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新世界征途 > 第三十九章 又见邢俊杰
    程磊这下彻底怒了,不过还是强自平复了一下,问道:“蛋糕好吃吗?”

    “嗯嗯嗯,挺好吃的!”魏爷一边吃一边点头。

    程磊看着慕思泛着泪花的眼睛,对魏爷说道:“十个金维克,给钱吧!”

    “什么!”魏爷一下子就跳了起来:“你是哪里钻出来的,银塔卫队的还是警备队,宪兵队的?居然跟我来个狮子大开口,知道我是谁不,你们几个大队的队长都是我朋友,不想挨军棍的话就别管闲事!”

    程磊似笑非笑地说道:“今天这闲事我还真就管定了!”

    魏爷听了这话后脑门的青筋都蹦得老高,身后的两个手下也咋咋呼呼地要收拾程磊。魏爷用手拦住那两个人,然后自己走到程磊的面前,一把揪住了程磊的衣领,说道:“小子,你TMD找死都找错了地方……啊……”

    还没等他说完,程磊早就不耐烦了,对这样的人根本没有客气的必要。魏爷最后的那个“啊”是受疼加吃惊的组合。程磊一个飞脚就把魏爷踢到了门口处,他这一脚的份量可是重的很,当初训练的时候能把三寸厚的木板一脚踢个粉碎,这魏爷毕竟是肉长的,哪能挨得住程磊这脚重踹!

    “哗啦”一声,糕点店的大门被魏爷撞坏了一半,接着他就就趴在了地上开始呕吐,不仅把刚才吃的东西全给吐出来了,而且还掺杂着斑斑血迹。他的两个手下手忙脚乱地开始抄家伙,程磊迅速地一把抄过了桌子上的左轮手枪对准了他们,冷声道:“如果不想死的话都给我滚!”那两个手下看到程磊如此难惹,赶忙架起魏爷像丧家之犬似的逃走了。

    那几个人走后,糕点店的老板也就是慕思的父亲却十分焦躁地跺着脚说道:“这位先生,您可闯了大祸了,那个魏麻子可不是好惹的。他上面还有那叫薛老大什么的那就更不好惹了,那是银塔城跺跺脚都得晃三晃的主……您收拾了他虽然解气,可是您撒腿走了,他们还不得把气撒在我们头上啊!”

    慕思却说道:“父亲,我看您就是太小心了,怕他怎的。要是他们敢再来,我就去和他们拼命,人家程先生也是为了我们,您埋怨人家做什么!”

    程磊没想到慕思这个柔弱甜美的小姑娘居然如此的有血性,不禁对她刮目相看。这姑娘简直太可爱了,程磊对慕思是越看越爱的感觉。

    “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整天拼什么命啊拼命!这位客人,我不该埋怨您,不过那些人实在是太狠了,我们惹不起呀!”老板哭丧着脸说道。

    程磊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说道:“这位大叔,既然我给你们惹了事,那么这事情就由我来解决!你就放心吧,我绝不会让他们伤你们一分一毫!”

    这时慕思又给程磊拿出来一袋奶露蛋糕,程磊给她留下了一个金维克,并告诉她让她别怕,他会有办法保护他们的!

    程磊走后,慕思的眼里泛着星星,嘴里咕哝着:“这才是我心目中的大英雄呢,父亲你放心吧,我觉得程先生肯定会说话算数,他说没事就肯定没事的!”

    老板却在那里一脸苦相地喃喃道:“怎么办呢?要么得赔他们一笔钱,不过恐怕得把我们这店都给赔进去。要么就是咱们赶快跑,闺女啊,慕思咱们快跑吧,你有个表叔在大恒城,咱们去投奔他吧!不然的话留在这里恐怕连命都保不住……”

    慕思怪他没骨气,也不和他说话,自己转身就回到里面去了。老板还在那里说道:“慕思,慕思啊!那些人可是什么都干得出来,那个魏麻子当初还打过你的主意来着,我花了许多钱才把让他打消了念头,这次弄不好他们又得提出打你主意的条件来……唉……”

    其实这位老板也够可怜的,开着这祖传的糕点店赖以生活,各种杂税就不用说了,光那些地痞流氓和帮会成员就能让他好好喝一壶。现在又出了这么一档子事,他根本没有办法解决,总不能真的去跟他们拼命吧,而且也拼不过他们呀!

    程磊出了糕点店门口,郑彬和车上的两名队员都下车跑了过来。因为他们看见了魏麻子被两个手下扶着仓皇逃窜的样子,所以他们断定魏麻子他们是和程磊发生了冲突,这才急急忙忙过去查看。当看到程磊安然无恙地从糕点店里出来之后,郑彬提着的心才放下。

    “老程,怎么回事儿呀?那几个流氓样的家伙是被你打的吧?”郑彬问道。

    程磊当然不能说慕思的事情,只是说道:“我买了一份最贵的糕点居然被那几个家伙抢去吃了,你说我能忍着他吗?估计那小子一年之内都得吃流食!”

    “什么,你把胃给人踹坏了?你小子可真够缺德的,不就吃了你两块蛋糕嘛!”郑彬笑嘻嘻地说道。

    程磊这时吩咐那两名队员带齐所有装备,把这个糕点店保护起来,看到那些帮会成员和流氓什么的一律把他们挡在门外。必要的时候可以动用武器,如果他们出动大队人马,马上向指挥部也就是程磊和郑彬报告。

    两名队员去了之后,郑彬问程磊道:“老程啊,这个糕点店有那么重要吗?怎么你好像是很放在心上的样子!”

    程磊脸上有些不自然地说道:“我把人打了不要紧,如果他们找我们的麻烦当然不用怕。可是人家这糕点店不过是小百姓开的,如果那些人因为我的原因把这店给糟蹋了,你说我能心安吗?”

    郑彬点了点头道:“说的也是,当然不能坐视不理。不过现在你应该告诉我咱们这是去哪里了吧?”

    “到那你就知道了!”

    银塔城东城的主街上,有一座豪华的府邸,府邸里面楼台亭阁雕梁画栋,光门口的两个石狮子每个都有三米多高。东城其实是银塔城的平民区,基本没有什么富户,不过银塔城最大的豪绅却也是在东城,这就是邢家门。

    邢家府邸的大门上面有一块巨大的匾额,上面端正地书写着两个鎏金大字:邢府。邢家的大门紧闭,大门外的大街上几百米之内都没有什么人出现,寂静地很,只是偶尔有一只猫或狗经过。

    这寂静的街上突然出现了一辆汽车,迅速地开向了邢府。程磊他们自从进了东城之后就有些奇怪,怎么这里的人如此稀少。大街上都很少见到有人出现,这跟热闹的银塔大街和其他大街比起来根本就是天壤之别。

    指挥车在邢家大门边停下,程磊和郑彬看到这豪华的邢府大门,互相对视了一眼,都看得出对方眼睛里的意思,这么豪华的府邸,这邢家门该是多么有钱啊!看来多赞公爵所说的邢家门能够把整个银塔城买下来的话应该不虚。

    邢府的大门紧闭,他们两个自然要前去叫门,郑彬便走过去嘭嘭嘭地拍了几下那巨大的府门。过了一会儿没有动静,程磊心想,可能是那门太大,拍的声音太小了,便上了车吩咐司机摁喇叭。

    刺耳的汽车喇叭声响了起来,摁了几次之后便听到邢府里有了动静,不过不像是什么好动静,全是枪栓什么的声音。靠,邢诚惠不会是以为来了仇人,准备迎敌吧?

    程磊和郑彬都上了车,把车门关上,以防误伤。果然邢府大门打开的那一刻,几十个黑衣人冲了出来,还跟那天邢成会去银塔的时候一样,每人身上至少都有四把制式手枪,黑衣人们将近上百把手枪瞄准了指挥车,时刻都准备着开火。

    邢俊杰这时从府门后露出半个脑袋,小心翼翼地往外瞅了两眼,这小子看起来还挺怕死的。当他看到外面不过是一辆汽车,并没有别的什么危险的时候,他便大摇大摆地走了出来,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银色的小手枪,瞄准指挥车,大喊一声:“什么人,赶紧给我出来,否则我就不客气了!”

    程磊打开车门从指挥车上跳了下来,郑彬紧随其后。程磊笑呵呵地说道:“邢公子,咱们又见面了,今天中午还在一张桌子上吃饭,怎么现在拿着枪对着老朋友了?”

    邢俊杰看到是程磊,便一拍脑袋说道:“你不是那谁,那个那个跟多赞公爵在一块的,那个……雇佣卫队的首领吗?我记得你呢,哎,你来我们东城有什么事儿呀?”

    程磊笑着说道:“还烦请邢公子禀报一下邢门主,程磊前来拜见。”

    邢俊杰点头道:“既然我们认识,那么当然要替你禀报。不过我家老爷子见不见你我可不能保证啊,我这就去告诉他,你们稍等一会”说着他就把枪收起来往府里走,临走还叮嘱那些黑衣人:“行了行了你们都放下枪吧,都是朋友,收队了!”

    看起来这个邢俊杰虽然有些大大咧咧的,而且不会说话。但是他的内心还是不坏的,只是性格比较耿直,不会绕圈子而已。