一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